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 册封八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27本章字数:3187字

    楚王的怒意是超出冉怜儿的预料之中的,她有些得意忘形了,此时此刻,她想起的是当日韩夫人的死状。

    她根本没想到一个秦国公主竟然会被楚王这般看重,几乎是甘愿杀光所有的人来保守这个秘密。

    寒锋就在头上,楚王的怒意清晰可见,冉怜儿颤抖着爬起了身子,抓住了楚王的衣角,“大王,大王息怒,奴婢不敢偷窥大王的秘密,是……是韩夫人,韩夫人告诉奴婢!”

    她只能随口胡诌,“奴婢当时就告诫过夫人了,是她偏偏和骊美人对新来的美人子好奇心重。”

    楚王却是眉心一拧,“这么说来,骊美人也知道此事?”他说着,将冉怜儿的领口一提,神色更加阴沉了起来。

    冉怜儿已经怕到了极点了,直视着此刻的楚王,“奴婢不清楚,但是,但是……骊美人向来疑心重,怕也是多少能猜测得到了。”

    楚王闻言,原本脸上的沉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一扫而光,他将这手上的剑柄握得更重了,“如此呀!”这意味深长的三个字,楚王却说得咬牙切齿。

    冉怜儿跪在那里,一时之间却是进也不行,退也不是,根本就不知道要怎么办才是好。

    随即,楚王却是转过身来,那一脸冷漠的样子,让冉怜儿动弹都不敢。

    她寻思着保命的计策,偷偷的抬首揣摩了大王的神色,颤颤的伸出了手来,朝着楚王那边的方向伸去,“奴婢自是知道大王之心,怎敢将这秘密交付他人?若是大王心中烦忧,奴婢还想替大王分忧……”

    “分忧?”楚王冷睨着她,言语之中玩味,分不清到底是如何作想的,“如何分忧?”

    冉怜儿沉吟了一瞬,放大了胆子说:“奴婢看那公主也是不开心的样子……”

    她的话还没说完,楚王的宝剑则是架在了她的脖子上,剑身沉重,重得冉怜儿起不来身,只能继续颤抖着说:“大王,奴婢自来在骊美人身边,开解自是有一套功夫,要是大王信得过,奴婢可让公主心甘情愿伺候大王!”

    “当真?”楚王这下,则是将手中的剑一收,半信半疑。一旦触及有关孟嬴的,楚王便是作另外一副脸色。

    这也让冉怜儿抓住了他的死穴,于是大胆了起来,顺势站了起来,“大王,奴婢不敢欺瞒大王,更何况,杀人无济于事,如果能让公主心甘情愿的服侍大王,到时候就不是大王强霸了儿媳,而是公主……自己愿意的。”

    “这样一来,天下人自然能谅解大王,谁还能说半句不是,就是太子建,也不敢有异议。”冉怜儿孤注一掷,将身子依旧朝着楚王那边挨近。

    哪怕此刻的心中害怕,但是还是言语中极尽的温柔,一边还将手朝着楚王的手腕上摸去,不动声色的挠着他虎口的地方。

    “哐当”一声声响,楚王将宝剑一松,宝剑掉落地上的声音,传荡在这王殿的周围,忽然这一下子,气氛又明朗了起来。

    楚王哈哈大笑了起来,一个转身,顺手将冉怜儿整个人给抱了起来。

    冉怜儿娇羞的将整个头埋在了楚王的胸口上,她知道,自己的这一注是押对了,看样子自己接下来不但要飞上枝头,还说不定能拿捏得到楚王的心头之好,从此就算是骊美人,也未必能比得上她。

    楚王抱着这个奴婢,直接坐回了王位上去,在整个宫廷的寂静之下,唯独这王殿之中火热如春。

    这一室的凌乱映在铜台上的烛火中,摇曳着两人交缠的身影。

    不久,宫里便又新册封了一位新八子,昔日的奴婢凭借着一身的媚术,夺得楚王的欢心,一步步的走在这宫廷的道上,刚册封完的她,如沐春风。

    一身碧绿宫装,头上金簪显目,摇身一变,卑贱的奴婢此刻却也是高高在上,与这宫里的诸多丽人一一行礼。

    却是注意到不少人的眼中都是带着一丝鄙夷的神色,冉怜儿却不管这些,她径自朝着王后的宫殿前去,跪在殿中,接受王后训诲。

    王后对于宫里美人迎来送往,倒是极度宽容,几句训斥之话说完,也并不像其他的美人那样,对冉怜儿一副嗤之以鼻的模样。

    反而是赏赐了些东西,嘱咐她往后伺候好大王,延绵子嗣才是最重要的。

    拜谢了王后的赏赐,冉怜儿前所未有的得意,特别是当她看到骊美人那一脸阴沉的神色的时候,她的心里则是无比的畅快。

    同出了王后的宫殿,其他美人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冉怜儿走在这前头,时不时的抚着自己的鬓发,从未有像此刻这般,她终于不用再低人一等了。

