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夫人救我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26本章字数:3021字

    月夜,悄然的两道身影不惊动任何人,绕过了这冷霜苑外边巡逻的侍卫,朝着后边小溪的方向绕过去。

    由于后边的院子是被溪流围绕,守卫在这边也松懈了起来,并无巡逻到这边来。

    王子期是个少年,又恰逢最调皮的时期,在这后院的墙上来来回回算是家常便饭了,倒是韩夫人在见到子期这么直接爬墙过去,心中担心得紧,又怕声音太大惊动了前边的侍卫,只得小声的叮嘱着,“子期,小心一些,莫要伤了自己。”

    子期没有去在意母亲的叮嘱,在这月色下,三两下便翻过了这一面墙,这一翻过去,正好借着这梧桐树干下来,正好落在这溪流的边上,动作娴熟利落。

    “是谁?”一声惊呼,在王子期落地的一刻也响起,原本在这边上收集落叶的孟嬴也被吓了一跳。

    但是,当看到只是一个少年的时候,心思也少些许戒备,将手中捧着的叶子给松开,“你是何人?”旋即,似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乍然笑逐颜开,“你可是看到了我的叶子而来的?”

    眼前的少年,即便年弱,但是在此刻的孟嬴看来,便像是这大海中的浮木,只想紧紧的抓住。

    “你,你是何人?”王子期似乎也并没料到这荒废已久的冷霜苑之中居然还有人在,一时之间也被吓到了,刚站起来的身子也一滑,再次摔倒在了梧桐树边。

    在外边等候着的韩夫人只听到里面这声音,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又怕惊动到这边上的侍卫,简直快急疯了,“子期,到底如何了?不行的话赶紧出来,不要冒险……”

    她甚至都开始有些后悔了,怎么自己想要前来查探究竟还把儿子带上呢?要是有个闪失,自己断然原谅不了自己的。

    “母亲,我无碍。”王子期站起身来,也怕外面的母亲着急,冲着这堵墙外面轻声说了一句。

    少年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女子,绝美的女子,一身长裙迤逦身后,淡淡云鬓只用发带束在脑后,就这么不施粉黛的颜色,却已然是他此生见过最好看的容颜了。

    也不知道该当如何是好,王子期只仓促起身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双手拱在前方,恭恭敬敬的朝着孟嬴行了一礼,十分大方。

    孟嬴也诧异了起来,这从外面来的少年,看这一身装扮该是宫里的贵人才是,况又这般温文有礼,就是她也怔忡在当处。

    “你是何人?”孟嬴开口问,眼神之中的诧异与距离依旧,但是终究是有个外来人进来,她就算是想离开这里,也多了一线生机。

    王子期抿了抿唇,“在下子期,误闯冷霜苑,还望姐姐见谅。”他说着,就打算转身再度朝着那面墙爬上去。

    孟嬴却开口叫住了他,“公子稍等。”她也有些急了,即便此刻来的只是一个少年,但是如果他就这么走了的话,那么她还是陷入了和之前一样的境地。

    少年却是一脸为难,“之前不知冷霜苑中有人居住才常常来此玩耍,如今姐姐居住在此,子期往后定不会叨扰,我得走了,母亲在外等得该心急了。”

    “你母亲是何人?”孟嬴赶紧叫住了他,心中浮起一线生机,“若是可以的话,能否请你母亲与我一见?”说着,她为难的看着这堵横在前方的围墙,“我出不去!”

    子期也抬首看着这方围墙,才道:“我母亲是韩夫人。”

    一听到这话,孟嬴的心中也知了个大概了,随之后退了一步,竟然朝着这个少年跪拜了下去,这一跪拜,倒是将子期给吓坏了,连连后退几步,“你,你这是作甚?快快起身来。”

    孟嬴却是十分的认真,“还请公子替我传达一句,就说孟嬴求夫人救命。”

    子期不明白这个好看的姐姐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看着她这么认真的模样,也不知道该当如何是好,便急急的转身,几下利索攀爬出了这墙垣。

    孟嬴看着这个孩子离开的身影,不知道为何,眼神之中竟然闪耀这泪珠,等待了这么久,只等来这么个孩子,也只能将所有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他的身上了。

    从那墙垣上跳下来的时候,看得韩夫人都心惊肉跳的,赶紧过去扶住孩子,“怎么样,在里面没有摔着吧?”

    子期可是她的心肝宝贝,若是摔着的话,岂不心疼死她了?

