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 弃如敝履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27本章字数:2370字

    太子建的注意让冉怜儿心中得意,她倨傲的看了齐姬一眼,明显的带着轻蔑的感觉,在她的心里,自然是从没将她这个冒牌货真的当成太子妃来看的。

    齐姬却是心有芥蒂,孟嬴的脸色更加的阴晴不定,私以为昨晚上在冷霜苑中,冉怜儿应该是逼死无疑的了,却么想到她现在居然还好好的出现在这里。

    反正无论如何,她的出现都必定不是什么好事,最起码,会阻碍到她出宫的。

    太子建却是心急火燎的,他质问冉怜儿,“你适才说说之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冉怜儿一笑,踱步朝着孟嬴那边走去,“难道殿下就从来没怀疑过吗?在您身边的太子妃以及这位被大王藏起来的美人,为什么就这么见不得人?”

    “你胡说什么?”齐姬率先忍不住气的吼了出来,她注意到了太子建脸上震惊的神情,心中也是‘突突’跳个不停,深怕冉怜儿再多说一句,就露馅了。

    冉怜儿却是和齐姬的着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侧过头来看着她,冷笑道:“太子妃着急什么,我是不是胡说,殿下自会定夺。”

    “你到底想说什么?”太子建也似乎开始不耐烦了。

    冉怜儿的突然造访让人措手不及,她所说的话,更是让人疑窦丛生。更何况,太子建本来就还妄想着留下孟嬴的,如今她的造访,似乎别有意图的样子,他更想看看,这其中的究竟。

    被太子建这么一问,冉怜儿指着孟嬴,“她才是秦国公主,你身边的那个太子妃,不过是一个假货,太子殿下,你都被蒙在鼓里了。”

    “你胡说。”齐姬忽然高喊了一声出来,眼眶却是红红的,像是激动,也像是委屈,更像是害怕。但是,却就是只能站在那里无动于衷,她只能极力的压制住自己心里面的颤抖。

    太子建则是震惊了,他定定的看着冉怜儿,根本就无暇去看此刻齐姬的反应,豁的,他伸出一手,抓住了她的手腕,“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这事情胡乱说出的话,可是千刀万剐之罪。”

    冉怜儿也不惧怕太子建的这一番话,自然是有恃无恐,“我何惧千刀万剐,倒是殿下您,该去问问大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说着,眼光飘向了孟嬴那边的方向,对于这个真正的公主,她始终无法像看待齐姬那样轻蔑,“问问大王,怎么你的太子妃,会藏在他的后宫中?”

    忽然,太子建拽着冉怜儿的手一松,他怔忡的望向了孟嬴那边的方向,“她说的,可是真的?”

    孟嬴始终镇定自若的站在那里,她就想看看这冉怜儿还想怎么闹腾?

    倒是太子建,

    如若说眼前的女子才是真正的秦国公主的话,他决计是受不住的,王父怎可如此作为?

    此举,太匪夷所思,他一时之间即便是震惊,却也难以置信。

    “殿下,您莫要听她胡说八道……”齐姬始终沉不住气,扑着上前去抓着太子建的手臂,苦苦的求着,“妾身与你伉俪,她不安好心,捏造此等谎言,定然是想要陷害东宫,乃是陷害母后,将东宫拉下水的!”

    冉怜儿倒是诧异的看着齐姬,没想到她居然也能看透这一点。

    的确,向太子建戳破这一点的计策,是骊美人帮她出的,只要太子建知道了这件事情,必定会闹到大王那边去,只要大王到时候动怒,为了维护住脸面,不至于被天下人耻笑,那时候太子定然吃瘪。

    太子吃瘪,王后那边,肯定也讨不到好果子吃,骊美人这招,倒也走得高明。

    现看太子建,似乎根本就不理会齐姬此时的苦苦哀求,他只将手一甩,将齐姬就这么给甩到了一边上,回首过去看着孟嬴,看这样子,对齐姬的态度,却是弃如敝履一般,毫不怜惜。

    他只想要孟嬴的一句话,指着冉怜儿,“她说的,可是真的?”

    孟嬴一直像是个局外人一般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就连面对太子建的问题,她都似乎显得格外的冷淡,就这么淡淡的站在当处,也不开口,只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切。

    太子建却是再沉不住气了,事关孟嬴,事关他的太子妃,他必须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踱步上前去,“你告诉我,她说的是不是真的?她说你才是公主,这……这怎么可能,本宫不是已经娶了公主吗?”

    太子建此时的激动,孟嬴却化作了淡淡的一抹笑,随着鬓边的发被风吹得有些凌乱,她看了看天色,心里也有些着急着想出宫了。

    她道:“殿下乃是一国之储,自然有分辨是非的能力,这个冉八子是个什么居心,太子妃早已经明言,难道殿下居然不信自己的妻子,而信她的一派胡言吗?”

    “是否一派胡言……”冉怜儿不甘示弱。

    太子建却伸出一手拦挡了住,示意冉怜儿闭嘴,“是否一派胡言,本宫自会问清。”他话虽说着,但是眼光却是一直灼灼的放在了孟嬴的身上,“我只想听你亲口说出来。”

    孟嬴只觉得好笑了,“殿下与秦国公主联姻,天下皆知,现在竟然因为这个粗鄙丫头所说的一句话,而对太子妃有所怀疑,难道……不觉得可笑吗?”

    此言一出,殿下的神色果然又滞凝了几分。

    冉怜儿却是不忿了,“你难道敢睁着眼睛说瞎话?”更何况,她最不乐意的就是别人提起她粗鄙丫头的身份,偏偏孟嬴还这样挂在嘴边,说得利爽无比。

    孟嬴冷笑一声,走过去扶起了刚才摔倒在地上的齐姬,轻轻的帮着她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我本就是公主身边侍奉的一个侍女,我是齐姬,你偏偏要将我安上公主的民头,你意欲何为?”

    孟嬴的这一句话,让冉怜儿意想不到。

    她绝对没想到孟嬴竟然为了保全这个假的太子妃而甘愿承认自己只是一个侍婢,这根本就超出了她原本的意料。

    冉怜儿转向了太子建那边,“殿下,她们两人定然是事先串通好的了,她才是真正的公主,殿下……”她因为孟嬴的打乱,而显得说话有些急促了。

    孟嬴却是没等她说完,兀自打断了她的话,“既然你口口声声说我才是秦国的公主,那么我问你,我要真是公主的话,承认侍婢身份,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

    “我要是公主的话,那么现在身边的这位太子妃,又是何人?”孟嬴咄咄逼人,一步步的逼近了冉怜儿,没有半点心虚的模样,“冉八子,秦楚两国联姻,本就是家国大事,你却妄想从中作梗,你居心何在?”

    这一句居心何在,倒是将冉八子给说得无言以对,她只能看向太子建。

    现在,只能希望太子建能够理直气壮起来,她怂恿道:“殿下,如若您不信的话,大可对质,我就不信……此事还能瞒天过海不成?”

    她已经顾不得许多了!

    可是,她却忽略了一件事情,楚王那边,若是捅了出去,她已然无法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