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十六,海龙囤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0:42本章字数:2573字

    安疆臣不再说话,只是闭幕养神。

    这时有一个侍卫拿着一封书信进来,交给了安疆臣。

    这个朝廷赐封的宣慰看着那信上熟悉的笔迹,立即起身,说是要往刘挺的军营走一趟。

    无极道人把李恒方带出了这个彝族人的营房,往杨应龙最后挣扎的地方海龙囤走。

    由于居高临下,敌对双方的态势在这师徒二人的眼皮底下十分明晰----

    对了,安疆臣大军在桃溪谷杀了守将杨通,一把火烧了全部粮草。驻守在海云囤、龙爪囤的苗兵听到后大惊,纷纷弃关而逃。正在分别攻打二关的湖广军陈璘、彭养正立即占领了他们面前的关隘。

    这时,四川永宁的奢崇明部攻下了海龙囤城后的白云台、金顶山,切断了杨应龙他们打柴、汲水的源头,最终完成了对海龙囤的合围。

    无极道人他们到达海龙囤时,刘挺、麻贵、董一元也来到海龙囤东边的白云台,在白云台和金顶山观察其地形。

    原来这海龙囤群山环峙,孤峰独立,只有这白云台中一线山梁如同藤蔓一般与之相连,一条羊肠小道在山脊上蜿蜒蛇行到了囤上。山脊两面俱是悬崖峭壁,海龙囤形如细颈葫芦,中间好大一片开阔地。上面从外到内三道城墙:崖口最边缘一道为月城,中间一道土城,最后还有一道紧锁老王宫、新王宫等宫殿、住房的内城。城堡林立,壁垒森森。北、东、南三面被白沙河河水环抱,壁立千仞,猿鸟难越。海龙囤囤前设三关。关前道路凿开绝壁盘曲而上。第一个关隘是铜柱关,铜柱关沿着绝壁顶端数丈高的石砌城墙根北折几百米,叫着铁柱关,铁柱关顺着“天梯”拾级而上,叫着飞虎关;囤上设三关,依次叫飞龙关、朝天关、飞凤关;囤后又有三关:叫做万安关、西关、后关。

    刘挺看了半日,也找不到突破的道路。

    “囤前是无论如何上不去的,只有从囤后智取,”刘挺这样想着,然而他望着只够一人通过的山脊小道,又摇了摇头:“难啊!看来真正的决战才开始。”

    刘挺回到帐中,苦思对敌之策。侍卫报说安疆臣求见。

    刘挺慌忙出帐迎接,他想:“这个彝族土司或许有破敌之策了。”

    安疆臣向刘挺施礼,道:“见过刘总兵。”

    那声音有些又起无力的。

    刘挺连忙还礼回话:“正想拜访宣慰,求教破敌良策,不想宣慰先到了。”

    两人相互让进了帐中,安疆臣边坐下边说:“哪里来的良策,不过是手下拾到了杨应龙给刘将军的信函,为刘将军送来而已,或许这里面有我们可以利用的时机。”

    安疆臣从袖中取出书信递给了刘总兵,说:“从铜柱关顶端的城墙上射下来的。”

    书信并未启封,信封上写明的是“送呈四川总兵刘挺大人”。

    刘挺当即扯开看了----

    四川总兵刘大人台鉴:

