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心头之恨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24本章字数:3104字

    宫道深幽,在黎明时分整个宫廷动荡得就连回到自己的住处都能听之得见这外边的嘈杂,齐姬的心里慌得很,换下了那一身带着血迹的宫装,她捂着自己肩膀处的伤痕,那撕心裂肺的痛楚,隐约之间又有血迹渗透里衣。

    “真没想到,嬴籍的戒心那么重,今夜杀不了他,反而被他所伤,下一次想要再找机会杀他,就没那么容易了。”齐姬的心中懊悔,连续两次动手都让他逃过一劫,难道真的注定自己无法替家人报仇?

    “秦人真真可恶……”她忿忿的怒骂了一声,眼眶之中红红的,尽是恨意,这一动作之下,又牵扯到了自己肩上的伤痕,则是痛得更厉害了。

    所幸是今夜在宫道上能遇到那个男子,替自己挡下了这一劫,若非常的话,齐姬可以肯定的是自己此刻肯定惨死乱刀之下,也不可能还有一条小命回来了。

    而现在,只能先尽快养好自己的伤,刺杀秦王之事,现在已经打草惊蛇了,短时间内不可再图。

    就在齐姬沉思的时候,门外却是响起一阵嘈杂,像是盘查的侍卫到这门口,齐姬也不敢再耽搁,检查了自己身上的伤口,外衣上并无再沾染到血迹才出去,果真是盘查今夜刺客的事情。

    她只交代了公主被罚于小佛堂里抄写经书,后宫一切安宁,并无见到刺客,此事也就此而过。

    只是齐姬这边躲过了一劫,孟嬴那边却在生死关头。

    侍卫长子骇将门给踹开的时候,孟嬴也站在那供桌前边,一脸惊慌的模样,神色之中也带着余怒,“子骇大胆,这里是经堂重地,岂容你乱闯乱撞?”

    子骇是王后胞弟,素知王后与公主之间间隙,碍于公主身份,只能躬身作揖,“公主见谅,今夜大王遇刺,属下一路沿着刺客血迹至此,还请公主交出刺客,不要再做无谓之事。”

    “王兄遇刺,与我何干?子骇此言却是何意?”孟嬴听着子骇这话,却是笃定了是她藏了刺客之意,若非如此,便是想借此机会将事情全部揽到她的身上去,即便事不关她,也逃不了干系了。

    子骇冷笑了一声,双目如炬似刀一般凛冽,“属下追寻血迹至此,断不会冤枉了公主,究竟何意,还请公主让我搜查之后,再说不迟。”说罢,他冷喝一声,颇具威严,“把这佛堂上上下下都给我搜了,搜不出刺客,谁也不许离开。”

    看这意思,却是瞅准此处不可了。

    孟嬴不知道伍子胥为何会卷入今夜刺客之事,但是他今夜进宫之前先遇着自己,看这样子也绝非打算行刺的,如今无意卷入这场纷争,孟嬴岂能让他落入子骇之手。

    到时候,却不知道王后那边又会生出什么样的波澜,诬赖她想刺杀王兄,和刺客同谋,那便百口难辩,洗不清这罪名了。

    “本公主一整夜都在这佛堂里抄写经书,从未见到上面刺客,即便是门外有血迹,那定然也是刺客路过时留下,子骇将军想搜我这里,还得再三斟酌,请示我王兄过后再来……”孟嬴只能强起一口气,用自己的身份挡下子骇将军的咄咄逼人了。

    子骇冷睨公主,正想开口之际,门外却传来王后的声音,“大王遇刺,全宫上下人心惶惶,只想尽快抓出这个刺客不可,公主这般托词,难道真的是有心藏匿刺客不成?”

    从门外,王后的身影背对着晨曦的光,威严十分,款款移步进来,从接到子骇派去的人之后,就立刻赶过来了,她真期望这件事情和长公主有关系,这样就能揪住她,一举扳倒了。

    孟嬴听后,愤然不已,“王后,我与王兄同母同胞,又岂会……”

    “会不会,搜查了便知,公主是否有心窝藏刺客,搜查一番便也能还你清白,你现在这百般托词,让人好生疑惑啊!”王后话中藏锋着道。

    “我几曾说过,不让搜查了?”孟嬴只能退一步说,眼光盯着子骇,“只是子骇将军一进来便将窝藏之名扣我头上,让人愤然。”

    王后闻言,端庄一笑,“公主深明大义,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便让人搜查,若是搜出个所以然来,便不怪现在大王昏迷中,本宫率先处置公主了。”她这话之中带着威胁与杀意。

    嬴籍现在还在昏迷之中,宫里一切事务由王后说了算,如若是当真在此处搜查出刺客的踪迹的话,王后不惜会当庭要了她命,绝不留情。

    孟嬴看着王后,心里怎会不知道王后居心?

