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三章 心有存疑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27本章字数:3082字

    昨夜那场大火烧得够大,连着两座宫殿都烧得七七八八,王后也因此彻夜难眠,大王那边兴许是骊美人伺候得高兴了,居然也没有就此事多作追究。

    倒是骊美人,也一反常态的没有就这件事对王后对尽谗言,或许她也是怕深查下去,到最后会被人发现那场大火根她是有关系的吧!

    却是冉怜儿,一个晚上在这后宫之中转悠,最后也找不到孟嬴的身影,也不知道她跑到哪里去了,她的心里实在是担忧,如果让大王知道了她想杀孟嬴的话,那么下场会怎么样。

    再加上她一身从水中捞出来,湿哒哒的模样,更深夜重的,连连打了几个喷嚏之后,智能悻悻然的回宫去休息。

    直到了第二天大王上了朝堂之后,冉怜儿赶紧的去到芙蓉殿中找骊美人。

    大王的恩宠又回来,骊美人的气色自然好了许多,在见到冉怜儿初来的时候,自然也没多放在心上,只是昨晚的事情毕竟和冉怜儿合谋策划的,她也不便翻脸。

    可是,当她听到冉怜儿说出昨夜的情形的时候,她差点从座上跌落下来,“怎么可能会失手的,她不死的话,让大王知道了……”骊美人气急败坏的模样,诉后逐渐的冷静了下来。

    冉怜儿也一副懊恼的模样,“好不容易昨晚天时地利,我也没想到会让她就这样跑了的,现在只能趁着大王还没察觉……”

    骊美人重重的喘了一口气,“大王把她当成宝你又不是不知道,难不成今晚还的耍手段让大王来我这边!”她倒是巴不得大王能天天留宿在这边。

    冉怜儿怎么会看不出骊美人的心思?

    她却是没说破,只能继续道:“美人,如今事情还有挽救的余地,只要在大王去冷霜苑之前找到她,死在冷霜苑外更好,天宽地阔的,更查不到我俩头上!”

    “你可说清楚,查不到你头上,可不是我头上。”骊美人这个时候却是急于撇开干系了,“昨晚我只是配合你一下,想杀她的人,可是你!”

    “你……”冉怜儿有些气愤,但是随之她又忍了下来,骊美人是什么样的人,她伺候了这么多年怎么会不知道?

    她压下了心里的怒气,好歹现在她也有位份在身,对于骊美人这样的人,她自然也是有办法的,于是道:“美人也不必急于推开干系,这事情由不得谁说了算,最好我是能找到那秦国公主,否则的话,这事情捅到大王面前去,该怎么说的我自然怎么说,到时候谁担罪责,大王说了算!”

    她摆出一副不怕死的样子,胁迫着骊美人。

    骊美人富果然沉不住气,一下子站了起来,“冉怜儿,你现在翅膀长硬了是不?你敢威胁我?”

    冉怜儿讪讪一笑,“美人,是不是威胁,看你怎么看了,为今之计,我只想找到孟嬴!”

    看着然来呢人这副认真的模样,骊美人盯了她好一会儿,才压下了怒气,重新坐回到座位上去。

    思想了好一会儿之后,骊美人才仔细的回想了一会儿,“说起来,今儿早上去见王后的时候,倒是撞见了一件事,那位让太子妃参拜完之后,却是独自留下许久,身后似乎还有生面孔……”

    “是不是她?”冉怜儿这下着急了。

    骊美人白了她一眼。“我哪里那功夫去看,不过是身后跟随的侍婢而已。”她说着,却也止住了话语,想着道:“不过,你说那假太子妃不会真的蠢到带着真公主到王后面前去吧!”

    这句话,倒是让冉怜儿无言以对。

    可是,随后骊美人却又喃喃的道:“可是,要是真的就是这样呢?她见王后,想做什么?总部可能笨到自己去承认,她是假公主吧?”

    冉怜儿在听到骊美人的这猜测的时候,神情之中忽然又陷入了沉思当中,百思不得其解。

    “如果是真的话,她见王后,想干什么?”冉怜儿也开始猜测了起来。

    骊美人冷冷的一笑,“见王后还能干什么,她掌管着后宫,谁知道她想干什么?”

    冉怜儿登时却站了起来,“我知道她最想干什么了!”

    骊美人也被冉怜儿这副模样给吓到了,“她,她想干什么啊?”

