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十一, 血染綦江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0:41本章字数:2628字

    阿家老二跳下山崖。

    悬崖上密密麻麻地打了许多孔洞,孔洞里插着许多木桩,木桩上悬停着几十具僰人的棺材。

    有一具棺材盖子突然砰的一声飞来,不偏不倚地托住了阿家二哥的身体。

    接着砰砰砰砰四声响,四具棺材突然四分五裂,碎片纷纷掉落岩下,从棺材中冲出了四具尸骸,分成四方抬住了托着阿二哥的棺材盖板的四角。

    棺材盖子下落的速度立即放缓。

    “阿二哥,到别处去就改名换姓了,不要急于想着报仇,给僰人留下血脉要紧!”

    “哦,那前辈们认为我以后改成何种.......”他想说“何种族别”,然而一阵风吹得他喘不过气来,也吹走了后面的说话声。

    “姓‘何’?不错,‘何’字和‘阿’字就一笔之差,改成‘壮族’也不错,我们家族也该一天天壮大了啊!”

    阿二不再说话了,这时他已经降落在了九丝山下河谷底里的沙坝上边。

    四具先辈的骸骨掉落在地上,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纷纷散乱、碎裂。

    阿家二哥泣不成声,这时一个道士从天而降。

    “还不快跑,想等到官军追到斩草除根呀?”那道士急急忙忙地说。

    “可我们家死了这许多人都没有得到安葬......”

    “那你就放心交给我好了!”道士催促说,“你快走呀!”

    “那感谢了,”阿家老二立即跪下,一个劲地叩头,“悬挂在绝壁上的就不要管了,我要他们的灵魂看着我家壮大,其余的等到官军退了,就麻烦道长让他们落土为安!”

    阿二还还专门交代了他们家的埋藏银两的地方,给眼前的道士磕完了九个响头,才含着泪向东面彝人居住的地方跑去,他大概意识到,彝人即使抓住了他,也会网开一面的。

    “那个道士就是我,”最后无极道人对李恒方说,“后来我找了些最贫困,最老实巴交的苗民,教给了他们一个生存的技能----赶尸----叫他们把那些僰人尸体从九丝山上引导下来,一直引到他们原来居住的地方下葬,还用钱给他们组成了一个横跨川南、黔北和向西的赶尸网络。”

    “那,下一步我们怎么办?”李恒方问。

    “关注杨应龙,看他怎么样对付官军!”无极道人说完,就开始了念咒。

    现在他不用拉着李恒方了,李恒方的意念已经能跟上师父的方向。

    他们来到的地方正是杨应龙占据的播州城。

    播州城里,杨应龙探得秦良玉杀了马千驷的消息,知道李化龙已经顺利地到了渝州,悲愤交加,有气又恼。

    有人正在堂下跪倒:“报主子,綦江游击张贤良在东溪杀了我们好几个苗兵!”

    “什么?”杨应龙按捺不住怒火,叫一声,“把杨兆龙叫来。”

    杨兆龙到了,两人商议:虽然暂时无力组织大队人马打到石柱,但可以趁朝廷大军未全面调集时突袭綦江,占据长江以南乌江以西赤水河以东的大片土地,让播州辖地三面临水。这样既适宜防守,又报了自己女婿的仇,为将来的军事行动筹集粮饷,还可以震动朝廷,为将来的谈判获取更多的筹码。

    原来僰人国灭后东北边的满族接着就闹事,万历只能专心对付那儿,把在南方实行改土归流的计划搁置了。

    杨应龙反了几次都得以诏安。

    这次他也不想真正造反,只不过飞练堡一战后,他骑虎难下。

    这个苗族土司还在幻想老调重弹,却不知道现在北方区域稳定,万历皇帝“改土归流”的策略又要开始施行了,正要首先拿自己开刀。

    杨兆龙对哥哥的策略表示赞同。

    他还向哥哥推荐了自己的儿子:“对了,杨珠刚刚从四川青城学成回来,可不可以让他一试身手?”

    “杨珠回来了?”杨应龙惊喜万分,“真是天助我们,我和刘挺都学成于青城,我们的刀法也不分伯仲,后来师弟中在刀法上能够赶得上我们的就只有水西的安邦彦,不知杨珠擅长的是什么呀?”

