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八,奸道纵横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0:40本章字数:2505字

    智远的副将卢豹、卢彪斗得人困马乏,见有人接应,自然是一阵狂喜,急急忙忙撤退就走。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高智升会乘乱放了一箭,高家兄弟一下子阴阳两隔。

    卢豹跟着前面的智远跑了好远,才发现自己的弟弟不见了踪影,回头又往这边奔了回来。

    他看到弟弟卢彪扑倒在地上,后颈插着一支宋军的箭,伤口正在往外汩汩地流血。

    前面,几个黑影在缠斗,刀剑叮叮当当,卢豹看清了,那是大理的兵丁正在与宋朝派来的死士恶战。

    本已困乏的卢豹不知那里来的力量,手中宝剑一举,又加入了与宋军厮杀的行列之中。

    高智升他们一行七人越斗越勇,肖汪派出的那些高手一个接一个成了“死士”。

    “两个人的轮廓这么相像,这个死了的是你什么人?”结束了争斗,高智升到了卢彪面前时,打火镰照了一下死者,一脸悲戚地说了一句。

    “我弟弟!”卢豹伤心透了。

    “兄弟啊!这--”高智升在黑暗中似乎在开眼泪的样子,“你......你也够累的了,就让我来把他背走吧!兄弟们--”

    高智升的话还没有完,那卢豹立即抢上来前来:“不,逃难的人,哪里敢麻烦这个长官哟!我的兄弟,无论如何都是由我来背!”

    卢豹把剑插进了鞘里,然后弓背屈膝,两手向后伸开。

    他说了一句:“只是要麻烦几位官长把我兄弟扶到我的背上!”

    卢豹刚刚说完这一句话,他眼前寒光一闪。

    那是高智升那把剑在月光下划出了一个圆弧。

    卢豹的脑袋立即掉了下来,颈子里红血喷涌。他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向后栽倒,与他的兄弟卢彪十字交叉躺在了一块儿,那个头颅咚的一声滚向了一边。这边眼睛圆彪彪,那头身子直挺挺。

    “追智远!“高智升往卢豹那渐渐冰冷的尸体上踢了一脚,转身就走。

    智远这时已经不见了踪影。高智升叫燃起火把,智远走过的路上,一线血滴。

    高智升他们一行七人很快就骑上了自己放在一边的马,沿着血迹就追。

    无极道人拉着李恒方踏空而行,跟在了他们头上。

    原来智远背着母亲,一路逃得十分张皇。

    “既然段思廉派人来接应了,我应该已经逃过了一劫!”智远这样想着,跌跌撞撞的脚步就慢了下来,才发觉自己已是汗流浃背,气喘吁吁,才意识到背上的母亲身子软绵绵的,自己反抱着母亲身后的手黏黏糊糊。

    智远弓着身子,用一只手扶稳了母亲。抽出了另一只手在鼻尖闻了一下,黏糊糊的东西在黑暗中发出腥臭。智远也看清了,那原来是血,是母亲的鲜血。

    智远把母亲放了下来。那个把自己生了下来的妇人已经没了生命。智远顺着血迹摸到了母亲后心窝里插着的那支箭,扯出之后在月光下看了----那是一只大宋国制造的箭。

    “妈呀!”大南国的皇家弟弟哭成了一个泪人。

    月亮躲进了云层,天更黑了,路旁的树枝树叶在风中呜呜咽咽......

