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十九, 禅位与逼宫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0:40本章字数:2283字

    袁洪志知道出现了变故,忙拔剑在手,要来与赵晃争斗。

    赵晃大喝一声:“逆贼杨义贞已死,段家新君段寿辉已领大军打进了紫城,现在顺天者昌,逆天者亡,放下武器的就算着在参与讨逆,可以既往不咎,继续顽抗,死路一条!”

    外面,喊杀声涨潮,大家都不明白善阐那边的大军怎么就到了城里。。

    哐当一声,袁洪志手中的刀落在了地上,人也立即瘫软,坐在了地上。

    其余人听说是段寿辉坐了帝位,也意识到自己跟错了人,立即跪倒。

    不久,高升泰提着一把鬼头刀冲了进来,看见杨义贞已死,又在那具尸体上补了几刀:第一刀剁下了头,第二刀和第三刀各砍下了一只手。

    “怎么一点血也不喷出来呢?”他纳闷地看着跪了一地的前朝官员说。

    官员们簌簌地颤栗。

    高升泰这时发现一个人并没有下跪,只是坐在了地上。

    “哟!袁节度使真是老了,坐错了地方,坐朝堂不是这个坐法!”

    “高......高公子见笑......见笑......”

    “起来!”高升泰向袁洪志伸出了手。

    袁洪志不明白对方的意思,不过还是把自己的手伸出,让对方牵着站了起来。

    高升泰扶着袁洪志,往杨义贞的尸体那边的帝座台阶上走。

    看看走到离帝座不远,高升泰反手握着的刀突然一轮,殿堂里闪出一道寒光。

    袁洪志的头颅扑通一声滚落,在帝座上弹跳了一下才翻滚到了地上。

    这家伙仰面朝天,眼睛滴溜溜转动了好一会儿,才渐渐翻白,渐渐不动。那具苍老了的骨架子往台阶下扑倒的那一瞬,颈子里的鲜血噗的一声涌而出,给跪在殿下的大臣们下了一阵血雨。

    这时高智升扶着段寿辉走进了大殿,上了台阶,慢慢低往帝座走。让高升泰的举动弄得有些发呆了的赵晃突然清醒了过来,他叫了一声,手下立即进来把杨义贞和袁洪志的头颅、骨架、胳膊通通弄走。

    高智升没有管皇帝的座位上有没有血,只是径自扶那段寿辉坐在了上边。

    段寿辉战战兢兢,任他摆布着......

    无极道人和李恒方相互看了一眼,出了皇宫,出了紫城的东门,慢慢地往洱海的边上走。

    “去金梭岛上坐坐吧!”无极道人向李恒方伸出了手。

    “听从道长的!”李恒方说,

    就这么,他们踏上了碧波,一步一步不紧不慢地走到了金梭岛上。

    回望紫城,那一边氤氲在洱海那一边的日晖中,彩旗飘飘,钟鼓齐鸣。

    “具大理的历史记载:段寿辉继位一年后,不堪高家的逼迫,禅位为僧了。是不是这样?”他们在一块岩石上坐下后,李恒方问无极道人。

    “是的,”无极道人回答。“高家位极人臣,让朝里半数以上的官员都成了高家的人。高智升推说是自己权力太盛,退位在善阐居住,其实是把相位让给了高升泰。高升泰得了相位,就开始觊觎那个皇上的宝座。他天天派出飞头在大理境内外宣扬天命,还常常当着朝中大臣的面斥责段寿辉无能!这时大将军赵晃总是这样应和‘太祖登基时有过规定:‘谁无力执政了,就禅位为僧!’;‘是啊,又不是真正先皇的儿子!’,这时高升泰总是这样说;那些朝中大臣也总是在这时喊出了一句长久以来流传于境内的话:‘段家断续终遇否,否极泰来升泰来!’”

    “那么,”李恒方问,“段正明是如何出现的,段寿辉又是如何禅位给了段正明?”

    “是啊,我也想弄清就究竟是怎么回事!”

    无极道人开始了念咒,掐诀。

    这一次李恒方眼前,出现的又是紫城的皇宫,黑夜,宫灯在闪烁。

    段寿辉正被太监扶着,往后宫中走。

    “有时候奴才觉得,皇上与其受这种窝囊气,还不如早些退位好,要不然.......”那太监好像在自言自语地喃喃。

    段寿辉知道这太监也是高家安排的。高家一方面用飞头装神弄鬼恐吓,一方面用太监在身边用好言规劝,这是在软硬兼施。不过听了那一句“要不然.......”,本来胆小的他心里不免惊动。

    “要不然什么?”段寿辉急促地问。

    “性命堪忧啊,”太监说了,接着又问了一声,“皇上今晚要去那一位娘娘那里!”

    “哪里也不去,我就到我平日休息的屋子。反正我早晚要成和尚的,就先体验一下那做和尚的生活!”

    “奴才听说了:在大理,皇帝退位为僧都是带着家眷的,他的生活与在皇宫中无异!”太监说。

    段寿辉不再说话,径直走向自己的屋子。

    进了屋中他就挥了挥手,让太监退下。

    太监还未来得及退出,无极道人和李恒方已经穿壁而进。

    段寿辉他们哪里会看得见这两个相隔了千年的人,只是一屁股颓然坐在椅子上,眼睛里,泪水在打着旋。

    窗外有些飒飒的风声,段寿辉静静地坐着,一个时辰,也许两个时辰......

    半夜的时候,窗户纸突然破了个小小的洞,一股风吹进来,宫殿明明灭灭......

    段寿辉耷拉着的眼皮突然睁开。

    一张被折叠着的纸从窗户的破洞里飞了进来,像一只小鸟。

    纸在那边的屋壁上碰了一下,转身往这边飞,然后噗嗤一声在段寿辉前面的几案上翩然坠落。

    段寿辉吃了一惊。

    “肯定又是那些飞头搞的鬼!”他一面这样想着,一面把慢慢将那张纸翻了开来。

    高氏逼迫最堪哀,

    廉义有嗣不为灾;

    为保段家亦保命,

    紫城先筑禅让台。

    “‘廉义有嗣’,莫非段正明和段正淳?”段寿辉心里一阵惊喜。

    他急忙站起身,走向了窗户,拔掉了窗户上的插销......

    窗户才开,一个黑影飞了进来,像一只大鹰。段寿辉急急忙忙又关紧了窗户。

    “段正淳!”他转身时看清了来人,不过十五六岁,俊朗脸,堂堂躯,英武非凡。

    段寿辉一把把对方保住,嘤嘤地哭泣了起来。

    “皇兄不要这样,大哥知道你的日子难熬,怕你轻易把祖宗打下的江山让了出去,就叫我和他一道回来了!”

    “大哥段正明,他在哪里?”

    “他有了凌波微渡的功夫,正把那些为高家所控制的飞头引向别处去,叫我过来与皇兄接头!”

    “太好了,既然你们回来,我就让出这皇上的位置;只是高升泰好像对这皇位志在必得,我要怎么样才能不叫皇位落在高家手里?”

    “皇兄放心,你只管叫高升泰派人筑好禅让台,选好吉日。到时皇兄也只管上台宣布退位!现在我就要走,让大哥一个人对付那些飞头,我不放心!”

    段正淳说完,打开了窗户跳了出去。

    无极道人一拉李恒方,他们穿墙而出,飞在了段正淳的后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