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秦国求亲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24本章字数:3587字

    寒夜风冷,子胥的意外现身让太子建欣喜不已,他赶忙上前搀扶起了伍子胥,“子胥兄,原来你真的还在秦宫,这段时日你去了哪里,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不测,快把我急死了……”

    伍子胥一脸歉意,“本来进宫来打探消息是应该快去快回,却没想到在这秦宫里暴露了踪迹,身受重伤,不得已之下只能逗留于此,却没想到殿下居然还不回去。”

    这点,是伍子胥没有想到的,太子建这次入秦是为微服,本来就不宜多留,现在却因为自己多逗留了这么些时日,想必楚王那边震怒是必然的了。

    太子建摇着手,“无碍,只要你没事就好,回去也顶多是让父王责备,你现在怎么样了?”他上下查看着伍子胥,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伤势才会骁勇善战的伍子胥在秦宫里逗留多日。

    伍子胥拱手作揖,“谢过殿下挂怀,末将已经无碍,不辱殿下所托,在这宫中想要查探的而一切也已经顺利查毕,那日泛舟湖上的女子,确实是秦宫长公主。”

    “当真?”太子建一听如此,真是喜出望外,“如此甚好,如此甚好,我回到楚国之后,定然第一时间向父王禀报,派遣使臣前来求亲,两国联姻交好,父王必然同意,子胥你当居首功……”说着,他重重的拍了一下伍子胥的肩膀,一下子没注意到他的伤口在哪里,伍子胥顿时拧眉下去。

    太子建连忙作揖,“子胥兄,是建鲁莽了。”他如此郑重其事,倒是让伍子胥不敢承受,只是太子建随后又严肃了起来,“如今找到你就好了,我在宫外诸事都已经安排好了,只要找到你立刻出宫,连夜赶回郢都。”

    “即刻出宫,这么紧急?”伍子胥有些诧异,他今夜是见到了秦宫中有熟悉的信号出现才跟踪过来的,并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太子建,若是就这么出宫去的话,那么孟嬴那边,他是一句话都没留,连句告别都没有。

    太子建却是再难以拖延片刻,“楚国那边催促得紧,况且又与晋国正在打仗,片刻再难贻误。”

    闻听此言,伍子胥哑口无言,儿女私情此刻在家国大事的面前,只能暂时先压制住,他朝着太子建躬身道:“但凭殿下决断,子胥即刻启程回楚。”他与孟嬴有约在先,如今不辞而别,来日只消细说就好,他身为战将,战场上军机却是片刻也不敢贻误的。

    有风吹过,在这棵枯木下方,聚首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去的,只见到宫墙之上随着风跃过的几道踪影,逐渐的远去,偶尔有侍卫巡查过这处地方,也无人察觉到什么。

    直到晨曦的第一道阳光折射进来之后,佛像仁慈,俯瞰世间百态,孟嬴打开内室房门的时候,却是空空如也,几经叫唤之后,无人应答。

    忽然之间,孟嬴看着这空荡荡的佛堂,竟然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又是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吗?还是说,从头到尾,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过不了多久,齐姬也带着药物回到这边来,推开佛堂的门的时候,见到的就是孟嬴站在那里的身影,呆呆的,像是滞凝了许久的样子。

    “公主,公主您怎么了?”齐姬站在这外面,似乎有些忌惮,生怕被里面的人发现,孟嬴却开口,“你放心进来吧,他走了,就像第一次见面那样,又是同样的不辞而别。”她别过头,看着那食盒里面的药,又说:“从今后,也不必再冒险送药过来了。”

    “那……”齐姬有些拿不准,“他还会回来吗?”这个让孟嬴魂牵梦绕的人她是没见过的,但是从这段时间来,公主对他上心的程度,怕是分量不轻。

    “会。”孟嬴却是笃定的回答,“他说过的,会回来找我,梅林霜雪之约,互不相负,齐姬,这段时间你给我仔细打听了,楚国什么时候来人,来的什么人,你给我注意着点。”

    齐姬福身道:“喏。”

    …………

    出了秦国地界,太子建与伍子胥等人一路披星戴月不敢片刻停歇。入了楚国地界,楚风愈胜,于各国之间楚国备显强盛,郢都更是物华天宝,一派风流。

    远远的,公子如玉,驱着身下高头骏马进了郢都,路过这城门吊桥时分,熙攘的人群之中忽然有一老妇人扑倒前来,横身挡住了太子建一行等人的去路。

    “太子殿下,为民做主啊!”老妇衣衫褴褛,跪倒在这路中央,横挡住了太子建的去路,哭声嚎啕震天,“老妇有冤要申……”

    太子建诧异的侧首望了一眼伍子胥,二人皆都一脸的狐疑,太子建见进宫见驾迫不及待,便也无暇细听,便让身后的贴身侍卫,“且将老妇带回府衙处置,由当地府衙决断,余下的事情等本宫觐见大王之后再行决断。”

    这一次去秦时日已多,楚王也已经多次命人前去催促,延误至今实属无奈,太子建片刻不敢再耽误了。

    可是,老妇却是见太子熊建将她交给当地府衙,一时更加着急了,“太子殿下,老妇告的是太子少师费无极,当地府衙无一人受理,还望殿下做主。”

    “费无极?”这一下,太子建是再难以撩开担子不理了,惊诧的看着这老妇身形,苦楚非常,却是半点不能理解,“老妇,你状告本宫老师,可知如果不是天大的罪状,你该当论罪?”

