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落地为安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24本章字数:3191字

    奈何为贼!

    伍子胥先是愣了愣。片刻之后,却又骤然明白过她这话中所说的嘲讽之意,神情凛然了起来,“姑娘便是这般取笑于人?”想起江面上二人亲萧合奏的场景,风月含情,现在又被她这般取笑,伍子胥的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孟嬴也知道他上次进宫杀宝凰鸟,盗取凰羽是为了救治家中老父亲,如今这么取笑人家确实不该,便也带着歉意,“我……并非这个意思,只是想,想和你开开玩笑而已。”

    说到最后,孟嬴也将脸给别开,不去和他相视。

    见她当真,伍子胥也略微尴尬了起来,“在下也并非恼怒,上次承蒙姑娘山中相救,才幸免于冻死雪地,此恩此德,来日若有机会,定然涌泉相报。”

    闻言,孟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打破了僵境,“举手之劳罢了,只是今日你又来秦宫,是为了何事?”

    上次他进宫是为了盗取凰羽救家里病重老父,这一次呢?孟嬴还是有些好奇。

    伍子胥却是将眼光朝着这扇门外看了一眼去,“我这次进宫,是为了你们的长公主--孟嬴而来的。”

    “孟嬴?”孟嬴一下子诧异了。

    伍子胥颔首,“不错,我适才进宫的时候,误打误撞到了后宫中,确实见到了你家长公主,接下来我可以回去复命了,只是……”他微笑了一下,有些意外之喜,“却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所幸……公主不是你!”

    当时月夜,泛舟湖上,与他遥遥一曲亲萧合奏的人,他心中牵念至今,所幸太子建中意的是秦国的公主,他自是不敢觊觎的,但是现在,她并非公主,伍子胥心中也荡起了一丝涟漪。

    孟嬴不知道他心中所想,也未能明白他话中的意思,怯怯问道:“公主,难道不好吗?”

    “并非不好,只是……胥自知身份,不敢冒犯,与你这样平平淡淡,反而更放得开。”他坦诚讲。

    “原来如此。”孟嬴似懂非懂,但是心里却是也有些窃喜,再见一面,如此男儿倒不失为一个谦谦君子。既如此,孟嬴也不打算承认自己的身份,反而说道:“奴家齐姬,公主贴身侍婢。之前山中没能问公子姓名,这次公子难道还不打算说吗?”

    伍子胥闻言,先是愣了一愣,方才想起上次是自己不辞而别,也并无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此时沉吟了一下,正式作揖拜谢,道:“吾名单字一胥,正式拜谢齐姬姑娘当日救命之恩。”

    孟嬴施施然一礼,“公子多礼。”

    盈盈还礼,孟嬴却不知为何,脸上烧得慌,这佛堂里面悄静,烛光微豆,看不真切她这般火烧如云一般的脸颊,心中凸凸,似有小鹿乱撞的一般的。

    窈窕淑女,君子在前,伍子胥也想起两次相逢的场景,不免也是轻声一笑。

    却在此时,宫外传来了搜宫的声音,嘈杂一阵之后,看似朝着这边佛堂的方向来,伍子胥怕连累了她,便说:“姑娘,这宫里此刻搜我搜得紧,我任务圆满也该回去了,姑娘保重。”

    说罢,便想转身离去。

    孟嬴却是急急的叫住了他,壮大了胆子,讪讪问:“公子,敢问还想再找你的话,何处可寻?”

    伍子胥站住了脚步,顿了顿之后,“咸阳城内,我会再待些许时日,到时……我再来找你吧!”他回头冲她一笑,他也不想再见无期。

    说完不等孟嬴再说,便疾疾出了这小佛堂,朝着外面宫墙翻了出去,徒留孟嬴一人站在这小佛堂之前,被月光拖得长长的一道身影,站在阶前。正要转身之际,外面搜宫的侍卫进来,见是孟嬴站在此处,纷纷不敢造次,行礼后说明了来意。

    伍子胥已经离开了,孟嬴也不想他有个闪失,便说道:“我这里一夜安宁,并无见到闯宫的刺客,你们可到别的宫苑里搜查一下。”

    侍卫叮嘱了公主几句之后,便也离开了。

    深夜的宫廷寂寂,后宫这边连夜搜寻,从幽深的宫道之中,一道瘦弱的身影,一身太监的服饰穿行在这其中,朝着大王的宫殿之中摸去。

    临近了这秦王的寝殿,齐姬隐匿在这黑暗之中,取出面巾蒙在自己的脸上,紧握着袖中短匕,“嬴籍,今夜你逃不了的了。”她喃喃说道,朝着寝殿的方向摸索去。

    深夜幽长,伍子胥避开那些搜宫的侍卫,心中却是多了些许懊悔,“早知道该请她指明出宫方向的……”如今他还是同样在这宫里打着转,一夜消尽。

    直到从秦王的宫殿之中一声疾厉的声响传奇,震动整座秦宫,“大王遇刺,抓刺客……”在这天明未明的时候,这一声声音响彻了宫闱。

    在这深宫宫闱之中,伍子胥原本是寻找出宫之路的,却是在听到这一声声响之后,豁然站住了脚步,拧眉诧异,“居然有人连夜行刺?”伍子胥觉得凑巧。

    但是,不容他有所怀疑,从这孤寂宫道上,一道瘦小的行踪朝着这边窜来,看这样子行走踉跄,远远看去,在这青砖宫道上迤逦了一道血迹,甚为显眼,看这样子也像是受了不轻的伤。

