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 相思入梦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27本章字数:2492字

    东宫那边烛影相偎,宫闱春暖。

    然而,伍子胥一路却是夜风清冷,吹得身后披风;猎猎作响,就连寒霜也逐渐的停留在肩上的甲胄上。

    秋日将近,这满宫廷苑的花也开始枯萎了下来,只剩下秋日海棠寂寂,最终就连停留在翠微居边上的那片树林中,也只剩下枯叶纷腾,早无了当日想见时分的梦幻美景了。

    依照这些日子以来的习惯,伍子胥每夜都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心知自己依然错失了那个女子两次,可是却终究还是不死心。

    就算是等不到,可是一旦进了宫,脚步却还是不住的往这边过来。

    远远的,风声传送,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又有了箫声传荡,随着这风声呜呜,这箫声凄凄戚戚,却是随着风的方向远去。

    只闻得此时的冷霜苑中,梧桐叶也开始凋零了,铺满了这水面上,等待明日的清理。

    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夜风将这寝殿之中的窗子给吹开了,吹动了这宫中帷幔翩飞的身影,阵阵的寒意,将在床榻上熟睡的孟嬴给吹醒。

    今夜楚王不来,她难得的一夜好觉,可是却被这从窗子外,随风吹送来的箫声入梦惊醒。

    呆坐在床榻之上,她久久无法回神来,只空洞着看着前方,眼前恍若又回到了那片花落如雨的林子当中,而那个违背了诺言的男子就这么一夜夜的等候在当处。

    只是,当她坐在那里良久之后,却是只有这冷风吹送进来,摇曳着这柱子边上的帷幔,哪里还能捕捉到半点箫声的痕迹?

    “又是一场梦吗?”她喃喃的望向了这扇窗的外面,心中却是久久的沉吟,直到再一阵风给吹过来,才让她回过神来,随后起身来,拖曳着身后的衣裙,缓缓的走近了这窗子边上。

    忽然,外面这静逸如许的夜色就这么呈现在自己的面前,不知不觉秋已经近了。

    外面的侍女听到了这里面的动静,推门进来看的时候,“美人,您醒了?”

    孟嬴瞥了一眼这侍婢,却是难得的开口说:“秋天到了,百叶凋零,也不知道何日……轮到我?”说着,她将手触摸上自己的容颜,酸楚一笑。

    侍婢自然是听不懂孟嬴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只能尽快的到屏风的后面取出一领披风披在她身上,“大王吩咐了,近来天凉,可千万不能冻着了美人……”说着,一边将这被风吹开的窗子给再度关上,也将这外面的一切再度隔绝了。

    孟嬴倒是勾唇一笑,“也真是难为你们了,为此没日没夜的守着我!”说着,她又转身走回床榻上去。

    外面一夜的风,狂乱的吹,也不知道吹到哪里去,将这箫声也带得七零八落。

    这一夜,只道是相思入梦,却依旧只是遥遥一曲,谁都在心里期盼着下一次相见,可是谁又知道,下一次的相见,却是咫尺天涯。

    …………

    王殿之中,摇曳的烛火依旧,楚王的桌案上面堆积的竹简已然成山,而他依旧伏首桌案上,佯装作是在批阅奏折,实际上却是时不时的将眼光瞅往这边上的冉八子。

    都说新欢得宠,冉八子为求楚王恩宠越隆,只得一夜夜的亲身来到这里,伺候大王批阅奏折,这已经连续几夜,到了最后她都借口留宿在王殿之中。

    宫里不少人也有风声传扬,都说这冉八子恩宠如此深厚,恐怕接下来封七子、封美人自然也不在话下。

    也只有楚王自己心里清楚,册封这个八子,也是因为当时她的承诺,更何况这最近的恩宠,也是因为她知悉了冷霜苑中孟嬴的真实身份。

    然而,经历了宫里的诸多冷暖,见识过了多少主子的脸色,冉怜儿更懂得如何保存住眼前的这一份荣宠,否则的话,在这宫里等着踩她一脚的人多了去。

    楚王的心思却是一直停留在另一处,他将手中的竹简摸了一遍,久留在唇齿之间的话语终于问了出来,“八子啊,你册封以来也有数月时间,这期间寡人可是任由你说了算,如今你也该给寡人一句话,公主那边之事,办得如何了?”

    冉怜儿也是愣了一下,没想到楚王竟然会真的当面质问结果,她陪伴在楚王身边,将软软的身子一偎,“大王,有妾陪在您左右,难道不好吗?”她说着,一边伸出手来攀上了楚王的脖子,娇娇媚媚的。

    怜儿伺候骊美人多年,自然也是见惯了各种勾人的手段,如今服侍起来,自然也顺手拈来。

    只是,她也想就此模糊了当初的诺言,且不说楚王这边需要下功夫,就是孟嬴那边,也不见得是个好伺候的主。

    她这段时间多次造访冷霜苑,好说歹说的,可孟嬴却偏偏连一个好脸色都不曾给过自己,一听说自己是来当楚王的说客的,她只让人将她轰出冷霜苑。

    “这都多少时日了,没去见她,寡人……心痒难耐啊!”楚王焦急的摇着头,心里不甚是滋味。

    冉怜儿见楚王这副色急的模样,扁了扁嘴巴,“可是那公主好大的脾气,上一次妾身前去,她都扬言了,我再去便让人刮我耳刮子,妾身就是当时伺候在骊美人身边的时候,也不曾受过这般侮辱啊!”

    她说将起来,满肚子委屈的样子。

    楚王却是不当一回事,“她本来就身份尊贵,脾气大了些也是自然,只是这寡人每次前去,她都是一副冷冷的脸孔,看得寡人心里真不是滋味,这好端端的一个美人,国色天香的,却连一笑都吝于一给,寡人恨不得,能将心挖出来给她了。”

    看着楚王这般忿忿不平的模样,她听得心里却是酸酸的,“这宫里倾慕大王的女子自然多了去,她即便是公主又将如何,大王何必这般将她奉得高高在上,诋了您君王之尊?”

    “这又是什么话?”楚王听出了端倪,自然是有些不悦,“慢说这楚宫上下的美人全部加起来不如她一根手指头,就是整个楚国,只怕也寻不出这等天香国色的美人儿……”

    “大王,可妾身比她爱您千万倍啊!”冉怜儿终于是忍不住叫了一声出来,满眼的委屈,却又不敢多言说什么,“更何况,她留在宫里这么危险,大王迟早给自己惹上一身骚。”

    “混账!”楚王冷喝了一声出来,当即横眉竖目,“这等事,其实你能言说半句的?”

    冉怜儿也知道自己刚才一时嘴快,说错了话,当即起身来跪在了楚王的身边,“大王息怒啊,妾身也是一时口快,求大王莫要怪责。”

    孟嬴是楚王的逆鳞,更何况事关重大,冉怜儿这样不知轻重,惹得楚王一时焦躁了起来,竟然径直起身来,“你也休想瞒骗寡人,孟嬴再如何,也不是你一介贱婢所能比得上了。”

    说着,楚王却是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思忖着该如何处置,“既然……册封了你为八子,以后就乖乖安分在后宫,知道的事情最好一字莫露,否则韩夫人就是下场。”

    说完,楚王但只将长袖一拂,随后便匆匆的离开了王殿,只将冉怜儿一个人留在这当中。

    偌大的王殿,冉怜儿孤单的身影在其中显得凋零似的,但只见楚王走了之后,她忿忿的抬起头来,远望着楚王的身影,眼中更多的是愤恨。

    “我倒要看看,我一介贱婢,能不能和她一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