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我知是你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24本章字数:3711字

    寝殿之中的氛围有些沉抑,帷幔之间,秦王重伤在床,氤氲药香在这周围缭绕,依稀之间衬映得跪在这地上的身影羸弱不堪。

    沉默在当处,就连秦王想要起身的时候,她想上前搀扶都被秦王给挥挥手,依旧跪在当处,“王妹,寡人是什么心思,难道你还不知道吗?”

    孟嬴抬首起来,看着强撑着自己坐起来的嬴籍,她愧疚的低下了头,“我也不知道一直以来齐姬居然包藏祸心,我虽然也起疑过,但是……我不敢相信……”她说到最后,也知道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干脆不再开口。

    更何况,王后在这之前就一直盯着自己不放的了,这一次王兄受了这么重的伤,更是当众行刺,根本就连一丝狡辩的机会都没有,齐姬那边,她是保不住的了。

    然而,却是在她说出这话的时候,秦王怒喝了一声,声音不大,但是应该是牵扯到了伤口,在冷喝出这一声来的时候,竟然连连咳嗽不止。

    孟嬴见状,急忙上前去,搀扶住了王兄,却惊见秦王包扎好了的伤口上还渗透出了血丝,她惊呼声出,“王兄,你的伤……我叫御医进来。”她说着正要起身。

    秦王却是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回来,”语气有些虚,但是却是认真无比,带着一丝无奈的感觉,“寡人说的,不是刺客的事。”

    这一下,孟嬴则是沉默了下去,住在了当处,神色冰凝,容颜上的那一丝愧疚之色也像是止住在了那里似的,“王兄是当真决定让孟嬴远嫁楚国吗?”

    秦王松开了拉住孟嬴的手,轻拍了她的手背,随口靠在玉枕上方,虚弱着道:“为兄只想给你一门最好的亲事,楚国太子建也当得未来国君风范,你将来当了楚国国母,有何不好?”

    孟嬴看着秦王,一副倔强的样子,只问:“如此说来,王兄是已经下好决定了?”

    秦王瞟了她一眼,轻轻颔首,“于家于国有利之事,为何不应允?更何况嫁了太子建,也不委屈你。”他的言语带着虚弱,但是语气却是坚定得不容人置喙,定定的望向了孟嬴,半点都没有将言语放在这次行刺的事情上面。

    然而,孟嬴则是后退了一步,“如若,我说不呢?”

    “荒唐!”秦王大喝了一声出来,这一下是真的动怒了,坐直了身躯看着眼前的孟嬴,“家国大事,岂容你任性?”

    孟嬴却是在秦王的番震怒之下,直直的跪了下去,眼眶红红的,似有泪水在其中,“王兄息怒,我……我只是,只是有了意中的人,我在等他归来,求王兄不要逼迫孟嬴,成全孟嬴。”

    “砰”一声,秦王一拳头砸在了床边上,只是这一下怒意大盛,又加上身上的伤口太深,这一下子是让秦王一口鲜血从口中吐了出来,吓得孟嬴登时朝着外面大喊,招呼来了御医,再次为秦王诊治。

    孟嬴被屏退在外,自觉像是个局外人似的,王后从她的身边经过的时候,神情上都带着一丝嘲讽意味,“公主真是用心颇深,自己的兄长都安插了刺客在旁,我倒要看看等等大王醒来,会怎么样处置?”

    孟嬴闻言,心中忿忿,对王后的虎视眈眈此刻异常反感,“我并无对王兄有任何不轨之心,王后你休要……”

    “我要如何并不紧要,紧要的是大王会如何处置,就算公主你对大王没有任何不轨之心,但是,那个齐姬却是难逃一死了,公主你救的人,自是难逃干系。”王后不忘提醒这一点,在提点完之后,便抬首挺胸朝着寝殿里面走进去,俨如是一个胜利者一般的姿态。

    孟嬴忧心忡忡,王后此次说的未尝没有道理,齐姬这一次的行刺众目睽睽,就算是想要狡辩也无法的,孟嬴的心中始终蒙上了一层阴霾,不曾散去。

    正当转身之际,却是远远的见到秦王的数位王子全都急急赶来,公子夷与孟嬴最是要好,少年赶在最前头来朝着孟嬴行礼之后,便问:“姑姑,我父王现如今怎么样了,伤势要紧吗?”

    孟嬴只摇着头,示意诸位王子都不要太过担心,看着公子夷这焦急的模样,孟嬴也只是轻抚了他的手臂之后,径自朝着这殿外走去。

    秦王殿中依旧是围成一团,孟嬴则是朝着那越发冷清的方向走去,夜风清冷,吹袭在她的这一身宫装上,淡淡的鹅黄色在这夜间十分的显眼,鬓上发带随风飘扬,身影浅浅的,却是朝着那一处谁都不愿意多来的地方。

    天牢。

    孟嬴抬起头来看着眼前这方大牢的时候,那上面天牢二字的威严让人不敢直视,阴森森之地,清冷得让人不觉打了一个战栗。

    远远的,守卫天牢的侍卫没见到是孟嬴前来,那一身宫女的装束一时让他们没能认出来,哼戟在前,大喝了一声,“天牢重地,谁敢擅闯?”

    近了,才见是孟嬴到此,这几个侍卫才忙忙收起了武器,朝着孟嬴俯身跪拜,“不知是长公主到来,多有得罪。”

    孟嬴瞥了他们一眼,也没有责罚,径自跨步朝着这里面走进去,牢头听是公主亲自到来,连忙盏着灯上前来,“还不知公主想提哪个犯人,有大王手谕,只需让人通报一下就行,何必大公主亲自纡尊至此?”

