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权力巅峰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26本章字数:3125字

    那个……宫女?

    谁都不知道齐姬和楚王之间说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这葫芦之中的意味也只有楚王能懂。而当楚王明白了齐姬在说着什么的时候,神情之间的转变竟然是连与他是结发夫妻的王后都深觉诧异。

    齐姬依旧是安静的跪在那里,话不宜多说,点到即止便可。

    如今孟嬴流落在外,保不准会落在谁的手里,但是不管是落在谁的手里,孟嬴都不可能有活路的,为今之计能彻底保住孟嬴的人,便只有楚王一个人了。

    齐姬知道这样无异于再次将孟嬴给推到了楚王的怀抱中,但是也唯有如此,在这个楚宫之中能留住她性命的人也这有他了。

    一旦关系到孟嬴的,楚王就大不一样了,原本还满不在乎让王后去处置的宫女,现在却是一下子多了心思了,在那一阵震惊过了之后,楚王则是又坐回到了座位上面去,细细的捋着自己的胡须,看不出他在思量着些什么。

    骊美人不知道齐姬这话到底对楚王有什么作用,竟然能让楚王变了颜色,一下子不依了,摇曳着自己的身姿撒娇道:“妾身不依,妾身就是不依,宫女该当处置,太子妃也该当处置,王后统领六宫失衡,也该当处置……”

    “处置处置,要不要把整个后宫的人全部都处置了,你就开心了?”楚王这一下则是硬气了起来。

    本来事情只是单纯的后宫女人心思,现在却是动到了楚王的心头肉,楚王这下态度却是转变得极快,一下子制住了骊美人的话。

    骊美人愣住了,压根没想到平时那么宠爱自己的楚王此刻竟然会这样冰冷冷的止住自己的话,登时愣住不能言语。王后倒也是诧异,却是心中暗自窃喜了起来,且不说齐姬对楚王所说的话到底灌了什么样的迷魂汤,但是能压制住骊美人的气焰便行。

    后宫也少了许多的事。

    “大王……”骊美人没想到楚王竟然会这样转变,犹然的不死心的叫唤了一声,娇声娇气的,又夹杂着十分的委屈。

    换做在平时,楚王只怕是会连心都给她融化了,但是现在楚王的心中只关心孟嬴的下落。

    在骊美人这一话说出来之后,楚王冷哼一声,“你这碎妮子,还当寡人不知道,平素里在后宫骄纵惯了,王后胸怀宽广没去整治你,现在还要寡人陪你一起胡闹,太子妃是什么身份,秦国公主,事关两国邦交。

    何况寡人看来,你这伤势嘛……也不是多重,怕是失手错伤,也不是什么刺杀,不要把事情闹大嘛,什么惩治不惩治的,寡人多赏了你些,让御医好好诊治诊治,此事就此作罢!”

    说着,楚王为了趁着孟嬴还没走远,想赶紧命人去找她,也只能尽快的起身。

    骊美人偷鸡不着蚀把米,她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不但宫女也没能惩治住,就连王后和太子妃都在看自己的笑话,她怎么能甘心?

    一下子上前去,跪倒在楚王的身后,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了楚王的衣摆,“大王,大王您不能让人迷了心窍,妾身委实……”

    “委实委实,寡人如此决断不好吗?”楚王这下动怒了,气呼呼的转身看着骊美人,“难道真要寡人去将王后和太子妃都剁了,你这样就解气了吗?要是到时候秦国问责下来,两国交战,寡人是不是第一个拿你开刀祭旗?”

    说到开刀祭旗,骊美人一下子连脸色都惨白了起来,不情不愿的松开了楚王的衣摆,眼眶之中这下是真的含着眼泪,她怎么都不相信这是楚王的最后决断,可是……楚王却是真的就这样毫不留情的走远了。

    王后重新回到高坐上,齐姬也从殿中站了起来,二人同处在这殿中,此刻只从容不迫,有了楚王的这决断,王后也是无事人一般。

    朝着骊美人说道:“骊美人还不快快起身来,这次是大王决断,也依了美人的意思,想必该心服口服了!”

