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十九, 千尸夜行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0:41本章字数:2597字

    “过了一天,偏桥卫这边有人说要做好事,埋了一干人的尸体,就连张时照的遗体也被偏岩河里打捞了上来,同时埋了,”马千驷依附在樵夫身上的灵魂后来这么说,“其实我知道宋世杰的老家就在偏岩,做好事的一定是他们家的亲人,不过我没说。”

    “为什么呢?”李恒方问。

    “宋世杰的哥哥宋世雄在酉阳宣抚使冉御龙处当差,过去与我比较好!”

    “看来你并非完全泯灭了人性!”无极道人说,“我最后再问你一个问题,回答了就让你投生去!”

    “道长请讲!”

    “飞练堡前后到天邦囤之间一下子有了八千尸体,那些贵州兵尸体是怎么样处理的?”

    “没处理呀,就这么摆着,直接喂了那些乌鸦或者野狗!”

    无极道人没有再说话,他口里念着诀,左手摇着拂尘,右手就揭开了樵夫额头上的灵符。

    李恒方看见马千驷的灵魂离开了樵夫的身体,如一缕青烟,飘向了北方酆都城的方向。

    那樵夫的眼睛一下子就明亮了,坐了起来。

    “我究竟怎么样了?我为什么坐找这儿?”坐起来了的樵夫显然很惊慌,不知所措。

    “没事,你方才可能看到了杀人的事,心里慌张晕倒了!”

    “是啊,”樵夫说,“我见到了马二爷在这里伏击官家人马,又被他的嫂嫂秦良玉所杀......”樵夫心奋地说,不过他突然就不再说话了,因为一老一少两个道士突然之间就不见了踪影。

    “我们去哪儿?”隐身了的李恒方问他的师父。

    “到播州,先把江东之手下八千将士的尸体赶回他们各自的家乡摘说!”无极道长答道。

    “道长真的要去赶尸?”

    “不是有赶尸网络吗,想办法,让他们去赶!”

    道长说完,掐动了手指,口里念咒,

    李恒方眼前迷迷茫茫,耳里呵呵呼呼。一切静下来时,他们已经到了一个处所,虽然是白天,这里却四处阴阴冷冷,八方愁雾蒙蒙。

    “赶尸驿站?”李恒方有些发颤,好像眼前的景象似曾相识的一般。

    他看见了长长的一圈把泥土扶起来站立成的院墙。院墙高高,院门洞开。门头上挂着一盏杏黄的灯笼,由于是白日,灯笼并未被点亮。

    门上一幅白底黑字的对联----

    人有三魂,头魂升天,心魂入地,脚魂终归故土;

    骨分四肢,上肢攀岩,下肢跳坎,有肢就回老家。

    门上横批是“死也心安”四个字。

    李恒方跟着无极道人走进了院子,院内好几间房屋,多为土坯墙,茅草顶,还有几间木柱构架的,竹篾夹成的屋壁,在风中呜呜咽咽地叫着,好像随时都有可能要倒塌的样子。

    回望墙后的照壁,一圈白色麻布遮掩覆盖。风吹帘布动,总会露出些青紫的、血红的、惨白的人脚。

    李恒方知道,那里密密麻麻站满着晚上就要出发回家的尸体。

    无极道人没有出声,只顾往中堂那边的屋里走去。

    竹门开,屋里烟雾弥漫,几个穿着麻布道袍的老头子围着火塘坐着。有的吃着火烤熟的土豆,有的在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

    那些赶尸的道士们见无极道人和李恒方到来,都很吃惊的样子,纷纷站了起来!

    “无量天尊,无极道人前来拜见总坛坛主追魂道士!”无极道人向那些道士行礼。

    “还真是无极?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没想到你又来到大明朝了!”站在中间的那个道人鞠了一躬,”回头激动地告诉身边的几个道士,“这俩个是四百多年后的人物,刘显领兵剿灭僰人国时,看不惯九丝山上的僰人尸首无人收殓,就作法把那些尸骨弄下来与我,托我把他们赶到那些尸骨的老家去......”

