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十一,还得认命!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0:40本章字数:2295字

    段正明从金梭岛的那边过来,踩出了一片惊呼,不,是一片欢呼。

    李恒方看着他往前一蹿,就是一丈七八;看看落在了水面,脚尖点起一圈红红的涟漪,人又腾空而起,又是一丈七八。

    怪了,这个二十一世纪的李大经理李突然记起了当年段世平的飞腾功夫,那是不等落地就用左脚一蹬右脚的脚背,让人重又飞身而起的呀!

    涟漪一圈圈荡开,段正明渐渐近前。

    这时段正明看清了,段正明脚尖落水的地方,那片红光越闪越亮,呈现出一片粉红。哦,居然有一朵莲花从水底长出,在水面上把那个大理国皇室的后裔稳稳地接住,让那轻盈的身体一而再而三地腾挪而起。

    就这么,一步一朵莲花,段正明近了,到了,一飞冲天跃上禅让台了。

    李恒方却把脸转向了高家那边。

    高智升在吐血,一下,又一下,看那节奏,似乎是段正明每踩一次水面,他就要吐一下。

    高升泰已经记不得大位的事了,他从后面扶着高智升的头,泪眼汪汪地呼喊着他的父亲。

    “我不......不要紧,你还是去武英殿,看看那些飞头,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死亡了,然.....然后我们去善阐!”

    “我......我.....”高升泰有些犹豫----他放心不下自己的爹。

    “我还不会有事,就是要死,我也要坚持到死在善阐家里,快去呀!”

    高升泰把父亲交给了家人,自己领了几个随从,也不管禅让台上的段寿辉,段正明他们了,径直就往紫城中走。

    李恒方目视无极道长。无极道长点了点头,他们就跟在了高升泰一行人的后边。

    武英殿那边,皇家侍卫长官赵晃他们的住处门前,好多硕大的蛛网密布。

    好大好大的蛛网哟!而最叫人咂舌的,是那些蛛网的上面居然缠着几颗人头。一、二、三、四,李恒方悄悄地数着,不多不少,刚刚六个。六个人头都已经死翘翘,其中有一颗就是赵晃,那个没有到地府转世就直接投胎了的赵晃。

    头颅的神态告诉人们,他们死前的那个苦痛呀。

    “这怎么回事呀?”李恒方问无极道人。

    无极道人没有回答,他手掐指诀,直接就把时间向前翻回到了昨天去。

    哦,这一下李恒方看清了----

    原来昨天高智升知道了段寿辉准备禅让的事情,心里想着这是高家彻底翻身的日子,没有多想,就急急忙忙往紫城赶来。

    “好不容易才让段寿辉退位为僧了,没想到半道杀出了一个程咬金,段家正该继位的人出现,这怎么办?”高升泰问。

    “没有谁正该继位,也不要管他是不是正该继位,我们家对大理立下了太多的功劳,现在于皇位是志在必得。你爷爷在世事就说过,要我们神挡杀神,佛挡杀佛!”高智升说话可是怒气冲冲。

    “怎么杀?还不知道那个段正明和他弟弟段正淳的住处呀!”高升泰说。

    “那天他不是从东门侧边逃走的吗?”

    “是!”

    “那他们就只有两个去处:一个是崇圣寺,第二个就是洱海东面的金梭岛。段正明肯定知道在崇圣寺落脚可能会遭到我们飞头的追杀,那样就会造成崇圣寺的血腥,要知道高家对于佛的迷恋,他是不会让人在崇圣寺杀戮的!”高智升这样说。

    “那他们一定住在金梭岛!”高升泰猜测着。

    “这个金梭岛四季长春,南诏时就修建了丽舍水城,现在也还是现成的皇家行宫,是避暑的好去处呀!”

    “对呀!”高升泰一拍大腿。

    “那知道怎么办了吗?”高智升笑笑,然后问他的儿子。

    “段寿辉退位的日子就在明日,”高升泰说,“那就只能在今晚就让赵将军领着飞头去啃断对方的喉咙!”

    静夜,洱海摇着月的光,斑斓的波光上,有一些渔船还在来回奔忙,于是这里和那里还在游弋着星星一般的渔火。

    这时紫城里果然飞出了六个黑黑的头颅,就像七个闭着嘴巴的乌鸦。

    无极道人一拉李恒方,两个就跟飞在那六个头颅的后面。

    六个头颅烨烨地旋转着飞旋着,很快就跃过了洱海,飞上了金梭岛。

    金梭岛上的丽舍水城并不大,不过是一片围墙圈着绿荫掩映下的几间屋舍。

    树木蓊蓊郁郁,六个头颅跳跃着飞过了墙头,穿行在林木森森的水城里边,李恒方跟在无极道人的后边穿墙而过,一路跟随。

    夜寂静得只能听到洱海里的鱼儿跃出水面的一声声“泼辣”,一间子里却有光亮。

    六个头颅飞近了,其中的一个紧贴窗棂,用舌头将窗棂上面的窗户纸慢慢地舔舐。

    李恒方他们只管穿壁而入。

    屋里,段正淳已经入睡,段正明却端坐在屋子中间的一张蒲团上,口里在念叨过什么,眼睛紧闭着,不知是在悟功夫,还是在为他儿子想那帝位。

    从屋里回头看那窗户纸,窗户纸上已经出现了一个湿漉漉的破洞。

    “来了?”段正明没有回头,却好像在自言自语地问了一声。

    没有回答。

    段正明接着念叨----

    “飞头本为段家亲,

    而今反害段家人;

    从来有生皆有死,

    死后却难再复生。”

    那些头颅还是没说话,却是几个连在一起,从外面对着窗户撞击。

    咚咚咚,咚咚咚,接着是一声让人惊魂的“咔嚓”。窗户轰然垮塌。听到的人都吃了一惊。接着六颗头颅烨烨地打着旋转飞了进去。

    段正明依旧坐着没有起身,他的屁股一动不动,听到了背后有响动,只把食指举在了肩头上,暗暗运力向身后一指。

    指头上出现了一线紫色的光束,那光束闪电般射向了窗户里飞进来的头颅。

    李恒方看见了,那是一阳指的功夫。

    只听哎哟一声,一颗头颅正往里面飞,却被段正明一下子指了一个正着。那颗头颅突然向后飞出了窗外,口里嗷嗷地叫着。

    段正明接着左右开弓。他没有看那些头颅,却都只往头颅来的方向一指。

    电光闪闪,头颅鬼叫,空空的金梭岛都跟着颤栗。

    “还不赶紧回去合上身子?要不然我敢保证你们过不了今晚,就会头痛如裂,生不如死!”

    那些头颅接着便急急忙忙回头就飞,他们一个个跌跌撞撞,仿佛没有了眼睛一般,口里依旧在痛苦地嗷嗷。嗷嗷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大。

    无极道人等到李恒方看清楚了,接着又把时间翻了过来。

    “看来这些头颅在飞出的这段时间,蜘蛛就在他们回来的必经之路上织成了这些硕大的网!”李恒方想。

    这时有几个进入了屋子的兵丁出来后向高升泰报告:“里面只有六间床,其余什么也没有!”

    “什么,赵晃他们的骨架呢?”

    几个军士只是摇头。

    “看来不认命不行啊!”高升泰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