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父娶子媳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25本章字数:3762字

    灯火满宫廷,随处可听的奏乐之声,楚歌楚舞,更加别具风情,宫娥侍婢端着金盘银盏,袅袅腰身在这绚烂宫灯下,有无尽的风姿。

    但见花轿从这郢城而进,被抬到了这楚宫之中。

    只是,让全城百姓不得其解的是,这一前一后的两顶花轿被抬进来,全城疑惑,只是在费无极的护送之下,滴水不漏。

    当先进王城之中的那顶花轿被抬送进那深深宫廷之中去,而后面的那一顶花轿则是朝着太子的东宫送去,一切按部就班,仿佛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在花轿进城之后不久,身后的伍子胥带着军队也进城了,浩浩荡荡的戎马紧随在花轿的身后,在进城之后,与军中将士将军中事务安排妥当之后,率先捧上印玺朝着那皇宫中进去,只是,在进了宫之后,内侍告诉他,楚王正在接见费无极,让伍子胥在这外面等候。

    大王宫殿之中,隔着这莹莹灯火,只见到美人盈盈站立在殿下,宫殿之中的灯火不知道是否费无极特地命人减少的,还是今夜过分迷情?

    只见到灯火微醺之下,沾染在孟嬴那妆容之下的面容仿佛霞红的一般,亭亭身姿站立在楚平王的面前,竟让他看得呆若木鸡,那虬髯须下,铁面无情,一副不怒而威的模样。

    只是,那吞咽得口水的模样,垂涎欲滴,反倒失了王家风范,就连孟嬴朝着他行礼,楚平王都没注意到,只将眼光放在她的身上,一动不动。

    孟嬴行的是国礼,端庄从容。楚王没有开声的时候,她依旧还是那个模样,也不动,不卑不亢,端的是王家风仪,不失典范。

    “秦国孟嬴,拜见楚王陛下。”孟嬴久不见楚平王开口,不敢抬首直视,只是继续开口朝拜一声,也不知道这楚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意思,孟嬴揣摩不定。

    倒是在一旁的费无极,早就将这宫里面其他的宫人全部都屏退下去,此刻,在见到楚平王对孟嬴这样一副惊为天人的模样,看得两眼发直,费无极心中知道自己的计划离成功不远了。

    楚平王向来好色,这是天下皆知的事情,更何况孟嬴美名在外,如今让他亲眼一见,更是大赞名不虚传,传不虚名。

    费无极忍不住登上了阶级,朝着楚平王的身边凑了过去,“大王,大王……”他连叫了几声,楚王依旧都还没有回应,依旧是将眼光放置在殿下孟嬴的身上,就连费无极叫着自己都无知无觉。

    灯火下,孟嬴红衣似血,不胜的婀娜多姿,映在楚王的眼中,只觉后宫再无美人,只消一眼,此生便难以忘怀。

    费无极见楚王看得如此入迷,怕失了礼仪,便轻咳了几声,用手轻摇着楚王的肩膀,“大王,公主还在殿下等您开口呢!”轻声在他的耳边说道,但是却掩饰不住他脸上的得意之色。

    这一次前往秦国求亲牵线之事,他当居首功,如果能劝说楚王成功的话,那便是天衣无缝了。

    楚平王回神过来方觉得失礼,何况美人在前,臣子在侧,他更是有失君范,不觉脸上微烫,连连伸出手来,“公主快起,公主快起,这都是寡人儿媳了,自不用这诸多礼仪。”

    说着,楚王停顿了一下,却又似乎是失望至极的样子,“早就听闻秦国的孟嬴公主美貌天下第一,以前总是闻之嗤之,却不想今日一见,当真是名声在外,绝不传虚。”楚平王说着,侧了侧自己的身子,接下来的话却是失口说了一句,“只可惜……”

