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二,洱海月明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0:39本章字数:2205字

    无极道人虽然没有作法,不过他们脚下的步履却在生风。

    李恒方突然觉得,自己没被道长拉着也走得这么快。

    从紫城东门直走,不远处就是洱海。不过他们立足的地方,李恒方似乎来过,却又感到陌生。

    这是一个三面环水的半岛,地势较为陡峭,眼前的地理轮廓李恒方似乎见过。

    岛上林木丛生,上面只有一间小庙,一个简陋的台子。月光斑驳在庙门头上,闪闪烁烁,李恒方终于看清了庙门上的三个字:“罗荃寺”。

    “哦,罗荃半岛!南诏后期的罗荃半岛,”李恒方想了起来,”那么前面那个台子,应该就是司马台,是司马相如坐而论道的地方了。“

    果然,在司马台前方的廊柱上,李恒方发现了那一对流传千古的对联:“此水可当兵十万,昔日空有三千船。”

    “有一天我一定要缠着无极道长,让他带我再回南诏,看清南诏国两败唐军的情形”李恒方想。

    这时道长用拂尘轻轻碰了李恒方一下李恒方明白,那是在示意的不要出声,而且悄悄坐下来。

    李大经理于是悄无声息地在无极道人的身边坐下。

    洱海的天空和水里,那两轮新月就像两把镰刀,繁星闪闪烁烁,哦,天与水的原野上,开满了瑟瑟缩缩的蒲光英花朵。

    偶尔有一朵流星在天空里划过,熄灭,就像一声声的叹息。

    李恒方和无极道人紧紧地盯着洱海,睁大着眼睛。李恒方这个一千年以后的人没有读懂当时星星的恐惧,倒是觉得很是幸福的样子。他仿佛又被送回了摇篮,听着母亲在夏夜中摇着自己童年时的絮絮低语。

    前方不远处,也就是半岛和对面的金梭岛之间,有一块突兀的礁石。

    月亮渐渐往西边划了过来,仿佛一条船在往这边摇动。礁石渐渐开始明亮。

    李恒方压低了呼吸,好像在期待着那只船靠岸,然后一跃而上荡几个秋千。

    这时海中“泼剌”一声响,俩人的眼睛便都被响声牵了过去。

    月光镀亮的那声”泼剌“中,他们见到一片浪花突然涌出。

    浪花开放成一朵白莲。白莲中间,一个美人突然跃起。

    美人的身子在前方的那块礁石上滚动了几下,才抬起了她玉石雕成的上半身。下半身隐在礁石的阴影里,哗啦哗啦地搅动着脚下一朵朵白白的浪花。

    月亮的银光慢慢往这边移动。礁石的阴影渐渐变短,渐渐消失。

    李恒方的目光直勾勾。哦,先是那女子的下半个部分闪烁着一点一点的银光。接着光点浅浅长大着,渐渐成团,渐渐成片。

    哇!美人鱼,李恒方终于看清了,他无声地张大了嘴。

    是了,美人鱼,美人的上半身,鱼的下半身。她仰头看天,天上清清浅浅的银河就像时间一样流淌着。

    李恒方的眼睛一眨也不敢眨。他似乎明白:那是中国远古天庭里贬下的弱女子,回不去的身子可能已经在夜深人静时仰望了星空无数载。

    那女子看了好久,后来开始低低的啜泣,流出的泪点蹦跳成了一颗又一颗的珍珠。

    珍珠在礁石上跳跃着,晶莹、剔透、闪闪烁烁,仿佛是一点一点的萤火。

    直到南诏紫城那边传来了一声鸡啼,哗啦一声,那条美人鱼才又回到了洱海中。

    “现在你明白了吧!那个临盆了的杨英为什么会活下来,生下了段思英?”无极道人开始说话。

    “嗯!”李恒方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不过那个段思平背叛了自己的爱情去与高山落雪结合,为了那个王位,也太......”

    “不!”无极道人说,“段思平没有放弃他的爱情,杨威不是说他找到了这一对人来往的信件和一些珍珠吗?那珍珠应该是美人鱼在救了杨英之后的赠送,珍珠要破碎了才有实用价值,爱情有时也一样!何况,这段思平后来找了高山落雪,一定是杨英的意思!”

    “这----”李恒方语塞。

    “有些人之所以伟大,其实全在于他们的内心,”无极道长说,“以后你或许会亲眼看到李世民为什么会有玄武门兵变,武则天怎么亲手掐死自己的女儿,这些事件的背后都不能一概以无情无义来论断。好了,时间已到,我现在要领你去看的是杨超它们对于亲情和地位的选择。”

    太阳摇着棕榈叶一样的钥匙,把山野里百鸟的喧嚣打开,一切都亮亮堂堂。

    不远的西北方向,三座高塔巍耸立,周围殿堂森严,青砖黑瓦,鳞次栉比。倒影在清清碧波跳跃闪烁。

    “那一定是后人传说中的崇圣寺!”李恒方想。

    无极道人不说话了,他牵着李恒方踏上洱海的清波,往三塔倒影的方向走。

    一上岸李恒方就看清了那座寺庙山门顶端的字迹,还真的就是“崇圣寺”三个字。

    山门紧锁着。门外有一队皇家兵士防守,这些兵士一个个如狼似虎,他们不准人进,也不准人出。

    太阳在正前方的天空里越升越高,烧头香的客人络绎而来,洱海的水面上有许多船飞一样地往这边赶,沿水岸边的山道也有人过来,骑马的,坐轿的都有。

    “里面出什么事了?军爷!”一个大胆的香客问。

    那些当兵的都不说话,仿佛门神一般。

    人们急着起来:“军爷,你就告诉我们里面出了什么事吧!耽误了烧香,佛祖怪罪下来时我可受不了啊!”

    “佛祖怪罪下来,不至于让你掉脑袋,可是大将军怪罪下来,那就是掉脑袋的事情。”

    “大将军杨超?”

    “你该知道有多难办了吧!”

    “哦,要是大将军怪罪了,我就替你掉脑袋如何?”这时有一队骑马的人来到,领头的是两个年轻人,一男一女。

    那俩人李恒方都见过,一个是李小岩,一个是董青青。

    说话的是那个李小岩。

    “说得轻巧!用你脑袋来蹴鞠还差不多,你以为你是谁?大将军会认可用你那个尿罐来与我的脑袋交换!”

    “如果不行,那我就先把头颅提下来给你,我的头颅换不了你脖子上的东西,那加上我夫人的行不?”

    “你他妈说话不怕闪了舌头,你要敢把你们两口子的头颅拿下,老子就是冒死也给你们打开山门!”

    李小岩的右手拿刀,左手立即抓住了头发,口中念动咒语。

    那头颅被他的左手一下子从颈子上提了下来。另一边,董青青的脑袋也被她提在了手中。

    “妈呀!”守门的军人一个个吓得战战兢兢,那个军官乖乖地掏出钥匙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