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十六,谁在弑君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0:40本章字数:2390字

    七日的时间,在无极道人手里就是那样容易翻过。

    他把十指伸开,一根指头倒下,就是一天过去,第二根指头倒下,地球又自转了一周。当无极道人一只手上的手指全部倒下握成了拳头,李恒方看到的就是五天后的夜晚。

    从窗户里看那金星的位置,李恒方猜测已经过了半夜,离天亮不远了。

    杨义贞还没有睡,还在他的屋子里来回踱着,一脸晦气。

    下人过来问他要不要吃些夜宵,他突然冲着人家恶狠狠地叫了起来:“吃什么吃,再过两天,我这个吃饭的家伙就要掉下了!拿什么吃?”

    他突然觉得自己失态了,怔了一下后挥挥手,让下人走开。

    下人一走,杨义贞就又在屋子里开骂:“又不是自己的天下,老子干嘛要受这份窝囊气呀!”

    这时有人在敲门。

    “进来!”

    门开了,进来的是杨府的管家。

    “老爷,御前侍卫官赵晃求见!”

    “赵晃来了?”杨义贞的眼睛亮了起来,“身上带着什么东西了吗?”

    “手中提着一个鸟笼子,用一块青色的布幔围着,看起来很沉!”

    “事情办成了?”杨义贞心中一阵窃喜,接着就兴奋地叫了一声,“有请赵将军!”

    不一会儿就见管家领着赵晃进来。

    赵晃双手抱着一样东西。杨义贞看清了,那东西用青布覆盖着,还真的就像一个鸟笼子。

    杨义贞挥手让管家出去。管家后退着走出,还没忘记小心翼翼地关上了房门。

    “成了?”杨义贞差点等不了管家走远,就亟不可待地问,“你再不成,我就要成一个疯人了,怎么弄到的?”

    赵晃一边把鸟笼放在几案上,一边告诉杨义贞说:“高家在善阐也太自信了,根本就没想到有人会虎口里拔牙,防守够松散的。我穿着夜行服翻墙进去,院子里静悄悄,就是巡夜的人也没有。我用舌头舔破了高智升家客厅的窗户纸,里面没有其他人,只有高智升和他儿子高升泰在说话。他们在密谋要继续待在紫城,让紫城无法施政,逼迫皇上为僧,好让位给高升泰来坐天下......”

    杨义贞静静地听着。屋里,那白纸糊的灯笼发出杏黄的光。外面,细微的风偶尔会到窗户上来扑腾一下翅膀,

    赵晃继续讲述:“也是这高家父子合该命休,我只在窗外站了一会儿,高升泰就去出恭,高智升在椅子上半眯着眼,唱的还是诸葛孔明的《梁甫吟》。我就在窗户外对他放了一箭,直接就射进了老贼的咽喉,高智升一声未出就死翘翘,仰面躺坐在他那一张雕花椅子上。”

    “不是说好要杀高升泰吗?”这时杨义贞急促地问。

    “大人莫急,听我慢慢地说,”赵晃把笼子放在了那边的几案上,又跑了过来,毫不客气地把杨义贞面前的茶水端起,一口喝掉。

    杨义贞这下子突然想起赵晃是从善阐杀了人后赶来的,就在椅子下面找出了一个羊皮做成的袋子扔给了赵晃。

    那是一个羊皮口袋,里面鼓鼓的,摇一摇,叮当作响。

    赵晃一下子扯开了上面的软木塞,咕嘟咕嘟地往口里灌,口角有些白色的液体流出,李恒方猜测,那一定是羊奶。

    “高升泰出恭回来,见到他爹这个模样,急急忙忙地往高老贼的身边跑,”赵晃用衣袖一抹嘴巴,接着说,“我又往他的后颈上射了一箭,这家伙一声不吭,咚的一声就给他爹跪下,向前扑倒,脑袋就埋进了他爹那具死尸的怀中!”