    只可惜是要来嫁给太子建的,成为了自己的儿媳,楚平王心中有说不出的郁闷,美人在前,却与自己无缘,这当真是人生的最大憾事。

    只是,楚王的这话才说到一半,就惊觉自己说漏了嘴,何况这话说出来也不对,赶紧闭嘴上去。可饶是楚王闭嘴及时,这后面“可惜”二字却是落在了费无极的耳中。

    此人极其擅长揣摩大王心思,原本就打算来一场凤雀互换,让齐姬替代公主嫁给太子建,本就打算将孟嬴进献给楚平王的。如今见到楚平王这样一副失望的神色,费无极乐在心中。

    赶忙替着大王打着圆场,忙说这楚国的规矩与风情,倒是让孟嬴心中的疑惑减少了许多,最终是费无极说距离吉时也快到了,让宫娥带着孟嬴先行到东宫去准备拜堂事宜。

    孟嬴走后,整个宫殿之中似乎还有香风弥漫,只见到楚平王一副颓败的模样高坐在王座之上,频频摇头,“真是可惜了,真是大大的可惜啊,谁知道嬴籍这斯,竟藏了一个这般天姿国色的妹妹,早知道,早知道啊……”

    听着楚平王的这般痛失美人的模样,费无极笼着袖子站在一边上,悻悻然的接口,“早知道啊,老臣就替代大王前去求亲,只可惜公主只能当嫁来当国后,我国早有国后……”他说着,不免也是失望着,频频摇首。

    “大胆,费无极,你说的什么混账话?”楚王倒还算是清醒,并没有被方才孟嬴的美色彻底的昏了头,怒斥着费无极,“王后与本王同甘共苦,从当年辅佐本王上位,到后来沙场平乱,向来伉俪情深,你今这番话,寡人足以处你死罪。”

    费无极在听到楚王的怒斥之后,连忙到殿中跪下,“臣有罪,失口亵渎王后,实在不该。”他说着,似是沉吟了一下,依旧是低低的垂着头,“只是啊,老臣见到大王这惋惜之样,心中也不免在想,如果公主能配大王,这才是天作之合,她本就是秦王之妹,嫁与太子,辈分不合。”

    费无极大胆的说出这番话,本就等着楚王的降罪。可是,这一次却是没有想到,他在这一番看似苦口婆心的话语之下,楚王这一次居然没有怪罪,反而是在听到费无极的惋惜之后,再一次搓手顿足,坐立难安。

    楚王的反应,让费无极的心胆更大了起来,索性抬首起来,看着楚王这一副色急之样,“老臣服侍大王多年,自是知道大王此刻的心思,如今有一计可为大王分忧,就不知大王如何定夺?”

    楚王闻言,眉心一蹙,似是狐疑却又带着几分期希之样,“你有何计?”说着,他又似颓废了起来,连连摆手,“你有再好的计策又将如何,如今她都入宫来与太子建成亲了,寡人只能望而兴叹,无缘佳人了。”

    “倒也未必。”费无极极其自信的开口,嘿嘿的笑了起来,这一言却是让楚王严正以待了起来,“爱卿先平身来,你且说说,如何未必?”

    费无极起身来,卑躬屈膝的站立在殿下,只朝着楚王躬身行礼,“老臣在来时便一路为我王分忧,如若是……”他说着,有些揣疑的抬起了眼睑,盯了楚王这垂涎的模样,大胆说下去,“父娶子媳,大王以为……如何?”

