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暗香盈袖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24本章字数:3329字

    一对如意方被震碎,孟嬴那边还不知道情,王后这边却已经遣了乳娘过来。

    入了夜时分,老嬷嬷弓着身、拢着袖,迎着霜雪疾疾的走在这宫道上,朝着大公主宫殿的方向前去。

    对公主宫中的人说明了来意,王后想见见这个新进宫的齐姬。

    孟嬴却是觉得不妥,早先才与王后不和,现在王后又着手来要自己的人,这怎么想都觉得这当中有些猫腻。

    但是,那老嬷嬷却是混迹宫中多年,做事老道。

    她对孟嬴说:“王后有令,入宫人等都须花名入册。如今长公主带来着个身份不明不白的人进宫,老奴只是奉命办事而已,对她例行盘查再入册,并无其他,还望公主见谅,不要为难老奴。”

    孟嬴听她这么一讲,也没有了反对的理由,只是转头过去吩咐了齐姬一句,“万事须得小心谨慎。”随后便让嬷嬷带她走。

    见齐姬被带走,孟嬴的心里始终惴惴不安,让宫婢在宫门口多添了一盏灯,天黑路滑,等齐姬回来的时候也好找着路。

    齐姬跟随在嬷嬷的身后,踏着霜雪谨慎的朝着前方走去,前往风华殿中的时候,她被晾在宫外许久,直到王后召见了,她才进去。

    跪倒在地上,齐姬拜见王后,“民女齐姬,叩见王后娘娘。”

    经过一番洗漱的齐姬,换下了干净的衣裳,虽杏目含怯,却出落得犹似出水的芙蓉,即便是此刻风华殿中灯火黯了些许,却丝毫不影响她的风韵。

    王后侧卧在锦榻上,冷冷一哼,“长公主这心思倒是令人费解了,无缘无故带了一个齐国的人进宫,这当中的意思,就真真令人深思。”

    齐姬听得这话,不敢开口。但是心中却也明白了孟嬴在她出门的时候那番吩咐,看样子这王后娘娘也不是个好与之人。

    王后依旧冷言冷语,“公主救下了刺客一事,陛下不追究,本宫也不好再抓着不放,但是,这宫规却是不能枉顾,你是否留在宫中,还需我这后宫之主点头答应才行。”

    齐姬双手交叠,再拜了一拜,恳求着道:“求王后娘娘怜情,齐姬家毁人亡,孤身流落咸阳,恳求王后娘娘恩准留在宫中,奴婢定然不敢造次。”

    听后,王后却是笑了起来,“要想在宫里留条活路,这太简单了。”说着,王后却是站了起来,一步步的走近齐姬的面前,“但是,本宫要你办一件事。”

    齐姬凛然,抬首起来一瞥王后的凤仪,被她那凤目之中的凌厉吓得又再次低头下去。

    王后道:“要你做的也简单,你只需要到大王面前作证,水月庵上那棵灵芝根本就不是什么祥瑞,而是长公主故弄玄虚,蛊惑臣民,用来欺瞒大王的,如此……便好了。”

    “奴婢不敢,”齐姬颤抖出声,“奴婢遇到公主车驾之时,是在咸阳大街上……”

    “谁管你是在哪里遇到她的,”王后怒斥了一声出来,一挥衣袖,愤然之色慷慨,“我要的就是她在大王面前无立足之地,与我王后作对,绝无好下场。”

    “这是分明陷害。”齐姬喃喃的说着,脸上毫无血色。

    王后弯身下去,轻蔑一笑,“是不是陷害,你就到外面跪着好好想想,等什么时候想清楚了,再进殿来。”

    王后命下,齐姬无可反抗,只能在宫人的钳制下到殿外跪着。

    更深夜重,齐姬跪在这冰凉的玉阶上,原本就冻得寒了,加上这天上雪浓,没过一会儿,头上便是厚厚的一层霜雪,膝盖上更是冻得麻木了起来。

    只是,她望着风华殿中因为王后觉得灯光过于刺眼,又让人灭了几盏,这下更显得周围孤凄冰冷了,齐姬的心头也更笼罩上了一层寒意。

    她的心中也明白,王后根本不会将她一个小小孤女放在眼中,她最想做的是对付长公主,这意思已经是再明显不过了。

    但是,陷害孟嬴容易,可说到底孟嬴对自己有恩,如果不是她的话,自己可能早在咸阳街上被歹人贩卖了,又哪能这么轻易的入了咸阳宫?

    可她来咸阳便是为了混入这宫中的,在咸阳中流落时日许久,终于今日遇到了长公主车驾,公主心善才有这机会。

    她现在落在王后手中,难道什么都还没做,就这么白白在外面冻死去?

