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十三,僵尸驿站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0:40本章字数:2219字

    无头之鬼张牙舞爪扑向了捉鬼道士,叫声凄厉,动作凶恶。

    那个捉鬼道士到也还真的有些功夫。他一只手挥动那把青铜剑,剑光闪闪烁烁;另一只手五指张开,五个指都被画作山的样子。手心里画着的事一张张符咒。那些符咒一张接着一张地飞出,摇摇摆摆,晃晃悠悠地飞向了六个无头之鬼的颈子,就像给一口井盖上了井盖了一般,将颈子中间的喉管牢牢地封住。那些尸身仿佛遇到了什么力,慢慢地变矮,变小,慢慢地消失。

    捉鬼道士的眼睛盯紧了眼前几案。几案上,一个鸡蛋赫然卧着。

    无极道人和李恒方也在看着那个鸡蛋。鸡蛋上出现了一个光团。光团上可以看出几个无头的鬼影在一路逃遁着----最后钻进了一座庙宇。李恒方看清了----那庙宇的门头上写着“慈恩寺”三个字。

    “慈恩寺,我去过呀!”李恒方想。

    这时无极道人一把拉着李恒方,他们很快就离开了捉鬼的场所。

    “我们可以回去了!”到了一个僻静处,无极道人轻声说。

    “回去?”李恒方似乎还想留在大理一般。突然间他觉得自己的衣兜沉甸甸,伸手一摸,掏出了一部已经关机了的手机来。

    “哦!”他才记起自己原来来自于二十一世纪。

    “不过有一件事我还要问道长!”。

    “什么事?”无极道人看清楚了,李恒方好像还有些不愿回去的样子

    “高升泰后来不是坐了两年皇位吗?”李恒方无话找话地问。

    “是的,段正明后来一心向佛。他自己没有子嗣,要把皇位传给弟弟段正淳。段正淳风流倜傥,心里是一个又一个的情人,对于皇位,却好象是在有意避开的样子。段正明于是就让高升泰坐了两年。高升泰一坐上皇位,不用飞扬跋扈,就每天就都头痛欲裂。段正明常常梦到一个蜘蛛在掏食自己的脑髓,他两年后就死亡了,死前苦苦哀求段正淳,让他一定要继任皇位!”

    “又是蜘蛛?”李恒方问。

    这次无极道人不再说话了,他开始找了一块石头坐下,然后手掐指诀,口中念咒。道长胸前的太极----那本时间的大书又开始旋转。

    白天黑夜在迅速交替着,李恒方的两眼黑黑白白光闪,双耳呼呼嚯嚯风吹。

    当一切静止,李恒方眼前却是一座庙宇的内部,哦,这不就是无极道人住持的老君庙吗?

    “你们终于醒了?这几个小时,睡得那个沉哟!”李恒方看清了,说话的是李恒方的上级,工程处的黄处长。

    “几个小时?”李恒方赶紧打开手机,乖乖,还真的就是五个小时不到。

    “这不可思议,我们去到的地方开始是南诏国的的郑买嗣篡位,回来时是大理国段寿辉禅让给段正明,这是多少年啊?”李恒方问。

    黄处长睁大了眼睛。

    无极道人掐着手指:“郑买嗣篡位是九零三年,段正明继位是在一零八一年,”

    “道长是说,这四五个小时的时间,你们经历了一百七十八年?”黄处长的眼睛睁得更大。

    无极道长笑笑,一边在太极图上站了起来,却被李恒方一抱抱住了大腿。

    “道长就收我为徒吧,我已经跟了你一百八十七年了!”李恒方诚恳地说。

    无极道长好像要说什么,李恒方就是跪在地上抱着他的腿不愿站起。

    “好吧!”无极道长说,“我之所以叫你跟我穿越到南诏大理国去,其实也是看中你很有灵性呀!只是要拜师,还要让我看一个日子呀!”

    这时黄处长一面羡慕着李恒方,一面却着急起来:“飞头蛮的问题到底解决了没有,我们该怎么办呀?”

    “这好办,”无极道人很轻松地说,“再取出那六个飞头蛮的头颅,把他们放进大理慈恩寺后面的蜘蛛洞里就行了,这样做,那些死去的人钙化的头颅也就会恢复过来了!”

    李恒方在一旁点着头:“的确应该是这样!”

    “可是还有更为重要是事要麻烦道长!”黄处长突然说。

    “又出什么事了?”李恒方不等道长说话,就抢先问。

    “你可能也看到来电提醒了!”黄处长说,“黔北那边出了怪事,他们打了你的几次电话,说是你电话关机了,已经呼转到来电提醒业务上,就又把电话打给了我。”

    “有什么事呀?”李恒方问。

    “那边的一个叫做海龙囤的地方,有人挖出了好几具棺木,棺木里是一具具完整的白骨架子。其中一具白骨架子身边有一面铜锣。铜锣装在一个黑漆的木匣子里。木匣子完好无损,那面铜锣也完好无损。一个多事的人提着铜锣,然后捡起木匣子中的一个棒槌咚咚咚敲了几下,你猜接着发生了什么?”黄处长看着他的属下李恒方。

    “后来出了什么事?”

    “那些刚刚挖出的棺材突然立起,棺材盖子散开,里面的尸骨架子居然一个个从棺木里跳了出来,一跳一跳地向着那个敲锣的人走去!”黄处长说。

    “哦!”李恒方听着也吃惊了。

    “这下子胆小的人当时就被吓死了四个,还有那个敲铜锣的冒失鬼,回头一看身后鬼影曈曈,被吓得一下子高声尖叫起来,仿佛一只猫咪被人踩着了尾巴,这个工人接着就发了疯,被送进了医院住着了......”

    “他们是什么时候挖出尸骨和那面铜锣的?”这时无极道人问。

    “挖出棺木的时间是下午,打开棺木的时间却是晚上,我们都是三班倒的,晚上换班时间是十一点,弄出铜锣的就是今晚上晚班的人哟,那电话就是在晚上十二点打过来的!”

    “僵尸驿站?”无极道人听了,怔了一下。

    “什么?”黄处长没有听清楚,她又一次问道长。

    “我是说你们挖到了僵尸驿站,”无极道人回答。

    “请问师父!什么叫做僵尸驿站哟!”这次问话的是李恒方。

    “在黔北,黔中,黔东直到湘西一代,一直有一个很古老的职业,那就是赶尸!所谓僵尸驿站,就是招待赶尸者,留宿僵尸的驿站!”

    “这......这......”黄处长语无伦次,“那到底要怎么办呀?”

    “黄处长不要慌,师父已经答应收我为徒,也一定会想到收服僵尸的办法!”李恒方劝慰着黄处长。

    “那些僵尸穿的是清代的衣服还是明代的?”这时道长问。

    “这个......这个......我还不知道。”黄处长说,

    “好吧!”无极道人说,我们明日一早就去海龙囤看看,也只有把事情弄清楚了,所有的事情才会迎刃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