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美人息怒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26本章字数:3263字

    骊美人吃了亏,忿忿走出了王后的宫殿,身后冉怜儿一路跟随,小心翼翼,不敢多言。

    只是走着走着,骊美人的步伐却是停顿了下来,冉怜儿蹙眉,小声说道:“美人……”她知道美人素来的脾气,从进宫到现在都没被楚王这样冷落过,现在恐怕是快气炸了,故而连她这最贴心的侍女都不敢多言了。

    浓妆下的骊美人神色不善,拧着的一双娥眉几乎要皱成一团,“王后又怎么样,秦国公主又怎么样,没有了这些她们又算得了什么,大王到底被她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

    她说着说着,声音竟然带着委屈,转身过来吩咐冉怜儿,“怜儿,你给我盯紧了,这个太子妃我看邪的很,我倒要看看到底她有什么能耐,能在这楚宫里站住多久!”

    王后有了这个秦国的公主当儿媳妇,太子建将来的王位可说是更稳固了几分,这样下去的话,她在宫里的地位就更加的不被看重了,是以,骊美人必须从这个太子妃的身上下手。

    冉怜儿不敢怠慢,福了一福身之后,目送着骊美人气呼呼的模样离去,她在这周边找了一处地方藏好,娇小的身影藏匿在这其中不久,就看到了齐姬也从王后宫中走了出来。

    看齐姬这样子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冉怜儿知道骊美人此后在这宫中的对手恐怕是又多了一个了。

    还在这沉吟当间,冉怜儿本来是没多起什么疑心的,可是,却是见到齐姬从王后的宫中出来之后,步伐并不朝着太子宫的方向走去,则是背道而驰,朝着西宫那边的方向而去。

    “她想去哪里?”冉怜儿心下暗自沉吟,却也决心跟上去一看究竟。

    齐姬怀揣着王后送给自己的那一方玉佩,心中海啸山呼,对于王后的期望,她第一次觉得当一个后宫之中有分量的女人是一种多么荣耀的使命。可是,她的心里却是始终惴惴不安,这一切,都是她从孟嬴的手中抢夺过来的。

    她从王后的宫里出来之后,就一路来到这栖凤台外面,孤身站立在那里,看着那个方向许久,却是半点没有注意到身后一路跟随过来的那个娇小的身影。

    冉怜儿心中也诧异,太子妃也刚从秦国嫁过来不久,对这宫里的情形居然也这么熟悉,更何况,这栖凤台早已经被荒废了许久了,如今看这外面却是重兵把守,这反而让冉怜儿起了疑心。

    也不知道齐姬到底在这里呆了多久,直到齐姬离开之后,冉怜儿才从那身后走出来,却不再跟着齐姬的脚步,则是看着这栖凤台的方向。

    “她来这里做什么?”冉怜儿百思不得其解。

    正当冉怜儿狐疑的时候,从那栖凤台里面有一个阉人走了出来,吩咐了这外面的把守,时不时的还听到里面有女人的哭声传出来。

    冉怜儿吓得退了回去,怕被人知道她的踪影。

    “大王身边的公公怎么也在这里了?”冉怜儿心中更多的狐疑聚集到一块来,思前想后,心里多少还是猜测到了些许什么,“难道大王凤台之中有了其他的美人?”

    加上今天看大王对骊美人的态度转变,冉怜儿几乎是可以确定下来的了,故而她悄悄的转身离去,赶紧回去禀告骊美人知道。

    然而,在这栖凤台之中,楚王遣走了殿中所有的人,看到孟嬴哭成这样,他的心中也是不忍。

    “美人,你看本王这都按照你的意思,让所有人都退下了,你就不要哭了,看看本王为你准备了什么?”他说着,从自己的袖子之中取出了一道香囊出来,奇香锦绣,楚王煞费心思。

    可是,当楚王将这香囊亲自端到了孟嬴的面前去的时候,孟嬴看也不看的,一抬手就将楚王的香囊给拍飞到了地上去。

    对楚王怒声喊道:“你走开,不要接近我!”

    在这楚宫之中,她就像是飞不出去的鸟儿,偌大的牢笼里面,楚王随时都能够将她重新逮捕,任凭她怎么飞,始终飞不出栖凤台这座牢笼。

    只是,她的心中始终含着一股怨恨,那晚上明明约好的,为什么他又要失约?为什么?

    他是伍子胥啊!

