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另纳新欢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26本章字数:3031字

    “如此,那我要你的命!”孟嬴一句话才说出,所有人都没来得及防备,加上侍卫又全部都被楚王指示之下朝外退去,孟嬴这手中的长刀豁然是朝着楚王的心口刺去。

    楚王也没所防备,只能连连后退,却也避不开她的这长刀刀锋,刺入了心口处,所幸一退再退,伤口并不深。

    可是,侍卫见到楚王被这个美人所伤,这下侍卫长一声令下,“把她拿下!”所有的侍卫全部长戟朝着孟嬴而去,孟嬴整个人被拿下来,就连手中长刀也这个时候掉落在地上。

    “楚平王,杀不了你,我死也不甘心,死不甘心!”孟嬴被侍卫拿下的时候,只剩下这么一句话,凌乱的长发散落在双肩上,遮挡不住这如花似月的容颜上的悲愤。

    “你这美人,下手可真狠,寡人自从纳了你之后,就没少受过伤!”楚王喃喃的说着,一边查看着自己此刻身上的伤势,一副无奈的模样。

    但是,就在抬眼看去的时候,见到孟嬴被侍卫这么拿下的情景,楚王这下去而是着急了,“谁,谁允许你们动她的,都给寡人滚出去!”

    内侍见到这情景,赶紧将这些侍卫给撵下去,也赶紧将御医给悄悄的招呼过来,这种情况内侍也不是第一次见了,怎么处理才最合楚王的心意,他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楚王命宫女进来伺候孟嬴,替她将这一身狼狈的整理好,就这么囚禁在这栖凤台之中,楚王被御医处理好伤口之后,依旧是秘而不宣,御医也早学乖了,对这栖凤台里面的一切是闭口不言。

    见到孟嬴对自己依旧是这么咬牙切齿的模样,楚王也无奈,只能两人在这栖凤台之中相对无言,为怕孟嬴再度情绪失控,楚王这下也不敢妄动。

    只是,这栖凤台之中的风波是暂时停歇了下来,对孟嬴的看守也更加的严密了起来,但是这栖凤台之外,却是波澜乍起。

    冉怜儿跟随着齐姬的踪迹发现了这栖凤台之中的端倪,赶紧回到骊美人的宫中去将这一切都如实禀报。

    骊美人在听完冉怜儿的禀报之后,乍然而起,“你说什么,大王在栖凤台之中另纳新欢?”

    华丽的宫中,只剩下骊美人这一句狰狞的怪叫声,浓艳的脸上此刻忽然有着释然的感觉,“怪不得呢,我说大王怎么态度转变那么大,向来的恩宠都到哪里去了,原来是有了新的美人!”

    她在自己的殿中踱步走这,一副烦躁不安的样子,“宫里有了其他的美人,其他有子嗣的人自是不怕,我这地位可就岌岌可危了!”她一边走着,一边又是觉得不对,脚步也停顿了下来。

    她虽然骄纵跋扈,却也不至于蠢钝,转头看着冉怜儿,言语之中却是带着几分狐疑的态度,“不对,这宫里如果有新纳的美人,不可能这么静悄悄的,大王连个位份都没有给,你这消息可靠?”

    冉怜儿似乎早料到骊美人会这般问话,上前一步去,“美人,奴婢也细细想过,可是奴婢这是亲眼所见,一路跟随着太子妃前去的,就锁在那栖凤台中,在那打理的是大王身边的公公,错不了。”

    “太子妃!”骊美人拧着眉心细想,随后却是冷冷的哼了一声,“我道是谁呢,大王怎么会对一个秦国的人这么言听计从,看样子是她悄悄的向大王献上了美人,这秦国公主,心计颇深啊,连本美人都没料到竟然还有这一着。”

    如若真的是太子妃向楚王献上的美人,那么就可以解释今天为什么楚王会对自己的态度转变那么大了,向来在这宫里当属她骊美人的恩宠最高,大王什么时候这样对待过自己?

    可是,如果有了新的美人,那么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冉怜儿也见识到了这事情的严重性,讷讷的问:“美人,这可如何是好?”她许久没就见到骊美人在后宫之中有威胁的时候。

    骊美人也沉默了下来,对于对眼前的形势也有些拿捏不准了,“我得先去会会这个美人,到底是不是太子妃那边的人,一见便知。”

    听到骊美人的这个心思,冉怜儿一下子也犹豫了起来,“可是……美人,对于新纳的美人大王一直到现在都秘而不宣,您如果这么一下子冲撞进去的话,若是大王到时候怪罪下来……”

    “不就是一个美人嘛!”骊美人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眉目之间却尽是无畏的样子,“我不就是去看看而已,难道大王还打算将这个新欢捂一辈子不成?”

