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落花如雨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26本章字数:3606字

    “你要回秦国?”伍子胥心中错愕,拧眉起来,有些局促的感觉,“我本想这阵子再往秦国一趟去找你,你现在已经来楚国了,何必再回?”他本就想将她永远留在身边的,如今她在这里了,岂不是更好?

    为何还要回去?

    “你是陪嫁过来的宫女,我只需要去向太子妃求情,她定然会将你赐给我的,此后我发誓,再也不会让你空等了,我去求父亲,明媒正娶……”伍子胥甚至已经都将后路想好了。

    以他和太子建之间的交情,向太子妃求娶一个侍女那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只要太子妃答应这事情,那么两人就再也不用再受这等相思之苦了。

    然而,孟嬴却是捕捉到了另外的字眼,娥眉轻蹙,诧异的开口,“太子妃?”顿时,她陷入了错愕之中。

    这次秦楚两国联姻,她以长公主身份出嫁,而今却是被送到了楚王的身边去,那么,现在在伍子胥口中的那个“太子妃”又是谁?

    费无极这盘棋到底是怎么样安排的,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孟嬴在这一刻却是糊涂了。

    眼下唯一的出路便是出宫,先回到秦国将此事一五一十的禀告给王兄知悉,到时候费无极和楚平王之间的这些见不得人的勾搭自然会大白于天下。

    只是,伍子胥却不知道孟嬴的真实身份,自然对太子妃的身份没有任何疑虑,只是不明白孟嬴此时的怔忡,连叫了几声“齐姬”之后,孟嬴才回神过来。

    孟嬴才豁然发现,当初在秦宫之中她为了与伍子胥亲近,隐瞒下了自己的身份,而今却是想要开口说明自己的身份。

    “太子妃,竟然真的又有一个太子妃留在楚宫,那我呢?”她喃喃的说着,忽然发现才短短时日,这眼前的一切便有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连自己的身份都已经有人顶替了。

    可是,自己却是已经成为了楚平王的玩物,在伍子胥的面前,她该如何启齿?

    “你在说什么?”伍子胥不明白孟嬴此刻到底是为何,只能是上前一步去,想要问询个清楚。

    可当伍子胥上前一步的时候,孟嬴却又再连连后退,“不可说,不可说……”她抬眸看着眼前的伍子胥,蓦然之间,又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对他开口。

    只将眼光瞟过他手上的那管碧玉萧,那一夜二人相遇的场景,那一曲箫声,此刻却是断肠之音。

    她朝着伍子胥跪了下去。“将军,当我求你,也求你念在你我之间的旧情,带我离宫好吗?我别无他求,只求你带我离宫,往后的事情,你自然会知晓,求你了!”

    伍子胥没想到她出宫的心意这么坚决,想要扶起她的时候,她只将双手紧紧的抱在他的手臂上,“将军,今时今日已经不同,日后你会懂得的,我只想回秦……”

    伍子胥看着她这一脸的梨花带雨,秀发沾在腮边的泪水上,一副凌乱的模样,她的眼泪似乎有着某种魔力,即便他心如钢铁,在这一刻竟然也能软了下来。

    “好。”伍子胥鬼使神差的应允了下来。

    与此同时,他只将手缓缓地,再次拨开了她此刻脸上和泪水相互沾染交缠的墨发,异常的怜惜。

    他却再度强调着,“我不管你回秦想要做什么,但是我也有一话你须谨记。”说着,伍子胥却是停顿了一下,像是不舍。

    停歇了一会之后,复又说道:“我不管你是谁,在楚宫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寻死,我只想让你知道,我还会回去找你的,当时誓言还在,我伍子胥并非真的是食言之人。”

    此生此世,他永远难以忘怀当时月夜泛舟时那一刻的相遇,也才有此时此刻他说完这话的时候,再次将她紧紧的拥抱在怀中。

    力道之深,几乎是想将她揉进自己的怀中去,融合进自己的骨血之内,便能解了这相思之苦,“我定然还会回去找你的。”他抱着她,在她的耳边如此说道,铿锵有力,铮铮誓言。

    然而,孟嬴却是在听到这话的时候眼泪莫名,闭上了眼睛的那一刻只剩下这漫天的花雨落下。

    他对她说:“无论如何,活下去!等我,好吗?”

    孟嬴没有回应他的这话,在这一刻竟然也只是紧紧的拥抱住这个不再属于自己的男人,哭得让人心生疼,“带我离开,永远……永远别再入秦找我。”她细细的说着,声音仿若蚊吟。

    她此生都不想再见到这个男人,当初的誓言太美,再也禁不起这般沧海桑田的变化,她已经再非冰清玉洁的孟嬴,等她回秦之后将此事公开,将是天下奇耻,人人笑谈,已经再配不上他。

    那时候,她也不知道伍子胥将如何看她。

    伍子胥正当纳闷,松开了她想要询问的时候,不远处却是有侍卫搜寻过来的声音,这一夜的楚宫之中都在为寻找她而大乱着,不管是太子建的人,还是楚平王的人。

    孟嬴却是慌乱了起来,赶紧推开了伍子胥,“替我拦下他们,绝对不能落入他们之手,绝对不能……”她已经怕了,再不想回那年迈的君王身边去。

    也更不想再被囚禁在那栖凤台之中。

    伍子胥在她这么慌乱之下握住了她的手腕,“你不用担忧,前面有座翠微居无人居住,你先去那边躲着。今晚我帮你挡下侍卫,明夜此时你在此等我,我带你离开王宫。”

    离开王宫!

