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洞房花烛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25本章字数:3584字

    站在这宫外,从身后那长长的宫道上吹来的风,吹覆上铁甲的冰冷的时候,比起边关冷月的时候,君王的冷漠似乎都还要再冷上几分。

    唯一让人觉得心中似是有一把火在撩动的时候,便是刚才那一抹如血一般的身影,这让伍子胥不禁紧握着自己腰间的长剑,按捺住自己心中的激荡。

    正当冷月倾泻如辉,伍子胥转身过去的时候,只见到身后大殿之中,费无极的身影从玉阶上徐徐走来。那一头被楚平王长剑砍下来的鬓发在这夜风之中狂乱的舞着,这倒是让一众人看呆了眼。

    这费无极向来是楚王的宠臣,如今这副模样想必是在宫中受到了楚王的惩戒,只是看他这如沐春风的样子,却又不像是。

    只见到费无极从那长阶上走下来的时候,广袖一扬,朝着伍子胥拱手道:“将军凯旋归来,我王心中大喜,加上太子建今日大婚,可谓喜上加喜。将军头功,彩!”

    看着费无极这一副喝彩的模样,伍子胥也只能拱手还礼,“大夫抬爱,子胥身为楚国臣子,为国征战义不容辞,不敢居功。”说着,伍子胥话语却是停顿了下来,言语并不在这上面停留,而是将眼光朝着身后看去,迟疑了一瞬之后,心中大有疑惑之感,却是在这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该当如何开口。

    费无极似是看出了伍子胥的踌躇,不面抬首呵呵笑道:“将军是人中杰,怎的也有这般愁眉不展的时候,何不说来,老夫参详参详!”

    被这么一说开,伍子胥也不再掩藏着自己心中的疑虑,“胥进宫之时,远远的跟在迎亲队伍之后,只见到烟尘之中有两顶花轿,这……事有蹊跷,但不知大人是何意,居然抬了两顶花轿进宫?”

    再加上刚才那擦肩一过的时候那身影,不知凭何道理,在伍子胥的心中居然澎湃起心潮来,心中自是踏实不下来。

    费无极神情僵了一僵,终是没想到伍子胥居然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他心中一虚,轻咳了两声之后,才正色道:“将军多虑了,只是这一路行来,竟然在迎亲的途中遇到了山贼洗劫,秦国陪嫁宫人尽数被杀,我朝也损失多员,故而老夫才斗胆,一路用两顶花轿混淆山贼耳目,为求公主安然进宫,仅此而已。”

    “原来如此。”伍子胥颔首道,原本心中的疑惑也才稍微的解开些许,“大人心思缜密,保得太子妃安然回楚,大功一件。”

    费无极摆了摆手,摇着头笑道:“区区伎俩,何足挂齿。”说着,费无极沉了下来,朝着伍子胥说:“大王知你在宫外等候,命老臣前来宣传,还请将军进殿复命,随后同大王一道前往东宫观看太子成亲大礼。”

    “喏。”伍子胥不敢忤逆,朝着费无极拱手一行礼过后,便握着腰间悬挂着的长剑剑柄朝着大殿走去。

    费无极回首看着这个男子朝着前方高阶上走去的背影,原本一副岸然的笑在此刻却是凝结了起来,不屑的挥了挥自己的长袖,“伍子胥,你父子都是太子建的心腹,有你们在的一日,就无我费无极的将来,何况来日,太子建登基呢?”

    这一场由他亲手导演的好戏,正在开始!

    伍子胥从殿中交接兵权,这殿内的烛火命宫人重新点燃起来,青铜滴油,燃烧着那点点星辉,照映着伍子胥那一方递上来的虎符,坐落在楚王的桌案前方,威严无比。

    只听得楚王哈哈声响,似乎十分愉悦,大赏了伍子胥,更大赏了伍家,在赏赐完了之后,有内侍匆匆的前来禀报,却说是时辰已到了,楚王轻捻着胡须,朝着伍子胥道:“卿家也先别出宫,与寡人一同前往东宫观礼去,太子今日大婚,你正好赶得凑巧……”

    说着,楚王也径自站起身来,内侍已经招呼好了车辇,楚王驾上车辇朝着东宫前去。伍子胥应了声“喏”,依旧是这一身戎装未曾卸下,便徒步跟随在楚平王的身后朝着东宫前去。

    今日太子建大婚,他凯旋归来,兄弟二人至今都还没打过照面,伍子胥也想当面与太子建贺喜。

    群臣喝彩之声喧天,在诸多礼节之中,已到了深夜,楚王在婚礼之上却是一直心不在焉,就连接受新人朝拜的时候,也都是将眼光朝着东宫外看去,直到新人礼毕,楚王便已经心急如焚,匆匆离去。

    伍子胥自归来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楚王的不一样之处,只是一直不知道到底是哪里说不出来的不对劲,但是现在看到楚王就连新人合卺都没能等到,就匆匆离去,他私底下问询了楚王身边的内侍,大王是否有什么要急的奏章处理?

