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三,崇圣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0:39本章字数:2604字

    “谁也不许进寺!”那个守门的军官刚刚把钥匙伸进了锁孔,就听得后面一声断喝。

    军官抬起了头,看见来的人是杨猛,手握狼牙棒,一脸凶煞的样子。

    军官更加战战兢兢,一双手抖抖索索,开锁不是,不开也不是。

    “拖住他们,”李小岩在马上把自己的头颅与颈子合上,回身对领来的四个手下喊了一声。

    董青青也把头合上了。她打马上前。

    那匹马向正在胡乱抖动着钥匙的皇室守卫军军官撞去。

    那军官最终还是选择了不开门,伸手在腰上要拔刀。

    董青青的剑已经当空劈了下,咔嚓一声,军官的头颅被分成了两个瓢,身子向后一仰,倒在了山门一边。

    李小岩的腰刀高高举起,哐当一下子砍断了挂在崇圣寺山门上的青铜锁,和董青青并排着打马冲进了寺院中。

    李恒方已经被无极道人提上了高高的山门顶端,看着这一切。

    杨猛见有人撞进了山门,领头就追,却被李小岩的四个手下堵住。

    那几个人见杨猛来势真的猛,不敢直接对抗,便使出了降头的功夫。他们口中念咒,然后抬手摘下了自己的头颅,向杨猛扔去。

    四个头颅在空中呼呼呼地飞转,

    杨猛一愣,接着举起狼牙棒就对那些头颅一阵猛扫。他身旁的士兵慌慌张张地尖叫着,退向了一边。

    杨猛与那些头颅缠斗着。

    山门边静静地站立着四匹马。每一匹马上都是一个没有头颅的人。

    寺内传出李小岩和董青青的叫喊声:“杨英嫂子和段思英公子听着,不知你们是不是在崇圣寺躲避,反正杨超要来搜捕你们,如果真的在,就请赶快往后山逃跑,有人会在那边接应!”

    喊声在寺庙里回旋。

    山门外,官兵越来越多。

    杨猛大喊:“分兵三处,一队向左,一队向右,沿寺庙墙根绕道后山,一定要截住那个孽种!”

    “遵命!”随着喊声,官兵们分成了三拨。

    无极道人把李恒方提着,升到了可以鸟瞰全寺的半空。

    怪了,现在的李恒方居然没有害怕。他看见寺庙中央,李小岩和董青青分成了两边:李小岩往南,董青青往北。

    “看来他们要在寺庙的南门和北门截住官兵以拖延时间,让杨英带着段思英往后山逃!”李恒方想。

    妙修庵那边,出现了两个往后山方向奔跑的人:一个尼姑,一个小孩,一路跌跌撞撞,慌慌张张。

    再看东面的山门。

    山门外,时间一长,四个懂得飞头功夫的段家死士,如何拦得住如狼似虎的杨猛。杨猛的狼牙棒左右挥舞,四个头颅只是上下跳跃,左闪右避。

    突然,杨猛大喝一声,使出了一招大火烧天,把狼牙棒在头顶挥舞成了一把伞,一把风雨不透的大伞。两腿一夹,坐下马就奔向山门而来。

    几个飞旋的头在空中慌慌张张。

    山门边,四匹马在嘶鸣。马背上那四个没有头颅的躯体就像四个木桩,呆立着不动。

    杨猛飞马过来,狼牙棒闪电般往前一伸,一个不会躲闪的胸脯正着。只见胸骨碎裂,血从颈子中心喷涌出了数尺高,没有头的身躯血肉模糊,向后就倒;杨猛接着顺势双手将狼牙棒高高举起,泰山压顶又砸向了另一个没有了头颅的颈子,噗嗤一声,那具身子顷刻下塌,血肉四散;杨猛还真是猛,一颗头颅才飞到颈子上,前后转动着要合拢时,就被侧面飞来的狼牙棒嚯的一声砸飞;最后一具身子骨上的头倒是合上了,只是还未接通上下的信息,就被狼牙棒当顶砸下,像砸一个西瓜一般,那头颅变得四分五裂。