    这是孟嬴梦寐以求的,泪眼婆娑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她只微微道了一句,“谢谢。”起身来,转身窜入那落花如雨的丛林之中去,只留下伍子胥一人站在那里,怔怔的看着她的背影。

    直到落花掠过眼眸,身后侍卫追寻过来的时候,是太子建的贴身侍卫,远远的见到了伍子胥的时候,领头的朝着伍子胥躬身一礼,“见过伍将军。”

    伍子胥这下也更是诧异了,眼光不自觉的朝着刚才孟嬴所离开的方向看去,她为何这么害怕太子建的人?

    “我见今夜落花甚是妙曼,自来观赏,你们这么匆匆前来,可是太子有何吩咐?”伍子胥问。

    侍卫却是答:“禀将军,殿下让属下寻找一女子踪影,但不知将军可有见到?”

    伍子胥还没开口的时候,从这条小径上又一支侍卫队朝着这边过来,来的却是楚王的人,见到了伍子胥的时候,竟然开口也是询问女子的踪影。

    这下,伍子胥的心中更是开始狐疑了起来,什么时候太子建和楚平王二人都这么着急的寻找她了?到底……她是什么人?至于今夜惊动整个宫闱的人?

    “我今夜一直在此观赏落花,从未见到什么女子,各位大可先回,可能出宫了,可到宫门口那边询问询问。”伍子胥按下心中的疑惑,笃定了明晚见到她的时候,一定得问清楚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两队的侍卫面面相觑,伍子胥都这么说了,自然无可置疑的地方,只能各自告辞,继续带着人马朝着别的地方搜寻去。

    倒是伍子胥站在此处,眼见着不远处那个翠微的方向,他甚至都不明白何以宫中最位高权重的两个人都同在今夜找她。

    紧握着手中的玉箫,他也随之跨步朝着那翠微的方向走去,可是,却是还没多走几步,身后却是响起了呼叫他的声音,“二公子,二公子……”是伍奢身边的贴身老奴,被宫里内侍带路,急急的朝着这边走来。

    “二公子,可算找到你了!”老奴一脸紧张的模样,“大公子早在宫外等候了,老爷疟疾又发,宫中都去了御医,还望二公子赶紧回府一趟……”

    “父亲病犯了?”伍子胥这下却是停下了脚步,眼光朝着这眼前的那处方向看了一眼,暗自道了一句,“也罢,明晚再来找她。”

    横竖都已经与她约好了的,此刻又加上老父亲病重,伍子胥不得不先折返回宫,随着这老奴出宫之后,大公子伍尚已经骑马在宫道外等着了,见到伍子胥到来赶紧让人牵来一匹马。

    伍尚先率自鞭打马臀,朝着前方飞奔而去,“二弟,你且快快随我回府……”说罢,只见这黎明之时的宫外伍尚一人一骑逐渐的远去,马蹄“哒哒”声响却经久不绝。

    伍子胥也不敢再多加耽误,径自转身上马也跟随着兄长的方向朝着家中奔去,楚王在宫中听闻太傅病重,也先后遣了御医过去。

    一下子,伍家之中人人担忧,伍奢年迈,如若是熬不过去的话,必当是楚国之损。

    然而,楚王此刻在自己的王殿之中也同样的坐立难安,直到朝会的时候有内侍前来通报,最后都被楚王给轰了出去。“找不到美人,寡人食不知味,夜不能寐,还管什么早朝,有什么事统统交给太子去办。”

    内侍不敢忤逆楚王的命令,在楚王这样吩咐之后,便应了一声“喏”之后退下。

    有侍卫从王殿之外登阶来见,楚王一见到是侍卫过来了,忽然又像是活了过来了,赶紧从高坐上跑下来,“怎么样,找没找到美人?”

    “禀大王,美人还未找到,只是见到殿下的人也……”侍卫还没说完,便见到楚王一脚朝着这禀报的侍卫踹去,怒不可遏,“找了一夜,让你们找一个女子都找不到,要之何用?”

    说着,楚王朝着这侍卫的身上劈砍过去,侍卫没能躲闪过去,只将手臂来挡伤得不轻,只得连连求情,“我王息怒……属下在寻找美人之际发现太子殿下也在找一女子,却不知是否被殿下藏了……”

    “太子建?”楚王顿时打了一个激灵,就连拿着宝剑的手在这一刻却也是已送,“哐当”一声掉落在地上,“太子建找她作甚?还是说他知道了美人被换之事?”楚王喃喃着,大吼了一声让这侍卫下去。

    孤身一人坐在这王殿之中,却是气喘吁吁,“要是太子建知道了这事的话,又该怎么交代?美人……绝对不能落入他的手中。”

    楚王这下却是坐立难安了,“都怪这费无极,作事也不想个万全,太子建要是知道了他的长公主就在寡人的栖凤台中,自己娶的是个侍女……”楚王不敢再往下想去,顿时有种不知道该如何收场的感觉。

    “找不到美人,难道真的是被太子建所藏?”楚王在这宫殿之中走了几圈,一下子心中也难以定夺了。

    只是,美人无论落在谁的手中,就是绝对不能落在太子建的手中。

    正当楚王的心中焦灼的时候,殿外却是有内侍的通报声远远传来,“王后娘娘驾到……”

    楚王心中一凛,“王后,她来作甚?”

    难不成,是因为美人之事前来质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