    内侍却是挤眉弄眼摇着头,说是不知大王行踪。

    深宫宴席,直到深夜才罢,太子建已经醉了七八成,加上今夜心中欣喜,自是醉意更甚了几分。

    直到宴客散去,伍子胥却还独留东宫,眼见太子建醉意甚浓,伍子胥无奈轻笑,端起一盅酒上前敬贺,“殿下大喜,胥终赶得及,还祝愿白首偕老,好合千岁。”说罢,伍子胥率先将这口中烈酒饮下,豪气干云。

    太子建今日大喜,本就来者不拒,更何况是伍子胥的敬贺,他更是要一饮而后快,也将盅内烈酒饮下,“我熊建今日算是得偿所愿,今生无憾了。”他心心念念着秦国的长公主这么久,今日终于正式成亲。

    美人在怀,此生无憾。

    伍子胥见太子建这般开怀,心中也为他开心,搀扶着他那踉跄的醉步朝着东宫内殿走去,回廊处,这打小一起长大的兄弟二人,伍子胥似乎从未变过,向来都是他如此刚毅的守护在太子的身侧。

    “太子已得偿所愿,胥却不知何日才能?”伍子胥由衷的感慨。

    只这么轻轻一道,却是被太子建听去,他站住了脚步,“胥也有心上之人?”说罢,太子建会心一笑,重重的拍了一下伍子胥的肩膀,“待得我大婚过后,我亲禀王父,定然为你也签上红线,如何?”

    伍子胥闻言,笑逐颜开,“如此,子胥先谢过殿下成全。”

    太子建摆了摆手,依旧是朝着洞房边的方向走去,今夜的太子建一身玄色长袍,锦冠玉带,自有一番天家风华,端的是俊逸无双,雅致无双。只是原本俊逸稳重的模样,在此刻酒醉之下,反而显得有几分轻挑的意味。

    “员兄与我,同窗伴读,自小便感情甚笃,本宫早将你当成兄弟看待,你的终身,便是我的责任……”他依旧一步步在前,牵引着伍子胥朝着寝殿走去。

    一路宫灯,一路辉煌,遥遥一路照影着二人前来,前方有宫人守候的寝殿,太子建停下了脚步,抓起了伍子胥的手,“来,员兄,前来见见你的弟妹,我来引见。”

    伍子胥盛情难却,便跟随着太子建一同进了洞房之中,只是,他的这一身戎装与这一对新人的喜庆却是显得格格不入,这一身风尘仆仆的模样进宫复命,未及换下便来观礼,伍子胥心中都觉愧然。

    太子建却是没有诸多的忌讳,径自拉着伍子胥,毫无身份尊卑,只将伍子胥待作最为信任的知己兄弟,来到殿中,便高声喧道:“本宫今日娶妻,有赖当日员兄冒险进秦宫一探究竟,今日本宫得偿所愿,自然应当受我夫妻一敬。”

    言罢,太子建让宫人端来杯盏,亲自为伍子胥满上酒水,“来,员兄,建感激不尽,唯饮此盅,聊表谢意。”说着,仰头一饮而尽。

    伍子胥自是相陪,饮罢杯中酒的时候,他用手以背擦了擦嘴角,瞟了一眼端坐在华帐内的新娘子,嗤笑一声,“殿下,你我兄弟二人相聚自然不愁时刻,只是今夜乃殿下大喜,春宵一刻千金,子胥不敢耽误。”说着,他拱手就要告退。

    然而,却是在伍子胥就要告退的时候,太子建伸出手来拦下了他,“员兄何必着急?”说着,他便让宫内侍女端来玉如意,一手执起如意,一手带着伍子胥上前去,“先见见你的弟妹……”

    一边说着,太子建一边将玉如意朝着那盖头上伸去,轻轻一挑。

    这玉如意泛着寒意,也带着太子建的一腔热情,然而端坐在这新房里面的齐姬却是心中一直煎熬,将手紧紧的拽着自己的袖子,心中砰砰跳了个不停。

    她这个公主到底是假的,今夜一应礼节她都是在战战兢兢之中度过的,现如今入了洞房,齐姬不但没有卸下重担的感觉,反而是心中累积了千斤大石一般。而当太子建要来掀盖头的时候,她更是如受冰火煎熬的一般,难受得紧。

    “来,爱妃……”太子建掀开了盖头的时候,笑脸相迎,在朝着齐姬一句话还没说完的时候,见到了这一身新嫁衣在身的娘子,一下子笑容僵住了,就连原本的一身酒意在此刻也忽然被惊散了。

    “怎么是你?”太子建声音骤然冰冷了起来,就连原本执在手上的玉如意也在这一刻掉落,摔落在地上的声音,忽然有些刺耳,也将这宫中的侍婢嬷嬷等吓得不轻。

    新婚之夜,摔碎了如意,并不是大吉之兆。

    正当新所有宫人都在那里慌乱着打算救场的时候,太子建却是冷喝了一声出来,“都出去。”这一声冷喝,将原本一下子哄乱了起来的场面一下子给震住了。

    而这一声冷喝,就连齐姬也吓了一跳,若不是脸上浓妆艳抹的话,早就花容失色了,此刻只能瞠大了一双美目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子,她的夫君,假扮得来的夫君。

    这一身风度翩翩,却是一下子走进了她的心中,有些难以开口,却又有些畏怯,太子建这般反应,莫不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才会骤然大变?

    伍子胥也是对太子建这前后不一的反应莫名其妙,他正想要上前的时候,却见太子建也是一脸的苍白,连连的后退,只拉着伍子胥的手,频频颤抖,“错了,不对,不是她的……错了……”

    这一下,就连原本想要站起来的齐姬,在听到了太子建的这话的时候,也是骤然双腿无力,朝着床上跌坐了下去。

    果然,麻雀始终是麻雀,再怎么假装也成不了凤凰。

    现如今才刚入楚宫,太子建就一眼看出了自己的端倪,齐姬这一下……是在劫难逃了。

    而太子建则是拉着伍子胥便朝着这外面跑了出去,看这样子几乎是落荒而逃的,就只剩下齐姬一个人坐在这寝殿之中。

    红烛照佳人,却有莹莹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