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十六,十面埋伏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0:41本章字数:2465字

    刘挺杀进了山峒关,砍了守将穆炤的脑袋,苗兵死的死降的降,只有几十人从后关逃出。

    刘挺叫追杀一二里路便回,说是这里山高、林密、洞深,不要中了敌人的埋伏。当晚安排了人马守关,其余暂时撤回。

    李化龙与观战的各路文武接着,都交口称赞。

    一会儿就见麻贵、董一元派人前来报告:他们都各自攻下了自己前方的关口。大家又高兴了一回,便快马奔回自己的队伍指挥围攻播州去了,只有马孔英、秦良玉在刘挺的要求下被李化龙留了下来。

    李恒方被无极道人带到了播州。

    播州这边,刘挺等如何斩将夺关的事传开了,举州骇然。

    杨应龙向众人问计,却都说不出个子丑寅卯,只有杨国栋的想法倒是符合他的心意。

    “这一战打下来,李化龙他们都有了胜算的信心,特别是刘挺所部锐气正盛,若能挫其锐气最好。”杨国栋说。

    “怎么样才能挫其锐气呢?”杨应龙问。

    杨国栋回答:“这个,我也还未想好,不过父亲一向的做法是出奇制胜,我正在思考对方的弱点!”

    “这几天细作都在报告,说是李化龙的大部分粮草都在南川,可不可以打这南川的主意?”杨兆龙问他的哥哥。

    “是啊,我也一直在想,狗日的官兵粮草应该就在南川最为合情合理,南川通往各部的道路最为便捷。”杨应龙说,“只要出奇兵烧毁他们的军需,刘挺所领的川军主力必然崩溃,其他的几路军马便回持观望态度,什么作用也没有,到时候老子们奋起反击,一定可以大获全胜。”

    大家都表示赞同。

    “就这么办,不过既是狗日的粮草重地,一定会有重兵防守,我们去的人少了不行,多了又容易暴露。”杨应龙开始调兵遣将了,“明日我和兆龙,杨珠各领一军分别佯攻山峒、三溪和毋渡。给国栋两万硬军骑兵,你引一万在前,叫黄元、黄泰兄弟领一万在后接应。你们从马孔英下属周国柱与冉御龙之间的山路插过去。冉御龙部因为我们突袭烂桥后湖广兵力不济已向南移,这两地的距离较远,是我们现在从外面运进盐巴的主要通道。我们这里,一看关上有了异动,便知道你得手了,立即改佯攻为真正进攻,给刘挺这忘恩负义的东西致命一击。”

    第二日杨应龙、杨兆龙、杨珠三人自去佯攻刘挺、麻贵和董一元刚刚攻破一天的关隘。

    三个人都先领兵到了关前叫骂,好叫人认出自己来,以便川军误认为主力就在这里,好掩护杨国栋进军。

    杨国栋的二万硬军人无声,马衔环悄悄跟着向导行进。

    播州的本地马不如北方马高大,却能在崎岖的山道上如履平地一般。不过一天时间他们就奔走了三四百里的路程,来到了南川李化龙囤积粮草的重地。杨国栋要他的硬军在山垭后面休息,等待黄元、黄泰所带的人马到了,再吃些干粮,养足精神了第二天早晨发起进攻。自己乘着黄昏到山头上去观察那边的敌情。

    山下面就是一片开阔地。远处罗列着好多粮仓和草垛,到处插满官兵的旗帜;外围是一些木栅栏,应该有五六千人马防守。远处的南川城横恒在暮色中。

    杨国栋知道:这么多人马的粮草中转还真的要这么个地方。

    第二天太阳才从东方举起他的铜锣,杨国栋先把自己的那一面咚咚咚地敲响,牛角就就紧接着响起来了。

    三路人马----杨国栋在中,黄元在左,黄泰在右----像三把利剑直插南川。

    漫天尘土飞扬。

    守粮草的官兵见了,纷纷不战而退。

    杨国栋他们直接冲过栅栏,越过一堆堆草垛,边狂奔便叫手下防火。

    这个杨家公子一直冲到了前面摆放粮仓的地方,伸头看粮仓时却发现粮仓空空落落。

    “不好,我们中计了,赶快后撤!”