    就这么想着的时候,楚王一下子上来,紧紧的拉住了孟嬴的手,“美人,寡人知道你心里委屈,你不就是心念着太子年轻,寡人年迈配不上你嘛!可是你也不想想,你乃秦王之妹,配太子辈分也不对,何况太子年轻,哪有本王的温存疼惜……你放心,以后寡人的后宫……”

    “你不要再碰我!”孟嬴挣扎着想要挣开楚王的手,只是不但没能挣脱开楚王,反而更被他的手紧紧的握住自己的,孟嬴一起之下,另一只手一甩而上,直接打在了楚王的脸面上。

    这一记,火辣辣的疼。

    楚王是将手给松开了,可是孟嬴也因此重心不稳,整个人倒在了地上,或许,离不开这座楚宫,就这么死在楚宫中,也是一种解脱,孟嬴这么想着。

    楚王何等人物,这辈子都没人敢这么对待自己,他诧异的站在那里许久,手也难以置信的伸了出来,触摸在自己的脸颊上,目光看着孟嬴。

    正当孟嬴以为自己就快要能解脱了的时候,谁知道楚王走近了孟嬴的身边,反而是蹲身下来,亲自扶起了孟嬴。

    “美人想打就打,寡人不还手就是。”楚王有些疼惜的开口,“寡人对你那是疼到了心坎里,放眼下去,谁敢动寡人一下,如今你打也打了,该消消气了……”

    他好话说尽,想要搀扶起孟嬴的时候,孟嬴则是再度将他一推,“楚平王,你做出这等禽兽不如的事情来,我是你的儿媳,你难打破就不怕天下人笑柄吗?”

    她将手紧紧攥成拳头,在质问出这话的时候,楚王的脸色也僵硬的变了变,“不谈这些也罢!”他都打算这辈子就这么静悄悄的将美人藏在这后宫里面,天下还有谁能知道这些?

    孟嬴闻言,随之冷笑了一声起来。

    看到孟嬴这嘲讽一般的冷笑,楚王的心中也不耐烦了起来,兀自站起了身,对着孟嬴又是疼到了心坎里,又是莫可奈何的模样,“公主,寡人就这么说吧,为了你,寡人可以把天下人的舌头都拔了,看谁还敢多说一句?”

    谁知道,楚王在说完这话的时候,孟嬴原本低沉的笑,在这个时候却是张扬了起来。

    她双目含恨带讽,看着楚王的时候更是咬牙切齿,“哪怕你能将天下臣民的舌头全部都拔了,若是我兄长知道了,定然不饶你!”

    楚平王一下子愣住了,这场面他不是没有去想过的,只是每一次想到这个的时候,他选择不去想。

    孟嬴撑着自己的身子站了起来,与楚王拉开了一定的距离,继续说道:“我孟嬴乃堂堂公主,绝不受此辱,楚平王我告诉你,终有一天我要你为此付出代价,一定要!”

    楚平王心中有鬼,面对孟嬴的这一番厉声责骂,竟然无一句回嘴。

    但是,眼下这情况也已经船到江心,就算想要扭转的这局面也是不可能的了,更何况孟嬴美色冠绝天下,此刻让楚平王对她放手自然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干脆一甩手,一副耍赖不认了的样子,“你现在在楚宫,寡人是楚国的王,你在这栖凤台之中就好好呆着,这里的任何风声,都传不到秦国中去……”

    他就像是宣誓的一般,想要斩断孟嬴的后路,“寡人劝你,也早日放弃了这念想,现在你是栖凤台中,寡人的美人,秦国的公主,还在东宫好好的带着呢!”

    孟嬴心中一落,忽然之间只感到了绝望。

    楚王见到孟嬴站在那里不言不语的模样,以为孟嬴是打消了之前的念头,心想着讨好孟嬴,“你从今往后就好好的伺候寡人,寡人保证给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就是宫中的王后都休想和你比……”

    就在楚王还想再度亲近孟嬴的时候,孟嬴却是转身想要朝着外面跑去,“这栖凤台我绝对不会再留,我宁可一死……”

    “快快,拦住她,拦住她……”楚王也怕了,深怕孟嬴就这么冲撞出去,让旁人看到不说,如果再让她离开自己的钳制的话,那么想要再找到她可就没那么容易的了。

    侍卫听闻到楚王的命令冲进来拦下了孟嬴,谁知道孟嬴的本意却不是离开,在这些侍卫拦下了自己的那一刻,她也将这其中一个侍卫腰间的长刀给抽了出来。

    长刀“苍”的一声出鞘,光芒惊动了这些侍卫,深怕孟嬴伤到楚王半点,可是,就在这些侍卫往上冲来的时候,楚王却是一声重喝,“谁都不许上前一步……”要是伤到了美人的话,他可心疼。

    孟嬴将长刀拿捏在自己的手上,神色清冷,只将长刀横亘在自己的颈部上,“反正囚禁在这栖凤台中,也是生不如死,既然如此,我干脆给自己一个痛快,你想要我,我成全你……”

    “不不不,美人你先息怒,你且先息怒!”楚王连忙往后退却,深怕自己的一个冲动上去,孟嬴当真伤到自己。

    楚王连上哀求,“美人,你何苦如此,你先将刀给放下,寡人答应你,只要你不伤害自己,你想要什么寡人都答应你,都答应你……”

    他一边说着,一边朝着那些侍卫挥手,不让侍卫上来。

    孟嬴在听到楚王这话之后,蓦然的冷笑了起来,“此言当真?”

    “当真,绝对当真!”楚王连连保证。

    孟嬴随后,神情却是凛然了起来,她手上的长刀却已经改了一个方向,朝着楚王那边刺去。

    “如此,那我要你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