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十八,彝族土司的土计策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0:42本章字数:2708字

    李化龙回到刘挺帐中,当即传令明日由刘挺所部换下吴广他们进攻海龙囤后关,还要各路人马派出将领到白云台观战。

    传令人员走出正要走出,有被刘挺喊住了。

    “不要忘记各路土司,特别是那个安疆臣!”刘挺说。

    看着李化龙点头默许了,传令人员才走了出去。

    无极道人这时把李恒方拉了出来。

    “道长怎么不作法直接就走进明天?”李恒方问。

    “是追魂道人他们到了,在不远的地方呼告!”无极道人说着,拉着李恒方腾空就走。

    不过才走了几个山口,就见到了一处用泥土新筑成的院落,几间茅舍,一盏孤灯。

    “又是僵尸驿站?”李恒方吃了一惊,不过想想也是,“海龙囤正在大战,很多尸体要从这里出发去他们的故土,把驿站建在里战场不远的僻静处,绝对是最省事的作法。”

    两个道士走进了驿站里,各路道士集中了好多尸体,正在出发。

    “有什么事呼告?”无极道长问。

    “这些都是白沙河上的官军,却不想等到明日官军来收尸火葬,我们一作法就全都纷纷起身跟着,却是怎么办好?”那个追魂道长首先迎出来心里说。

    “知道他们的住处了吗?”

    “知道!他们能用口衔着毛笔写下来!”

    “那就把他们引到家乡去请人埋掉,费用由我承担。”无极道人说了,又把手伸进了自己贴身的皮囊中去。

    无极道人办完这事,就让第二天的太阳出来了。

    李恒方和无极道人隐身来到白云台,刘挺的大军一边在议论着白沙河的尸体不知怎么就一夜不见了踪影,一边已经发起了两次冲锋,深深的白沙河谷里又是累累的尸骨,看来刘挺的冲锋还是不顺。

    刘总兵接着把自己和吴广所部的十二门炮做一排摆开,对着后关的墙头一阵又一阵猛轰。后关千疮百孔,敌人根本就不敢露头。

    刘挺接着命令敢死队推着前面用铁板遮盖得严严实实的独轮车作掩体上了山脊,不过还是不能靠近后关门,就被人家关墙洞里的守关炮摧毁。一个个士兵连人带车往山崖下面滚去。

    正在指挥装炮的刘挺突然听到安疆臣喊停,他看了看眼前的这个土司,他脸色苍白,显然病得不轻。

    “怎么,宣慰有计了?”刘总兵喜出望外,他最信服眼前这个人的智慧。

    “刘总兵军中有辣椒面没有啊?”

    “辣椒面,”刘挺一拍脑袋,高兴得跳了起来:“四川军离得开这东西?我怎么就想不到这点?这下准成了,谢谢安宣慰一语点醒了梦中人。”

    接着他又向董一元下令:“今天就饿一天辣椒了,把军中所有的辣椒都舂成面子拿来。”

    又过了两个时辰,新的进攻开始,刘挺把十二门炮装上火药,却不再填充砂石铁块,只是往每一个炮口中都塞进了一包用薄纸包裹着的辣椒面。

    十二门炮分六次响,每次两门。

    后关墙头后面是一阵又一阵纷纷下坠的红色烟雨。

    第一次响过后,墙后有咳嗽声传来,不等这边冲锋,守关的炮就在墙角开火了;第二次响后那边有了哭爹叫娘的声音,第三次......第四次.....第六次,刘挺在嘴上捂上一条湿帕子,身先士卒地扛着梯子开始了攻击。麻贵、董一元和士兵们一道紧紧跟在刘挺后面。杨家的炮火不再响,刘挺登上梯子上了墙头。麻贵,董一元跟着就上。

