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长歌一曲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25本章字数:3804字

    公子夷从孟嬴处一路,朝往秦王那边的宫殿去,秦王诧异的看着公子夷的举动,跪倒在地上,一言不发,只是一直倔强,倒是让秦王不明所以。

    “你这跪倒在地,又一言不发,究竟是何意?”秦王将这手中竹简给放下,问询道。

    公子夷低垂着眼眸,眼望着自己的双手放在的膝盖上,指尖关节一颤,欲以启齿,则又是将唇闭上,看得秦王却是怒了起来,“身为男儿,谈何吞吞吐吐?”

    沉吟了一瞬之后,公子夷则是双手拱在身前,大礼朝拜,“儿臣此次是专为母后前来,还请王父……”

    “混账。”公子夷的话还没说完,秦王便大怒了起来,将手中竹简朝着公子夷的头上扔了过去,一脸忿忿不平的样子,吹胡子瞪眼的,“寡人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混账?你母后不懂事情,你怎么也这般不懂事?”

    “我……”公子夷想再开口说什么,却又是被秦王的怒骂声给制止了下去。

    秦王怒指着宫殿外面,“你也不想想你那母后,平时骄纵霸道也就算了,现在是什么时候,秦楚两国爱正在联姻的时候,这个时候她做出这等事情,寡人没将她给重重治罪,都已经对不起你姑姑了,你现在还妄想为她求情不成?真是白教养了你这么多年。”

    秦王骂着,停顿了一下之后,将手朝着这宫殿的外面指了出去,“去,去太庙中跪上三天,顺便让你那些教课的老师也全部一起跪去,看看他们教出来的王子,是怎么不辩是非,不明道理的。”

    公子夷沉默在当处,等着秦王将这处置说出,他再朝着秦王一拜,“我母有错,儿臣愿意领罚。只是少师等人却是无辜,王父误会夷了。”

    “……”秦王听着公子夷的这番话,眉心一蹙,这次却是耐下了性子听他继续说下去。

    公子夷继续说下去,”儿臣此次前来并非为母后求情,夷自幼跟随在姑姑身边,自知姑姑秉性,也知道母后与姑姑之间不和。

    此次下毒之事,宫中传得沸沸扬扬,儿臣不忍姑姑即将远嫁还受此委屈,特来请旨王父,此事还请秉公决断,给天下人一个交代,也给姑姑一个交代。”

    说完,公子夷深深一拜,这一番话却是大大的出乎了秦王的意料,心中震惊了。

    许久之后,秦王复又开口,这一下显然是再没有什么怒气了,反而是对公子夷的深明大义有些赞许。只是,赞许归赞许,在秦王这边还是有诸多的较量与不忍的,他看着公子夷许久许久。

    最终,开口道:“夷能如此深明大义,寡人深感欣慰。只是,如若此事寡人真的下令彻查,牵扯出你母亲,下毒公主,杀人灭口这等事情,一旦全部掀开的话,首当其冲的人,必定是你,寡人对你,寄予厚望啊!”

    说到底,公子夷秉性纯良,又天赋聪慧,秦王自小疼爱,更是命诸多少师悉心栽培,此举意图已经十分明显,将来公子夷必定是秦王王位的继承人选。

    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彻查下来的话,那么在公子夷的人生里就会留下生母的这一个污点,一世都难以洗得清,这必定也成为朝臣非议的由头,秦王断不忍如此的。

    可是,公子夷却是意已决的模样,“王父多虑,儿臣只希望能以天下为公,母后做错了事,便当彻查清楚,国法处置。夷与母后同根,自愿请罚,与母后同罪,还往恩准。”

    秦王这下却为难了,面对公子夷这请求倒是陷入了两难之间。

    如若真的应了公子夷之请,对孟嬴、对楚国那边甚至对天下让你倒是好交代了,可是,唯独对公子夷难以交代。

    这一次,倒是公子夷给了秦王一个大大的难题,“夷啊,如若是刚才你为你母后求情的话,寡人处置你起来,毫不留情。可是如今,倒是让人为难,只怪你母亲不肖,才有今日难题。”