    高智升他们的七匹马不久就赶到。那时智远正把她母亲斜靠在一根大树根上,自己虔诚地在母亲前面磕着头。

    那头趴在地上久久也不抬起,身子颤栗着。

    哭泣声告诉高智升智远在哪里了。这个大理国相国的公子在马上使了一个大火烧天,智远的头颅滴溜溜向他母亲的尸体前面滚落。

    “把那老妇的头也割了,一同装好,然后我们去阿迷城!”高智升向自己的手下下令。

    无极道人听了,在一旁念叨了几句什么,李恒方的眼睛看到的景象就被切换成了紫城,两天以后的紫城。

    “我们为什么不跟着去阿迷州城呢?”李恒方问。

    “如果需要,我会让你看到的,只是高智升干的事太残忍,或许在紫城我们应当也能了解到他们后来都干了些什么的了。”

    就这样,无极道人把李恒方带进了紫城皇宫后面的皇家花园。

    段思廉正在花园里度着步,陪伴他的是他的儿子段廉义,孙子段寿辉、段正明、段正淳。

    “看来,这个侬智高一到,我就只有避位为僧了!”段思廉说。

    “为什么?”段廉义不得其解。

    “我与智高自幼就结为异性兄弟,断没有拒绝他到来的理由,然而他得罪的大宋国,大宋不是我们所能招惹的,其他不说,就是大将军狄青和杨文广,我们也惹不起。这个智高,连续几次胜仗就沾沾自喜,不听劝阻,早就知道他会有今天这个结局。大宋要逼我,我们内部有人也要逼我,我只能避位为僧,或许也能让智高在大理国的地段上为僧为道,悄然归隐!”

    “高相国也拦不住大宋的进攻吗?”

    “或许能,不过这个天下暂时姓的是段,什么都靠人家高相国,那.....”段思廉没有继续往下说。

    “父王......”段廉义欲言又止。

    “不要说了,我说过有的人是不会永远满足只是大权在握的,所以段家现在要极力示弱,让别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只要不出现郑买嗣毁南诏,杨干贞夺郑权那样的惨事,才有翻盘的机会呀!”

    “父王的话是记住了,但是太祖段思平的那些武功我们就是练不了,这怎么办呀?”

    “段正明行不行?”段思廉问。

    那边以摇头作答。

    “段正淳呢?”

    段正淳还来不及回答他爷爷的话,就有一个尖尖的声音响起:“报----”

    接着是一个太监跪倒在段思廉前面。

    “说!”

    “微臣禀报陛下,高相国从曲靖的边关回来了,要皇上赶紧临朝!他要报告军国的大事。”

    段思廉看了段廉义他们一眼,急急忙忙地回到朝廷的大殿当中。

    群臣三呼万岁后,驻军曲靖的边关元帅高相国高护军出班。

    “禀皇上:大南国兵败后,他的皇帝智高只身逃到了我们境内的的阿迷州,已被我的儿子高智升接到了紫城,现在驿馆休息!”

    “只身?不是说他母亲,兄弟等也到了境内吗?”

    “是只身,大宋那边的领兵元帅狄青让大将杨文广领人秘密进入了我们境内,对智高展开了追杀,智高手下无一幸免,他弟弟和母亲,也在里阿迷州城不远的地方被邕州太守肖汪派人秘密潜入,全部杀害!”

    “那寡人要问一问高爱卿,我们该怎么办?”

    “把智高送给大宋,逃避祸患!”高护军回答得很坚决。

    “这----”段思廉楞了一下,“大理段氏自从高祖段思平后,一直以佛教立国,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把人送给大宋这种没有佛心的作法......”

    “可是皇上想过没有,大理大兵压境。万一一战端一开,就难免要生灵涂炭,你忍心看着自己的国家遇到这样的浩劫?”

    “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没有,除非----”高护军欲言又止。

    “除非我按照太祖定下的规矩,无能力处理朝政,就避让为僧是吧!”

    高护军没说话,朝廷所有大臣都面面相觑,一个也不说话。

    “好!白日里我也算过了,明天就是吉日,就让太子段廉义继位,我就避位为僧!”

    “哦,皇上可是一言九鼎哟......”

    不过高护军的话没有说完,就有一个太监急急忙忙来报告,说是大南国皇帝智高已经死在了驿馆里。

    段思廉心里咯噔了一下:“看来该来的还是来了,大理国已经奸道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