    王后这话从容不迫,说得是落落大方,听在了骊美人的耳中却是另外一种意味。

    她从地上站了起来,愤愤然的看着王后,随后又将眼光瞟到了齐姬的身上,冷笑了一声,“不愧是秦国的公主,三言两语就能让大王服服帖帖。”说着,她看着王后,竟然是连告退也无,就这么愤然的转身,带着她身边的侍女离开。

    王后先前还一副从容的模样,但是在骊美人走了之后,神情却是逐渐的凝重了起来,骊美人今日敢这样明目张胆的逼迫于她,无异于和大王的恩宠有关,才会让她恃宠而骄,忘却了这后宫才是主人。

    她的眼光看向了齐姬那边,深拧的双眉之间却是带着几分思量的样子,她不明白何以齐姬的三言两语就能让楚王的转变这么大,更何况,在她的言语当中还反复的跟楚王提及到的那个宫女。

    究竟,是那个宫女竟然能让楚王都这样大惊失色。

    王后下了阶梯朝着齐姬的身边走来,站立在她的面前,犹如教诲的一般,道:“公主自小在秦宫之中长大,想必这样的后宫场景见了不少。”

    说着,王后稍稍顿了一下,带着一丝轻嘲的意味,“只有当整个后宫都是你的时候,站在这权力的巅峰之上,谁也撼动不了你的时候,才是真正的胜利者!”

    齐姬侧首看着王后,讶异于王后竟然会跟自己说这种话。

    王后伸出手来,轻轻的拍了一拍齐姬的手,“你是建的妻子,也是我的儿媳,往后这后宫的宝座上自然是你的,只是我担心,后宫之中有多少人在觊觎着这个位置?”

    齐姬有些诧异,微微启齿,却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复又问道:“太子殿下乃是一国储君,骊美人只是恃宠而骄罢了,母后这么说未免……”

    “半点不夸张!”王后打断了齐姬的话,郑重其事,“骊美人没有一儿半女,自然不足为虑,但是其他的美人和夫人呢?现在大王正当壮年自然后宫平衡,可是接下来大王一年一年的衰老下去,子建如若是有任何行差踏错的话,不堪设想。这也是为什么,骊美人要将你也一并拉下水!”

    齐姬这下怔住了,她从没想到过自己只是替代孟嬴嫁进这楚宫而已,可是身上所背负的竟然还有这样的使命,却也不知道竟然在什么时候,自己的命运竟然紧紧的和太子建联系在了一起。

    王后很显然的,这是对自己寄予厚望,她是希望自己公主的身份能够帮到太子建一点。

    旋即,王后带着齐姬转身朝着内殿的方向走去,从一扇小锦盒之中取出了一方篆有丹凤的玉佩,有巴掌之大,王后交到了齐姬的手中。

    “此乃我当年出嫁之时大王所赐之物,龙凤双佩,一枚在大王那边。”王后说着,齐姬却是不敢收受,王后只将齐姬的手紧紧的握着,“你虽然是秦国人,但是往后你就是建的妻子,后宫之中风雨须得我们母子一并承担,这凤佩我赠与你,王后这后宫的宝座,我希望能看到你执掌起来。”

    她执掌起了后宫,也代表了太子建执掌起了整个楚国,息息相关。

    齐姬揣着这一枚玉佩,第一次有种沉甸甸的责任感,也是第一次她忽然觉得,如若是真的能像眼前的这个女人一样站在权力的巅峰,执掌整个后宫的话,那该多好?

    …………

    却说楚王匆匆的离开了王后的宫殿,便赶紧命人去搜捕孟嬴的下落。

    齐姬的话或许旁的人听不懂,但是楚王却是绝对不可能会错意的,再者齐姬也没那么大的胆子胆敢戏弄楚王,除非她是不想活了。

    楚王命人展开搜捕之后,便一直在这栖凤台之中等候着,直到了日落时分,侍卫长带头,将身后一身狼狈落魄的女子带到楚王跟前的时候,楚王这才笑逐颜开。

    “美人,你可真调皮,真让寡人好找啊!”

    日影斜斜的,暖熏光辉却怎么也照打不进这栖凤台之中,只有拉长了这宫闱之中的影子,长长的拖曳出宫道上女子的身影。

    齐姬从王后寝殿中走出来之后,便一直失魂落魄的样子,任凭着风吹散了自己的鬓发,有发丝落在额前她也不自觉。

    宫道深深,齐姬的心此刻则是更加的深重,沉不见底。

    手心里面一直捧着王后送给自己的那一方锦盒,她夺走了所有本来就该属于孟嬴的一切,成为了王后指定的下一个继承者。

    但是,她呢?

    齐姬一步步的走在这宫道上,也并没有急着回到东宫之中去,而是朝着栖凤台那边的方向走去。

    黄昏,斜阳,照打着这一座楚王精心雕琢的栖凤台,栖凤台之中有着那个真正的秦国公主。

    齐姬站在这转角出,黄昏下的身影并不容易被人觉察,她定定的看着这座栖凤台,想上前去,但是却又止步在那里。

    她是想来看看孟嬴是否真的被楚王抓回这里来了?

    现如今看到这重重的把守,齐姬的心中也是可以确定的了,孟嬴始终逃不出这座宫墙。

    而她,只能继续这样隐瞒下去了。

    “公主,你不要怨我,齐姬也已经尽力了,只能怪命里注定……”她喃喃的说着,声音几不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