• 十九,天数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0:39本章字数:2398字

    段思平衣袂飘飘,外部似乎在动,但内心稳如山岳。

    杨杰和杨雄如两尊铁塔,身子不动了,心里却烈火中烧。

    还是那家两兄弟先熬不住。

    杨杰站立的双腿渐往外移,前腿伸直,后腿弯曲,摆出一个仆步姿势。

    杨雄明白,那是要以退为进,攻击段思平下盘。于是向杨雄使了一个眼色,接着一招飞龙在天,一跃而起,双腿轮换着,踢向了段思平的脑袋。

    杨雄的后扫腿同时在地上画了一个圆。

    都说上阵亲兄弟,杀敌父子兵。杨杰和杨雄或上或下,或前或后,或守或攻。他们这个出拳,那个动腿;这个使肘,那个用膝。果然天衣无缝。

    敌不动,我不动;敌动,我动!段思平动了,他的动,仅仅是躲闪而已,没有还击。

    然而不出击的动也够销魂:踏中宫,移乾步,右兑左艮,进离退坎;入天门,出地户,前坤后震,由死向生。

    一个影子在杨家兄弟的攻击中飘飘渺渺,闪闪烁烁。

    看客无声,杨家兄弟出击的怪叫就格外地响。

    “凌波微步!”李恒方在心里说。

    “凌波微步!”台下的段思良轻声嘟咙了一句。

    “凌波微步?”高山落雪和她妹妹高山绽梅的眼睛忽闪忽闪。

    要说杨家兄弟的手段确实厉害:直拳,摆拳,勾拳,劈拳,鞭拳......踢腿、弹腿、扫腿、勾腿、踹腿......这个黑虎掏心,那个幻龙无影;这个神鹰展翅,那个恶狗扑食.......、

    杨家兄弟有的是狠招,毒招,怪招、烂招......一招一式精妙绝伦。

    段思平没出招,或许他压根就不懂什么招。他的招式就是躲闪。直躲得杨杰和杨雄汗流满面,接着气喘如牛,直躲得那些凶招狠招减缓减慢,招式错乱了,段思平才出招。

    其实这不是什么招,要说是,也只能是见招撤招。

    他左手接住了杨杰的斜撩腿,右手封住了杨雄当面而来的窝心拳。

    杨家两兄弟同时哎呦了一声,往后就退。

    杨杰一面单腿跳着,一面弯腰双手抱住了自己的右脚;杨雄的右手抓住了自己的左手腕,一边紧紧地捏着,一边往上面连连吹气。

    原来段思平使出了一小点六脉神剑的功力。

    他的一只手在抓住杨杰的脚踝时,用三个手指轻轻一捏,对方的踝骨顷刻破碎;另一只手封住了杨雄的拳,手指在对方手背上一按,咔嚓嚓一声,四根手掌骨头粉碎性断裂。在杨雄向后抽拳时,段思平又顺势一推。杨雄的手掌反过来,贴在了手腕上。

    杨家兄弟一下子痛哭得失去了战力。不过他们并没有逃跑,或许他们认为,跑也是白忙活,自己浑身酥软,根本就没力气跑。

    段思平却平静地说了一句:“还不快走?”

    “什么?”

    “我叫你们快些离开!”

    两个人才勉强转身走开,那些狗腿子跟在了他们后面。

    手下人倒是很快让他们骑上了自己的马,很快他们就一溜烟不见。

    “段思平,坐天下;段思平,坐天下......”追赶他们的是潮水一样的呼喊声。

    高山落雪跑上了擂台,泪眼汪汪地投入了段思平的怀抱。

    当他们双双走下擂台时,一个老头和董伽罗一起,正经过了仙人河上的木桥,往这边走来。

    李恒方看到那个老头,似乎见过的样子。

    他悄声问无极道人:“那人是谁?”

    “善巨节度使高方!”无极道人顺着他的目光望了过去,然后回答。

    “两年前不是高山吗?”