    越想着,她的心就越发得寒了下去,眼泪也落了下来,紧紧的将手紧握成拳,“我想做的事情还没做,绝不能死在这里,绝不能。”

    正欲启齿起身的时候,却听得宫外有动静过来,宫灯双盏在前头引路,打断了齐姬正要喊话的势头。

    只见那双盏宫灯的后面,两行侍卫侍女各成行,嬴籍在其中,孟嬴也在其中。但是,看孟嬴扶着秦王的身影,却像是酒醉的模样,令人费解。

    “大王驾到。”

    王后里边原本黯了下来的灯火,在这一刻却是忙忙的亮了起来,王后凤驾赶紧出来,“见过大王。”她的心里在这一刻也揣测不定,“深冬夜重,不知大王驾临……”

    王后话还没说完,秦王便跨步上前,“寡人就是听闻,王后这里每冬都埋有佳酿,开之千里传香,闻之能使人心醉。如今深冬正隆,寡人今晚正好酒兴正浓,特来浅尝,特来浅尝……”

    听闻……

    王后心中听着觉得蹊跷,但是看到孟嬴跟在其后,心里多少也能猜测得到几分。

    想必是孟嬴见齐姬久久不回去,知道在这里必定受了刁难,如果不设法搭救的话,恐怕是没命回去了。所以,不惜将秦王深夜从其他美人宫中将嬴籍诓骗了过来。

    这王后宫中,哪有每年深埋的佳酿?这不是存心让王后下不来台吗?

    说无此酒扫了秦王的酒兴,说有……又哪里来的佳酿?

    这个孟嬴,真是抛给了她一个大难题,王后过来接替孟嬴的位置扶了秦王进殿,不免瞟了孟嬴一下,心里不快。

    见王后扶着秦王进殿,孟嬴特意退了几步,退到齐姬的身旁,轻声问道:“你还好吧?幸好将王兄从玉美人那里拉了过来,委屈你了。”说着,朝着里面走去,顺势轻拍了拍齐姬的肩头,让她心安。

    齐姬见着孟嬴紧随着进殿的身影,忽然心里有些不好受,她一心想着救自己,可是自己刚才,却有那么一刻松动了,想应了王后的要求。

    殿内灯火通明,照得人影灼灼。

    大王问道:“这夜已经深了,王后却还未就寝,所为何事啊?”

    王后微微欠身,想要开口的时候,孟嬴却先声夺人,“禀王兄,只因我今天自宫外带回一孤女,宫中未曾记载入册,王后也是例行盘查,不免劳累。”

    秦王闻言,点了点头,随意挥了挥手,“只是一介孤女,也不劳王后辛苦了,如无其他问题就登记入册,也不是什么大事。”

    “多谢王兄恩典。”孟嬴即刻应承下来,她今夜劳动秦王过来,也是为求这样一个结果。

    王后正当不满的时候,秦王却向王后索要佳酿,醉得双颊都酡红了还兴趣盎然,“难得今晚孤有雅兴,王后藏有好酒就快些拿来,否则,孤可要生气了。”

    王后一时难以应付,只能硬着头皮应承了下来。下了玉阶,私下里找来了乳娘让她去找佳酿,这下可愁坏乳娘了,在庭外来来去去的想破了脑子。

    “大王今天醉得深了,酒兴却越发的浓了,现在找不到佳酿的话,说不定会动怒。”身旁的宫人也不知上哪里去找这佳酿来,急的团团转。

    最后倒是这乳娘嬷嬷大胆,“这节骨眼上还找什么佳酿呢?大王显然已经醉了七八分才会听这长公主胡言,咱们只管找宫里最烈的酒过来,最好是能一杯就倒的。等明日大王醒来,便说佳酿昨夜被大王饮完了,哪还能记得这所谓佳酿的味道呢?”

    如此想来,这所谓的“佳酿”倒也上得很快,王后在一边看得有些狐疑,嬷嬷则是心惊胆战,孟嬴在旁看得却是奇了怪了。

    她也只是为了救齐姬故意胡诌出来的借口而已,却不想王后真能找来,正想开口的时候,宫外却有宫人奔跑进来,“启……启禀大王王后,公子夷夜半病起,高烧不退。”

    大王饮下了那杯烈酒,头痛欲裂,哪里还听得清这禀报。

    可这王后一听,却是不得了,公子夷乃是她的亲儿子,秦宫里的嫡长子,将来王位的继承人选,她岂能让自己的孩子出现半点差错。

    当即什么也管不了了,让孟嬴照顾好大王,亲自赶了过去。

    可是没等王后赶过去,又有宫人奔跑来,说公子夷高烧之中喃喃的念着长公主。

    孟嬴虽然素日来与王后不和,但是和这个小了几岁的侄儿却亲如姐弟一般,如今病重,孟嬴也只好急急的赶了过去。

    临走的时候,孟嬴只对齐姬说:“如今王后已无法再对你刁难,随时可回宫去。”不等齐姬回话,孟嬴便带着人走了,深怕公子夷有个差错。

    偌大的风华殿,除了守在殿外的侍卫,却是一下清静无比,齐姬抬头看去,只见秦王捂着头,也不知醉倒了没有。

    莹莹灯火,映在齐姬的眼中,看着这个秦王近在咫尺,忽然有些激动了起来,“原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她进宫,不就是为了这个秦王陛下吗?

    麻木的起身,她一步步的朝着秦王的身边走去,身影亭亭,蹲身在秦王边上,试探性的开口,“大王,您可醉了?”

    这香风咫尺,秦王酒醉之中有所心动,侧首看去迷迷糊糊,叫了一句“美人”之后,便将这齐姬拉入怀中。

    有暗香盈袖,齐姬但只勾唇媚媚一笑,在秦王抱住自己的时候,她一只手却是悄无声息的将自己头上的银簪拨了下来。

    攥在手中,尖端处凛着杀意,却是对向了秦王嬴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