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贱人歹毒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25本章字数:3792字

    这一包散粉攥在手中,齐姬直接将这药粉和厨房里面的药给端了出来,将这宫中的侍卫给高喊了过来,“立即禀报大王,有人毒害公主……”

    说完,她将在厨房中捡到的这些东西亲自端到司药局里去,将这里面的东西全部交给御医去处置。

    而齐姬放心不下齐姬,王后的人竟然胆子大到敢来这里下药,她就担心王后是否还敢派人直接行刺?

    为了救自己,孟嬴与王后也是水火不容了。

    当她回到那株榆树下的时候,见到孟嬴依旧苍白着脸倚靠在那里小憩的时候,齐姬心中悬着的石头也松了下来,“公主,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吓死我了。”

    孟嬴刚才小憩,居然小小的打了个盹,被齐姬现在这么一叫,倒是醒了过来,酥松的睡眼诧异的看着齐姬此刻的惊慌失色,趴伏在自己身边的模样,她勾起一抹笑,淡淡的问:“怎么了,这才多久没见,就这样了?”

    齐姬摇着头,“公主不知,我在厨房,在厨房遇到了王后身边的嬷嬷,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以来,你的病一直不见好了,有人在你的药里下毒,她根本连留着你命出嫁的机会都不给,一丝生机都不留给你。”

    孟嬴愣愣的听着齐姬的话,一时之间似乎有些难以反应过来的样子,笑容却是显得僵硬了起来,“齐姬,你……在说什么呢?”

    “王后要杀你。”齐姬这次将话简短了许多,瞠大了双眼看着孟嬴,手却一直死死的抓着她的,“公主,你真的不能再在秦宫里待下去,王后不会留你一命的……”

    这一下,孟嬴却是再也难以笑出来了,神情变得极度严肃,“齐姬,你可知,这事……开不得玩笑。”

    “奴婢愿以命相保……”齐姬信誓旦旦。

    这下,孟嬴彻底无言了,就这么看着齐姬,一言不发。

    但只见在这深夜的宫闱之中,从公主的宫中一路往风华殿中跑去,嬷嬷忍着身上的痛,她怎么都没想到值此夜深人静,齐姬居然还会到厨房里去的。而且那小妮子还是这般的心狠手辣,还没等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上来便是拔簪刺下。

    嬷嬷跑回风华殿中的时候,这一身的伤就连王后也心惊了,嬷嬷紧紧的抓着王后的手,“王后救我,我被齐姬那小贱人……发现了。”

    王后沉着脸色,尖声叫了起来,“被发现了?”她紧紧的抓着乳娘的手,神情顿时也凛冽了起来,“乳娘,你可知这件事情一旦失手的话,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一听到王后这么说之后,乳娘的神色也顿时仓皇了起来,她在这宫中多年,熟知后宫的手段,这件事情一旦失手的话,招来的便可能是杀身之祸,如果王后不肯保全自己的话,大王追究下来,毒杀公主之罪,足够她连坐九族的。

    “王后,王后你一定要救救老奴啊……”嬷嬷大声哭喊了出来,一脸的老泪纵横,“念在我把你从小带到大,一生鞠躬尽瘁……”

    王后站了起来,看着老奴才如此恳求的模样,王后干脆闭上了眼睛,思量了好一会儿之后,道:“既然如此,本后答应你,绝对……保全你。”

    …………

    公主被下药毒害的事情传到秦王的耳中的时候,一下子嬴籍都坐不住了。

    先别说她是秦国的长公主,身份尊荣,就是即将与楚国联姻的太子妃,谁还胆敢这么大胆,要是两国之间出现间隙的话,引发两国战乱,这个责任,不是谁都扛得起的。

    他连夜赶到孟嬴的寝宫之中去,孟嬴安然无恙,但是,司药局里连夜上报的消息,却是让嬴籍震惊不已。

    看着跪趴在这殿中禀报的御医,嬴籍怒喝了一声,“什么叫做慢性之毒,久以致命?”嬴籍瞠大了双眼,指着孟嬴这一副孱弱的模样,质问着,“你们不要告诉寡人,公主病了这么久,都是有人在下药导致,你们这些人天天请脉号安,难道都是死的吗?竟然没一个发觉?”

