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情剑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0:39本章字数:2169字

    日子被无极道人切换到了段思平登基之后,那时刚刚过完年。

    段思平没有忘记他在慈恩寺的承诺:重修庙宇,再塑金身。

    段思平在全国修了好多寺庙,要后来的段家继任者世代信佛。

    他对于后来大理国的继任的皇帝留下了一条规矩:“凡是觉得自己无力管理国事,就出家为僧,把天下让给段家其他德才兼备的人!”

    对于清风长老的承诺他也牢记在心。过完年就叫人把王猛所用的狼牙棒,杨超所用的流金铛收拢,与自己所用的天龙戟一起,要送到崇圣寺去让慧源法师、妙慧神尼他们超度那些死于这些兵器的亡灵。

    “要消除这些兵器上的邪性,免得以后又生出什么事端来!”段思平如是说。

    其实他到崇圣寺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去寻觅那个杨干贞,找寻到那对双股剑,一起送还清风和尚。

    那天全崇圣寺僧众听说新皇要来崇圣寺,都在山门后面列队迎接。

    无极道人带着李恒方干脆就隐身在僧人中间。

    段思平是轻车简从前往崇圣寺的。他送了功德,叩拜佛祖毕,然后向慧源禅师说明了要超度天龙戟,流金铛,方天戟,狼牙棒几件兵器上冤魂的要求。

    “阿弥陀佛!我主一颗佛心,大理人的万幸也!”慧源向段思平深深一揖。

    “还有一件事,”段思平接着说,“听说前朝皇帝杨干贞皈依我佛,这是断然弃恶从善的一种好行为,足以体现佛法的教化,可喜可贺,还叫人对他生出崇敬之心,不知可不可让我与这位师父见上一面?”

    慧源听说,立即面向一旁对站立着的和尚当中喊了一声:“智道!”

    那个叫智道的和尚低着头,双手合十慢慢地走了过来,向段思平行礼:“贫僧见过皇上!”

    智道抬头时,李恒方看见了一张苍老却又精神矍铄的脸,正是前朝的皇帝杨干贞,不过脸上的杀气已退,还露出了几分善良和慈祥出来。

    “杨杰和杨雄来找过贫僧了,说了我皇意欲替罗刹洞主清风上人收回双股剑的事,这好呀!不过一来我以为双股剑和我一样杀伐过重,上面的冤魂邪气是需要长久一些超度的,否则将来若再遇我这样的主人,两邪相加,一定会再次让世上不得安宁;二则我想亲自交到我皇手里,我知道,那剑上的邪气若得我皇镇压,又赛过用口头超度说教好多好多年哟.......”

    “呵呵----”段思平笑了,“我知道智道师父的意思了,那我们就切磋一翻若何?”

    “皇上,这----”慧源禅师听说这过去的和现任的两个皇帝要切磋武功,很是担心。

    “没事的,”段思平说,“这智道师父说的在理,对了,他是前朝的先皇,以后的用度就由朝廷负担,待遇就像我在朝廷的用度一样!”

    “感谢我皇,我知道我们杨家德行、智慧与你比较都要差得很远,要不举国的民众也不会喊出“段思平,坐天下”的口号,还有,马上征战的其他兵器除了流金铛外也都输与了陛下,这剑呀,这一趟也是跟错主人了,枉自折煞了当年刘玄德的英名!”

    “那就请智道师父取剑!”段思平笑眯眯地说。

    “遵命!”智慧去了,不一会就回来,手中的两把剑闪着寒光。

    “也请陛下取戟!”智道向段思平报拳。

    “师父不知,清风上人是与了我天龙破城戟,可是今日切磋,又不是要攻城略地!我想还是用剑!”

    “用剑?”智道有些迷惑,“没听说过皇上有什么著名的剑呀!”

    “我自己悟出了一套剑法,手下为了恭维我,就说那叫‘六脉神剑’,合不合用,今日就检验一回!”

    “哦,那就请陛下亮剑!”

    “不,就剑来说,有有形之剑,有无形之剑,我所用的剑为无形之剑,就请智道师父直接出招!”

    智道听说,有些迷惑的样子,他双手握着罗刹剑的剑柄一躬身,然后身子一展,做了一个姿势,便开始了攻击。

    智道的罗刹剑法也不枉得了清风上人的真传,经过若干年的上阵搏杀,又加上最近一段时间的悟道,那剑走更如游龙,腾挪盘旋,剑招就更为精妙绝伦。

    只见那两把剑一路劈、刺、撩、扫、截、挂、抹、提,剑随身转,心剑合一;拦、带、穿、斩、削、捧、崩、架,气贯剑中,剑气如虹。

    段思平好像只用凌波微步周旋,避让。

    一个孤峰一线,引玉抛砖,白虹贯日,醉拜桃花.....或者白蛇吐信,或者高山流水;

    一个游三避五,戴九履一,脚踢九宫,上下对易.....全都依势展形,浑然天神传授。

    所有人都看得呆了,慧源法师低着头在数念珠,那边的妙慧神尼在默默念着经文。

    旁边的三座白塔无声无息地伫立,大殿的门敞开着,里面的神佛好像有什么话说一般,大殿的头上,一朵云彩偷偷摸摸探出了头,好像一个鬼影。

    这时,智道和尚橐地一声跳出来圈子,向段思平稽首:“陛下的剑招,真的神鬼莫测!”

    “你输了?”有的和尚不相信,因为他们什么也看不出来。

    “不!”段思平说,“智道师父谦虚了,你的剑术也够精妙了,只是......”

    “只是什么?智道还望我皇指导!”

    “这剑道如人生,清风上人这套剑法应该是当年刘玄德的无情剑,无情即有请,有情总比无情好,就像今天我手中无剑,心中却又剑,我是以心中剑对智道师父的手中剑一样,刘备表面无情,却是以有情对无情,他可是至情至性的男子哟!还有,刘备臂长过人,如同通臂猿一般,用短兵器以短搏长,更能得心应手。”

    智道一拍大腿,仿佛一下子顿悟了一样:“天下应当是天下人佩服拥戴的人的天下,一切都要靠陛下了。”

    “不,天之道,满还亏,规律性的东西谁也奈何不了!就你说的这句话而言也不很对,天下应该是天下人的天下呀!”

    “领教了.....”

    智道好像还有什么话要说,然而这时一个凄厉的声音却在大殿的屋脊上响起:“段思平,你狗屁的无情与有情,有本事在上元那天晚上到洱海上来,和我走上几招----”

    那声音拖得很长,好像带有许多锯齿一般。

    “这是杨超,是杨超的魂魄还没有归顺!”智道高声喊道。

    “一定前来领教!”段思平却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