    “再说了,太子妃献上去的人,自然得让大家都看看,我一个人不好说,那就再拉上一个夫人一起去呗!”骊美人忽然笑了起来。

    她却不知道这个在栖凤台之中的美人的真实身份,楚王千方百计的想要藏好掖好的美人,骊美人就这么擅自带人前去。

    冉怜儿见骊美人这么有恃无恐的样子,心中也松了下来,“是。”随后便随着骊美人一起前去。

    骊美人特地邀请来了宫里的韩夫人,韩夫人进宫年久,又为大王生了一子,虽说年老色衰,恩宠大不如前,但是在这楚宫之中自然也是无人敢小觑的。

    韩夫人也诧异,平素里骊美人自然是和整个宫里的人都瞧不上眼,哪怕王后也 的一样,这今日却是吹的哪门子风,竟然让侍婢去请了自己过来。

    远远的,韩夫人的身影摇曳着前来的时候,身后只带了一个侍婢前来,一身绛红的衣裳不怎显眼,却与韩夫人的身份相得映彰,端庄稳重。

    骊美人过分的热情,赶紧上前来福身,“妾身见过夫人。”行礼之后,韩夫人都还没开口,骊美人立即拉着韩夫人一起,“都说这宫里人情冷暖,妾身今日算是见惯了,早知道就该和姐姐多学学,多亲近亲近……”

    韩夫人被骊美人这么热情的模样给怔住了,随即一想到今日在宫里盛传的骊美人失宠的事情,被大王当庭冷落,这事情在宫里可算不得小事,韩夫人也心中了然。

    “妹妹向来恩宠太盛,宫里冷暖不曾尝受,如今肯找我前来谈吐心声,倒是让我诧异。”韩夫人不掩自己的心思,直直的说了出来,被骊美人拉着来这宫里喝茶,她倒也坐怀不乱,静看骊美人到底闹的是哪出。

    谁知道,在韩夫人说出这话来的时候,骊美人却是呜呜的哭出了声来,嘤嘤戚戚,好不凄惨的样子。

    骊美人说:“我道这后宫之中人人艳羡的恩宠,往日不知道,现在才觉得都是这过眼云烟,夫人是个早已看淡后宫斗争之人,自然不能理解我此时的酸楚。”

    韩夫人被这么一说,倒也沉默了下去,沉吟了好一会儿之后,才道:“美人能早日看淡这些也是好事,往后在这宫里你若是觉得无聊的话,自然可以到我宫里多走动走动,反正我也是闲来无事。”

    “夫人此言当真?”骊美人一听,脸上一乐,“夫人肯坦诚待我,日后你我就以姐妹相称,也省得我在这宫里无依无靠的,被人欺负了大王也不会为我做主,哪像姐姐,有子万事足。”

    说着说着,骊美人的神色暗淡了下来,“也怪我自己不争气,进宫这么多年……又加上我原本的身份……”她原本是个歌姬的身份,本来就在这宫里不受待见,若不是这大王的恩宠,她也没有今日。

    韩夫人见她淡了下去,不免伸出手来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妹妹无需如此,大王还正当壮年,有的是机会。”

    听到韩美人这么劝慰自己,骊美人忽然嘲讽的一笑,“姐姐这是在安慰我呢,如今大王态度已然明显,东宫那边又占尽了风头,现在再加上一个秦国公主,往后只怕我只能沦落得一个殉葬的下场……”

    “妹妹不可胡说!”韩夫人在听到骊美人这话的时候,忽然脸色大变了起来,赶紧制止住了她接下来的话,仔细的看了看这周边,幸而是侍婢都叫人遣散了下去,韩夫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韩夫人看着骊美人,无奈的摇着头,“想来妹妹平日里伶俐,怎么今日却这般犯浑?大王尚且健在,你说这种话让人听了去,只怕是杀身之祸犹恐不及。”

    她是好心劝慰,在这宫里无心与谁争宠,一切风云都看淡了许多。

    但是,骊美人却不一样,她还年轻貌美的,自然是不甘心眼前这样失宠的耻辱,她反而是抬眸起来,神情之中有着怨怼的神色,“姐姐为大王生养了一个王子,自然老来无忧,我可是什么都没有,更何况……”她说着,停顿了一下。

    煞有其事的朝着韩夫人的面前凑了过去,“我想姐姐或许还不知道吧,大王他,可是有了新的美人了,往后这宫里风向,不知道要往哪儿吹呢!”

    “大王心纳了美人?”韩夫人却是诧异了起来,“几时的事,怎么宫里没半点风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