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十三, 报恩与报仇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0:40本章字数:2392字

    杨久良不再挣扎,闭着眼睛等死。

    他闭上眼的那一瞬,心里又一次响起刚才自己手下头颅破裂时的那一声“咔嚓”。

    那头公野猪的嘴巴凑拢了,口里的奇臭进入了杨久良的鼻息。

    咔嚓一声。

    杨久良却没有感到疼痛。都说死亡的隧道口有两个生物守着,一个叫痛苦,一个叫恐惧。可是杨久良什么痛苦也没有。只有那一声咔嚓,还有那一声咔嚓那头野猪拖得长长的哀嚎。

    “你咬死了我,我都不叫,你叫什么呀!”杨久良睁开了眼。

    天空白云飘飘,周围树影摇----这怎么回事?

    身子的一侧,那头野猪的哀嚎转着弯在他耳边缭绕,

    杨久良把头侧了过去,那头猪仰面朝天躺在了地上,喉管里插着一柄钢叉,血在汩汩地流。钢叉的另一端是两只强劲有力的手,手的主人正弓步上前,把钢叉插进那头野猪的脖颈中。

    那一声咔嚓原来是这么回事哟!自己原来没死,杨久良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是你救了我?”杨久良翻身站起,向那人行礼,“恩公叫什么名字呀!”

    “赵晃!”对方等到那头猪的叫声渐小渐绝了,才回答。

    无极道人讲完赵晃救杨久良的故事时,杨家节度使府周围纷纷攘攘,各路兵马陆续报到。

    “有劳你了,这次你救的可不只是我弟弟,而是整个杨家!”杨九贤扶着赵晃的肩头一路走了过来。

    “主公只管放心,您只看江北的山丫燃起火焰,就摸过河去,不会有错!”

    很快,杨家的队伍就整顿好了,人无声,马不鸣,向着东面的金沙江挺进。

    赵晃领着先头人马出发。无极道人和李恒方跟着杨九贤的队伍走。

    杨九贤的五千骑兵快到天明时到达了金沙江边。

    这里,金沙江改变了流向,由北向南流变成了西向东。江流变得宽阔而清浅,在惨淡的月下苍白得像一个病人,不,像一块盖在死人身上的白色床单。

    赵晃的一千人早摸过去了。

    江南岸只留下了十来个人,他们的手里各牵引着一根棕绳,棕绳的另一端已经伸向了江流的对岸。

    “赵头领过去多久了?”杨九贤问。

    “已经有了差不多一个时辰!开始时对面传来了激烈的刀剑碰撞声,现在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那些留下的军士回答。

    “向后传,不要下马,随时准备趟过河去!”杨九贤向身后下着命令。

    队伍静静地等候着,杨九贤的眼睛看着对岸,一眨不眨。

    东方渐渐发白,头上那轮弯月也渐渐发白,像一只翻白的眼睛。

    冬日的早晨很冷,杨九贤的军队站立久了,骑在马上打寒颤。

    杨九贤自己的心里焦急万分。

    终于,对岸远处的山丫闪出了火苗,火苗跳跃着,成了火焰,火焰越跳越高,那一边,天际变得红彤彤。

    “过河!”杨九贤心里发亮了,果断地下令。

    军队偷偷地分成了十几路,摸着绳子向着北岸进发,江水呜呜咽咽地泛开白花。

    不过是半个时辰,杨九贤的五千人马就全部到了江北岸。杨节度使命令大军顺着火光的方向走。

    这时火光越来越暗,天却渐渐的明亮了起来。

    看得清山丫里有一道雄关,关门洞开。在往前走,杨九贤看见了门头上写着的“三沙头”三个字,一堆柴火在雄关的顶端明明灭灭。

    “快!”在骑兵中间打马前行的杨九贤来了精神,“冲过关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善巨。”

    骑兵飞奔了起来,铁蹄刨在山路上,一片咔嚓声。

    天大亮了,洞开的关门像一张大嘴。

    杨九贤远远地看见,赵晃站在关楼上向这边招手,那手势,好像在喊着:“快!快!”

