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 香风咫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26本章字数:3091字

    骊美人怏怏的回了寝殿休息,那身影落在了冉怜儿的眼中,心中的忿忿却是越发的滋长。

    “天生没有当主子的命,就当好一个奴才,要是连一个奴才都当不好,就合该去死!”

    骊美人的话依旧回旋在耳边,对于冉怜儿这种百人之细来说,无异于是最钻心的,她便是不服。

    抹干了眼泪站起来,看了骊美人那边的方向一眼,她随后便转头退下。

    此后多日,骊美人也少派遣她去做什么,冉怜儿却是记下了心。

    每天晚上都偷偷的去冷霜苑的必经之路去等候,发现楚王几乎是一有机会就往那边钻。

    一开始冉怜儿心里惧怕还不敢多加接近,后来慢慢的壮大了胆子,逐渐的接近那片围墙。

    那天晚上所听到的话足以让她震惊许久,此事毕竟太过荒唐,过后他也在怀疑自己是否当时错听了,是以现在她逐渐的壮大了胆子,朝着那墙边细听了。

    连续多日,都是如此。

    直到有一夜,似乎楚王又惹怒了美人,在那冷霜苑之中只听到楚王的哀求声音,最后是美人的怒骂,楚王无计可施之下,也只能顺了孟嬴的意,连夜撤出冷霜苑,依旧是派遣人继续守在那里。

    冉怜儿进不得那冷霜苑,看了一眼那高高的墙垣,又看了看那守在门口的侍卫,她自是心中害怕,又显得犹豫不决,随后转身,暗中跟随着楚王的步伐而去。

    楚王将公主安置在这里,本来就鲜少人知道,每次前来身边能少带人便少带,此刻他的身前只有一个盏灯引路的内侍,故而冉怜儿跟随在身边他并不知晓。

    直到看到楚王回到自己的王殿之中,兴许是心中不快,竟然是让人准备了许多的酒,孤身一人在那王殿之中闷头喝着。

    内侍出了王殿,只蹑手蹑脚的退了出去,似乎也知晓了楚王此刻的心情郁闷,并不敢多加劝慰。

    “大王是怎么了?”冉怜儿好奇的上前去,将一半身子倚在殿门口上,斜着头看着里面的情况。

    大王的脾气凶狠暴躁,这楚国上下谁人不知道?

    但是看这今晚的迹象,却像是被冷霜苑那边生生的给轰出来了似的,而且,看大王的这样子,不但半点脾气都没有,还自己回到这王殿中喝闷酒,这就有种让人不得其解了。

    壮大了胆子,冉怜儿想再靠前一点去看,却没想到脚下不觉踩到了罗裙的一角,“啊”的一声朝着这前方趔趄进去,一下子整个人摔倒在了地上,暴露了自己藏身在外的踪迹。

    “是谁?”楚王的手上还端着酒爵,略显得酡红的脸面上有些惊疑的看着这个宫女。

    冉怜儿一心惊,连忙爬着跪到了殿中,“大王息怒,奴婢……奴婢无意惊扰大王,只是……只是见大王心情不快,不想……”她支支吾吾的,惧怕得就连接下来的话语都没能说得清,只能跪倒在当地瑟瑟发抖。

    看着那娇小的身躯,楚王微眯着双眼,似乎是酒下得多了,酒劲也上来了,打了一个酒嗝之后,却也似乎没有要发怒的意思。

    只是指着这跪在殿下的侍女,“寡人家的你,骊美人身边的侍女,倒是有几分姿色……”

    倒是有几分姿色!

    这句话让冉怜儿的心微微一怔,她错愕的抬起头来,正好看到的是楚王将那爵酒仰头喝下的姿态,君王的偎依,永远是那样的震慑人心。

    而让冉怜儿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大王居然还记得自己。

    自己的姿色不平庸,但是却是跟随在骊美人的身边,哪怕是大王喜好鱼色,但是骊美人善妒,是绝不会给身边的人有所机会攀爬的。

    若非是这一次被骊美人逼急了,冉怜儿也不会孤注一掷。

    再看楚王现在这样子,半醉半醒的……她的心却是忽然突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一直跪在那里,楚王也依旧径自喝着自己的酒,仿佛互不相干似的。

    然而,冉怜儿的心在逐渐的狂妄跳动着,不安的咬着下唇,有种想要借此遏止内心的狂妄的样子,却将下唇咬得鲜艳欲滴,跪在那里,心里却踌躇不定。

    见大王依旧狂饮不止,冉怜儿干脆直起了身子,放大了胆子上前去,一步步的,悄然无声的接近了楚王身边,站在了他的身侧,在楚王拿起酒壶的时候,柔荑轻轻的挨在了酒壶上。

    楚王的手一握,不觉触碰到那肌肤,一下子让他一怔,斜觑一看,看着这个侍女。

    “大王,让奴婢伺候您喝酒!”她娇娇的说道,说着,仿若柔弱无骨似的将身子刻意挨得很近,端起了酒壶提他斟酒,“美人不在大王的身边伺候,饶是奴婢看到大王这般喝闷酒,也是心疼得紧……”