    “你是说,你把他们父子俩都咔嚓了,给我带来了他们的头颅?”杨义贞喜出望外。

    “是的!”赵晃一边说,一边揭开了鸟笼子上的帷幔。

    杨义贞走过去看了:的确是高智升和高泰明,这父子俩的头颅静静地躺在笼子里,满脸的血,颈子被一块破布胡乱的缠着。

    俩个头颅的眼睛鼓鼓的如同要涨裂出来一般。

    杨义贞示意赵晃赶紧把帷幔罩上。

    很快就天亮。天一亮,杨义贞就叫家人做了好多吃的吃了,便与赵晃俩个骑马往皇宫的方向来。他们当然不会知道,有俩个千年之后的人在他们头上按照他们的速度腾挪。

    宫门边有人在守候着,十来个军人,还有两个公公。

    “今日不比往日,要小心些哦!”赵晃以御前侍卫长官的身份吩咐着那些军人,军人们点头哈腰。

    “还有,一会儿大臣们来上朝,就叫他们都把腰上的宝剑摘下!皇上这几天一直在发怒,好像要发疯了一般,大臣们带着宝剑进去,很不好!”赵晃又说了一句。

    杨义贞的脸却只对着那两个太监。

    “皇上闹腾好了没有?”杨义贞问,“现在是睡了还是醒着?”

    “昨晚闹腾了一夜,现在也没有睡觉,还在大殿里面骂着人!”一个太监战战兢兢地回答。

    杨义贞回头看了一眼,立即向着皇宫走了进去。

    赵晃抱着装着高智升、高升泰头颅的鸟笼,紧紧跟在了杨义贞的后边。

    段廉义在龙椅上乜斜着眼躺着,他见杨义贞空着手,环佩叮当地出现,就要骂娘,却突然看见了杨义贞后面的赵晃。赵晃手中抱着一个鸟笼。

    “这是----”段廉义停了一下接着就问,“赵晃手里抱着的是什么东西?”

    “皇上想要的!那天您把我叫在了最后,吩咐我什么来着?”

    “我要,”段廉义说到这里,就对那些提前来到或者随步跟来的大臣们鼓起了眼睛,要他们出去。

    “你们把高智升的头颅弄到了?”大臣们出去后,段廉义问。

    “是的,还有他的儿子高升泰!”

    “那个四处传言具有天星要坐龙位的高升泰?”

    “是......”杨义贞才说了一个字,段廉义就一把抢过鸟笼子,把遮盖着鸟笼的青布扯开。

    里面真的是两个头颅,真的是高智升父子的头颅。段廉义呵呵大笑。

    然而他的笑容却突然间一下子就凝固。

    他看见笼子里的两个头颅鼓鼓的眼睛滴溜溜转动,接着裂开嘴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呵呵呵呵,笑声在宫殿中回荡,震动的宫殿的四壁嗡嗡作响,仿佛就要跨踏了一般。

    段廉义看见高家父子那充血的眼睛珠子充满了轻视和揶揄。

    这个坐了三年皇位的大理国皇上一愣,那鸟笼就从他手里一下子滑落,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鸟笼子四分五裂。

    两个人头到处乱滚,接着在屋子里烨烨飞旋了起来。

    段廉义两眼木呆呆,身子僵直直,站成了一个木偶。

    杨义贞在一旁也被吓得半傻。

    “快,拔出宝剑!砍碎头颅!”赵晃好像还很清醒的样子,喊了一声,自己已经先把宝剑拔了出来。

    听他一喊,做了一辈子文人的杨义贞也拔剑在手。

    那两个头颅中的一颗围绕着段廉义四处乱飞,杨义贞双手握剑乱砍乱剁,

    没想到追赶着另一颗头颅的赵晃大屁股往这杨义贞后面一掀,杨义贞那里会把持得住自己的身体,全身往前直扑。

    乖乖,他双手紧握的宝剑不偏不倚,一下子插进了段廉义的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