    追魂道人的话还未说完,有人就叫了一声:“是二位呀,前日晚上我就蹊跷,你们俩个不是凡人,却不想来自于四百年之后!”

    “还魂道人!”李恒方叫出了声。

    “既然还魂老弟已经与两个仙道见过了面,那就让我来介绍我的几个兄弟,”追魂道人接着一一介绍,“这个是夺魂道人,这个是呼魂道人,这个是引魂道人!”

    李恒方跟着无极道人向那些道士一个个地行礼。

    对方介绍完了,无极道人也向那些道士介绍了李恒方:“这是我的徒弟无极道人,天赋很不错,前几天我就曾把他带到了南诏大理国去!.”

    “无极道长能在时空中自由穿梭,贫道真是佩服!看来这位太极道长不止有天赋,还有福分呀!只不知道长前来,又有什么事要我们做!”这时追魂道人说。

    “刘显剿灭僰人国,那些冤魂是惨;这次杨应龙造反,后来的结果更惨。我来是不忍看到那些尸骨暴露于荒野,还请能够把他们赶回家乡去!现在最要紧的是赶回飞练堡那些已经腐烂了的尸体!”

    “可是道长!”那个呼魂道人有些着急,“好事我们是想做,可我们还得靠这个行业养家糊口啊!”

    “这个几个兄弟就放心,”那个追魂道人抢过了话题说,“赶尸的手艺其实就是无极道长教会我的,我也就是凭着这个仙道的支助,才在这一带建起了赶尸网络,你们知道,东西南北四三一十二个赶尸驿站,加上我们住的这个总站,我可是没少废银两,才支撑起让我们活命的这个职业的呀!”

    “原来......”呼魂道人面向无极道人,满脸羞愧的样子。

    无极道人没有说话。他一手摇着拂尘,一手伸进了斜背在肩上那一条空空的行囊。那手好像在慢慢地伸进去,然后抖抖索索地从行囊里退出时,满手黄的白的.......

    那些道人的眼睛睁得好大。

    “够了,道长!”赶尸道人们其实并不贪心,他们每人得了一把金银后就喊了一声,“我们怎么才能把那些尸体弄出来,再分散到四面八方去?”

    只见无极道长从他手中的拂尘上扯下了几根丝,给李恒方和五个道人各发了一根。

    无极道人的拂尘又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在他徒弟和五个道士的头上摇了一摇。

    大家眼前的情景立即就变了,每人的手上都各多了一盏竹棍挑着的灯笼,无极手中的灯笼最大。他们置身的地方是一个山谷。山谷被朦胧的月光笼罩着,处处散发着尸臭。

    李恒方抬头向四周望去,四周白骨森森。

    对了,前面是一个关隘,关门紧闭,门头上是“天邦囤”几个字。

    无极道人一边在喊着招魂的咒语,一边回头往离开天邦囤的山谷走去,李恒方和五个赶尸道士跟在了他的后边。

    道士之后,一个没有头颅的骨架在他衣甲中站了起来。李立恒知道那架尸骨就是杨廷栋。许多尸骨也一个一个慢慢站起,跟在了李恒方他们后边。

    无极道人慢慢地走着,他手中的灯笼忽明忽灭。李恒方与其余五个赶尸道士手中的灯笼也忽明忽灭。七盏灯笼就这么走着,它们的排列就像北斗七星的样子。

    每走一步,后面的骨架都在增加,有些骨架才腐烂未掉落完肉,骨架爬起,它们的衣服里面,腐肉就纷纷抖落。腐臭的尸骨架子中,蛆虫在蠕动。

    七盏灯笼到了三百落,那具头颅上插着一支箭的杨国柱的骨架也无声地站起,走在了没有了头颅的杨廷栋身边。三百落关隘的山门自动打开,七个道士引三千骨架鱼贯而出,

    七盏灯到了飞练堡,那些死亡了个把月了的骨架越跟越多,听得出几千骨架的关节摩擦出咔嚓咔嚓的声响。

    骨架们到了洪关桥时,那八千骨架都已聚齐,驻守在桥东的苗兵看到了这一切,一个个呆呆傻傻发不出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