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齐姬救我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25本章字数:3151字

    是夜,深深宫闱之中只见到宫灯盏盏,璀璨的光亮照在这宫道之上,仿佛走不完的尽头。只见到在这深宫宫道上,一道娇小的身影仓促的在这其上行走着,行色仓皇,时不时的四下环顾着身后是否有人。

    此时的齐姬,一身侍女装束,夜深雾浓之下一领披风罩在她的身上,风帽披在头上低低的垂着头,若不仔细看,谁都不会察觉此时的太子妃正如此的一身装扮,行走在这宫道上。

    太子建少回寝殿休息,自从新婚夜过后,他就借口朝政繁忙,偶尔回去歇息而已,少有回到寝殿相伴的时候,齐姬久而久之也习惯了,再不强求。

    从那时候伍子胥的话语之中齐姬也明白了太子建心中有人,她即便再牵挂于他,也无法强求一个心不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而经过了这段时间的查探,齐姬也知道了栖凤台这个地方。

    听说不知道是哪一代的君王听信传言,筑下高台引凤前来栖息,只是能否引来凤凰另当别论,此后多年,此台逐渐的被荒废了。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楚平王竟然又再次让人重新整修那里,派下重兵把守,因为地处偏僻,也无人去在意。

    倒是那一天齐姬经过御园中的时候,无意之中听到那内侍训斥下人的话语,齐姬的心中忽浮起了一丝可能:会否,楚王将孟嬴安排在那里?

    不管这个猜测是否属实,齐姬都必须亲自前往栖凤台查看一下,不然的话,她真的不知道偌大的一个楚宫,应当到哪里去找孟嬴了。

    借着夜色掩藏,她特地挑着宫墙照影的地方,不易被人觉察,亦步亦趋的朝着前方走去,楚宫她并不熟悉,特别还是摸索这栖凤台的方向,按照着心中对这个楚宫的大致了解,寻找了一二个时辰才找到了栖凤台的所在。

    齐姬虽然之前有想过栖凤台之中应该会有重兵把守的才对,可是,当她看到这眼前的侍卫一层层的巡逻之时,心中还是诧异了一阵,真没想到这个楚王竟然是这般的看重孟嬴。

    “该怎么进去?”齐姬心中正在为此踌躇。

    而今她的身份已然是楚宫的太子妃,要是被人认出来的话,别说是太子建那边不好交代,就连楚王和费无极这边就难以容得下她了,当前之急就是得先潜进去确定孟嬴是否在这里面,剩下的再行定夺。

    正当齐姬在那里犹豫不决的时候,恰巧有宫人端着锦盒从这栖凤台之中走出来,还一边嘤嘤咛咛的小声哭泣着。

    走向齐姬这边来的时候,齐姬咬了咬牙,朝前走出一步,站定在了这个宫人的面前,“姐姐这是为何,哭得这般凄惨?”瞥了一眼我她手中的耳盒,又想起之前在御园之中听到的话,大胆的揣测,“贵人还是不肯吃?”

    那宫女擦着自己的眼泪,“可不是,大王宝贝得紧,公公也下达了命令,饿上一顿的话要了我们的小命,现在晚膳不进,夜宵也不进,明日领罚的时候,谁能说情?”说着,那小宫女则更是呜呜的哭了起来。

    齐姬闻言,心中却是忽然生起一计,“要不让我再进去试试?横竖明天都得领罚。”说着,伸过手去就要接过这宫女手中的食盒。

    宫女心中存疑,抬首看去的时候,只见到在这黑夜之中看不真切,但是一想到明日就要领罚,便也松手,“如此,劳烦姐姐了。”

    齐姬接过了那食盒,心中战战兢兢的,路过了那栖凤台门前的把守的时候,侍卫检查了手中的食物之后,便放行让她进去,也没人怀疑她的身份。

    栖凤台之中,一反这金碧辉煌,殿中的灯火少得可怜,只有这依稀的一盏烛光摇曳,伴随着齐姬这谨慎微小的声音,“美人,美人……”她还不能确定这里面的人到底是不是孟嬴,只能谨小慎微。

    可是,她没走几步的时候,从身后,却是忽然响起了冷冽的声音,“你又来做什么?不是让滚出去了吗?”

    这声音带着冷冽与凄厉,明明是孟嬴的声音,但是却是一比她之前那如银铃般的声音的时候,仿佛就像是在地狱之中走过了的一般。

    齐姬骤然惊喜,转过身去,“公主,真的是你?”