    接着后关门被打开,四川军鱼贯而入。

    吴广的部队见刘挺得手了,也都跟着一拥而上。刘挺在左,麻贵、董一元他们俩人在右,分开来后沿着月城一路追杀。

    一直杀到前面的飞龙关,后面抬着火炮的士兵也赶到了,用的还是辣椒面攻击。

    飞龙关被拿下。刘挺于是命令放下飞龙关连接飞虎关的吊桥,依次肃清了铁柱关、铜柱关的敌人,迎接马孔英的两万多人马沿山路而上。

    刘挺叫马孔英从飞龙关攻击土城上的朝天关,自己亲自带队,从后关攻击土城后面的西关。

    杨应龙听说失了后关,急忙亲自到西关来指挥作战。看着刘挺的军队源源不断涌进来,飞龙关也丢了,土城两面都受到了炮火的攻击,只得吩咐坚守土城,等到天黑后再作打算。

    刘挺叫在后关上架上大炮进行攻击,杨应龙也在西关架起了松木炮,双方一直对射到了天黑。

    吴广见到对方的炮口燃起了火苗,知道松木炮已经不能再用,就亲自带着队伍冲锋。杨应龙见吴广发起进攻,一面叫点燃了埋在西关到后关之间的火药引信,一面叫军士准备,一旦火药爆炸,就打开西关杀出,杀进后关,再把敌人赶出海龙囤去。

    吴广高举着一把腰刀冲锋在前,肩上扛着攻城的梯子。他就要冲到西关关门下时,炸药爆炸了。一股气浪把吴广冲到了土城的墙根下。

    吴广昏死了过去,他的士兵死的死,伤的伤,鬼哭狼嚎。

    刘挺、麻贵、董一元急带人从后关冲出。杨应龙也带着人从西关冲出。双方在土城与月城之间激战。

    杨应龙的硬军士兵早就已经荡然无存,队伍都是新招来的,虽说是拼命的抵抗,却哪里有刘挺的标兵训练有素,不一会就被杀得七零八落。

    杨应龙一个人哪里会是刘挺三人的对手,一回儿肩上就着了刘挺一刀,左臂又被麻贵砍着了,急忙回身就走。

    他冲回到了西关,正要关门,晕倒在地的吴广突然跃起,一刀就把杨应龙手里的门栓砍成了两段。

    杨应龙只有直接向内城的万安关奔逃而去。刘挺、吴广、麻贵、董一元四人带兵一路尾随着追赶。

    杨应龙逃进了万安关,却见前方飞凤关火起。原来飞凤关的松木炮因为反复使用而炸了膛,把旁边摆着的火药都引燃了,关上敌楼崩塌。埋在万安关和飞凤关之间的火药也被这一阵大火引爆,马孔英的人马损失了不少,不过最后还是攻入了土城之中。

    杨应龙知道自己的末日已到,急忙逃到新王宫。他的两个夫人王氏和熊氏正在哪里哭泣。

    杨应龙悲苦地说了一声:“看来我不能照看你们了。”

    两个妇人听了,泪水更是如泉一样的涌出,各人拿了一根腰带,双双进了内室。

    杨应龙走出了新王宫殿门,看到了内城到处是火,万安关、朝天关两边都响起了官兵的喊杀声。

    他知道敌人已经攻了进来,还知道自己的两个夫人应该已经自己结束了生命,立即从板壁上抓起一把熊熊燃着的松树明子,把早就浸泡过桐油的木板宫殿四面八方都点着。

    熊熊的烈焰冲天而起。杨应龙慢慢打开燃着的宫殿门,看着刘挺、吴广他们杀近身来,才笑了一笑,一步一步地走进了烈火熊熊的新王宫中。

    这时,安邦彦陪着安疆臣站在白云台观战。

    安尧臣来了,把一张纸条递给了安疆臣:“大哥要我设法找到的东西!”

    “怎么弄到的?”

    “总督大人看了后就放在了刘挺帐中,我去安抚同样遭来了难的马宣抚家,是他家那个夫人也想看看留在李化龙父亲遇害现场的纸条!”

    “怎么样啊!”

    “杀死马宣抚孩儿的凶手与对我们两家下手的是一个!”

    安疆臣仔仔细细看了好一会儿,又拿出了刺客留在自己家中的纸条比对一番。

    安尧臣很不解:“大哥你究竟看出什么了?”

    “杨珍长期与我们有账目往来,他的笔迹我见过,刺杀李化龙父亲的应该是他没错,而杀我老丈人和你大嫂以及侄儿侄女的另有其人。”

    “什么?”安尧臣和安邦彦都呆住了。

    “叫家人带这两张字条去交与陈其愚,指望他悄悄查出点什么;再就是叫他们把你嫂子的后事办了,不要伸张。邦彦是个急性子,你要注意学会戒急用忍啊,要不然我们安奢两家可能等着就有这杨氏的浩劫。”

    安尧臣似乎有些明白了大哥的猜测,心里一阵一阵的打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