    面对着这牢头的谄媚,孟嬴性子依旧是冷冷的,“我想见今夜行刺大王的那个女刺客。”她站住了脚步,望着牢头。

    牢头略微沉吟了一下,“大王尚未提审,这……”他略显得为难,但是碰见了孟嬴的神色,又见孟嬴随手从自己的头上拔下一根黄金簪丢在了地上,以着不容他反复的语气说:“我现在就想见她。”说着,径自朝着这里面走去。

    牢头捡起了这一支金钗,连忙追了上去,赶在前头带路,“是是是,大王尚未提审,这女犯人又身受重伤,王后那边刚派人来捎话,莫让她死了去,现在好得很呢!”

    不让她死!

    孟嬴脚步停顿了一下,随即冷笑了一声,“我看她未必那么好心吧!”

    王后的心思她未必不能知晓,现在齐姬如果死了的话反而对她没什么好处,只要她活着的话,说不定还能为她做出什么对自己不利的口供出来,反正,齐姬是跑不掉的了。

    牢头将孟嬴带到了齐姬的牢房前面,打开了牢门让孟嬴走进去。

    但见从牢里的墙上钉住的铁链长长的拖曳着,锁在了齐姬的一双脚腕上,她那么孱弱,又身受重伤,如今一身血迹的样子,衣裳、头发皆都凌乱,就这么趴在干草上,铁链横在她的身上,楚楚可怜。

    似是意识到有人过来了,趴在地上的齐姬动了一动,努力的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孟嬴,“公,公主?”她的话中有些诧异,似乎不敢置信此刻孟嬴居然还会到牢房里来看她。更何况,这一次她必定是连累到孟嬴的了,她对自己那么信任,现在应该……赍恨自己的吧!

    看着齐姬这么一副姿态,孟嬴的眸子之中带着一丝可怜,也带着无法理解的狐疑,“齐姬,你可知道我当初在长街上遇见你的时候,因为可怜你才带你入宫,你现在比起当时有过之而无不及,可是,我却再想不出可怜你的理由。”

    听着,齐姬无声的苦笑了出来,干涸的唇上带着遗憾与抱歉,她强撑着自己的身子起来,兴许是牵扯到了自己身上的伤势,“无需你可怜,我一直以来,都是处心积虑,长街上的时候,也是如此。”

    孟嬴停住了,就这么站在那里审视着这个女子。

    齐姬却是继续说了下去,“否则的话,咸阳城中达官贵人不在少数,何以单单拦下你长公主的车驾?孟嬴,我特地接近你的……”

    “我知道。”孟嬴接下了她的话,看着齐姬此刻甘愿坦白,她竟然会也有了一丝坦然,“从那晚上霜雪一夜,你借机勾引王兄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在我身边,必定是有所目的的,但是,我真没想到,你不是为了富贵,更不是为了权力,而是为了行刺。”

    这一下,轮到齐姬无语,静静的听着孟嬴的话,并不反驳,也无可反驳,就只是这么看着孟嬴,久久的,久到谁都忘了彼此似的,只剩下眼泪倔强的流了下来。

    终于,齐姬开口了,“你是天潢贵胄,秦宫公主,可是我只是一介平民,你从没尝试过家破人亡的滋味,因为战乱,我的家人惨死在秦军铁蹄之下,无一幸存,我不杀秦王,我此生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孟嬴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她也没资格去评判这一点,只能说:“身为君王,自有男儿大志。各国战乱,侵吞现象不止,只要为王者图强称霸之心不死,天下因战乱而死的又何止如此,这并非我所能控制的。”孟嬴转过身去,不去看齐姬,言语之中更多的却是一丝遗憾,“即便是现在行刺不成,甚至还要赔上性命,就有意思了吗?”

    “我从没想过要活着走出秦宫。”齐姬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又是无声的苦笑了出来,“这次行刺不成,反倒连累了你,公主,此生我齐姬欠你的,更一直以来都瞒着你,骗了你这么久。”

    唯一,让她心中挂怀的,便只有孟嬴了,她从没想过在秦宫之中,竟然还有一个肯真心对待自己的人。

    “我知是你,一直以来,都知道。”孟嬴回首看着她,心中尽是了然,“从那时佛堂,他走了之后你都还一直偷偷煎药,我就知道那个刺客是你了。”

    齐姬惊诧的看着孟嬴,“那……你为何不揭穿我?任凭我一个这么危险的人留在身边?”

    孟嬴也是无奈的摇着头,“我觉得,你不像坏人,我觉得真心待你,你会收手,等到他回来了之后,我就把你带出宫,那个时候一切就都结束了,王兄也不会有危险了……”她说着,苦笑僵硬在了唇边。

    原来,一切的料想都只是她的空想罢了。

    她所等的人不归来,她所想的齐姬,也终究还是等不及,提前动手了,一切都只是她的痴心妄想而已,仅此而已。

    “公主。”齐姬不知道该说何言语,“我对不起你,让你失望了。”她动了动身子,铁链一动便锒铛作响,她跪在了孟嬴的面前,强撑着自己的伤势,朝着孟嬴叩首,“齐姬还是感激公主当时仗义,对我伸出援手,若有来生,此恩再报。”

    孟嬴看着她,轻轻的摇着头,“当时你帮我挡下了这一剑,不欠我的了。”

    她看着齐姬,意味深长,神情之中依旧有当时的怜悯,“齐姬,我能问你个问题吗?”她说着,朝着齐姬走近了一步,弯下身来,伸出了手轻触碰在她胸前那伤口上。

    兴许是痛,在她的手触碰到自己伤口上的时候,齐姬轻轻的一颤。

    孟嬴问:“如若是,此次不死的话,你……能不杀秦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