    “她想……”冉怜儿带着笃定的语气,“出宫。”

    …………

    齐姬确实带着孟嬴去到后宫中参见王后,以侍婢的身份,再加上有齐姬的说情,说是想念秦国的兄长,想派人回去看看,声泪俱下,说得王后倒也被打动了,于是便也允许了孟嬴出宫的事。

    齐姬亲自送她到北边宫门口去,这里原本进出的人就少,是最为偏僻的一道宫门,为了掩人耳目,齐姬也不敢冒险,只能让孟嬴在这里出宫。

    怀揣着王后给的令牌,齐姬走到距离这宫门口不远处的时候就停了下来,将自己早就准备好了的衣裳银钱等物都裹在包袱中。

    道是离别时,万语千言,却无从诉起。

    孟嬴此刻,何尝不也是这样的心绪,齐姬纵然有万般的对不起她,说到底也只是楚王和费无极两人手中的一颗棋子,她也是万般的无奈。

    更何况,现在她想出宫,也亏得有齐姬的鼎力相助,否则的话,一个宫人不可能轻易出得楚宫的。

    齐姬看着宫门那边,心中更多的也是不舍,“此门一出,此后你我两人,只怕是真的没有再见面的机会了。”

    孟嬴抓起了她的手腕,“齐姬,你跟我一起回秦国吧,你跟着我回去的话,还有一线生机,没必要为了一个芈建,葬送在这里。”

    齐姬如果执意留下来的话,下场显而易见。

    只消孟嬴回到秦国,这消息自然走漏,那时候齐姬一个假的公主在楚宫,孤掌难鸣,那时候谁又救得了她?

    “公主用心,齐姬明白。”齐姬说道,低低的垂下了头,回首朝着身后的方向看了去,心中是千万般的不舍,“可是,我就是舍不得离开他的身边,哪怕结局是死!”

    孟嬴无奈的松开了手,这也是她最后一次劝她了,齐姬的心思这么笃定,她也无力再勉强,“既然如此,你好自珍重吧!”

    她接过了齐姬手上的东西,转身便要朝着身后的宫门走去。

    此时,楚平王还在王殿之中处理政事,他一般都是晚上才去冷霜苑的,只要他没去,那么她就还有时间离开。

    却是在她转身走的那一刻,身后却是响起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声音,是太子建的,“留步!”

    孟嬴惊讶的回头,就连齐姬也没想到,太子建居然会追到这里来。

    齐姬不禁挪出了一步,用自己的身子挡住了太子建的去路,只是这么做了之后,又觉得此举有些不妥,不觉唯唯诺诺的开口,“殿下,母后已经允许她代妾身回秦国,看看我那久违的兄长了。”

    她只能将事实陈述出来,希望能够借此断了太子建的念想。

    太子建遗憾的看着不远处孟嬴的身影,眼神之中饱含了太多太多的不舍和想说的话,但是,此时此刻,他即便有再多的话,却也再难以说出来。

    “本宫知道了。”太子建伸出手,只是轻轻的拍了拍齐姬的肩膀,随后再度朝着孟嬴那边的方向走去。

    孟嬴的眼光瞟了一眼齐姬,心中对太子建的这份情意,却是始终视而不见。

    “殿下。”在太子建朝着她走来的时候,孟嬴率先朝着他行了一礼,施施然的,“奴婢已经获得王后的恩准出宫,还望殿下莫要阻拦,成全奴婢,也成全太子妃。”

    她这话,以退为进,意在让太子建清楚,他的身边还有一个等着他的女人。

    果然,在她说完这话的时候,太子建确实朝着齐姬那边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后沉默了许久,许久之后,则是退让了一步,“既然姑娘心意已决,建不强求。”

    孟嬴闻言,感激的朝着他再度一福身行礼,“奴婢谢过殿下宽宏。”

    太子建伸手一阻,“无须多礼,只是……”他犹然不死心,说道:“如果回到秦国后,如若还想再回到楚国来,建随时恭候。”

    孟嬴闻言,唇边上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只愿此生,再不踏入楚王宫。”

    她的决绝话语只让太子建感到心灰意冷。

    偏偏却在这个时候,从齐姬的身后,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身影,却偏偏出现了。

    “一个小小的宫人,却要入场大动干戈的,得了王后的允许出宫,殿下的心中难道没有存疑吗?”冉怜儿摇摇摆摆的走了过来,“或者说,殿下难道就没对她的身份,起过疑心吗?”

    冉怜儿好不容易赶到这里来,远远的瞧见了孟嬴的身影的时候,她知道自己猜对了,孟嬴就是想出宫。

    可是,让冉怜儿没想到的是,太子建居然也在这里。

    “你……”齐姬没想到还会有人到这里来,一下子有些惊慌失措的看向了孟嬴。

    太子建倒是很在意冉怜儿刚才所说的那一番话,“冉八子所言,是何意思?”

    难道这中间,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他的目光也狐疑的落到了齐姬的脸上,她这惊慌失措的神色,倒是引起了太子建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