    伍子胥本不想插手他们秦宫的事的,无奈前面那蒙面受伤的人朝着这边过来,还带着一行侍卫在身后,看这样子已然是被追得无路可逃了,见起前面有人拦道在前,受伤的齐姬心中大呼不好。

    只是,走近一看却发现此人并非宫中侍卫,她忽然心生一计,朝着他那边冲跑过去,伍子胥不想插手也无法脱身了,见这蒙面的人朝着自己纠缠过来的时候,他出手去一掌打在她的肩上,只觉得骨质纤瘦,不堪一击,他错愕不已,“你是女的?”

    一介女流,深夜秦宫之中行刺秦王,这又是怎么回事?

    不容伍子胥细想,一路跟随齐姬追来的侍卫已然接近,齐姬借伍子胥错愕的这当间,朝着宫廷小道中窜了去,隐身逃窜往漆黑中去,留下伍子胥一人暴露在这诸多侍卫中。

    他深陷其中,大喊一声“糟了”之后,也无暇再解释多少,陷入了混战之中。

    深夜宫闱,刀光剑影,伍子胥饶是再好的身手,在这越来越多的侍卫包围下,也无暇分身,只能空手夺过那长枪,在这宫中放肆一回。

    剑影来回,长枪红缨随着夜风扫荡,伍子胥一人横挡,凛凛身姿在这夜色下飒爽无双,却见这诸多的侍卫围攻也无法将他拿下,宫墙上,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调来了弓箭手,强弩蛰伏在这其上,银色的箭端凛凛生寒,朝着厮杀中的伍子胥指去,乍然破风,一箭直指。

    但闻得强弩射去那一箭撕破血肉的身影,卡在他的肩骨上,顿时凭他一人之力,便大失其势,伍子胥自己心中也清楚,再恋战下去的话,迟早会被猎杀在此。

    故而他负伤再战,且战且退,顺着之前来时的路退去,隐匿进了黑暗之中,在这宫道中兜兜转转,最后无踪。

    侍卫追寻了一夜,天也黎明,在不知道第几拨追寻的侍卫冲过去的时候,身上甲胄发出的声音远了,在这被黑暗笼罩的宫道转角处,但见伍子胥背靠着墙,因为箭伤严重的缘故,脸色稍显得苍白。

    他将紧紧捂在伤口上,凭借着记忆朝着小佛堂那边的方向,去而复返。

    天稍稍亮了,这宫闱外历经了一夜的动荡,却像是丝毫不影响这边的清修宁静,每天黎明刚过,孟嬴便做起了早课,在木鱼声刚敲击起的时候,那扇紧闭的门却被重重的推开,将她吓了一跳。

    回首看去的时候,只见到去而复返的伍子胥负伤带血,在进门那一刻倒地,孟嬴吓得丢下了手中的经书木鱼,朝着他那边跑去,“你怎么又回来了,还一身是血?”她吓得脸色惨白了起来。

    “遇到刺客与侍卫……”伍子胥捂着这身上的箭伤,想要强撑着起身的时候,竟然到底不起,昏迷了过去。

    孟嬴怔怔的看着他,这外面沸沸扬扬的,传闻中的刺客没有抓到,伍子胥却深陷在这秦宫中出不去了。

    “幸好你是跑到了我这里,否则的话,你今天必死无疑。”孟嬴将伍子胥给扶了起来,却是在这个时候,佛堂的外面似乎有人声聚集了过来,还听得那带头的侍卫一声高喊,“循着血迹找……”

    孟嬴将他扶到这佛像边上的时候,听到了这外面的骚动的时候,她吓得整个人朝着边上一靠去,正好将那桌子上边的木鱼给撞落在地。

    眼见着这侍卫的身影似乎在这院外攒动,孟嬴的心也提到了嗓门处,“他怎么可能是刺客呢?”今晚上才见过面,怎么才折返一回来,便成了这模样?

    再看伍子胥此刻的模样,心想这里也没个地方可以真正藏人的,如果侍卫当真循着血迹搜查过来的话,想要藏他也未必能够藏得住。

    就在她急得团团转的时候,佛台上的长明灯也在这一刻灭了下去,周遭一片漆黑,然而,孟嬴却是在这个时候抬首朝着这尊佛像看了去。

    忽而莞尔,“多谢佛祖指一明路……”

    此时落地,方为安。

    外边,侍卫带头的人是王后的亲胞弟,追到这佛堂外边的时候,见血迹是朝着这边来的,他一边派了一个心腹去向王后禀报,一边让人冲进去。

    “公主殿下,把刺客给我交出来……”他大声吼叫着,随之用脚踹开了这扇门,毫无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