    剩下两个没有了归宿的头颅在地上一路哀嚎着,旋转、滚动。

    头颅上的狺狺地伸着长舌,眼珠子一会儿向右旋,一会儿又向左旋,最终哀声戛然停止,眼珠也不再转动。

    杨家这个凶煞一会儿就冲破阻扰,领兵进了山门。

    这时,李小岩在寺南门截住了杨猛分出的一支军马,只是他人单势孤,抵敌不住,只得一边战,一边沿外墙根退向后山。

    董青青那边的情况与李小岩一样,她也只能勉强抵挡,争取时间让杨英母子跑远。

    这时,崇圣寺里面的钟声响起,和尚们纷纷攘攘地走了出来。

    杨猛来到大雄宝殿前,那个慧园大师正急匆匆地往外面走。

    “阿弥陀佛!”慧园用佛家礼节向杨猛作了揖,看着杨猛狼牙棒上血肉模糊的样子,知道对方已经开了杀戒,心里不免一惊,不过他毕竟是得道高僧,脸色一点也不显出慌乱,“将军一早就到来,想必是有了什么大事情!”

    原来这南诏,人人都相信佛的存在。崇圣寺是皇家寺庙,杨猛再凶,也不敢过于造次的。

    “有了什么事?你们私藏钦犯,危害国家,着事还小?”很明显,杨猛有些色厉内荏。

    “阿弥陀佛!老衲昨晚占了一卦,卦辞是乾卦九二爻的‘见龙在田’和九三爻的’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九二爻现在应了,就是将军光临;不过那个九三爻......”

    杨猛遵照杨超的命令捕捉杨英和段思英,用以要挟段思平乖乖就范,然而最关心的还是自己。听到慧园法师这么一说,立即问道:“那个九三爻,说的是什么意思?”

    “君子指的是当今皇上,现在皇上夜晚也战战兢兢,不过因为他有了危险的意识,可能会选择让位避祸。如果我的预兆不错,这崇圣寺应该要迎来一位真龙,真龙避让,其余有些龙象的人,懂得道理的也会避让,其余便会‘战于野,色玄黄’了。”

    “哦,大哥要出家的事这和尚居然先就知道了,”王猛内心骇然,接着又问了一句,“有些龙象的‘战于野,色玄黄’,什么意思?”

    “手足相残,骨肉内战,众叛亲离。将军要明察哟!”慧园大师说到这里,心里暗暗盘算。他知道杨英母子应该走远,接着就说,“不过将军刚才说我们窝藏了朝廷钦犯,钦犯是谁我们不知道,佛门见难必解,逢危必救,见恶必劝。我们还真有可能救了你的骨肉或者手足,也有可能救的是你的仇家冤家。要提醒将军是:这世上的事,若你真的把所有人都当做仇家,那这些仇家大多就是自己造就的哟!好了,将军只管领兵各处搜索,若真是钦犯,将军就请带走!不过老衲求将军,这庙里真的可能会有圣人到来,千万别在里面杀生哟!”

    南诏是佛国,大家对佛都深信不疑。慧园的一席话,王猛听得云里雾里,他下令赶快关闭后山门,开始一个殿一个殿地搜索,搜索的重点是寺内的妙修庵!

    “要搜索妙修庵?那贫尼就领你们前去!”这时人群里闪出了一个尼姑来。

    “这是谁?”杨猛问。

    “这是我的师弟妙慧!”

    “妙慧神尼?”杨猛心里一惊,示意一队兵丁随妙慧前往,其余的就近搜索。

    “妙慧神尼?在南诏历史上可是有名的人物哟!”李恒方看清了,也听到了,妙慧一路说道,那些兵丁到了妙修庵就随便转了一圈,根本没有搜索。

    其实杨猛身边不远处的那些兵丁也不敢造次,他们看到刚才在庙外很凶恶的杨猛都被那个慧园说动了,就都一个个小心翼翼,怕被菩萨怪罪的样子。

    李恒方和无极道人还在空中。他们看见杨猛在安排在寺外的军马不再一味地追赶,杨英和她的儿子段思英已经也被高山落雪和高山绽梅她们带来的军马接着了,还有李小岩和董青青摆脱了追兵,走在了他们后边。

    这时,一支箭从前面的山丫突然射出,旋转着直奔段思英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