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不得伐楚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26本章字数:3289字

    站在那梧桐树边,孟嬴听着这仿佛在梦中一般的声音,她的心绪激荡,眼眶红红的,“我,我乃孟嬴。”

    她也只是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将所有的希望全部寄托在那梧桐叶上面,却没想到能为此带来这一线生机。

    但是,仅仅隔着这一堵墙,隔绝了前后两道身影,谁也不曾见过的谁,却是因为孟嬴的这一句回答,站在墙边外的韩夫人一下子无法言语了。

    或者说,她震惊得连张开口的能力都没有,心中即便之前是因为狐疑,但是现在,却是赤裸裸的听到了这样的一句回答,她该如何自处,又该如何相信?

    “你大胆,孟嬴乃我国太子妃,如今正在太子宫中,你竟然敢冒名顶替。”韩夫人怒声喝止了下来。

    “正在太子宫中……”孟嬴无奈的苦笑了起来,她虽然没有见到这外面的夫人模样,但是既然她能从王子期的口中而再次寻来,就证明乃是心善之人。她抬首,朝着那面高墙外的韩夫人再问:“夫人如此言之凿凿,可曾想过有人从中作梗,如若此时太子宫中那位是假的,又当如何?”

    “不可能。”韩夫人立即制止,也有些仓皇了起来,“我真是疯了,今夜才会去而复返,看样子你关在这里面也是应当,少要胡说八道!”

    韩夫人说罢,便想要后退回去。

    她自己心知,无论那高墙内的女子所说的是真是假,此事都兹事体大,她不敢干涉其中。

    可是,却是在韩夫人就要转身离去的时候,身后,孟嬴的声音再度响起,“难道,你真的相信东宫里的太子妃真的是孟嬴吗?如若我当真是孟嬴,楚王就两我囚禁于此,不肯示人,秦楚两国将置之何地,你可曾想过?”

    此言,的确是让韩夫人的脚步停顿了下来,心里却像是沉淀了千斤重石一般,不敢去相信,此事的确是太匪夷所思。

    可是,这段时间以来楚王的行事风格却是让人难以琢磨得透。

    楚王向来好色,人尽皆知。可是这段时间以来,楚王却是一直强调清心寡欲,再加上之前在栖凤台之中的种种迹象,不得不让人起疑。

    如若当真只是一个普通的美人子,何不正式示人,也好在宫里封个名分,可是却是这般藏着捂着,竟然还连夜藏到这冷霜苑中,楚王的这种种做法,实在可疑。

    若是说,她真的是秦国公主孟嬴的话,那么这一切就能解释得通了,可是,韩夫人却是不敢去相信这么荒唐的事情。

    秦国公主,应当是楚王的儿媳妇才对呀!

    安静,在这之间踌躇了许久,孟嬴在无尽的期望之中,最终在高墙那边回应她的只是这无边的死寂。忽然有那么一刻,她觉得心死了,所有的希望在这一刻化成了云烟。

    默默的转身,眼泪不断的落了下来,“或许,真的是我命该如此!”

    却是在转身的这一瞬,身后的高墙上但只闻得喘息的声音,孟嬴错愕的回首看去,只见到这一身素装的韩夫人艰难的扶着这墙头,学着王子期那样子,垫着外面高墙外垒起来的石头攀进来。

    只是,墙面毕竟太高,加上韩夫人不似王子期那般男儿好动,爬上了这墙头之后,竟然是再也不敢下来。

    孟嬴在诧异过后,赶紧在这周边寻找着,最后实在无奈,竟然是直接趟过了这前面的溪流,亲自去那边上将韩夫人给接下来。

    二人都落在了水中,湿了衣裙,却总算是相见了。

    乍然一看,韩夫人竟然有些许呆了,就这么站在水中看着孟嬴,这个女子淡然之中有着惊为天人的美色,她甚至在这一瞬间有种倾心的错觉。

    难怪大王视若珍宝,此等绝色,放眼整个楚宫之中,确实难寻。

    “谢夫人,谢夫人肯为我犯险。”孟嬴却是惊喜连连,激动不已。

    韩夫人被孟嬴的激动给打断,抽回了神,与孟嬴二人从这水中相搀着上来,孟嬴见到夫人这一身湿了的衣裳,将她带进宫中,简单的换了一下。

    今夜这一遭,韩夫人也不知道到底是对是错,就这么莫名的为她而动了恻隐,或许,她更多的还是想要进来看看这个传闻中的美人到底是长的什么样。

    换上了衣裳,冷霜苑之中的烛火昏暗,韩夫人借着这昏暗的烛光再次细细的打量着这个女子,始终觉得难以置信。

    只是,她的心中到底还是难以相信孟嬴的话,“说,你到底是何人?”

    “说我是孟嬴,就真的这么令夫人这么难以置信吗?”孟嬴无力一笑,她低低的垂下了头,无奈的自嘲:“楚王鲜廉寡耻,连霸占儿媳这等事都能做得出来,换做是我,也无法置信吧!”