    琥珀色的酒水倒在铜爵之中,楚王这下却是觉得有意思了,难得今晚苦闷了一整晚,又被孟嬴从冷霜苑之中毫不给颜面的轰了出来,现在却有这小侍女在身边,就像是一根羽毛,撩过心房的一般。

    他忽然咧嘴笑了起来,随手将酒端起一口饮下。

    就在冉怜儿药再替他斟酒的时候,楚王却是一下子将手揽在了她的腰身上,一下将她与他的距离都拉得近了,彼此挨着。

    “大王,大王……”冉怜儿小声的叫着,此刻身子挨着楚王的胸膛,她一副娇羞的模样,声音更是甜的出水,“让奴婢回芙蓉殿中请骊美人过来伺候大王吧!”

    “何须骊美人?”楚王另外一只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尖,忽然笑了出来,“有你就行!”说着,楚王只将身子一斜,顷刻间将冉怜儿拥在了怀中,醉眼迷离,打量着此刻怀中的人儿。

    “虽不如她姿色惊人,却难得解人意,寡人喜欢,寡人喜欢……”楚平王哈哈大笑着,在冷霜苑之中受了那诸多的气,却没想到今夜居然还有意外之喜。

    冉怜儿听不出楚王口中所说的“她”指的是谁,到底是指的骊美人,还是冷霜苑里那位公主,她不得而知。

    但是后面那些话,却是欢喜到了心坎之中去,她低低的垂着头,“能伺候大王,必是怜儿三生有幸。”娇声说道,她又将自己的双手攀上了楚王的颈部。

    此刻二人相拥着坐在这王座上,一个开怀大笑,一个巧笑倩兮。

    她便是不甘,何苦留在骊美人的身边一辈子当一个受气的丫鬟,倒不如凭借着自己的这一身本事,只要能讨得大王的喜欢,也能自己当主子。

    到时候,看骊美人不气死才怪!

    这咫尺香风,近在鼻息,楚王心里的那根羽毛是撩得更甚了,“寡人就喜欢你这样的小可人,伺候得寡人开心了,哪怕封你一个八子也不为过。”说着,干脆埋首下去,与她嬉笑了起来。

    “那就先谢过大王了!”她开心的道。

    冉怜儿被挠得痒了,连连推开楚王,半跪半爬在这边上,偶尔回头看着楚王,眼神之中尽是勾人。

    楚王都衣襟这般承诺了,冉怜儿必然得使出自己的浑身解数,为了自己八子之位,她也想在这楚宫之中逞一逞手段,看谁才是真正的主子。

    楚王将手一抓,一下子抓住了她的脚踝,那脚上绣鞋就这么被抓得脱落在地,楚王将那金莲抓着凑近了鼻息之间嗅了嗅,伸手一挠……

    “痒,大王!”冉怜儿脚心一缩,赶紧将脚给缩回去了。

    这一声“痒”,语调极轻极柔,说得楚王更是将之前的不快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一下子整个人扑了过去,将冉怜儿制住。

    冉怜儿心中畅快,伸出手抚着楚王的胡须,一时忘情说道:“大王,看奴婢多会哄人儿,哪像冷霜苑那边那样气人,倒不如以后……”

    “冷霜苑!”忽然,楚王的声音冰冷了下来,就连刚才的开怀在这一刻就像是坠入万年冰窖似的,骤然让冉怜儿有种冷却周身的错觉。

    “大王……”她忽然也有些惊惧了,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在这一刻她想要伸出手去揽住楚王的脖子,再度施以柔情。

    可是,楚王却是忽然起身来,让冉怜儿的动作忽然落了空。

    转身,楚王朝着身后剑架上,“苍”的一声利剑出鞘的声音,响彻了这王殿的周遭,待得冉怜儿回过神来的时候,楚王已然转身,将那寒锋对准了冉怜儿的眉心。

    剑锋上的寒气逼人,冉怜儿周身僵硬了起来,“大王,奴婢并非……”她的话语带着颤抖,一下子泪眼汪汪的看着楚王。

    她忽然想到了韩夫人的死状,也忽然想起来,眼前的这个男人是那样的残暴无情,阴晴不定。

    更何况……孟嬴是他的死穴。

    楚王一身的凛冽,将手紧紧的攥着剑柄,一身的醉意在说到冷霜苑的时候,已然全醒了。

    “真没想到,寡人千方百计、处心积虑想要保住的秘密,到最后居然还是有人知道。”楚王怒吼了出来,眼中尽是戾气,“韩夫人是这样,你也是这样,难道要寡人将你们都杀光才肯罢休吗?”

    冉怜儿一怕,就连原本撑在地面的双手在这一刻也撑不住了,一软,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可是,楚王眼中的杀意却不减。

    触他逆鳞者,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