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十一,世上人心险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0:40本章字数:2191字

    “看开这世上人心险恶呀!”无极道人说,“下一步我们就去看看高家是如何一步步抬高自己,一步步清除他们脚下的绊脚石!“”

    无极道人说完,就把眼睛闭上了,接着是掐诀,念咒。

    他胸前那本黑黑白白的大书又开始一篇一篇地翻动着。

    当时间的大书不再翻转,李恒方的脚下就变成了洱海东岸。

    冬天正在枝头上哀嚎着一片又一片地扔下黄叶,像是送葬的人在一片又一片地扔着冥币。西面,远方的苍山倒蘸在清凌凌的水中,一身缟素,似乎在一声又一声地地抽泣。

    无极道人好像没有什么。李恒方却似乎在打寒颤,心里一阵接一阵地发冷。

    这时,洱海边上出现了一队人马,铁骑踏踏,彩旗飘飘,最多的是画着黑色蜘蛛图案的旗帜。

    李恒方看清了,那是皇家出猎的队伍。

    前面的那一匹马锦缎雕鞍,正是段思廉的坐骑。他左边的护卫者,正是谏议大夫杨九贤;右边的那一个,是朝廷刚刚提拔的太保高智升。

    西风猎猎,洱海的波浪一次次地把眉头皱起。

    奇怪的是,段思廉在一次次的抬头看天。李恒飞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天空中,一朵七彩的云在翻腾旋转。

    那云彩越转越急,越转越低,颜色却在渐渐变暗。

    “这个天象有些怪异!”段思廉喃喃。

    “没事的,陛下!这云呈现七彩,即使怪异也是吉兆,不必放在心间。”谏议大夫杨九贤安慰他说。

    这时高智升似乎也注意到了那片云,他停下马来细细观看。

    那片本来七彩的云渐渐成了黑色,越转越急,越转越低,后来居然成了一条线与洱海的水面连接在了一起。好像这洱海就是上帝扔下的一片风筝。

    那条线在旋转,洱海的水面也开始转动了起来。

    黑色的线旋转着,越转越粗,渐渐成了漏斗的形状。

    漏斗的下端插进了慌乱得抖抖索索的洱海,海水一激灵,再一激灵,海水就被那漏斗提起,转动着四处喷射。

    “陛下注意,是龙卷风!”这时高智升喊了一声。后

    这个新任的太保毫不犹豫就打马奔向了龙卷风旋转着的那一边海岸,似乎要上前挡住一个正在出现的灾难一般。

    段思廉没有慌张,他其实不止一次见过龙卷风的出现,何况自己虽然练不成祖上段思平的功夫,但自己绝对不是弱不禁风的人。他继续用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这龙卷风的柱子。先是云与雾的柱子,接着是水与烟的柱子。

    这水与烟的柱子不停地旋转着。那水从洱海冲天而起,一蹿好几丈高,再四散成纷纷的尘雾,给段思廉和他所领的皇家骑兵一个激灵,再一个激灵。

    不过段思廉还是没有离开,别人心里即使再忐忑也不敢离开。

    段思廉的眼睛越睁越大。他透过云与水的包裹,似乎看见六个头颅连在一起,就像一条龙奇怪的龙、这条龙从湖中伸出半截身子,一路飞旋着,张牙,舞爪。有像是在与那根龙卷风的水柱博弈,想把水按住。

    那龙卷风也吹刮得太猛了,水的柱子只顾向天空喷涌着不想熄灭。

    这个大理皇愕然,那呼呼的风响有一次搅起了他最近以来的不安。那里居然响起了段思廉听叔了的声音----“段家断续终遇否,否极泰来升泰来!”

    “老子就是不信什么天降预言,这句口号已经喊了半年多了,不过就是有人要谋逆篡位,蛊惑人心而已!”杨九贤突然对着那龙卷风卷起的风柱喊叫。

    “你他妈吵吵嚷嚷的惊扰了陛下,我看别人倒还不至于要造反,要反的是你杨九贤吧!”这时高智升冲着杨九贤叫了起来。

    “我-----”

    杨九贤的这个“我”拖得很长。他突然拔剑在手,那匹红马就向着越来越转到了岸边的龙卷风冲了过去。

    那马斜着冲过高智升面前。杨九贤的刀顺势挥成了一片白光,直取高智升的脖子。

    高智升并不躲让,看样子他是来不及躲让,那头颅被杨九贤的宝剑砍了一个正着。

    杨九贤的刀划过,高智升那匹马上就只剩下了一个无头的身躯。那颗头颅烨烨地飞向了龙卷风的柱子里,与里面那六颗旋转着的脑袋相连接,接着七颗头颅在那龙卷风中按照北斗七星的形状连接着,旋转,飘飞。

    李恒方听说过,南方人天旱久了,会用七个狗头祭祀,天就下雨。

    李恒方看见了,大理国出了龙卷风,用了七颗人头祭祀,风即停。

    风停了,洱海安静了下来,没有了脾气的洱海哪里还会浪打浪?

    洱海的浪退下,在离李恒方前面不远的地方,渐渐出现了六匹马。

    马背上有六个人骑着,与高智升一样,都没有人头。

    段思廉发呆,军士们发呆,打马到了洱海东岸边上的杨九贤更是发呆。

    发呆了的杨九贤那匹马,忽然受惊一般调转马头。那马嘶鸣着,奔跑成了一团红色的火焰。

    那团火直奔段思廉。段思廉那穿着白色龙袍的身躯一下子离开了那匹白马,高高地往后飞起,然后仰面砸下,成了一片落叶。

    “啊----”所有人都在惊呼。

    然而段思廉自己却突然觉得身后柔柔软软的,好像被什么托着。惯性在减,然后终于稳定,接着是身子没有落地却又开始往马上飞,最终稳稳地又坐回了那匹白马。

    杨九贤不管是故意谋杀,或者无异闯祸,他都意识到自己可能在劫难逃,爽性就打马往剑川的方向逃跑。说也奇怪,那匹马经过的地方,一团团火焰燃起,到处哔哔啵啵......

    段思廉有些疑惑。他看到飞头们回到了马上那些身子,被杨九贤看去的高智升的头,同样也回到了原来的身躯。

    “没想到是那些飞头救了自己,”段思廉想,“这些飞头在段家夺取天下时功不可没,可他们早就已经成了我心目中最大的祸患了呀!”

    有人在下达追捕杨九贤的命令,段思廉才从迷迷糊糊中醒悟了过来,下命令的是高智升。

    “杨九贤无论如何不该谋害自己的,可今天要不是这些飞头,自己一定在劫难逃,”段思廉有陷入了苦苦的思索,“要说搜捕杨九贤也是天经地义事,还有就是自己回去后,又给这个高相国的儿子什么赏赐,提升他一个什么官职呢?”

    李恒方猜着段思廉的心事,自己却也在想:“都说现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其实有的古人之心,同样险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