    “大王难道真的……”韩夫人脱口而出,但是接下来的话,却也不敢再说出来。

    但是,盯着眼前的整个女子,言谈举止之间岂止是端庄大气可形容,眉目之间天生的天家风范,这点是半点假装不出来的。

    东宫的那位太子妃她是见过的,仪态之间确实也端庄贤淑,可是与眼前的女子一比,确实少了些许美色,也少了那王家该有贵气。

    她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信。

    孟嬴却是不肯死心,“不管夫人肯不肯相信我的身份,都不要紧了。孟嬴但求夫人可怜,帮我出宫,我是一刻也不想再留在楚王的身边了。”她说着,竟然朝着韩夫人跪了下去,苦苦哀求。

    韩夫人弯身下去扶起孟嬴,却发现她不肯起身来。

    她心生不忍,“到底,是怎样一回事,我……大王怎会如此??”

    “夫人,我乃堂堂公主,自是不肯就此甘心做楚王的妃嫔,还望夫人大义怜悯,否则,孟嬴只怕非命绝于此不可!”孟嬴依旧哀求,“至于我身份的真假,夫人且放眼看日后,楚王总有包藏不住的一天,我等着这一天!”

    韩夫人本就心软,如今看这眼前女子的身份,她即便再怎么不相信,可是心中却也已经有了个底。

    “你且起身来,我……我也得想想办法。”她也着急了,“那日在栖凤台之中我就觉得蹊跷了,原来竟是如此,大王,大王也太不该了!东宫那位,确实不堪公主之尊。”

    这种事情一旦曝光的话,楚国颜面何在?

    可是,如果真的任由大王再这么放肆下去的话,莫说是孟嬴真的难以苟活了,就是牵连日久,只怕是秦国与楚国之间的局面也难以收拾。

    韩夫人始终觉得为难,再加上这外面的层层把守,她就算是有心也无力,“且信你是秦国的孟嬴公主,可是我孤身一介女流,又如何能帮到你,大王既然有心将你幽禁在此,断然不会允许你离开的。”

    “夫人,难道就忍心孟嬴一世被囚在此吗?”孟嬴激动了起来,“恳求夫人好心,此事日久,难道你就忍心看着秦国与楚国之间,至死方休吗?”

    这一句至死方休,让韩夫人一下子打了寒颤,她才正色望将孟嬴,“那么,你如果出了楚国,回到秦国了,会怎么做?”

    孟嬴被韩夫人这么一问,有些难言,别开了颜道:“我不瞒你,我恨楚王,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

    “那你可会让你兄长挥兵灭楚?”韩夫人只想知道这一点。

    孟嬴固然可怜,但是如若是就此给楚国和秦国之间埋下隐患的话,她也担待不起,只是……孟嬴说得也对,这件事情不可能滴水不漏的,楚王如此行事,迟早会被其他人发觉的。

    到时候,只怕是想要补救也难了。

    孟嬴也沉默了下去,她也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问题,无论眼前是谁,都是楚国的人!如若她真的回到秦国去了,她的一切行为,都将决定着两国的命运。

    见孟嬴沉默了下来,韩夫人却是斗胆了起来,“我可以想办法救你离开楚宫,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事。”

    对于韩夫人的话,孟嬴却是保持着沉默。

    又或者说,孟嬴是早已经想到了韩夫人将会说什么,她的心中也在千般计较着。

    韩夫人道:“妾身毕竟乃楚王的嫔妾,我儿又是大楚王子。不管大王曾经对你做过什么,楚国都不能亡,楚室更不能倾覆。既然如此,要我救你只有一个条件,保证秦王不因此事迁怒,挥兵伐楚。”

    她唯一能为家国、为儿子做的,只有这些。

    孟嬴看着这个女人,但只有一面之缘的韩夫人,她忽然之间只觉得心中无比的酸楚。无奈的,她也苦笑了一声出来,“熊居有你这样的嫔妾,该是他的福气,也是你们楚国的福气。”

    听到了孟嬴这样的话,韩夫人的心中当不会存疑,却是朝后一推,深深的朝着孟嬴鞠躬一拜,“多谢公主宽容。”

    孟嬴看着韩夫人,她想出宫,只能答应了她的话。

    韩夫人侧首看着殿外的夜色,月色逐渐西沉,宫里极静,“院外那面墙虽高,但若有人相帮的话也不是不可攀爬。”

    “你何不趁着今夜,一起离开这冷霜苑,暂且你住在我宫中,应该不会有人起疑,我再寻机会带你出宫!”韩夫人细细敲定。

    孟嬴却是有些为难,“外面溪流横阻,如何出去?”

    否则的话,宫里侍卫也不会这么掉以轻心,竟然只派兵把守在冷霜苑门口,便是看准了孟嬴无法翻墙离开。

    “若有人相帮的话,倒不是攀不得。”韩夫人也亲身试验过了,有人在下方接应的话,不至于太过于狼狈。

    孟嬴沉吟了下去,“也是,夫人既可进得来,孟嬴自然也能出得去。”她望向了韩夫人,“最难的不是出冷霜苑,而是如何出楚宫庭,还望夫人细细筹谋。”

    韩夫人也沉默了下去,“但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