    说完,秦王头疼的捂着自己的额头,挥了挥手,让公子夷先下去,独自一人留在这大殿之中。公子夷不知道该如何再劝慰秦王,只能起身,躬身告退,剩下的一切全凭秦王的处置。

    谁知道,秦王在这殿中这一待,竟然直到了深夜,谁都不许进,他则是趴伏在这桌案上面,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昏昏沉沉的睡了下去。

    外面有星子趁着月色光辉折射了进来,倾洒在这大殿之上,带着无尽的光华,将地砖衬映得熠熠生辉。在这昏昏沉沉之中,有一道清辉身影踏月而来,站在这大殿之中看着秦王这酣酣睡去的身影,娥眉轻蹙,上前去,将放置在边上的披风拿起,轻轻的覆在了秦王的肩膀上。

    披风一披覆上去,秦王被惊醒了,抬起睡颜的时候,却见是孟嬴那清丽的容颜站在当处,映着此刻清冷的月光,苍白的脸上有这淡淡的一抹笑容。

    “是你啊!”秦王轻轻点了点头,随后看到了这外面月色的时候,微微的一愕,“竟然这么晚了,这才一打盹,便时光飞逝啊!”

    孟嬴起身来下了高座阶梯,朝着这边上宫灯一盏一盏的点燃了起来,“王兄一人肩负整个秦国,苦心操劳,受累了。”

    宫灯被点燃起来,整个宫殿之中骤然亮堂了起来,她淡淡的罗裙颜色站在这大殿中央,这凄凄楚楚,亭亭玉立的模样,倒是让秦王不禁欣慰,“寡人的王妹,到底是要出嫁了啊!”

    孟嬴一笑,却看不出欢喜,“王兄,花期将近,却是越发的不舍了。”她打趣着,但是,却是在这个时候,她抬首看着秦王,“我听说,今天王兄对着夷大发了一场脾气,他是个懂事的孩子,王兄不要动怒才是。”

    一听到公子夷的事,秦王也是万千感慨,“夷越发的懂事,寡人却是越发的痛心,王后何德何能,有子如此,是她前世修为,却不懂得好好珍惜,非要闹到今日这种地步,你让寡人现在,决不决断都无法交代,难以两全。”

    孟嬴沉吟着,“王兄既然无法两全,那么总有一方需要退场,何不……此事就此算了,全了子夷一片心,也当是了却了孟嬴的心愿。”

    秦王拧眉,一时难以决断,“子夷是寡人的骨肉,你则是胞妹,委屈了谁都不是两全之法。”这段时间来,王后囚禁在宫中,他则是一直为了这事情犹豫不决。

    “王兄,如若我说我并不觉得委屈呢?”孟嬴反问,双眸顾盼之间有着一抹释然,“王后记恨的也不过是当年我们的母后,何况我就要离去了,她再记恨也只能成为过眼云烟。可是子夷不一样,他有德有才,是王兄心中储君人选,他的人生不可留下污点,还请王兄三思。”

    秦王没想到孟嬴居然会如此作想,心中震惊,忽然难以言语。

    孟嬴继续说:“孟嬴委屈算不得什么,子夷受损,便是秦国不幸,还请王兄决断。”

    秦王坐在高坐上,身上的披风因为他坐姿的原因而滑落了去,就这么看着孟嬴,久久沉吟,最后长舒了一口气,“王妹深明大义,寡人为国谢你。”

    他说着,将身侧的令箭给取了出来,高喊了自己的随身内侍,抛下了那支令箭,“传寡人口谕,王后治下不力,致使宫里人毒害公主,虽不知情,却难辞其咎。命她迁往水月庵长住,此生茹素,为国祈福,不得有违。”

