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十七,断头的巴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0:43本章字数:2107字

    无极道人讲述着,李恒方静静地听。

    巴王多彤与王乾领兵到了且兰,看到的是且兰城空空荡荡,除了一些巴国百姓出来迎接他们的王外,什么也没有。

    “庄蹻所领的楚君呢?”巴王问。

    “不知道!也不知道昨天夜里他们是怎么走的,我们一早起来就见城门大开,楚国的军队已经不知去向。”

    “这----”巴王多彤目视秦国将军王乾。

    “应该是白起将军那边的攻击取得了胜利,楚国人应付不过来,只得抽调这边的人马,支援东面的防守去了!”王乾说。

    “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办?”巴王问王乾。

    “司马错将军吩咐了小的,要我把秦王送给大王的礼物一直送到大王的京城里,再挥师东向,攻击楚国!”

    “究竟什么礼物哟?”

    “大王不用着急,在下也是奉命行事,只有到了大王的宫殿,才敢打开!”

    就这么,王乾把自己的军队留在了巴楚边境,只带一千带剑的士兵跟着巴王多彤,来到了巴国的都城渝。

    渝城坐落在嘉陵江汇入长江的地方,三面临水,只有西门是陆路相通。

    西北面靠近嘉陵江边,是一片苍翠的竹海,江上有好多刚刚被伐倒的毛竹正绕过城墙向下游漂去。道路曲曲弯弯沿嘉陵江西岸向渝城蛇行,王乾看到,漂行江中的毛竹有的居然粗壮得足够一人合抱。

    王乾与巴王步行来到皇宫前时,却听得巴王手下的人来报告:“秦军主帅司马错已经过了白虎守护的边境,在西门外面扎下了营寨!”

    “这,怎么回事啊!”巴王多彤看着王乾,有些惊慌。

    “是这样时,我该把秦王的礼物交给你了!”王乾说着,从身后的褡裢里取出了一个金光闪烁的匣子,双手捧着递给了巴王。

    巴王接过来,打开。里面是一块黄色丝绸包裹着的物件。

    巴王多彤又急急忙忙地解开了丝绸上面的结,里面金光灿灿,哦,一枚虎头金印被巴王抓在了手中。

    金印上边的阳刻篆文多彤却不认得。

    “这是----”

    “巴郡守印!”王乾不等巴王的问话完,就大声地说,“秦王封你为巴郡郡守,还不向北跪下谢恩?”

    多彤木呆呆地看着王乾,王乾的目光中全都是揶揄的笑。

    巴王的手下们一个个面面相觑,呆若木桩。

    “他妈的秦人欺人太甚!”有一个手下叫了一声,伸手就拔腰带里面插着的弯刀,却被早就执剑在手的秦将砍倒在地。

    其余的巴人一下子醒悟过来,发声喊,就与王乾所领一千秦军争斗了起来。他们那里知道这一千秦军全都是事先精挑细选出的,个个如狼似虎,以一当十。

    要命的是西门不知什么怎么就被王乾安排的人控制住了,那边喊声震天,应该是司马错亲自领着大军潮水一般往城里涌来。

    多彤突然把那枚金印砸向了王乾的头。王乾头一偏就躲开,他早就用右手抓住剑柄,左手抓住了剑鞘。

    只听“嗖”的一声,王乾宝剑在空中划出了一道亮弧。

    多彤的人头噗地一声落地,接着滴溜溜在地上旋转滚动着,眼里闪现出蓝盈盈的光,嘴巴一开一合,似乎是念念有词的样子。

    王乾身经百战,看到这个情景也目瞪口呆。

    按照惯例,被砍掉头颅的颈子会往外喷血。多彤的颈子却没有出血,半个血点也没有,只是惨白白碗大一个疤。

    那没有头颅的身躯巍然不倒,居然一飞身,就踹到了王乾的两个手下,弯腰抓住地上那颗头颅上披散的头发,一边安上自己的颈子,一边往后宫就跑。

    一扇又一扇的宫门自动开开合合。

    王乾领兵一路打破宫门进入了后宫,后宫里只有几个慌乱的宫女跪在地上大喊饶命,巴王多彤已经不见了踪影。

    “你们的巴王多彤呢?”王乾的声音恶狠狠。

    “巴王他.......他......”回答结结巴巴说不出话。

    没有回答的就只是摇头,似乎全都被吓傻了的样子。

    几个秦兵翻箱倒柜搜了一阵,却没有看见巴王多彤的半个身影。

    这时王乾发现好像有人开启过,窗台上有人翻过的痕迹,还掉落了两粒黄色的豆子。

    王乾捡了一颗豆子在手中捏碎,捏出的却是一滩的血。

    他推开后窗探头看了一眼,那不是窗口,是一个连通到城墙外的大洞。洞外边就是流经城北和城东的嘉陵江,好多巴人和士兵正在乘着竹筏顺流飘动。

    江边,有人正在把一根一人合抱的竹子剖开了一块,还有一个妇女模样的人正在把一个孩子往一根剖开了一块的竹子里面放。

    王乾看清了那个正在剖开竹子的人就是多彤。

    “不好,”王乾喊了一声,“巴王多彤不是会什么巫术吗?他刚才的断头一定是障眼法!那些都是他撒豆成兵的道具,这家伙要逃跑!如果让他逃成了,可能会后患无穷!”

    一个秦兵要从窗户的洞口往外爬,可是他的身子才进入洞中,一个在地上哭泣着的宫女却突然站起身子,从后边死死地抱着爬进窗洞的秦兵后腿就是一阵猛咬。

    士兵的腿肚被撕下了一块肉,在窗洞里进也不是,退也不能,只一个劲地嗷嗷乱叫。

    宫女吐出了那个士兵腿肚上的肉,那张血口里的哭声变成了笑声。

    王乾手起剑落,咔嚓一声把那宫女砍成了两截。随他追进宫来的士兵就拿其他宫女开刀。巴王宫中一片哀嚎。

    可是那个只有上半截身子的宫女又一次撕咬着窗洞里的士兵不放,十个指头都抠进了那个秦军的腿肚里,王乾一下子难以弄开,他担心时间长了巴王会逃脱,只得叫两个士兵留下来给那个倒霉的属下解套,自己领兵奔出了皇宫,绕道向北门追赶。

    王乾在十字街遇到了司马错。

    骑在马上的司马错一口大刀上下翻飞,正在那里领着士卒对巴国军民大开杀戒。

    渝城已经尸横遍野。生的叫喊凄凄惨惨,死的魂魄飘飘荡荡。

    “巴王多彤逃往了北门!”

    王乾一面向司马错报告,一面伸手把一个骑兵拉下马来,连带着把别人的长枪也抢在了手中,自己跳上了马,往北城门追去。

    司马错一挥手,又领着骑兵奔跑在了王乾的后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