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凯旋而归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25本章字数:3533字

    费无极准备了两顶花轿,放置在这被洗劫过后的驿站外边,为了掩人耳目,费无极特地将前后的所有人等全部分配均匀,外边看的话,是绝对猜测不到公主到底在哪顶花轿里面的。

    一身大红嫁衣的孟嬴被搀扶着出了这驿馆,看着这门前车马銮驾齐备,却是全部准备一双的,她的心中也略微的迟疑了一阵。虽说是费无极在这之前就已经跟她打过了一次招呼了,但是当亲眼看到这阵仗的时候,她的心中也难免狐疑了起来。

    费无极见公主迟迟不愿上花轿之中,便上前来,躬身作揖,“敢问公主还有何疑虑?”

    孟嬴瞥了他一眼,“疑虑不足,只是觉得奇怪,费大夫煞费苦心安排了两副銮驾,但是毕竟进了楚国地界,再往前走也离郢都不远,这般阵仗有些小题大做了吧?”

    闻言,费无极却是一副郑重其事的模样,赶紧朝着孟嬴连连摆手,诚惶诚恐,“公主此言差矣,您乃天家贵胄,楚国太子妃,老臣自然不然轻易担待。何况在这之前已经被山贼洗劫过一次,老臣不得不郑重对待,只是委屈了公主遭受这鱼目混珠,还请公主莫要狐疑。”

    孟嬴这才一句疑惑之话,却被费无极解释得这般郑重其事与通透,孟嬴一时之间也无法再多苛责些什么,只能应承下来。

    只是,她在上花轿的时候,却是又回首,心中始终是放心不下来,“大夫,但不知道我那婢女齐姬什么时候能重回?我在秦宫之时,起居一应都是她在照料,现在没了她,心中甚是挂念。”

    孤身来楚,加上这一次山贼洗劫的肃杀之下,她从秦国带来的人已经只剩下齐姬一个人了,却没想到齐姬被费无极一调遣过去之后到现在都还没回来,孟嬴的心中始终觉得忐忑不安。

    费无极依旧是毕恭毕敬的模样,“公主但只放心,陪嫁物品齐姬最为清楚不过,她被老臣派遣去管理陪嫁之物,等此次婚礼完毕之后,定然叫她回到公主身边来。”

    费无极的话滴水不漏,孟嬴也只能作罢,随后抬首看了一眼这片天,连日的好天气,万里晴空,但有清风从容吹袭而过,将她的衣裙给吹得翩飞了起来,就连身上翡翠璎珞也跟随着叮当作响,仿佛是一场送别。

    “要进楚宫了,此后秦宫万里,山水千重,都与我无关了。”她幽幽的说着,深叹了一口气,也不清楚她此刻的眼中到底是眷恋不舍,还是深感遗憾,那个曾经与她有过山盟海誓的男子,此后也再不相逢。

    回到花轿之中,费无极心中的一块大石算是落了下来,命令身边的侍卫,“护送公主起驾,两顶花轿前后出发。”

    “喏!”

    侍卫的声音震天响,铁甲长枪,浩浩荡荡朝着郢城的方向前去,费无极却是不急着追赶上去,只是依旧站立在当处,原本脸上那毕恭毕敬的神情早已无处可寻,取而代之的是一派严肃的模样,深邃的眸子看着前方銮驾的踪影,并不知道他在想的什么。

    只是就这样,将双手笼在自己的袖子当中,直到身后有侍女出来,朝着费无极行礼,“大夫,姑娘在房间里面已经等得焦急,来请问大人何时可以出发?”

    这个侍女的话音才落下的时候,却见费无极蓦地扬起了一手,一个巴掌响亮的落在了这个侍女的脸上,“什么姑娘,是太子妃。”冷冷的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那个侍女只能捂着半边脸蹲身在那里,不敢一动。

    费无极转身入了驿馆,朝着这里边走去的时候,推门进去,只见到齐姬一身大红的嫁衣,身上绫罗织锦,头上珠翠碧玉,这一身打扮在身,竟然是和刚才的孟嬴一模一样,半点看不出差别。

    浓妆艳抹之下,齐姬早就一敛了自己原本的素雅淡妆,此刻的她眉宇之间除却少了天家的贵气天生之外,比起一般高门大户千金,有过之而无不及。

    费无极见到这个模样的齐姬,自然喜不自胜,“姑娘果然丽质天生,本就该嫁入皇家为妻,身为区区侍婢,真当是委屈姑娘美貌了。”说着,费无极竟然朝着齐姬躬身行礼,毕恭毕敬。

    齐姬不敢消受这等大礼,显得十分紧张,想要退却,却无路可退,“大夫不必如此,我只是一介宫婢……”

    “从今天开始,你就不是宫婢了,你是孟嬴,秦国的长公主,我大楚国的太子妃,未来的楚王后,天潢贵胄,无可比拟。”费无极打断了齐姬的话,像是一种催眠似的方式,要让齐姬打从骨子里面认同自己的新身份。

    可是,齐姬到底是假的,根本要不来费无极所说的那种天生贵胄,打从骨子里面就为这次的事情感到胆怯。只是,唯独此刻她的心里担心着孟嬴的情况,“公主呢?”