    转过身去,齐姬将头上的帽子给摘下来,露出了她的容颜,在见到孟嬴的时候是空前的欢喜。

    孟嬴见到了齐姬的时候,也是微微一愣,双目之中尽是难以置信,就连声音都颤抖了起来,“齐姬,齐姬真的是你?”她说着的时候,眼泪却是不住的流落了下来,“齐姬,我的好爱婢,救我,救我出去,救我出栖凤台,救我出楚宫。”

    她连连说着,紧紧的抓住了齐姬的衣袖领口,一身的仓皇,在见到齐姬的时候,仿佛是最后的一根稻草。

    齐姬也震惊住了,她没想到这才短短的时日不见,之前那个绝色美人此刻竟然消瘦成这般模样,清瘦的脸上只剩清泪,就连鬓发都无心挽起,只随便的束在背后,裙裾长长,就如此凄楚,完全失了往日的天家风华,只剩楚楚可怜。

    “公主,我们离开,这就离开这个地方,再也不要回来了……”她也紧紧的抓着公主的双手。但是,这话却是说到了一半的时候戛然而止,眼光朝着这栖凤台的外面看去,依稀还能看到侍卫在外面巡逻的身影。

    “可是,外面重重把守,我们该怎么离开?”齐姬喃喃的说着,这眼前的第一道难关便是如此了,“别说出楚宫了,就是出这栖凤台也是一道难关……”

    孟嬴听到此话,最后的一丝希望似乎都让人给剪断了似的,“难道,真的注定我孟嬴该当命绝于此?”

    她此时此刻只想回到秦国。

    楚国欺她,必无好下场!

    可是,目前却是连出这栖凤台都难,更别说出楚宫了。孟嬴就如此站在当地无声苦笑,残留在这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栖凤台。

    齐姬在看到公主这般模样的时候,心中也止不住的怆然,孟嬴会有今日她难逃的责任,如今又怎么可能见到她就这么香消玉殒,绝望如死?

    想着想着,齐姬频频的摇头,“不会的,绝不会命绝于此,定然有其他法子可出去。”她说着,一把抓起了孟嬴的手,“公主,逃出栖凤台,去东宫,对!去东宫找王后,千万千万不要再落到楚王的手中……”

    齐姬只能如此叮嘱,在这楚国之中,若是说楚王还有什么忌惮的话,那便只有太子母子二人了,楚王还算敬重王后,太子建毕竟是他的亲生儿子,孟嬴只有逃到东宫才有出路。

    孟嬴一时没能反应过来,喃喃的说了一句,“你怎知的如此清楚?”没能细想,齐姬也不知道该作何回答,转身去朝着这寝殿之中的一扇窗子推开,窗子后面是山石嶙峋,没有侍卫把守。

    齐姬想了一会儿之后,赶紧在孟嬴的耳边说了一句什么,孟嬴拧眉,“这样,能期满得过外面的侍卫吗?”

    听闻后,齐姬朝着这外面看了一眼,“只能一试了。”

    孟嬴此刻也只想尽快离开这座栖凤台,齐姬的办法也只能一试,随后她朝着这寝殿里面的门后躲去,不让人看到她的踪影,而齐姬则是在确定了孟嬴藏身好了之后,走到这窗子边上,随手将这刚才拿来的锦盒朝着地上一丢。

    “砰”的一声响之后,齐姬也应声倒地,假装被人袭击之后倒地的样子,只见到侍卫冲进来了之后,齐姬无力的指着这窗子大开的方向,“美人,美人袭击我之后,逃跑了……”

    侍卫一听,这还得了,也顾不上这眼前的乱象,侍卫长赶紧将手一挥,“还不快追……”这个美人要是找不回来的话,楚王一道命令下来,所有人都得丧命。

    见侍卫果然中计,在他们走后,齐姬起来扶出孟嬴,“公主,你且先离开吧,去到哪里都好,不要再囚禁在这里了。”

    齐姬如今只能这般作想,哪怕她一辈子待在这楚宫,接受千刀万剐,也绝不愿意见到孟嬴再留在此处。

    “齐姬。”孟嬴抓着齐姬的手,忽然有些担忧了起来,“我走了,你怎么办?我们一起走吧?”

    齐姬摇着头,“不了,总得有人留在楚宫抵挡一阵,楚王如果真找不到公主,总得有个怪罪的人。能脱身则已,不能脱身的话权当一死,也算报答公主当时在秦国的救命之恩。”说着,她将孟嬴朝着门外的方向推去。

    孟嬴羸弱的身子被她一推,整个人也朝着前方走去,不舍的回首看着齐姬,“齐姬你放心,我会去东宫找人的,你等我来找你,我们一起回秦国。”说着,孟嬴朝着外边空荡荡夜色中走去。

    齐姬一人独自站在那里,看着孟嬴这离去的背影,心中也感慨万千,“公主,齐姬能帮你的也只能到此了,希望你得知真相的时候,不要怪齐姬,我也……身不由己。”

    只是,孟嬴却无法听得到她的话了,只剩下这座空荡荡的栖凤台,仿佛再现着当日的辉煌场景。

    在这深夜之中,孟嬴一往朝前,仓皇的在这宫中奔跑,此时此刻,也只有按照齐姬所说的那样,尽快朝着东宫跑去,只有找到了太子和王后……

    东宫,东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