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九, 剑走偏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0:40本章字数:2376字

    大理国皇上段思廉听说智高死在了自己朝中的驿馆,大吃一惊。

    “这怎么回事?”段思廉着急问。

    “秉陛下,负责到阿迷州接回智高的是我的儿子高智升,何不把他叫到朝中来一问?”高护军出斑,向段思廉施礼。

    这个边关元帅高相国说了,也不管段思廉同不同意,就对着殿外喊来一声:派人把高智升叫来!

    没多久,得得得的马蹄一直响到了皇宫前边,高智升急匆匆走了进来,向段思廉恭身行礼。

    “高智升,段王爷要问你,大南国的国王智高死在了驿馆,究竟怎么回事呀?”问话的是高护军。

    “秉告陛下,智高王爷从大南国逃到了阿迷州东溪村时,他太饿了,就到农户家里去寻吃的。东溪村的人见语言不通,以为是北方大宋人派过来的奸细,他们听说外来的人奸诈凶残不可信,就给他吃了带有蛊毒的食物。“

    “你怎么知道的?”段思廉问。

    “回皇上!微臣与属下赶到时,村民们要把智高王爷送交官府,与高王爷就与他们打斗,王爷还出手杀了两个村民,却没在意自己吃了些什么东西。我们到驿馆才发觉智高王爷脸上不对时,已经晚了,救不过来!”

    “这--”段思廉坐在龙椅上,半天才说出话来,“这怎么办啊!”

    “而今之计,只有将错就错来,何不用木匣子装下智高的头颅,交与北方大宋,既完成了陛下与大宋交好的夙愿,又免得相互猜忌。其他的不说,陈兵边境的那个宋家大将狄青,我们可惹不起啊!”

    “高相国的却是深谋远虑!”大臣们纷纷赞扬。

    “也罢,只有这样了!”段思廉叹了一口气。

    “还有,陛下明天要退位的事,算不算数呀?”高护军又问了一声。

    “这个--”段思廉又楞了一下,目光在看下面的大臣。

    “事情既然解决了,那皇上就不必避让为僧了吧!”朝中谏议大臣杨义贞说。

    “是的!”剑川节度使杨允贤也表示赞同。

    “我想也是!”高相国的脸上略显温色,声音提得很高,他接着说“这个出使大宋的任务,还是交与高智升去完成,其他的人我不放心!”

    “好了。如果没其他事就退朝!”段思廉向群臣挥了挥手。

    其实这个时候高护军已经转过了身子,准备着离开了。

    无极道人一拉李恒方,两人就跟着高护军往丞相府里走。

    “看来我虽然做了相国,但我们家长久经营的是善阐以东三十七部,这大理紫城还有一些人不服哟!”屋里没有其他人了,高护军才对他的儿子说。

    “这好办!有必要时我就动用我的飞头,做掉他们!”高智升话里满含怒气。

    “做掉还不容易呀,但做掉之后呢?”高护军对他儿子语重心长,“你呀,狠劲是有了,但还缺乏计较,做了一个杨义贞,马上就会出许多张义贞、李义贞。我们不只是要别人的命,要能让人身败名裂,能对自己有帮助,能提高自己的政治地位......”

    “这----”高智升愣愣地站着。

    “好了,今天不是谈这个的时候,今天我们说的是要与大宋交好的事情,叫你出使大宋,是要你为大理国立功,提高你的政治地位,还有,我们高家不能长久寄人篱下,有条件时要敢于走远一些,飞高一些。这次叫你北上,你要利用你的飞头功夫,为大理除去一个人!”

    “谁?”

    “狄青!”

    “做了?”

    “怎么又是做了?做了人家不会怀疑是你干的,不会危及咱们的大理?你要利用大宋重文不重武的特点,叫狄青身败名裂,让大宋皇帝将他废掉!”

    “哦,”高智升好像恍然大悟的样子,“就请父帅教教我!”

    “宋朝是一个武将篡权夺取天下的国家,因此特别忌讳武将,”高护军说,“狄青原来为枢密副使,现在有了一举击败大南国的功劳,一定可以胜任为枢密使,这是大宋国内的第一武职。要知道为击败这大南国,大宋可是死了不少的将领哟,所以这狄青一定会有些居功自傲,即使他再这么保持低调,嫉恨他的人一定不少哟,为什么不利用你的飞头,去散布谣言,让他.....”

    “哦!”高智升的眼睛亮了起来,“不知父亲听到了他的什么了没有?”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孩儿知道了!”

    看着高智升意欲离去的样子,高护军又说了一句:“从少年起,我就培养我儿学剑,但今天我要告诉我儿一句话!”

    “孩儿恳请父亲教诲!”

    “高手过招,常常要剑走偏锋!”

    无极道人看到这里,把手轻轻地拉住李恒方,念动了咒语。

    李恒方觉得有些发懵,等到他清醒时,眼前的场景变了。半轮的月像一把镰刀,正从东往西割向那些长满天空的闪闪烁烁的蒲光英的花朵,月光下处处有雕梁画栋,笙歌管弦。

    “这是哪里?”李恒方问,

    “大宋,东京汴梁!”无极道人回答。

    “哦,高智升要出使的地方?”

    “不是要出使,他已经到两天了!”

    李恒方一下子明白了过来,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领自己随意在时间和空间中往来穿梭的人。

    汴京,家家屋前灯笼高挂,大街上游人如织。

    这里或那里,有人在放孔明灯。一盏一盏的灯升了起来,红的灯笼,蓝的灯笼,到处都在点亮掌声和喝彩。

    无极道人慢慢地走着,李恒方也慢慢跟在道长后边。

    “想不到我能亲眼见到这差不多千年的汴京是什么样子!”李恒方边走边想。

    这时,前面的大街上长出了一片惊呼。

    李恒方抬起头,天空里有七盏灯笼缓缓飞过。

    七盏灯呈北斗七星的排列飞行,每盏灯上都写着一个大大的“狄”字。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那些灯笼不是靠灯的热气烘托,那就是一盏盏普普通通的灯笼。仔细看时,每盏灯头上都有一条长长的线,每条线的线头都被一颗狗头衔着。那些狗头上面是人的头发在飘飞。

    李恒方知道那是七个人头带着七个狗面具,每一个狗面具上都长着角。

    “可惜别人眼里一定把他们看着长角的狗头!”李恒方自言自语。

    “是的,高智升这招够毒的了!”无极道人说。

    七个狗头飞往的方向是新枢密府方向。它们衔着的线牵着七盏写着“狄”字的大红灯笼,灯笼牵着整条大街好多好多的人的眼睛一齐往那边飞走。

    人们一路呼喊着往那边跑,李恒方和无极道人干脆飞起来,踩着一个个的人头,往那边跑。

    可惜他们踩不醒一个个愚昧的头,因为那些人感受不到他们的存在。他们在那个时代根本就不存在。

    长角的狗头飞向了枢密府,人们跟着跑向了枢密府。

    在枢密府顶端,七个长角的狗头把七个灯笼放了下来,枢密府里立即燃起熊熊大火。

    天空里先是一阵汪汪的狗叫,接着是人的声音在大喊:“赵家木头生狄火,狄火烧却赵家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