    这时,骊美人则是气冲冲的从身后走出来,绕过其他的美人身侧,来到然来呢人面前的时候,一下子甩起一个巴掌,就要朝着冉怜儿的脸上扇去。

    冉怜儿似乎也早预料到了有此一日,骊美人的脾气她还能不清楚?现在看到她被大王册封为八子,自是不能容忍的事。

    她避开了骊美人的这一巴掌,神情有些洋洋得意,“美人还是息怒为好,虽说我现在位份比你低,但是好歹也是大王亲封,王后恩准的,伤了我……大王可会心疼的。”

    冉怜儿说得娇俏,这话语也让身边走过的其他美人给听了去。

    谁不知道骊美人让身边的侍女给摆了一道,明明本来自己在宫里的恩宠是独占鳌头,这阵子偏偏又失宠了,而却在这个时候身边的侍女却荣封八子。

    这对于骊美人来说,是再大不过的羞辱了。

    骊美人也是万万没想到,今天却是忽然听宫里传来报,大王亲自册封一个八子,却怎么都没想到远远从宫道上走来的,竟然会是伺候了自己多年的人,她心里怎么能平?

    “小贱人,竟然趁着我不备勾引大王,你不要忘了,你本身就卑贱,如何能与我相提并论?”骊美人气得脸色都绿了。

    这话,她也是故意说得极其大声,她偏要整个宫中的人都听到,好让冉怜儿颜面扫地,被宫里诸多人笑话。

    然而,冉怜儿却也是依旧不疾不徐,对于骊美人的这些话语半点都不放在心上,而是悠悠的回击,“你我之间彼此彼此,谁也别笑话谁。若说我出身卑贱,美人想必也高贵不到哪里去。若不是当初美人手段高明,想必现在也只是一个寻常歌姬,供众大夫取悦罢了!“

    骊美人的出身,向来是她最忌讳的,而偏偏又从冉怜儿的口中说出来,骊美人这下是再难以抑制得住心中的怒意,忽的再度伸出一手,一个巴掌就这么落在了冉怜儿的脸面上。

    那浓妆艳抹之下,也掩饰不住这巴掌的红痕,冉怜儿没想到她居然又会再次动手,这次让她难以防范。

    就这么生狠的一个巴掌落下,冉怜儿紧咬着双唇,“骊美人,我敬你曾经是我主子,但是现在,可就未必如此……”她嘶声说道。

    两人正当蓄势爆发的时候,从不远处却是见到迎娘的身影朝此走过来,“前方二位主子何事争吵?可需奴婢禀报王后裁决?”

    她是王后身边最信任的人,也是这宫里资深的老人,她的一言一行,整个宫里的人都不敢不给面子。

    “不用。”骊美人收回了自己的手,忿忿的看着冉怜儿一眼,随后冷哼了一声,便朝着自己的芙蓉殿走回去。

    冉怜儿站在那里,也是冷眼看着骊美人转身离去的身影,心中的愤恨也是更上一层。

    迎娘在那里朝着冉八子福了福身,“八子休要见怪,骊美人向来是这样的脾气,王后有时候都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您就不要计较了。”

    冉怜儿将手从脸上放下来,冷冽一笑,“骊美人的脾气,我怎会不清楚,还谢迎娘解围,否则今日不知道骊美人要如何纠缠了。”

    迎娘也是笑笑,“奴婢也是送太子妃出来,恰巧看到罢了,八子请!”她说着,从身后齐姬的身影也已经出了王后的宫门,盈盈朝着此方走过来。

    换做以前,冉怜儿见到这个“太子妃”,心里便只有艳羡的份,毕竟她是秦国的公主,身份荣贵,现在又是楚国的太子妃,自然是天潢贵胄,无人可比。以后太子建登基,她更是一国之母。

    可是,自从知道了冷霜苑里面囚禁的那位才是真正的公主的时候,冉怜儿看这位“太子妃”的神色之中,也多了几分嗤之以鼻。

    不过是一个假货,还装得挺像。

    齐姬款款朝此走来,站定在冉怜儿面前,盈盈一笑,“还未恭喜八子,往后宫里多走动走动,也好解解烦闷。”她说着,瞅了一眼刚才骊美人离开的方向,“看这骊美人的脾气,母后也是诸多无奈,都习惯了。”

    齐姬扎起这宫里的人缘极好,与各宫的主子相处得都极是融洽,却偏偏在此刻冉怜儿的眼中看来,像是扎了一根刺似的。

    “太子妃说得极是!”她忽然笑了起来,“这楚宫里的形势,还真是让人看不清楚,像我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奴婢都能受大王宠爱,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太子妃,我的公主殿下!”

    冉怜儿这番阴晴不定的话说完,便朝着齐姬福身告退,只留下齐姬和迎娘面面相觑,听不懂她这话里的意思。

    而此刻在冉怜儿的心中,也更想要去冷霜苑那边看看,那位本来应该是真正的太子妃的人。

    肯定很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