    小可杨应龙为追杀仇家,不想惹怒了朝廷,派大军压境。

    当时就数次致书总督李化龙陈述理由,并言明愿以重金赎罪接受招安之事。李大人只以信函敷衍以为缓兵,暗中调遣兵马,直欲扫平播州,小可是有冤无处申诉。

    杨家屡受皇恩,的确不敢冒犯,不过为求苟安,虽知螳臂当车,却也只能奋力一搏。

    一年来,小可一家妻子兄弟子侄尽数死于战火,只暂留下残躯在世接受煎熬。

    杨应龙死不足惜,只是我海龙囤还有二万余兵众和子民,确系无辜。特致书刘大人,愿以所有资材及本人性命,换取其余生息。

    若蒙恩准,当自缚前来请罪。刘大人若能念及小可与大人一起为朝廷效过劳,望代为奏请朝廷恩准。

    播州罪人杨应龙于大明万历二十九年四月十七日

    刘挺仔细看了,来回踱步。忽报白云台驻守的总兵吴广到了。

    刘挺叫手下快请进来。

    吴广到来,手里也拿着一封书信,信封所写与安疆臣送来的那一封一样。

    刘挺认得,那的确是杨应龙手迹。撤开看了,内容也一字不差。

    “这个......”刘挺又开始踱起步来。

    “有两个妇人扑倒在后关城墙上哭泣,口称是杨应龙的老婆王氏和吴氏,叫军士射过信来,说是务必交与刘总兵。”吴广说。

    “杨应龙是有这两房妻子。”安疆臣在一旁插言。

    刘挺点了点头,说:“杨应龙想出来自首,应该不会有诈,他其实很爱他的这两个老婆,何况还想让自己的家族留下一些根。”

    吴广、安疆臣都点头赞同。刘挺对吴广说:“还得请吴总兵写一张纸条射进去,说是这事我刘挺都做不了主,得派人去渝州报与总督定夺。”

    刘挺的话音刚落,家人慌慌张张来报李总督到了。

    刘挺慌忙领着吴广、安疆臣迎了出来。

    李化龙已经下了轿子,与刘挺他们相见了,便径直走进了刘挺帐中。

    李化龙坐定了,刘挺等人上前施礼。

    问安毕,刘总兵立即汇报了杨应龙致书的情况。李总督要过书信来看了,皱了一回眉头,问三人:“这件事你们怎么看?”

    “好事,播州战事无需再流血就可以提早结束。”吴广说。

    “可是皇上意图并非这样啊!”

    “那皇上的意图是......”

    “斩草除根,除恶务尽。我在开战之初就晓谕众将:在关外时要边战边招降,在关内不准受降。”

    众皆默然。

    李化龙接着说:“这样吧,还是叫他们派出使者,我要探探敌人的内部情况。”

    无极道人把时间切换成了几个多时辰后,这时诸将已经齐聚刘挺帐中。

    吴广将杨应龙刚刚派出的使者杨迈带了过来。

    李化龙正要问话,忽然外面锣鼓喧天,有人来报朝廷钦差王义德到了,要李化龙接旨。

    原来这王义德是朝廷锦衣卫,他带了上方宝剑到渝州传旨,听说李化龙到播州前线视察去了。

    王义德又马不停蹄一路威风地赶到海龙囤来。

    李化龙要众将留在帐中,自己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外面就响起了宣读圣旨的声音----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军事堂报说播州之战役以至关键时刻,李化龙等已经围住海龙囤杨逆贼巢,厥功甚伟。然海龙囤所聚之敌俱为杨贼亲信,绝对要斩草除根,不准受降以留下隐患。朝廷听闻周边土司与杨应龙交往甚密,四川诸将与之亦是故旧,总兵刘挺更是与他亲近有加。务要督促各方人等不负朝廷重托,无论遇到何种情况,切记以不留一人地剿杀杨逆为念。违者,斩无赦!’”

    “万岁万岁万万岁。”这是李化龙的声音。

    四川众将和各路土司听得心里一阵一阵发凉,刘挺和安疆臣以及奢崇明最难受。

    一阵锣响,王义德要回播州去继续抖他的威风。

    李化龙接旨后便往刘挺大帐中走,心里直骂王义德混账:“这么样的密旨要在军营中高声宣读。”

    他刚刚走进军帐,却听到了里面传来叮叮当当兵器碰撞的声音。

    原来杨迈听得帐外李化龙所接圣旨,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他乘身边的湖广总兵陈璘不备,一下子拔下陈总兵的剑就往帐门外闯。

    秦良玉眼疾手快拔剑拦住。

    众将纷纷堵住帐门,看他两人一来一往在帐中打斗。

    这杨迈是杨达、杨通亲弟兄。如果是马上,凭着一身蛮力,还能与秦良玉拼个十合八合,在地上搏击哪里抵得住秦良玉的灵巧迅捷?剑出几招后,就被眼前这个女子点中了肘下麻穴,手中剑当的一声落地。

    接着秦良玉又是一记扫腿。杨迈腿弯处正着,身子一软,跪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