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 当局者迷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27本章字数:2098字

    花前月下,伍子胥的心思却是颇为沉重,比起太子建,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如今看到这位离去的太子妃,心思不知道为什么,却是复杂了几分。

    内侍捧着酒走过来,“伍将军请!殿下正在花园中等候。”

    伍子胥无暇多候,只能跟着内侍前往。

    太子建见是伍员到来,一展愁眉,接过了内侍奉上的酒,“适才在殿上喝得不痛快,我知道你今天当值,正好一叙。”说着,径自在边上的石桌上坐下来,独自斟酌。

    伍子胥默然不语,却端坐在了太子建的对面,定定的看着他独饮的模样。

    一盅下肚,太子建却诧异于伍子胥此时的静默,“员兄这是为何?美酒当前,不该如此啊!”

    伍子胥执起了那杯盏,却是兀自思量着,“殿下,美酒当前,您不该如此啊!”他还是这番话,却是用来回应太子建的。

    这次轮到太子建一愣,“员兄今夜,话语深思啊!”他又将这酒给送下,轻叹了一声出来,“只可惜了良宵苦短,知我者又只有员兄你,怎么今夜也说起了这般话呢?”

    伍子胥还是保持着沉默,却是将手中的酒给灌下。

    太子建又再度开口,“员兄,自从秦国归来之后,我这心思便是一直不定,再这么下去,只怕是……”他下话没说,只是摇了摇头,又再度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伍子胥抬首看了眼前的这个男子,他乃人中龙凤,将来继承楚国的君主,如今却是这般愁苦模样,伍子胥在心中兀自斟酌,手指不断的摩挲着杯沿,“殿下,”带着一丝犹疑,他开口,“你的心思我知道,我也在找她,只是……像是镜花水月的一般!”

    太子建听闻,忽然一个着急的站起身,“你当真见到她了?”

    这一起身,也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开心,一下子竟然将桌上的酒给倾洒得溢了出来,这下太子建只能跳开了一步,忙将自己衣衫上的酒水挥洒开。

    但是,仍就止不住心中的激动,“员兄,且快说说,是在哪里见到的她?她可还好?”

    伍子胥眼见太子建这么着急的样子,他也知道他对孟嬴的心思,“我找不到了,或许,她曾说想离开楚宫,这些日子又如同蒸发了一般,许是离开了吧!”

    太子建闻言,却又气馁了下来,“离开了吗?”

    伍子胥看着他,随后也站了起来,“殿下,你我同窗同读,又一起长大,今日有些话,想与殿下说。”

    太子建见伍子胥这般郑重,也不知是为何事,“员兄,你我之间无需见外。”

    “便是如此,我才想说的,”伍子胥说着,不觉望了一眼刚才的回廊方向,那个女子的忧愁他是看在眼中的,“殿下,我知你对那名女子的心思,我何愁不是牵肠挂肚?”

    太子建打眉心一拧,居然是第一次听见伍子胥诉说了自己的衷肠,更让他意外的是,他居然也对当时那名女子记挂在心。

    伍子胥又道:“君子本不该夺人所爱,如今子胥也不敢妄想,何况她已离去,只是殿下与我不同,你既已与秦国公主成亲,便肩负着两国使命,如若是公主在楚宫受了委屈的话,于家于国,都不是好事。”

    太子建缄默不语,原本对伍子胥的诧异,此刻却是忽然想起了适才在这里的时候,爱妃将披风披在了自己的肩上,而现在呢,那领披风早被掉落在了地上,无人在意了。

    伍子胥退后了一步,朝着太子建拱手一揖,“子胥与殿下肝胆相照,自当披肝沥血,在所不辞。只是不希望殿下为情所误,您将来是楚国的国君,若是为此而耽误两国,大王归罪下来,只怕届时……”

    “我知。”太子建打断了他的话,声音清清冷冷的,与之之前的清狂模样,此刻的神情之中多了几许的担待,“员兄所说之话,我何愁不知?”

    他上前去,一只手拍了拍伍子胥的肩膀,“这段时间,许是本宫真的放纵了,以至于连政务上都连连出错,你今夜所言,醍醐灌顶。”说着,他负手而立,站在那里。

    “殿下。”伍子胥开口叫唤了一声,却是见到了太子建这落寞的身影,不知道再讲些什么才是好。

    然而,太子建却是伸出了手,朝着伍子胥挥了一挥,“本宫当局者迷,本以为就此颓废度日,今夜员兄之话为我着想,建能体会。”

    “如此,谢过殿下。”伍子胥也放心了,随后看了看太子建,又说了句,“那末将,且先退下了。”

    太子建没再说什么,伍子胥也没多逗留,径自朝着太子建的身影一拱手作揖,随后手握着刀柄便转身离去。

    “当局者迷,当局者迷啊!”太子建依旧负手站在当处,深深的吟着这四个字。

    许是站得久了,有风吹将过来,撩过这花前露水,沾染了阵阵寒意,太子建方回过身来,正巧眼光放在了那领掉落在地上的披风,心中沉吟了许久,才抬首起来,吩咐了一直伺候在边上的内侍,“传话太子妃,让她今夜备好,本宫回寝宫睡。”

    诚如伍子胥所眼的那样,她毕竟是太子妃,也是秦国的公主,既然迎娶了她,就不该如此对待,自己这段时日以来,也确实慢待了人家。

    内侍领了命,转身快步的朝着东宫寝殿走去,当话传到齐姬的耳中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的

    自从新婚过后,太子建头些时日还会留宿于她这里,过后那些时日,却是时不时的以政务为由,直接不回她这边,她心中有所惆怅,但是却不好多言说什么。

    但是今夜这消息传来的时候,她还是不免心中雀跃了几分,不免多往铜镜中梳了梳自己的妆容。

    直到那个男人进殿来的时候,微红的烛火映着她这娇俏的容颜,怯生生的一句,“殿下。”

    几欲将人的骨头都化酥了。

    太子建站在殿门口,看着这殿内的女子身影怔了怔,“爱妃。”他步入这殿中,站在了她的身后,双手搭在了她的肩头上。

    烛影下,这一双倩影,就在这妆台之前,她将头微微的一倾,偎依在了他的身上。

    她的夫君,终究属于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