    剑川的军士鱼贯而入,冲关而过。

    杨九贤的马也跟着冲关而过,一边却在催促他的人马赶紧向前。

    过了三沙头关门是一条渐渐向下的峡谷,两边山崖高耸。杨九贤知道,过了这个峡谷就离善巨不远了。

    远处是一阵又一阵的鸡啼。

    杨九贤也没管赵晃怎么没下关迎接自己,就只管催促着军队向前猛冲。

    前方越来越开阔,越来越平坦。杨九贤的军队跑成了一窝蜂。

    这时这支走了差不多一夜的人马却停了下来,前面传来了混乱的叫喊声。

    杨九贤急问发生了什么事时,得到的回答带着哭腔:“有.....有官军阻住了道路!”

    剑川节度使大吃了一惊,等到他骑马到了前面时,惊得心在嗓子眼上悬吊吊。

    拦路的不是别人,而是新任的太保高智升。

    高智升哈哈大笑着。他的后面跟着一千来人马,那六个飞头把脑袋摘了下来,在手中抛来抛去地玩弄。

    那些头颅一边在他们主人的手中飞旋跳跃,一面却在冲剑川的军人们挤眉弄眼,

    杨九贤军队里的马吹着鼻,任凭他的主人怎样驱赶,只在原地打转,一步也不肯向前走。

    所有人的身子都在马上筛糠。

    “杨九贤!你看看侧边的岩石上写的是什么字?”高智升的声音碰撞着两面的岩石后,在峡谷里回旋,

    杨九贤很快地注意到了旁边的一处绝壁,绝壁上写着“死羊谷”三字。

    “撤----”杨九贤怔了一下,一声大喊。

    然而两面的山崖上突然箭如雨下,高智升身后的士兵也开弓放起了箭来。

    死羊谷中响起了惊呼和哀嚎,马匹长嘶,剑川军纷纷落马。没有立刻死去的更惨,他们一个接一个地被乱马活活践踏成了肉泥。

    天是亮了,太阳还没有出来。死羊谷里阴惨惨,魂飘飘。

    一支箭也没有射向杨九贤。剑川节度使赶紧往来的路跑。高智升和他手下的六个飞头紧紧跟在了杨九贤的后边。

    杨九贤这才注意到,他所到的地方,到处都有“死羊谷”的字样,

    看看又回到了三沙头关门了,然而这一边的关门头上,写的不是“三沙头”,而是“死羊关”。

    关门紧闭,赵晃领着几个人站在关墙下,冲杨九贤微笑着。

    “你----”杨九贤勒住马,对着赵晃发愣。

    “我是高护军手下的飞头,特来死羊关要你的狗命!”

    “为什么?我们家与你可是近日无仇,往日无冤呀!”

    “往日无冤!”赵晃突然问道,“难道剑湖那样的大事都忘了吗?”

    “剑湖?”

    “是的,就是剑湖。二十六年前,剑湖出了水怪,吃了好多人。你爹----也就是前任的剑川节度使杨长久----找了一个道士来除害。老道士要你爹用九头羊祭祀,灾难可免。可是你爹却说用九羊与他的名字相冲,还说对于他的后辈很不吉利,认为这个道士是在蓄意让你家灭绝,于是叫人在道士身上绑满剑,把他投进了湖里!”赵晃越说越激动。

    “你是-----”

    “是的,我就是那个道士,我的身体被湖怪吞下,湖怪也因此走向了死亡。”

    “胡说!那道士那个时候已经五十多岁!你现在才多大点年龄?”杨九贤喝到。

    “我说我的身体已经被湖怪吃了,魂魄却被湖怪张着大嘴嚎叫时吐了出来......”赵晃的话在杨九贤心里炸开了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