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遥遥一曲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25本章字数:3177字

    东宫一路,何其遥远?

    在这彻夜的辉煌之中,灯盏点点的星光无声的闪耀着,但是却是距离孟嬴此刻慌乱之下的行踪,大相径庭。

    她本来就不熟悉楚宫之中的地形,加上深夜之中又被人追踪,孟嬴一路躲躲闪闪,只能越发的背对着这原本想去的东宫方向跑去,越跑越远。

    此时的一处翠微居,微微一盏烛火彻夜通明,谁都不曾想新婚燕尔的太子殿下竟然在此刻,而不是太子宫。

    伍子胥今夜当值,一身的戎装,却是此刻被太子建拖到此处相陪,浅尝浊酒,心中却是与太子同样的苦闷。

    “子胥,你说如若是当时我不去向秦国求亲的话,是否便不会有如今的惆怅?”太子建为自己再添一盏,一夜无语之下却是忽然问出了此话来。

    伍子胥正想端杯的时候,被太子建这话一问,却是怔了一怔,复又端了上来,随口问了句,“莫非是太子妃有何不好?”他知道太子建心有所属,但是新婚那夜太子的决断也让伍子胥看出了他为君者的魄力,当断则断。

    可是,现如今却又见到太子建因此闷闷不乐,每当他当值之时,便一定会被太子拉到此处,由此可见,太子建本就不想回寝宫。

    然而,却是在伍子胥问出这话的时候,太子建却是摆摆手,“爱妃一切都好,温柔贤淑,贤达可人,不愧大国风范……”他说着这些话,心中对齐姬的评价却是极高的。

    但是,却是不知道为何,每每看到自己的爱妃的时候,总会想起那夜泛舟湖上她身边的那个女子,如此的风华绝代,最终却只能失之交臂,太子建一直愁肠不解,也不想多去面对自己宫中的那位“爱妃”。

    伍子胥岂能不知道太子建心中的想法,他的心中何尝不是和太子建一样,苦苦的牵念着同一个女子?

    只是,如今又能怎样?

    秦楚两国已经联姻,痛击了晋国,楚国如若此时再反口的话,必将失信于天下,诸侯之间人人得而诛之。

    太子建也是深明这个道理,故而只能愁苦了自己,不想又多喝了几盅下去,酒入愁肠,只能是倍加苦楚。加上他今夜又喝多了,在一盏下喉之后竟然连连干呕了起来。

    伍子胥见状一惊,起身来要搀扶太子建,“殿下,让末将扶您回宫。”再这么喝下去的话,恐怕明日朝会之时大王会怪罪。

    然而,太子建则是在伍子胥扶起自己的时候,一把抓住了伍子胥的手腕,“伍员兄,找机会再替我进一趟秦国,你帮我找到她,去找她……”他说着,甩开了伍子胥的手,无奈的摆着手,“本宫该当回宫才是。”

    伍子胥也不知道太子建此时究竟是真醉了还是装作糊涂的样子,他只能怔怔的站在当处,无法再抽身上前去,却也是喃喃的开口回应着太子建刚才的话,“我会回去找她的,殿下放心。”

    在这么说着的时候,他不自觉的将自己的手朝着自己腰间摸去,那一管碧玉萧随身佩戴在自己的龙泉宝剑身边,当时那遥遥一曲相映,如今却是两地相思。

    转身,他也步出了这庭院之中,在这深夜之中借着巡逻之便,一步步的消遣着心中的寂寥。

    直到,走到一处偏僻处,只见不远处种有杏花,被风一吹便有如雨般的仙境,恍然之间,让伍子胥想起了那时候的雪,翩飞满天的情景,美得让人心醉。

    驻步于此,不肯离去。

    …………

    深夜之中,太子建独自一人踉跄着醉步走在这宫道之上,前无宫灯照明,后无内侍相随,只觉得这微微风吹了过来,顿时醒了几分酒意,才又想起自己已经多日没去寝殿之中歇息了,秦国的公主本不该受此冷落才是。

    如此作想,他便朝着自己寝殿的方向走去,夜深人静,此处又地处偏僻,太子建在朝前走去之际,却是不知从什么地方,忽然一道身影冲撞了过来,撞了个满怀,顿时太子建与那人统统跌倒在地。

    太子建发怒,“哪来的宫人,走路如此莽撞……”抬眸之时,借着这微微月色看去,这一看却是让太子建顿时愣住了,忽然有点难以置信的错觉,“是,是你?”

    是孟嬴!

    那个曾经他惊鸿一瞥的女子!

    却不曾想,竟然还能在楚宫之中见到她,这难道是在做梦?

