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七,人面兽心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0:40本章字数:2283字

    “这么样高的功劳,难怪大理要重用高家哟!”李恒方听了无极道人的讲述,自言自语地说。

    “权力大了,欲望也就膨胀,这种欲望到高智升时涨到了极限,具体的情况,我也还只是道听途说,我们还是走一遭吧!”

    提到要看一看高智升乱国的事,李恒方自然赞成:他们来南诏和大理的目的,就是来查清六个飞头蛮头颅以及高智升灵魂的哟!

    时间在无极道人胸前的太极图案里又一次追逐,旋转,黑黑白白,春夏秋冬。

    李恒方看到那太极图案不再转动时,他眼前的场景也就变了。

    眼前,一座军帐。

    一位将军端坐帐中。

    将军已经年老,苍颜白发,却还是甲胄在身,威风凛凛。

    将军的前方,左边一排文官,右面一排武将。

    “报高帅,公子到了!”帐前有人在喊。

    “高帅?”李恒方疑惑地看着无极道人。

    “高护军!”无极道人的嘴巴一张一闭出说出这三个字的样子,手在空中比划着。

    其实李恒方知道,古人不但看不见他们,还听不见自己说出的话,无极道人这样比划,那意思是要自己安静地观察。

    “叫进来!”高护军听见,就喊了一声。

    一个大理的青年将军带着风走了进来,身上是白盔白甲。他昂首挺胸,手却按着挂在腰间的宝剑柄。

    “高智升有事禀报父帅!”那个青年将领向高护军双手抱拳行礼,模样是高护军的翻版,年龄要小三四十岁。

    喊了一声,来人就毕恭毕敬地把腰弯成了一张弓。

    “升儿抬起头说话!”高护军发话了。

    “是,父帅!”高智升大声地说,“不出父帅的预料,刚刚成立不到一年的大南国已经被大宋将军狄青、杨文广等击败,大南国皇帝智高放火烧了南宁城遁逃,由合江进入了我大理境内,宋将杨文广刚好领兵偷进了阿迷州地界,目睹了智高过盘江这边来这个细节!”

    “杨文广有进一步的行动吗?”

    “孩儿亲自用飞头的方式夜间潜入了杨文广军营,他们已经派了死士进入大理的范围追杀智高;还有,智高的母亲和弟弟智远也逃进了留特磨道,正被邕州太守肖汪派人秘密潜入搜捕当中。”

    “哦,”高护军沉吟良久,却没有对高智升下什么指令。只吩咐各路将军回到自己的驻扎地,监视盘江各个渡口,密切注视宋军的行动。

    那些将军们走了,高护军又吩咐那些文官,自己回去思考一晚,明天要拿出应对宋军的策略。

    “难办的是,大南国王智高是我们皇上的结拜兄弟,而北面的大宋现在正如日中天,我们得罪不起!”

    各路文武相继走了,高智升没有走,他知道父亲有话对他说。

    果然,那些人一走,高护军就叫人关了营门。

    “没有什么特殊的事,谁也不许撞进中军帐!”这个高帅下令。

    怎么办?”高智升见其他人都走了,就问他的父亲。

    “秘密除掉所有进入大理的宋朝军人!”高护军说。

    “父帅最终还是决定帮助皇上的亲戚,要与宋朝为敌了?”

    “我要你除掉大宋的追捕人员,是要宋朝付出代价,意识到追杀智高、智远的艰难,以便将来我们送给他们智高人头时感激我们,与我们永远结成友好,修复因为这个段思廉的义弟而引起的两国关系!”

    “你是说,最终还是要除掉智高?那皇上的面前......”

    “皇上知道的时候,智高已经是一个饮鸩自杀了的人,让他献上一个没有了生命的头颅,换得一国的安宁,他会不答应吗?”

    “哦!”高智升恍然大悟,“父帅的计谋,真的是神鬼莫测!”

    “还有,”高护军接着又叮嘱自己的儿子,“这个段思廉也要时刻留意,不要让他觉察出我们家的企图。”

    “父帅放心,这个武痴已经坐了三十年皇位了,整天想着的是研究他祖上的武功,什么凌波微步,什么六脉神剑,什么一阳指等,段思平当年没有留下剑谱,怎么就那么容易研究出来?”

    “与哪一个人研究武功?”

    “他的小孙子段正淳!”

    “哦,那好!你自己就去做你的事,我这里会敷衍那些文武的。”

    “是!”高智升扭头走出,他当然不知道,无极道人和李恒方跟在了他的后面走出。

    有六位飞头平民打扮是人在军营外等着,看来,那是几个飞头,是高智升的亲信。

    七匹马一路往南,无极道人和李恒方跟在他们后边,一路往南。

    李恒方不明白,现在自己怎么会不用无极道人拉着,就跑得比马还快,仿佛就要飞起来了一般。

    天黑时七个人就到了阿迷州界,太阳在西边的山上碰得头破血流,那半轮身在天空的月亮,惨白的脸渐渐发红了。

    早有细作前来汇报:“公子来得好及时,我们按照你的吩咐监视着宋朝邕州太守肖汪所派人马的一举一动。智远和他的两个手下----一个卢豹,一个卢彪还真的有些功夫,硬是逃脱了宋军一次一次的秘密突袭,保着母亲离开了留特磨道,正往阿迷州来......”

    “好!我们去看看!”

    果然,高智升他们才走不远,就听到了叮叮当当刀剑撞击的声音。

    再看时,影影绰绰,十几个黑影在月光下跳跃着,打斗着,要命或者逃命。

    无极道长和李恒方渐渐看清了:有两个人在后面阻拦着一些黑衣人,一个人背着一个年老的女子在前面奔跑。

    “喂,谁是智高王爷,我奉我们段王爷的命令前来接应!”高智升轻轻的喊。

    “我不是智高王爷,我是他的弟弟智远,大哥在后面,要用火烧南宁城的方式让宋家的走狗多死一些人马,拖住敌军,是我带着母亲先逃了出来,不想这些家伙的鼻子比狗还灵,居然不到两天,就赶到你们的地盘上来了!”

    “哦,那你带着老人家往前走,我们先除掉赵家这些黑狗再说!”

    “好!”智远高兴地背着母亲就走。

    他的母亲也感激地回头往这边看了一眼。

    这一眼,却让那个老妇人啊的一声昏死了过去----她看见高智升从颈子上一下子提下了头颅,那头颅被他的主人左右摇摆着,还对着她挤眉弄眼地笑笑。

    智远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也回头看了一眼。

    他什么也没有看见,只顾背着母亲继续逃跑。

    高智升在智远回过头去时,往空中一抓,那是宋军射过来的一支箭。这个前来接应智远的人拈弓搭箭,从后面一下子就射进了智远母亲的后心窝。

    “卢豹和卢彪快走!”高智升喊了一声。

    智远的两个亲信回头就逃,被高智升从后面又射翻了一个。

    “还真是人面兽心哟!”李恒方自言自语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