    御医跪趴在地上,承受着秦王的风雨雷霆,颤抖着声音道:“大王息怒,这下毒之人极为狡诈,分量不重,加上公主本来脉搏就弱,不易察觉……”

    “都住了,你们这群饭桶统统下去,渎职之罪处理,剩下的……”秦王说着,转头看着也同样跪在殿中的齐姬。

    这个女子,嬴籍的印象是再深刻不过的了,她曾经刺杀过自己,若非如此的话,孟嬴也不可能那么轻易的答应出嫁。

    他指着齐姬,“你倒说说,怎么发现下毒的人,下毒之人,又是谁?”他的话语之中夹杂着愤怒,像是随时要想知道是谁,将她大卸八块似的。

    齐姬端手行礼,不敢有丝毫懈怠,“启禀大王,奴婢夜半替公主端药,到了厨房门口,只见到王后身边的那个老嬷嬷鬼鬼祟祟,情急之下,奴婢伤了她,却在厨房中发现药里已经被下了东西,即刻知会殿外巡守侍卫,禀报大王。”

    “王后?”秦王似乎只捕捉到这一个字眼,一时之间他似乎不知道是该信齐姬的话,还是不该信?

    在这之前,王后的态度确实怪异,但是,她乃是一国之母,心胸怎么可能狭隘到容不下一个即将远嫁的公主,这事情坐下的罪名该有多大,她身为王后,不可能不知道。

    见秦王怔凝了下来,齐姬深怕他不肯信自己,“奴婢将那老奴给重伤,只需要检查她的背上,是否有银簪刺过的伤痕,便能证明奴婢所说的话真假,还望大王替公主做主。”

    秦王侧首看着孟嬴,心中着实不忍,在听完齐姬的陈述之后,广袖一扬,愤然道:“到风华殿。”

    今夜这事情,无论齐姬所说的是真是假,都必须彻查一遍,堂堂公主都敢下手,这王后看样子是真的活得腻歪了。

    风华殿中似乎早就料到了大王会亲自过来似的,早早的就命人多点了几盏宫灯,秦王前来的时候,王后早一派的从容,在这殿中恭候着了。

    见秦王等人如此严肃前来,王后却是打着笑脸,“大王今夜怎么有空和公主一道前来我这风华殿啊,公主不是有病在身吗?身子不便就不要劳累了……”

    “王后,”秦王没心思听她的诸多话语,不耐烦的打断了她的话,铁面无情,“寡人不想听太多客套的话,只想问你,你就真的那么容不下公主,竟然胆敢杀人夺命,你眼中还与没有寡人了?”秦王说到最后,是怒吼着出来的。

    王后顿时大惊失色,朝着秦王面前跪了下去,身后风华殿中的宫人也一并跪倒在地。王后嘤咛声出,一副委屈的模样,“大王,妾身……妾身不知道大王在说的什么,妾身惶恐。”

    “你惶恐,你要是会惶恐,何以有今夜之事,寡人瞧着,你胆子忒大了。”说着,秦王将身边阉人手中拿着的那包药粉给一打,全部散落在王后的面前。

    药粉纷纷扬扬的落下,些许洒落在王后的头上,秦王的震怒,可见一斑。

    王后似乎也从没见过秦王这般怒气,一时瑟瑟发抖,却还是死命狡辩,“大王息怒,妾身真不知大王所说何事,这公主向来金贵,妾身怎敢……”

    “你命身边的嬷嬷去下药毒害公主,这事情被我亲自逮到,你还想狡辩什么?”齐姬打断了王后的话,跪在秦王面前,“大王,公主差点就死了,还望大王彻查到底。”

    秦王还没开口,王后则又开口,字字针对齐姬,“你本来就是混入秦宫的刺客,你现在空口白话,就想来诬赖本后,你以为这样就能蒙混过去吗?”