    可是,孟嬴却不认得太子建的,此刻她惊慌得连连后退,苍白的神情之上四下环顾着,深怕身后有人再追赶过来。

    似乎也觉察到了孟嬴的惊慌,太子建起身来的时候,弯下身来要搀扶起她,正当他的手触碰到她的手臂之时,孟嬴却顿时将太子建一推,“不,不要碰我,放我离开,我……我要离开楚宫,离开这里。”

    太子建却是不知道她在惊怕着什么,“姑娘不要惊慌,我,我可以帮你,有什么事情你与我说来。”说着,他再次搀扶起了孟嬴,仔细的看了她的容颜。

    月色下,那精致清冷的容颜,出落得犹如梦中的仙子,比起之前的那惊鸿一瞥,此时她的楚楚可怜更胜当时一筹。

    果真是她!

    太子建一时没能遏制住自己心中的惊喜之情,在孟嬴此刻还犹如惊弓之鸟的时候,登时又一把将她一拉,拉进了自己的怀中,“上天果真待我不薄,你可知我,我想你想得好苦啊!”

    他紧紧的抱住了这个女子,就此不想再放手的了,这段时间与自己的爱妃之间同床异梦,让太子建深感煎熬。

    原本对这个女子的念想本该就此断绝的了,没想到又在这楚宫之中见到她了,这难道真是上天的安排?

    可是孟嬴在这楚宫之中已经受尽了欺侮,原本以为这次冲撞到的人可以是个君子人物,能够帮自己逃离楚宫的人,却没想到一见面却也是这般孟浪。故而才稍微平度下来的心在这一刻又是紧绷了起来。她猛地将太子建整个人一推。

    连连后退之下,几乎要再次跌倒,看着眼前男子,“楚人无一个好人,人人都想欺负我而已,与你们那肮脏龌龊的楚王一般,都无好下场……”她说着,当即转身朝着这身后跑去。

    这下,却不知道该往哪里跑去,只能随便朝着身后一条小道上奔跑去。

    太子建原本就醉酒,乍得一见到心中的女子之时,更是按捺不住心中的相思之情,却不曾想唐突到了美人,吓得她竟然慌乱而离。

    这下,太子建的酒也醒了,正想追去之时,却再也不大到了她的踪影,慌乱之余,太子建只能痛骂自己,“真真该死,怎能如此对待于她,这下……”他无奈一拂袖,赶紧的转身朝着寝宫那边的方向去。

    在即将到了太子宫前的时候,正巧也撞上了一身侍女装扮赶回来的齐姬,太子建见到她这般模样,不禁咋舌,“爱妃为何深夜这身打扮?”

    齐姬支支吾吾的,更没想到之前一直不回宫的太子建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回来,更没想到竟然会被他撞上,她一时之间也没想到回答的措辞。

    太子建此刻心急如焚,还没等到齐姬的回答的时候,身后但见有巡逻的侍卫身影经过,太子一下叫住了他们,“赶紧来人,在这宫中给我找,找一个女人,秦国来的,美若天仙的女子……”

    齐姬这么一听,忽然也神色惨白了起来。

    太子建的这形容天方夜谭,其他的人未必能够听得懂,但是齐姬却听得懂的,听完他的形容的时候,齐姬第一时间想起的人便是孟嬴。

    侍卫满宫廷的寻找孟嬴的下落,齐姬原本还想留住太子的,却不想太子建原本的愁眉不展,却是在今夜巧遇了孟嬴之后雀跃不已,原本想回来的身影也在此刻又再度离去。

    徒留下一句“爱妃且先歇息”之后,便离开了。

    只剩下齐姬一人独自站在那里,怔怔的看着太子建这一迷离的背影,眼中有泪在打转,她竟然会为了一个这么不在意自己的男人如此伤心不已。

    “殿下,如果你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之后,只怕是连与我多交谈一句都嫌弃吧?”齐姬喃喃自问,她自己心中也明白一点,太子建娶的不过是秦国的公主,根本就无关这个公主是谁。

    费无极替楚王安排的这一出丑闻,在齐姬看来,本来就是一种讽刺。

    但见有夜风吹来,凉凉的,却是怎么也比不上此刻齐姬心中的冷,孤身一人站在此处,竟无一人关怀。

    同样的深夜之中,满宫满苑的人在寻找孟嬴的下落,她就宛如过街的老鼠那样见不得光,只能朝着这越发阴暗偏僻的地方躲藏去,深怕再被谁找到,再次被带回那个栖凤台之中,侍奉那个年迈的楚王。

    若真是那样的话,她宁愿就此死去。

    却是在这慌乱之际,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逃窜到了哪里去了,只是再往前行的时候,前方,有一片像是被人废弃了的院落,院落之中种满了杏树。

    远远望去,只见到未结杏果,但有花开满天,偶被风一吹动,便是落花如雨的景象,让人仿佛置身梦中。

    孟嬴绝没想到自己会误闯到这里来,在这杏花微雨之前,她忽然怔住了脚步,一步步朝着这前方走去。

    但闻得,在这深夜之中,在这杏花如雨之夜,竟然隐隐的还有箫声伴随着风声,呜呜传来。

    俨然还是那一曲……萧山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