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六,出击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0:39本章字数:2351字

    时间被无极道人切换到十二月二十一日。

    着一天,段思平在善巨集合了五万人马,准备进军。

    高高的点将台上彩旗飘扬,那些旗帜,有飞龙旗、飞虎旗、飞豹旗......最醒目的是中军的几面旗帜,上面画满八卦图案一般的蛛网,蛛网上各蹲伏着一个大大的黑蜘蛛。

    台柱两边是一幅行书对联:“百姓求大理,万众共思平。”

    段思平端坐蜘蛛旗下的虎皮椅上,后面有两个高高大大的侍卫站立,一个单手扶稳天龙戟,一个双手捧着尚方剑。

    尚方宝剑是段思平给予军师董伽罗的。十万将士,包括段思平自己,今天都要由董伽罗调度。

    董伽罗一袭白衣。他羽扇纶巾,调兵遣将有条不紊。

    “前善巨节度使高方高老爷子!”

    “到!”高方走过来,向董伽罗行礼。

    “你领一万步兵,副将高岩,高崖,到军需处领取我们早就预备好的一万条麻袋,每人一条。你们一会儿就要出发,要先期赶到善巨境内的水洛河,用麻袋装满沙土,阻断水流。只要水洛河断流,金沙江里的水量就要减去三成。明日一早务必完成任务,完成了,便是头功一件!”

    “不用作战,便得头功?”高家老爷子一阵窃喜,立即说了一声,“是!”

    看着高老爷子退下,董伽罗又叫了一声“二爷段思良!”

    段思良赶紧过来,向董伽罗行礼!接着叫了一声:“到!”

    “你领步兵三万,副将高山落雪,高山落梅。你们也要先期赶到金沙江向东拐弯的三沙头与龙门之间。那里江流宽广,流水较浅,但不要贸然进攻,只做要过河攻击的姿态,吸引敌人。看到河中水流减少了,水位下降时,还要对岸的守军遭到了我军骑兵的突然袭击,而且控制住那了边渡口,才可徒步涉水攻击对岸。涉水过河时速度一定要快,这个过程很有风险!”

    “是!”段思良弯腰鞠了一躬,退后站定。

    “李小岩,董青青!”

    “到!”

    “你们的任务最为繁重。首先要通知滇东三十七部,在听闻这边进攻,朝廷慌乱调集兵马应对时,同时起兵响应。他们也有五万人马,足够可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拿下善阐成。善阐若失,杨家根基就被挖掉了一半,也堵住了杨超往东面出逃的路了。这个任务完成,你们就立即返回紫城周边,昼伏夜出,装神弄鬼,让杨超不得安宁。特别是在大军到达上关时,要能在一夜间叫整个南诏紫城插满写有‘段思平,坐天下’的旗子!若杨威逃跑,还要探清逃跑的去向,以便斩草除根!”

    “是!”李小岩和董青青双双退下。

    “最后要请的是主公!”

    段思平听到喊自己,便立即起身向前,向董伽罗行礼。

    “主公这一路就是我们一万人的骑兵,我就随主公前行。我们可能有许多恶仗,硬仗要打。首先,我们要连夜赶赴金沙江与水洛河的交汇处,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三沙尾,天明时隐蔽到达,一点也不能让对岸发现。我们看到水洛河的流水被上游阻断后就立即过江;其次是过江后沿江东逐水流南下,行军的速度要与金沙江的流速基本向同,也就是要在三沙头与龙门的水位下降时抵达那里,迅速打败被段二爷吸引在那里的杨家军队,接应三万步兵过江;马步兵四万人汇合就立即南下,取道右所、上关、喜洲,沿洱海西岸直奔紫城。

    “这场战役的关键是勇猛,迅捷,出其不意。最为关键,叫人揪心的地方是高老爷子的那一万人马,把四万人的生命维系在你们那一条线上,责任不轻呀!”最后董伽罗作了补充。

    “军师只管放心,这是我的女婿要夺取天下呀!”高老爷子高声叫喊。

    “还得重申一下战场纪律:所过之处,要秋毫无犯;对于敌人,以招降为主,万不得已,不得杀死敌人,更不要滥杀无辜!违令者,定斩不饶!”段思平最后强调。

    “谨依主公和军师命令!”大家有一次抱拳作揖。

    除了段思平的马军,其余各路都准备着出发。

    这时坐在屋脊上看这场戏的无极道人悄悄问身边的李恒方要看那一路表演。

    “当然是段思平!”李恒方不假思索地回答。

    段思平的骑兵在半夜时分才出发,半轮的月亮已经从东边升起来了,一万军队影影绰绰,人无声,马衔环。

    三沙尾对岸的守将直到阳光把残月的面孔吓得苍白了才醒来。

    岗哨慌慌张张来报:“对......对岸来......来了许多骑兵,正......正在过河!”

    一听骑兵过河,那首领也慌了,一边穿戴一边问:“有多少人,是怎么过河的?”

    “骑......骑......骑马!”

    “放屁!”听说是骑马,那军将似乎松了一口气,“河水深的地方能淹没一匹马,人家会傻到自己找死?除非......”

    军官话还未说完,门外就是自己人慌乱的纷纷攘攘声,远一些的地方还有马突然的嘶鸣,接着是千军万马过河的声音,如同河流上突然涨了大水,轰然哗啦,排山倒海。

    军官魂飞胆战,他赶紧出了屋子。屋外,险关已失。

    眼前流淌着一支身穿白色的队伍。马蹄嘚嘚,烟尘横飞。

    旁边,杨家的士兵哪里听得进军将的呵斥,纷纷跪倒。军官喊了两句,自己也乖乖地跪在了士兵中间。

    “不要再为杨超卖命了,自谋生路去吧!”段思平所领的一万骑兵并不加以杀戮。他们只是穿关而过。

    就这么,金沙江西岸多了一条白花花的河流。

    跪在地上的杨家士兵中确突然有人喊了一句“段思平,坐天下”的口号。

    所有跪着的人接着大喊:“段思平,坐天下!”

    就这么,一条河流顺着金沙江西岸白花花地往南。

    河流流到了金安寨,金安寨守军有五六百人,他们居然主动打开寨门,让段思平他们顺利地通过。

    送行的是“段思平,坐天下;段思平,坐天下”的呼喊声。

    河流流到了龙开口,在龙开口时段思平还真开了一回口。

    “杨家气数已尽,弟兄们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他对前来抵抗的军官说。

    “你是谁?”那个军官问。

    “段思平!”

    听说是段思平,那军官立即把手中长枪扔了,接着滚鞍下马,匍匐在地。

    一群士兵也跟着他们的首领匍匐在地。

    匍匐在地的官军接着就齐声喊起了“段思平,坐天下”的口号声。

    河流终于流到了三江头,金沙江在这里转头向东,段思平的队伍也随着江流转向。

    北岸,段思良所领的义军在摇旗呐喊,击鼓佯攻;南岸,杨家人马在叫喊辱骂着,小心防守。

    江水水流的突然减少让官兵惊慌失措。

    “难道段家真的得到了神助不成?”

    防守的军官显然感到了事态的严重,他把所有防守的力量都集中在了江北,没提防段思平的骑兵会从西边杀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