    在这一刻,忽然殿外有风吹袭了进来,将原本就昏暗的大殿中的烛火,这下更是给全数熄灭了。

    父娶子媳,荒诞至极。

    只见殿中一片寂寂,漆黑无边,却与这殿外的一片歌舞升平,宫灯绚烂,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

    殿外,孟嬴在被搀扶出宫殿的时候,便有宫人嬷嬷前来指引,先将她头上的红盖头给遮掩了下去,不见生人。

    在宫门的外边,有一袭刚毅的身影,铁甲巍巍站立在当处,等待着楚王的召见,只见到从这宫殿之中,嬷嬷搀扶着这一身新娘宫装的女子朝着自己走来,伍子胥知道,如今整个宫殿之中这般装扮的人,必定是秦国远嫁而来的公主了。

    远远的,便朝着这被宫人搀扶前来的红衣女子拱手弯身行礼,以臣子之礼待之。而孟嬴被宫人搀扶着走过了伍子胥的身边的时候,有风微微吹起了她头上的红盖头,隔着这一条红巾,她只见到在自己的面前,有一个将军模样的人在前行礼。

    就如此,她缓缓前行,他则躬身行礼,如此的擦肩一过,越走越远……被风吹过,吹不动他身上的铁甲冰冷,却的吹起了她身后的宫装,红衣翩然。

    忍不住的,伍子胥侧首过去,多看了这个背影一眼,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眉心却是紧紧的一蹙,心中沉甸甸的。

    有风吹来,吹袭去了心中的所有阴霾,也吹灭了楚王宫殿之中的所有烛火,顺势将费无极的那一番话给吹得无影无踪。

    “父娶子媳……”在黑暗之中,楚平王但只喃喃的说出了这四个字,清风吹帐,微微荡漾得这宫中二人的身影卓卓。在寂静了好一会儿之后,只见到楚平王忽然大怒了起来,站在这高坐上,蓦然出手将挂在身后剑架上的宝剑给抽了出来,“苍”的一声凌厉声响,格外刺耳。

    “佞臣误国,这等大逆不道的计策你也敢献,就不怕天下人耻笑寡人,鲜廉寡耻,乱仑宫闱?”说着,楚平王竟然是将从高坐上奔了下来,将宝剑朝着费无极的头上砍了下去。

    所幸是费无极见到楚平王这般大怒的模样下来,这一剑下来怕是得首级落地,吓得连连一退一倒,朝着身后踉跄下去,这才堪堪避过了楚王的这一剑,只是,却是砍落了费无极这头上的锦玉冠,十分狼狈的跌倒在地。

    “大王饶命啊!”费无极连连求饶,紧紧的巴着楚平王的脚,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老臣这也是为了大王分忧,想那孟嬴天姿国色,难道大王真的忍心让她就此倒入太子建的怀中,从此美人只能看,不能碰?”

    这句话,说到了楚平王的心坎里去了,在这一瞬间,就算是平王想要提剑再砍费无极这老贼的时候,也是无暇再砍下去了。

    他只将这宝剑架在了费无极的脑袋脖子上,怒目看着他,隔着这殿中的无尽漆黑,只有这外面的月色偷偷潜了进来,更加显得楚王此刻的神情十分的狰狞,也带着威胁。

    费无极的命就这么攥在楚王的手上,他将手一把抓起了费无极的前襟,让费无极更加凑近了自己,“那你倒是说说,美人如何能不止用来看,还能真正彻底成为寡人的?还不被天下人耻笑?”说着,他将手上的宝剑朝着费无极身边的地上一丢,“呛”的一声金属声响,让费无极捏了一把冷汗。

    楚平王到底本性难移,费无极此刻有种孤注一掷,还赢得彻底了的感觉,他转身过去,蹲身捡起了地上丢弃的那一把宝剑,双手捧在上面,递还给楚王,“大王如若真有此意的话,老臣一切都已经想好……”

    楚王抬眉,看着费无极,冷哼了一声之后,忿忿的将那把长剑又握了回来,“你且说说。”

    费无极神情严肃,眼神之中但有深算的老谋,“李代桃僵,老臣已经找好了一个宫女,姿色上等,只消她假装成公主,依旧照常与太子建拜堂成亲,天下人谁知道,真正的孟嬴,就藏在大王的后宫?谁又能猜到,这太子建千里迢迢迎娶的,竟然只是一个宫女?”

    这一计,费无极谋算已久,说得楚王沉思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