    齐姬不愿服输,“那还请王后将你身边那嬷嬷给叫出来,当场验她的背后,如若有伤,就能证明我所言不虚。”

    王后冷哼了一声,“虚妄之言,大王怎可轻信?”

    秦王这下沉默了下来,静听着两人之间的争辩,最后则是侧首望着孟嬴,“王妹,你看呢?”

    孟嬴也是一直保持着沉默的,经过了上次之事,齐姬应该不敢再生事端才是,再加上这段时间自己确实一病不起,越发的严重,原先开始还以为是她心病所知,但是现在看来,当真是有必要彻底清查一番了。

    她朝着秦王福身行礼,“诚如齐姬所说,叫来嬷嬷彻查一番,看她的身上是否有伤,自然水落石出。孰是孰非,自有公论。”她说着,看向了齐姬,她不相信齐姬会凭空捏造这些事情出来。

    秦王点了点头,让身边内侍前去,“把那老奴找来……”

    内侍应一声“喏”,随后带着人朝着风华殿外走去,所有人都在这殿中等待这当事者的前来,可是,最后等来的却是内侍汲汲皇皇前来的样子,“大王,大王不好了,在古井边上,找到了乳娘的尸体,她,她……投井自尽了。”

    这下,秦王与孟嬴的脸色都大变了起来,反而是王后一派从容的样子。

    秦王又问:“那她身上呢,是否有伤?”

    内侍,“奴婢查探了一遍,背上确实有十数个伤孔,像是被利器所扎,与齐姬姑娘所言吻合。”

    王后的从容在听到这里的时候,也略显得慌张了起来,她没想到竟然嬷嬷的身上还有伤口让人查到,她立即辩解,“定然是那老奴偷偷背着我干的勾当,现在又害怕东窗事发,畏罪自杀了……”

    “你还有脸。”秦王怒吼了一声出来,打断了王后的狡辩,事情发展到这一刻,这个嬷嬷是怎么死的一目了然,真没想到王后竟然还死性不改,竟然还继续在这里信口雌黄。

    王后哭了出来,一味的喊冤,“大王冤枉,真不是妾身,这件事情真的和妾身没有关系,是妾身管教不严,才会出这等逆奴,真的与妾无关啊……”她哭着趴伏到秦王的脚边,梨花带雨的模样。

    见秦王无动于衷,则又是将手朝着孟嬴指了过去,“大王,肯定是她,她不甘愿远嫁楚国,特意陷害妾身的,想要妾万劫不复她才甘心,更何况,那个奴才已经畏罪自杀了,这事情再怎么样也与妾身没有关联,大王不要听信谗言啊!”

    “死不悔改。”秦王怒骂了一声,一脚踹开了王后抓住自己的手,“你是觉得寡人愚钝不堪,能够任你摆弄鼓掌之间,信了你的连篇鬼话,还是觉得寡人王妹好欺,任凭你毒害,再杀人灭口,就能将事情推脱干净了啊?”

    听着秦王的怒吼,王后沉寂了下来,却还是嘲讽的苦笑了出来,“大王不肯信妾,现在老奴婢也死了,死无对证,妾身又还有何话可说呢?”她说着,眼神朝着公主那边望了过去,一副当真是被人陷害的样子。

    恨不得,将孟嬴扒皮拆骨。

    然而,孟嬴却也在这个时候开口,“王后到了这个时候犹然狡辩,是否要让子夷到你跟前来,看看你此刻的嘴脸,让他知道自己的母后是什么样的人?”

    这话,戳中了王后的心怀,她骤然站了起来,一副时态的模样,“贱人,你何必如此歹毒心肠?你陷害我不成,现在我死无对证,你还要我的孩儿对我恨之入骨不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