    “太子妃放心,公主一切安好,她会比你更加安全,还请太子妃进宫之后多多小心,小心露馅,身份败露。”费无极多加叮嘱,为了怕齐姬反悔,他又加了一句,“如果姑娘还想让公主安然无恙的话,就当好这个太子妃。”

    齐姬愤然的看着费无极,她恨极了这种被他威胁的感觉,明明知道这只是他的一个圈套,但是,事关孟嬴的安危,现如今她们两个弱女子孤身在楚国,也只能保住性命为要了。

    “自然,大人不必担忧。”齐姬抬高了下巴,在费无极的躬身行礼之中朝着这外面走出去。

    依旧是这一身的琳琅满目,依旧如同孟嬴之前那一般的宫婢搀扶,一步步的走向了门外的花轿边上,她看着这顶坐落在当处、静默无声的花轿,她的眼中颤抖着,莹莹光亮,看不出是眼泪在打转,还是瞳孔之中的害怕神色。

    她忽然有种害怕的感觉,不敢上前去。因为她知道,这顶花轿一旦上了的话,就再没有回头路,原本打算进宫之后再做打算,现如今她不知道费无极到底会怎么处置孟嬴,她的心中也慌了。

    风吹起了她的衣裙,颈边秀发在飘拂着,撩动着她心中的不安。

    费无极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她的身后,在齐姬朝着身后想要退却的那一瞬间,忽然出手朝着她的背后一推。齐姬一个踉跄,又一趔趄,重心不稳朝着花轿那边扑去,幸而是手正好扶住了花轿的边缘,才幸免于撞击在花轿上面。

    她愤然转过身去,狠狠的等着费无极,但是却是无言以对。

    费无极扯起一抹笑,奸诈至极,“姑娘,事到如今已经容不得你再脱却了,公主的安危全系于你的身上。”说着,为了掩人耳目,费无极则又再说:“当然,最好是路上不要再遇到山贼,那自是再好不过的了。”

    齐姬的眼眶之中夹杂着泪水,在费无极的这一番要挟之下,只能弯身进了这花轿,一身的珠玉,一身的脂粉,笼罩在这一身的大红嫁衣之下,鲜艳胜血。

    终究再难以掩饰住自己眼中的泪水,齐姬无声的落泪,任凭着外面吆喝着起轿的声音,她这个“假公主”也朝着刚才孟嬴所离开的方向前去。

    迢迢一路,山长水远,在这颠簸之中,但见远天衔着晴翠,一路朝往郢都去。

    费无极骑着马,在齐姬的花轿动身了之后,便也带着一支亲身卫队,策马朝着刚才孟嬴那边的方向追赶前去,赶到了孟嬴的花轿前方去,他才让马儿稍微停顿下来。

    “公主,有一事老臣须得告知……”费无极骑在马上,一边跟随着花轿的速度,一边扯开了嗓门朝着花轿里面喊道。

    身边有侍女,将车辇上的帘子掀开一角,孟嬴看着费无极,这一路追来,面红耳赤的,“大夫请说。”

    费无极佯作自在的模样,“也非大事,只是按照我楚国的风俗,新家娘子必须先进宫觐见公婆,宫中礼俗也自是如此,所以我们的花轿等下并非先往东宫,则是得先去拜见大王,大王赏赐之后,再往东宫行交拜之礼。”

    “入乡随俗,既然是楚国礼俗,孟嬴自是不能免,一切大人做主便是。”孟嬴没有反驳,草草的应了这一句之后便别开脸了,身边侍女见孟嬴不想再说话的时候,也将帘子给放下。

    花轿之中,孟嬴随着这轿子本身摇摇晃晃,心中却是难受得紧,越近楚宫,她的心便越发的难受起来。

    在这摇摇晃晃之中,孟嬴浑浑噩噩之下,眼皮缓缓的沉了下去,在睡梦中,仿佛又回到了当时深冬的霜雪天,在那片被风扬起的梅林之中,那隐隐约约传了过来的箫声不断的在梦中来回。

    那个男子呵!

    锦衣玉带,一身的刚正不阿,就如此站在梅林当中,远远的见到了她的踪影窈窕婆娑,踏雪归来的时候,他松开了口,箫声乍然停歇。

    扯开了那一抹笑,在那俊逸的容颜上,仿佛就要化开这漫天的霜雪,她也随之一笑,伸出手来等他牵上,却是始终没能等到他的到来。

    在这风雪弥漫之中,他的身影却逐渐的淡然了起来,最终,只剩下那一管玉箫遗落在这雪地上面,她高喊了一句,“胥……”

    “胥,你为什么不回来?”在睡梦之中,她高喊这一句之后,便在梦中惊醒,入眼之处,依旧是那一顶花轿。

    而在这正前方,正是这巍峨的楚国之都,楚宫巍巍屹立,千秋万代,宣扬乱世强国之雄魄,全城百姓夹道欢迎,迎接这远从秦国嫁来的公主。

    花轿进了郢都了,全城盛世。

    此刻,在郢都城外,距离郢城不过百里之路,浩浩荡荡一骑烟尘乍起,行军的人身后军旗高高扬起,偌大的“楚”字后,便是一个“伍”字,军人征程千里,此次赶在这花轿的后面,正归来!

    骏马之上,伍子胥一身征衣未及卸下,只紧紧的攥着缰绳,时不时的朝着身后众将士高喊一声,“郢城在前,加快行程。”

    他归心似箭。

    这一次与晋国之战,大获全胜。也刚好赶上太子建迎娶秦国公主的盛事,正好锦上添花。而在伍子胥的心中,更是火急火燎似的。

    这一次的征战,已经让他错过了秦国的那一次约定,只希望这一次凯旋归来,禀明太子之后,再一次回到秦国之中,这一次,他必定如约而至。

    娶她回楚。

    衔接着不久之前花轿进城的轨迹,伍子胥带着身后队伍也浩浩荡荡的,一路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