    子期倒是司空见惯,拂了拂衣衫上的灰尘,便笑了笑,“母亲不必担心,子期无事。”

    韩夫人嗔笑了一声,“你这孩子。”说着,却也忘了这来时的最初目的,就要拉起王子期回宫。

    谁知道子期却是不肯走的模样,反手拉住了母亲的手腕,“母亲,这冷霜苑里面住人了,一个可好看的姐姐。”

    韩夫人闻言,脚步顿了一顿,忽而却是长舒了一口气,“一切猜测果真不假,大王是将那美人藏到这处来了,倒真是费尽心思了。”她忽然只觉得好笑,千方百计的想要见到这美人的面目。

    可是现在呢,确定了在这里面就是那位新晋的美人子,反而是觉得无所谓了,宫里迎来送往,大王恩宠有变,也是自然的事,往日看得淡了,这次反而不自持了。

    “看到便看到了,往后听母亲的话,少来此处了,你父亲不会高兴的。”韩夫人只能这么教育着自己的孩子。

    大王既然不肯将这新的美人子示人,自然是有他的打量,韩夫人是个看得懂风向的人,自然不会让自己的孩子也再次涉险。

    然而,王子期却是再一次拉住了韩夫人的手腕,“不是的,母亲,那位姐姐有话让我代传。”

    “她有话?”韩夫人一拧眉,忽然觉得好奇了,“我与那位美人子素无干系,何来的话?”

    “她说,夫人救命!”王子期认真的讲,说完还将眼光朝着那道墙上看去。

    韩夫人心一沉,“你可知她叫何名字?”

    王子期摇了摇头,可是细心一想,又急急的说:“不对,她说是孟嬴。”

    “孟嬴!”这下,韩夫人则是将手忽然一紧,死死的抓住了的自己孩子的手,“子期,此话不可多说,你可知道这是谁呢!”

    子期显然不明白母亲的顾虑。

    但是,韩夫人却是心中起了波澜。

    孟嬴!

    孟嬴!

    整个楚宫里面,孟嬴应当在太子宫里面才对,怎的此刻里面还来了一个孟嬴求助?

    韩夫人心里害怕,赶紧拉着王子期的手朝着自己的宫殿里走去。

    只是,在歇下了之后,韩夫人的心思却是久久的回荡,尽管宫里的烛火已经尽数让宫婢灭了。但是,这窗外依稀折射进来的月光却似乎是格外的刺眼,让人难眠。

    心中对“孟嬴”这个名字的印象,尤为深刻。

    在榻上辗转难眠,韩夫人干脆起身来,随便在身上披了一件衣裳便朝着这外边走去,身影淡淡的,秀发也无束起,任凭着夜风吹拂,她自朝着自己院中的那片溪流边上走去。

    梧桐的叶子依旧是覆满水面,任凭着这宫里的宫女怎么清理,到了第二天总会又复如是。

    之前韩夫人倒是没怎么在意,毕竟花开叶落自有定数,但是,自从子期从那冷霜苑中出来了之后,便一直寝食难安。

    如若说,在冷霜苑里面求救的那位美人子真的是孟嬴的话,那么此刻在太子宫中的那位太子妃,又是何人?

    大王,究竟糊弄的什么?

    心思辗转难安,韩夫人此刻再度将那叶子从水中捞了起来,仔细的端倪着那上面的字眼。

    回秦!长公主!

    她的心里越发的难安了起来,随后将这手上的叶子丢弃回了这水面上,转身却是不朝着自己的寝殿方向走去,反而是自己一个人悄悄的,再度朝着那冷霜苑的方向走去。

    更深露重,韩夫人的脚步轻缓无声,再次回到了这处院落墙角的外面,她孤身一人站在这墙角的外面,但只见从那里面眼神出几株梧桐的叶子。

    她沉吟了好一瞬间,左右看将这周围的情形,确定了巡守的侍卫不会在此处经过了,她才放胆开口,“可还有人在?”

    她这话说出,站在那里细细的等了一会,却是始终没见到有人回声,韩夫人垂首无奈的一笑,或许真的是自己多心了,子期那个孩儿说的话,兴许是自己听错了也未必。

    真正的孟嬴,怎么可能在这里呢?

    随之,韩夫人转身便要离去,暗自嘲笑自己今夜的不镇定了。

    可是,却是在韩夫人转过身去的那一瞬,却是鬼使神差的从冷霜苑中的那一面墙里传来一声,“外边,可是那位韩夫人?”

    这下,韩夫人的脚步停顿了下来,蓦然回首,但只怔怔的望着那面隔绝的高墙,在这一瞬,心思又再度澎湃了起来。

    有风吹过,从那高墙的上面有叶子吹落了下来,正好划过眼睑前,依稀之间似乎模糊了眼前的景象。

    但只听得韩夫人一声问:“你是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