    子骇得了令,让人冲进这佛堂的后边,掘地三尺,也要搜出来。

    孟嬴站在当处,看着这佛堂后面繁乱的声音,心里也不禁怀疑,到底是谁竟然这么狠心想要刺杀王兄?

    此事又是否真的与伍子胥无干,此时此刻这些事情她都无从查起。但是目前的情况来看,伍子胥却是绝对不能让他们给搜查出来,否则的话,王后只怕是会借此机会当场要了自己的命,无需过问王兄。

    此妇人,歹毒至极。

    “公主,怎么?很害怕?”王后见孟嬴沉默不语,悻悻然笑着,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从你当时从山上归来,我便觉得怪异,这尽帮外人的习惯你还是没能改掉,最好……让我搜出这刺客的踪迹,大王醒来才好交代。”

    孟嬴侧首看着王后,“王后,母后仙逝三年,你又何苦紧紧抓着我不放?我不曾与你结怨。”

    王后脸色冷峻了下来,“我给过你机会,亲事不听我安排,就不要怪我不留情面。”孟嬴于她,要么用于利益交涉,要么便是用来铲除。

    此刻心头之恨,她不除不快。

    子骇自佛堂后面出来,脸色甚是难看,“禀王后,并,并无搜到什么?”

    王后原本信誓旦旦的脸色,一下子冰凝得十分难看,脱口叫出,“不是说追踪血迹过来吗?怎么又没搜出什么,你可曾仔细查找?”

    “就差掀屋凿顶了。”子骇有些为难着道,可这佛堂就这么大,再怎么搜也搜不出什么,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王后一时哑口无言。

    “王后大失所望了吧?”孟嬴却淡淡一笑,“我早就说过了,门就血迹定然是刺客路过此地留下的,与我并我干系,现在承蒙王后下令搜查,还我一个清白,也好王兄醒来之后,有所交代。”

    王后吃了一憋,一下子叫了出来,“孟嬴,你不要得意,如今大王昏迷不醒,你包藏的祸心迟早会原形毕露。”

    孟嬴看着王后,见她这样冥顽不灵,也不想再与之多费唇舌。

    只是,却是在让步的时候,她只见到了从供桌底下有血迹缓缓的流淌出来,孟嬴的心思在这一刻也紧绷了起来。

    刚才木鱼掉落下去,她将伍子胥藏于供桌底下,佛祖面前,王后与众人跟前,谁都不会想到她能将人藏在面前这么显眼的地方。

    但是,现在要是让人看到血迹的话,那么一切的行藏就全部都败露了,她必定躲不开王后之手。

    正当王后眼光转过来的时候,孟嬴忽的一下朝着这地上跪了下来,裙裾也正好摆在了那滩血迹上面,覆盖其上,谁也见不到。

    只是,王后与子骇两人却是被孟嬴这忽如其来的动作给吓到了,“你,你做……什么?”王后惊呼,刚才还和自己在这边对峙着的孟嬴,怎么忽然一下说跪就跪了,这举动未免也忒怪异了?

    孟嬴将将跪好,侧首看着王后,一副认真的模样,“诚如王后所言,王兄现在还在昏迷之中,孟嬴于心不安,只能祷求佛祖庇佑,王兄不醒,我不起身来。”

    王后娥眉紧蹙,原本还想再抓住她个什么现行的,但是现在她就这么跪在这里为大王祈福,她就算是再想揪个什么,也是不行的了。

    “孟嬴,好得很。”王后最后说了这么一句话后,便让子骇带着人离开,一行风风火火的出了这个小院子。

    晨曦的光,迎来了昨夜的动荡,也送走了今日的祸事。

    王后带着人走出去,在走到门口的时候,不禁回首看着孟嬴就这么跪在那里的背影,是那样虔诚得让人无可挑剔,越是这样,王后的心里就越是难以平静下来。

    她吩咐身边得子骇,“找人盯紧她的一举一动,我就不心她真的能脱掉关系。”她说着,眼光朝着这小院子外面的那滩血迹看去,经历了一夜,血迹已然干涸,颜色也没那么鲜明了,只是依旧觉得刺眼。

    王后等人走了,孟嬴跪在那里的心却是始终在忐忑,膝盖处沾染着血迹,如果王后等人再不走的话,她跪在这里也掩藏不了多久了,因为,已经有血在慢慢的渗透她的裙裾,朝着她脚边流淌了出来。

    孟嬴的眼光朝着供桌底下看去,将那藏在桌子底下的男子给拖出来,身上的伤很重,昏迷不醒,刚才那一劫,算是躲过去了。

    最危险的地方,往往真的是最安全的地方。

    可是,眼下却又面临更大的问题,他身上的伤,必须尽快处理才是,看着他昏迷的容颜,这刚毅的模样,让她想起在山上遇到时的情景。

    他,难道真是进宫行刺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