    “老妇有夫已亡,有子同死,家破人亡,已经无可依靠,只求太子殿下做主啊!”老妇痛哭出声,这瘦小的身形匍匐在地,痛哭说出的话语,竟让人有些动容。

    太子建瞧了伍子胥一眼,不好下决断。

    伍子胥沉吟了片刻之后,道:“何不一同带进宫,路途中询问原由,到时候一并禀告大王决断?”事关太子少师费无极,伍子胥不敢妄自下定论,只能出此主意。

    太子建,“如此甚好,带进宫中。”一路,太子建下马改乘辇车,一路上听着这老妇的冤情,顿时,太子建的眉心拧成一片,再不敢有半分懈怠。

    却是这老妇一家,祖传的土地被费氏圈中,强占不成,竟然伤了人命,见事情越演越烈,费氏竟然夜半纵火,烧了人家全屋,百余口的大户人家,一夜之间成了废墟,只剩下这老妇人沿途喊冤,竟然没有任何官员敢受理。

    一路听着这妇人的冤情,太子建不觉到了楚宫中,高墙一堵,隔绝了民间所有的疾苦,侍卫林立在这宫门之前,远远的见是太子的銮驾到来,纷纷跪拜,畅通无阻。

    宫殿外,长长的阶梯上达楚王宫殿,伍子胥跪在这殿外,楚王拒见,而太子建则在殿内,已经被楚王痛骂了半个时辰有余。

    此次去秦,楚国与晋国之战连连告败,伍子胥无法及时出征,以至于楚国连失几个附属国之地,首当其罪。

    远远的,自宫道上,白须白发的伍奢缓缓行来,在经过伍子胥身边的时候,伍子胥暗暗叫了一句,“父亲。”

    谁知道,伍奢竟然愤怒的哼了一声之后,便朝着楚王宫殿的阶梯上走去,亲自去请缨出战。

    殿内,楚王也已经骂得累了,坐在王座上,不断的抚着胡须,一身老朽却是带着几分粗犷,震怒之下威严无比。

    楚平王,泱泱楚宫中唯一决断生死的人,也是决定了以后所有人生死的暴君。

    在听见内侍传报伍奢求见的时候,楚王挥了挥广袖,“正好老伍奢来了,他教出来的儿子,就让他自己回去管教,寡人懒得再骂了。”

    伍奢进殿来的时候,便是听到楚王这话,不禁跪拜在殿中央,“老臣教子无方,还请大王恩准,由老臣领兵出战,戴罪立功。”

    “省了省了,”楚王不耐烦的叫道,冷冷的嘲讽着,“就凭你这身老骨头还想出征?伍子胥这次既然贻误了军机,就让他带兵出战,如若不胜的话,就让他直接阵前自刎得了。”

    “老臣领命。”伍奢不敢不从,连连叩头谢过楚平王的恩典。

    伍子胥跪在殿外,自然是里面的所有话语都听得清清楚楚,不禁也随着父亲的朝着宫殿的方向叩首,谢过楚王隆恩。

    然而,在与晋国交战之事处理完毕之后,太子建则是将半路上遇到那老妇人之事禀报,楚平王已经够烦恼了,便将此事全权交由太子熊建去处理。

    太子建领命之后,沉吟了下来,则是朝着楚平王再禀报一事,“启禀父王,儿臣此次去秦,却是还有一事,须得父王决断。”他沉吟了下,道:“儿臣想请父王做主,派遣使臣前往秦国,求娶秦王之妹,孟嬴长公主为妻,求父王恩准。”

    为求郑重其事,太子建跪了下去。

    谁知道,楚王却是勃然大怒,“现在与晋国交战正紧,你却只思儿女私情,伍奢于费卿两位少师大夫,真是白教了你这么些年。”

    太子建也知道此刻说起此事不妥,但是他也是再三思量着,“父王,楚国强大天下皆知,与晋国之间交战多年,如果能在此时与秦国联姻的话,无异于如虎添翼,晋国自然望风而逃,不敢再战。”

    被太子建这么一说,楚平王原本的怒意倒是在此时平息了下来,“如此说来,倒也是有些个道理。”思想了一阵之后,楚平王决心道:“如此的话,待寡人物色合适人选,由你带领前往秦国求亲,孤倒要看看,这什么样的女子,能让你在秦国竟然流连这么久。”

    “谢过父王恩准。”太子建喜出望外。

    告退了楚王,太子建与老师伍奢一同出了殿外,伍奢在殿内知道了适才太子建状告了费无极之事,不免担忧,“殿下乃未来国君,治理臣下当以严明律己,来日方可强我楚国,还望殿下严正处理。”

    太子建也颔首,“老师所言,建自当谨记。费氏此案,决不会姑息任何涉事之人。”伍奢闻言,朝着太子建郑重一礼。

    随后,路过了伍子胥跪倒之地,伍奢冷哼着,怒骂了一句“逆子”之后,便拂袖离去。

    太子建站在那里,让伍子胥起身来,“员兄适才也听到了,父王让你出征,望此去凯旋,我到时自当城门前迎接。”

    “末将谢过太子殿下。”伍子胥拜谢道,“只是殿下想求娶秦国公主之事,我无法相陪护驾了,愿殿下得偿所愿,娶得秦宫公主。”说道,心中却也忧心忡忡,心驰秦宫而去。

    也但愿自己凯旋归来之日,能再回一趟秦国。到时候,他必定厚礼求亲,回到那个小佛堂之中,娶她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