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 得道与失道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0:39本章字数:2127字

    段思平见前方上关关门大开,只有杨杰和杨雄拦住了道路,便把马勒住。

    “两位还好吧!”他不知道要怎么称呼对方,只是抱拳行礼。

    “拜你所赐,我们兄弟俩一个断了手腕,一个断了脚踝,才好,你就夺我们杨家的天下来了?”

    “你们杨家已经让天怒人怨了,我在替天行道,解民于倒悬!”段思平依旧很平静。

    “好一个替天行道,你装神弄鬼,让一些头颅四处飞旋,到处喊什么‘段思平,坐天下’的口号,叫全天下都不得安宁了,这个叫替天行道?你暗中使用诡计,蛊惑人心,叫我们所有兵将宁愿死也不想与你为敌,这个叫替天行道?你叫我妹子对你死心塌地,就是做鬼也要大白天来这上关大街上替你说辞,这就叫替天行道?”杨杰好一阵数落。

    “哦,你是说,人、鬼、神都在帮我?是说我是天下归心,你们是众叛亲离?”

    “你----”杨杰的话突然噎住,两只手把手里的刀握得紧紧。

    “都不要说了,”这时杨雄开始说话,“我们知道也都自己是众叛亲离,还知道我们腿脚上的功夫不若你,更知道三哥杨威一定已经遭了你的毒手了,我们本应该是把自己结果了再去阴朝地府修炼好了等着你自己送上门,但一想在这个世上我们还有一个恩师,他是神一样的人物,教与我们功夫,送与我们兵器,我们不能丢了他的脸面,坏了他的名声,因此想的是杀了你,或者为你所杀!”

    “我不想杀了你们,我谁都不愿意杀,不过这么多百姓在水深火热里等着我去解救,我也不能让你随随便便就给杀了。不过你们说的师父,应该就是北边乌撒罗刹洞里的清风长老吧?”

    “你怎么知道?”杨雄惊问。

    “清风长老也是我的恩师,还托我收回他不慎送与了几个离经叛道的不肖弟子手里的几件兵器呢!”

    “什么兵器?”问话的依然是杨雄。

    “玄德双股剑、宇文流金铛、奉先方天戟、张嶷狼牙棒,文通青龙刀,姜维绿沉枪!”

    “什么?这......这不可能!”杨杰大惊。

    “我说过我不想要你们的命,就是杨威也不是我要了他命的,是他自己选择了自杀!”段思平说,“现在就算你们不认杨英,我也知道自己与你们是师兄弟了,也就不会让你们在我的面前选择结束自己,你们就自己到乌撒罗刹洞去问问清楚了如何?”

    “那你说说,你是什么时候拜的师父?”

    “六月份吧,也就是我们在善巨擂台比武的前一日!”

    “你是说,就凭这五个来月的练功,你就胜了杨威!”

    “是的,我看出,师父只教与了他六十四路戟法,教与我的却是七十二路!”

    “这----”杨杰看着杨雄,“难道我们真的错了?”

    “我早就说,我姐是最冤枉的!”杨雄说,“今儿过大白天还要来劝我们一回,一定是有深意的哟!”杨雄问杨杰,“我们就到师父那里去若何?”

    “不!我还不信他在擂台上比拳脚时能以一对二胜了我们,就能用一杆戟把我和你打败,同一个师父教的功夫,难道他真的能胜得了我们一把刀、一条枪了不曾?这小子毕竟只练了不到半年哟!”

    “比一比也可以!”这时段思平笑眯眯,“不过你们得答应我一件事!”

    “不能自杀,带着你们的兵器去找师父清风长老!”

    “那----”杨杰有些迟疑,“你就这么自信?”

    “行!”杨雄却答得很爽快,“一言九鼎,驷马难追!”

    一通鼓响。三匹马,山样兵器成丁字形开始了厮杀。

    杨杰和杨雄是一个使刀,一个使枪。他们真是好武艺。刀来一大片,一大片如玉龙翻波,不离段思平脑门;枪去一条线,一条线如银蛇吐信,直插段思平心窝。这一个刀光划过新月一弯,那一个枪头摇来繁星数点。猛虎扑食物,一声叫得天地摇;皂鹰追紫燕,两翅扇得云彩乱。一把刀,一条枪配合得天衣无缝。

    众人看这架势时,都为段思平流捏了一手心的汗。

    董伽罗只顾掐着手指,心理暗暗祈祷;高山落雪的胸墙中,一只小鹿在扑腾扑腾地跳跃。

    段家军阵中,人不喊,马不嘶。

    上关关墙外,风不吹,树不摇。

    四周重叠罗列的青山寂寂,所有的目光都在看着这段思平如何对付杨杰杨雄兄弟。

    原来这戟有锋、援、胡、内、搪五个部分。用锋之法与枪法差不多;用援之法,却又与刀法无异。还有其余三个部分的应用之妙,段思平都烂熟于心了。

    杨家兄弟虽然以二对一,却都被段思平和他那匹马以凌波微步一一化解。

    马踏九宫,九宫中九朵白光,烨烨飞旋;戟舞一龙,一条龙一川烟雨,漫漫迷雾。人们根本就看不清段思平,只见一线白光,白光上面一线白烟。在杨家兄弟的刀光枪影里旋转,扭动。

    无良戟,大开大合;鼓吹戟,刚猛激进;弹唱戟,攻防兼备;逍遥戟,左右逢源......

    后来,段思平还是使出了降龙戟。降龙戟,戟就是龙,头、爪、身、尾,尽合玄机;叼,抓、缠、摆,俱为妙用。

    渐渐地,杨家兄弟就只有了招架之功,没有了还手之力。

    段思平吸取了杨威自尽的教训,一边紧紧地盯着对方的一招一式,一边把内气注入到了戟杆当中。

    一个乌龙绞柱,段思平的戟随杨雄的枪转,那把绿沉枪立即飞了起来,直直地插进了关墙头上写有‘下关’字样的木板上,枪尾嗡嗡颤动。

    看着杨雄的枪被搅走,杨杰立即意识到了自己必输无疑。偏偏他却忘了自己不能自尽的承诺,把刀刃一抡,就要抹自己的脖子。

    段思平眼疾手快,使了一个神龙摆尾。戟鏨伸进了杨雄握刀的两手之间,往外一挑。

    杨杰觉得整个身子就要往外飞去,两腿一下子夹紧坐下马。

    不想那匹马居然也被提了起来。马高声地叫,杨杰只得放手。

    那把魏文通用过的宝刀呼呼呼呼地旋转着,飞向了天空,最后‘哐当’一声,掉落在了下关门前的空地上。

    关中,老百姓敲锣打鼓地涌出。

    “段思平,坐天下;段思平,坐天下!”

    口号又一次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