    “杨珠主要练的是轻功,听说枪法也很不错!”

    “那好!”杨应龙心奋地自己跑到院子里吹响牛角,各路将领都急急奔往议事厅听命。

    杨应龙真有将才,隐身的无极道人和李恒方看到了他那胸有成竹,指挥若定的样子----

    要杨国栋领五千兵驻守沙溪绩麻山,防备水西、永宁、贵州兵马;要娄国、娄政各带一千人马,分别向南川、江津推进,只作袭扰,策应攻打綦江的队伍,不让敌人增援;自己与杨珠同引三千骑兵,连夜偷偷地往綦江开拔;要杨兆龙领五千步卒驻扎播州,做好接应。

    月朦胧。杨应龙看到自己的侄儿在月光下健硕的身姿,高兴得不得了。

    天明时他们就来到了离綦江城不远地方,这里,翻过一个山垭就是綦江城。

    正好,游击张贤良带着二十来个骑兵出城哨探。二十来匹快马正往这边狂奔着。

    张贤良突然见了杨应龙他们,慌慌张张地唿哨一声掉头就跑。

    杨应龙那里肯放过,立即吩咐自己的“硬军”紧紧跟在官军后边,好趁势杀进綦江城。

    在城楼上目送张贤良转过了山垭的綦江守将房嘉宠,突然看到自己的部下掉头往城门来,知道前方出现了变故,大喊着要兵士们赶紧上城迎敌。

    回城的张贤良他们快马如飞。可是杨应龙的追兵比飞还快----

    张贤良离城门五六百米,苗兵们离他还有两三百米之遥。

    张贤良离城门三百来米,苗兵与他的距离就缩短了一半。

    张贤良离城门一百米,苗兵与他的距离更近了,不过就是一二十米。

    “快关城门,”房嘉宠看出了自己的处境,只得学蜥蜴断尾求生。他举起松树明子,点燃了城门楼上的一门松木炮。

    城门关了,松木炮的引信兹兹的冒着火苗。

    轰的一声,成片倒下的却是张贤良的哨骑。慌了手脚的张贤良沿着墙根走向了一边,他要绕道后城门。这时杨应龙的一支箭噗嗤一声射进了张贤良的太阳穴中,那匹马驮着他的尸体往前窜了好远,才把他噗通一声扔在了地下。

    房嘉宠又点燃了另一门松木炮。

    松木炮的引信又在兹兹作响。正对着松木炮口的那些苗兵慌了手脚,四散而走。

    杨应龙也喊了一声:“不好!”

    这时杨珠那把长枪却从手里飞出,像一枝离弦的利箭射向了松木炮炮口,枪头稳稳地嵌在了炮管里边,枪杆颤巍巍地抖动。

    一声轰响,炮膛爆炸,房嘉宠和他的士兵纷纷被爆炸的碎片击倒。

    这时杨珠扔出了随身的绳子。绳子上的铁钩稳稳地挂住了墙头。他飞身一跃,就到了城墙的半腰。

    城上的士兵见了,举着刀要来砍断绳索,却被杨应龙箭无虚发,一个个射倒。

    杨珠发起神威,嗖嗖嗖,爬得比猴都快。他几下就蹿上了墙头,一下子夺下了一个士兵手中的枪。

    枪头抖出七八点星光,枪杆转动一大片波涛。官兵血肉横飞。

    好几个苗兵接着攀援而上,好多的绳索又从墙上垂了下来。

    从地上爬起的房嘉宠已被松木炮爆咋的火焰熏黑了脸,却顾不得自己是黑还是白,跌跌撞撞就奔向了家的方向。

    一脸惊慌的老婆给他开了门,看了他的样子就被吓得哇哇叫。冯家宠的刀却一下子朔进了他老婆的肚子。

    鲜血喷涌,翻白的眼里充满了懵然和无助。

    房嘉宠却又挥刀来到了大街上,见到苗兵就一路砍杀。

    却好遇着了杨珠,交手只一合,被杨珠前胸穿后背,扎了个透心凉。

    这时城门被打开。杨应龙领手下一拥而进,四处屠戮。好多老人、女子和小孩在惊叫和呼救。四处烈火熊熊。

    穿城而过的綦江江面浮满了尸体。綦江一片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