    “高山在杨干贞篡位后遇刺,无后,爵位由他的弟弟继承!”

    段思平和高山落雪下了擂台,与段思良他们一起,走向在嘶鸣着呼唤主人的那匹白马。

    这时高节度使和董伽罗军师也到了段思平身边,段思平以后辈的身份向高山落雪的父亲行礼。

    “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最后董伽罗请示说。

    “不知道老爷子手下有多少人可供调度哟!”段思平笑着问高方。

    “目下三万兵马,善巨的地盘上还可招募一些!”

    “那好,我们就先毁了金沙江和雅砻江上的桥梁,守住险要,对内清明政治,加紧练兵;对外加紧联合其他三十七部人马,最主要的是派出降头,加强对南诏政权内部的骚扰,造成他们内部继续分化,众叛亲离。不过这些事又要麻烦军师和我的弟弟去操劳了,”段思平一边抚摸着他的白马,还拍了拍马鞍上驮着的牛皮袋子说,“这个天龙破城戟我不能不练!”

    “是!”段思良和董伽罗齐声回答!

    无极道人和李恒方走出了善巨城。

    “倒是很想看看那南诏政权内部如何急速分化,如何众叛亲离的!”李恒方像是在自言自语。

    “那还不简单!”道长说着就开始手掐指诀,口中喃喃念咒。

    一时间世界变成了大漠黄沙,天地浑浑噩噩。

    等到李恒方脑子清晰时,他们已经置身在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一间宽大的厅堂里,壁上,几盏宫灯在明明灭灭----对了,这地方李恒方来过,那是南诏紫城的皇宫,是杨干贞的住所。

    杨干贞正仰卧在铺着豹皮的椅子上,他的几个兄弟都在他的身边。杨杰拄着拐,杨杰的左手腕上缠着绷带。

    “你们怎么会输得这样惨?”杨超问他的两个弟弟,“还有,人家又是怎么这样轻而易举就放了你们?”

    “段思平是真的厉害呀!我和六弟真是不敌,”杨杰回答,“我也在想他为什么不杀我们,应该是为体现他的大仁大义,收买民心吧,你没有听到善巨老百姓的喊声哟!”

    “什么喊声?”这次说话的是杨猛。

    “段思平,坐天下!”

    “放屁!”杨超暴跳如雷。

    这时杨干贞咳嗽了一声,再清了清嗓子。他可比两年前憔悴多了,面色枯黄,身子有气无力的样子。

    “不一定都是放屁,”杨干贞说,“不仅是善巨,其余三十七部节度使的地盘都喊出了这样的呼声,如今居然闹到了皇宫里,你们应该都知道,最近皇宫真的又在闹鬼了呀!”

    “鬼?无为寺的慧园方丈不是来超度过吗?还有茅山通天道人也来过,”杨威说,“是大哥自己说的没有鬼呀!”

    “慧园说那个冤鬼实在不听超度,还要我退位避祸,用自己的后半生去超度被我捏碎了卵子的郑家太子亡魂,通天道人也说要捉宫里的飞头鬼不是他所能办到的,除非我乖乖退位!”

    “难怪大哥不承认有鬼,谁会愿意让出这皇帝的宝座来?”杨超看着杨干贞,那眼神直勾勾。

    杨干贞叹了一口气:“不过,看来这是天数呀!南诏国传到舜化贞就已经灭亡,我杨干贞是舜化贞的骨血,坐这帝位只不过是回光返照。”

    “不!”杨超急促地说,“舜化贞家天数尽了,可我杨家才刚刚开始,杨家没有尽,我的流金铛天下无敌,罗刹剑也使得比大哥还好,我决不让你轻而易举就认输,就把天下让给段家!”

    “好了,有事明天再议,我要休息!”杨干贞说着就把眼睛闭上养神。

    他的兄弟们一个跟着一个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