    没想到被点燃了的草垛忽然接二连三地爆炸,坐下马发了狂,驮着他们的主人四下乱蹦。杨国栋所领的苗兵阵势大乱,马和人好像都在哭爹叫娘。

    杨国栋领兵往前面没有草垛的地方冲锋,心想绕过爆炸点再从原路逃回。

    前方离南川城南门不远,城门洞开,从城里涌出来一队骑兵,为首的将领,旗上大书一个“马”字。

    杨国栋明白那是马孔英亲自带队厮杀。他哪里还有心恋战,刺斜里便走。

    此时左右两边的城门里也各有一彪军杀出,左边是周国柱,右边是冉御龙。

    杨国栋的军马边战边逃。

    刚刚转到了自己开始出击的山垭。山垭后自己昨夜伏兵的地方却有一彪军杀来,为首大将浓眉大眼,豹额虎须,气宇非凡。

    杨国栋举枪刺斜里接了来将一刀,便觉得对方刀大力沉,自己绝非对手。

    好在对方的刀法与杨国栋父亲杨应龙的如出一辙,杨应龙常常与杨国栋做陪练,杨国栋因此还能勉强招架。

    这位将军后面的“刘”字大旗告诉了杨国栋这是谁。哦,是刘挺。

    刘挺左右两边也有两路人马杀到----左边麻贵,右边董一元----都是刚从朝鲜抗倭回来的将领。

    刘家标军和杨家硬军,在这里一阵恶战。双方金鼓齐鸣,杀声震天。

    杨国栋知道久战必危,拔马就逃。

    刘挺不舍,举刀在后面紧紧追赶。

    马蹄声得得,在远处的山峦里回响着,如同有一万面战鼓敲打着一般。

    不远处的黄元边逃边往这里靠,原来他看见杨家公子危险。这个杨家的忠臣顾不得自己也被麻贵追赶得紧,硬是要来替杨国栋解围。

    看着刘挺的大刀力劈华山砍下,黄元举枪接住,要挡住这一刀,让杨国栋有机会脱离开对方的攻击。

    不想黄元用枪杆一顶,混铁枪杆却被对方砍成了两截,自己的头颅也被人家开成瓢一样的两半。

    那匹马向前蹿了好远,才噗通一声扔下了黄元的尸体。

    杨国栋乘机离开了刘挺的纠缠,他拍马舞枪,抢过山的这一边。

    这边又有一标军马拦住。为首的人倒是认得,那就是他去年死去的妹夫马千驷的哥哥马千乘。马千乘左面是秦良玉,右面是马千骑。后边的兵士,亲一色白杆子枪。

    秦良玉就是要了自己妹夫性命的仇敌,但杨国栋此时哪里还敢应战。他把手中枪刺向了马千骑,却是虚晃一招,刺斜里就走。

    这时黄泰正在杨国栋的右边奔逃,刚好把那员要来与杨国栋较量枪法的女将拦住。

    交马只一合,秦良玉一声娇喝,那杆枪玉蟒缠腰般过来,一下子插进了黄泰的肚子。

    黄泰跟着被摔落马下。战场顶端的无极道人和李恒方看见,黄泰的魂魄脱离了身体,急忙忙去找他刚刚奔向了阎王殿的哥哥黄元。

    杨国栋终于奔上了山道。身后只有八九个人跟着,却一个个被马千乘、秦良玉拈弓搭箭射倒。杨国栋的后心也中了几箭,好在距离远了,也是他的藤甲救了他,杨家公子最终得以狼狈逃回。

    杨应龙他们佯攻三关,却迟迟不见关上有异样的反应。有一次干脆就改佯攻为正式攻击,却让人家的大炮在关前把自己的几十名士兵变成了尸体。

    直到杨国栋只身一人逃回,杨应龙才在惶恐中急急忙忙地收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