    保全了王后名声,也保全了王后之位,全了公子夷的情面,不至于他的母后成为他日后登基的障碍,唯独此事无法彻查清楚,委屈了孟嬴而已。

    内侍领了命令,匆匆的朝着风华殿前去,孟嬴见到此情的时候,只见到孟嬴在这殿中朝着秦王福身行礼,“谢王兄成全。”

    一夜风华殿,王后宫中有人下毒之事,尘埃落定,王后依旧是秦国的王后,连夜迁往水月庵去,为国祈福。

    直到孟嬴出嫁之期近了,楚国来人了,秦国上下一片喜庆,费无极亲自带着楚国厚礼,一行仪仗,千里迢迢赶赴秦国迎亲,鼓乐笙箫,声传千里。

    巍巍秦宫,卧地千里,自送嫁声起之时,由秦王亲自搀着王妹之手,亲自送上凤辇,长长宫道之上,仪仗十里,红妆百丈,天生贵女出嫁,普天同庆。

    凤辇高高,孟嬴一身大红的嫁衣着在身上,金丝锦衣笼罩在上,身后迤逦了长长一行宫衣,在步上凤辇之时,心中犹然不舍,她转头看来,浓妆艳抹的脸上,依稀有清泪两行,转身朝着秦王一礼,行之。

    “孟嬴此去,再无回头路,还望王兄珍重,珍重……”朝着秦王跪拜,也是此生最后一次在秦国这般。

    以往从小到大,与王兄之间兄妹情谊,至此为终,此后在孟嬴的人生中,便只剩下家国,君主……一生为任。

    萧萧斑马,费无极身为迎亲使,在孟嬴步上凤辇的时候,也向着孟嬴以国礼行之。

    千里楚国,一去千里,迎亲使带着公主的凤辇一路朝前使出了咸阳城,有猎猎风起,吹扬起前头楚国大旗,迎风飘扬。

    出了咸阳城,外面陌上远连晴翠,孟嬴掀开了凤辇中的帘子,放眼看去,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的眼中也有泪花打转,“此后,可能便再回不了咸阳城了……”

    身后,似乎远远的有呼喊的声音传来,听不真切,率先听到的是齐姬,她跟随在凤辇的后面步行着,她掀开了凤辇的帘子,“公主,你可有听到什么声音?”说着的时候,回首朝着身后看去。

    远远的,有白衣少年,身骑白马疾驰前来,少年在马背上高声大喊:“姑姑,暂且留步,子夷前来送行。”

    “费大人,停辇……”孟嬴听清楚了身后的叫喊,也随之让费无极停下来了行程,径自下了凤辇,在齐姬的搀扶下朝着身后送行的少年走去。

    一身红衣似血,与不远处子夷的一身白衣胜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遥遥一望,但只见子夷牵着白马站在这陌上,深深朝着前方那一身嫁衣的女子,作揖行礼。

    子夷行完大礼,再次策马前来,停驻在孟嬴跟前,下马之后,朝着孟嬴嘱咐道:“姑姑,我为母后在此向你道谢了。此去千里,楚风烈烈,望自珍重玉体,以图日后相见。”

    “子夷,你也珍重。”孟嬴原本忍在眼眶中的泪水,此刻在见到子夷的时候,再没能忍住,倾泻了下来,“姑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来不及看到你登基为王的那一天。此番一别,此后姑姑就再不归来了,子夷可懂?”

    “子夷懂得。”子夷也是无奈,忍着离别之情。

    远嫁的公主,这辈子最大的希望便是不再归来,再如何相送千里,割舍不去也不能回头。因为再回来的时候,便只能是亡国之时,才能重归。

    二人只有这一句珍重,还没来得及再多述其他,身后迎亲使便在催促上路了,子夷让孟嬴放心前去。

    再次步上凤辇,萧萧远去,从凤辇之中看去,只见陌上少年翩翩如玉,但有白马相别,挥手送离。

    此一番长亭相送,迎亲队伍迢迢千里,除却子夷的一番情深意重,还能有谁长歌一曲,千里相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