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 我是八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27本章字数:3424字

    “此事,大可以到楚王身边对质,就问八子你敢不敢!”

    孟嬴却也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如此说道,她这次也是一赌,冉八子现如今这副模样,谁都看得出已经是气急败坏了,她却忽略了一件事。

    掉包公主这件事情,对于楚王来说也是讳莫如深的,这件事情如果真的捅到了楚王的面前去,楚王必定也是为了家国的荣辱死不肯承认的,冉八子根本无可辩驳。

    而在孟嬴说出这话的时候,冉八子忽然也沉默了下来,她似乎也像是意识到了这一点,看着孟嬴的时候,忽然呵呵的笑了起来。

    “果然,你们早就备好了。”冉怜儿嘲讽的说着,这沉默下来了的神色在这一刻也逐渐的变得阴狠了起来,“既然如此,你只是一个宫女的身份,这样一来事情就好办多了。”

    说着,她从自己的袖中暗自抽出了那把藏匿了许久的匕首,在抽出来的那一刻,嘶声朝着孟嬴而去,“我是宫里的八子,杀一个小小的宫女,也不为过吧!”

    她说着,匕首竟是朝着孟嬴刺去。

    这件事情,只有孟嬴死了,才能彻底守口如瓶。

    齐姬是第一个看见她抽出匕首的人,她大惊失色,在这一瞬间忽然上前去,一把抓住了冉怜儿的手腕,适时的钳制住了她。

    “你想做什么?”齐姬沉着声音问。

    而太子建那边,早就已经将孟嬴给护在了身后了,这一举动自然也落在了齐姬的眼中,她心中的酸意始终泛着。

    冉怜儿笑了起来,她似乎并不忌惮齐姬的样子,反而是将身子朝着齐姬的面前凑了过去,小声的在她的耳边说:“我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你当真觉得,她留着对你有好处吗?”

    齐姬听到她的这话,忽然整个人一震,冉怜儿是真的知道这一切的人,齐姬心知肚明,她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话。

    她也知道,只要孟嬴回到了秦国,那么到时候她在楚宫的身份必然暴露,那个时候,也是必死无疑的。

    而现在……这个半途杀出来的冉八子,却是要杀孟嬴。

    如若孟嬴一死的话,她就能永远的保住了现在的一切,包括她现在这个假的身份,以及……她的太子殿下。

    这一刻,她忽然有了松动的样子,只是眼神之中,却还是闪烁着不忍的光。

    冉怜儿似乎也早早的看出了她此刻的犹豫,不决勾唇一笑,暗自对齐姬说:“你帮我在大王面前说情,我帮你铲除她,此事,我们两不相欠!”

    此言一出,齐姬的手忽然不自觉的松开了。

    冉怜儿更加得意的笑了起来,在齐姬这手一松开的时候,她也趁势将齐姬整个人一推,齐姬再次被推倒在地上。

    冉怜儿这一顺势冲去,匕首泛着杀意,她必定不会留着孟嬴这么一个祸患在的。

    太子建在前,看到这匕首朝着孟嬴这边刺来的时候,他豁然出手来,只是却点没料到这冉怜儿居然也留有一手,在殿下出手的时候,豁然将手中的匕首一松,匕首掉落下去,太子建也始料不及。

    冉怜儿则是将另一只手接住了匕首,一个旋身过去,只将那匕首快速的朝着孟嬴刺去。

    孟嬴躲闪不及,只见到匕首落在了她的胸膛上,也不知道匕首插进去多少,只有鲜血渗透了衣衫流了出来。

    “你想死?”太子殿下一见到孟嬴受伤了,顿时像是发怒了的狮子。

    正好这个时候,从宫门处出宫的侍卫带着马车从那边经过,太子建见到孟嬴伤势如此严重的时候,他朝着齐姬大声吼,“还不带她离开?”

    在吼完这话的时候,太子建朝着冉怜儿过去,几下交手,这个女子竟然狡猾如斯,她朝着齐姬那边看去,将所有的希望全部都寄托在齐姬的身上。

    只要齐姬有心想杀孟嬴的话,那么孟嬴必死无疑。

    到时候死无对证,加上这里又偏僻如斯,太子建也无可奈何。

    齐姬应了太子建一声,连忙起身来将孟嬴给扶起来,一步步的朝着前方走去,“我们走……”

    太子建将全心留在对付冉怜儿的身上,“你究竟是什么人,非要对她赶尽杀绝不可?”

    冉怜儿勾唇一笑,“她不死,死的可就是我了。”她说着,看着太子的时候,竟然是带着一丝嘲讽的意味,“可笑你堂堂太子殿下,竟然连自己的妻子被人调包看了都不知道!”

    太子建闻声,则又是眉心一拧。

    说实话,冉怜儿的话确实让太子建疑心骤起,但是,刚才孟嬴和齐姬都在一起,在两方对质之下,她都口口声声坚称自己只是一个侍婢,她如果真的是公主的话,这么说对她有什么好处?

    她如果真的是公主的话,又为什么要去维护一个冒牌货?、

    这一切,都说不通!

    故而,他选择相信,冉八子的话,他只丢下了一句,“一派胡言!”说罢,他双掌蓄力,一把擒住了冉怜儿,手指掐住了她的咽喉,“说,你的意图是什么,如不实说的话,我杀了你。”

    冉怜儿本来就只有那几下防身的招数,几下对峙下来,根本就不会是太子建的对手,如今她落在了他的手中,也没有再动手的意思,反而是眼光若有所思的朝着齐姬和孟嬴离去的方向看去。

    “我说了实话,你又不相信。”冉八子冷笑了一声,随后眼光低低一看,看着太子建掐在她脖子上的模样,她有恃无恐的说:“可是殿下你不要忘了,我是大王亲封的八子,你敢杀我?”

    “有何不敢?”太子建却是半点不肯留情的样子,在说着这话的时候,同时也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冉怜儿没想到太子建竟然是这种脾气,感受到了他手中的力道的时候,一下子脸色都变了。

    “我……我说,殿下你放手,我说!”冉怜儿怕太子建真的敢对自己动手,只能示弱。

    果然,太子建也是坦荡荡的君子,他也并没有将冉怜儿给放在心上,在她示弱的这一刻,他也松开了手。

    冉怜儿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被松开了的时候,只觉得无比的顺畅,在当地猛然的干咳着。

    “说。”太子建冷喝一声。

    冉怜儿缓过气来了,也径直站了起来,直视着太子殿下,“殿下,我所说的话,并无半句虚言,不管你信不信。但是……”她忽然莫名的一笑,带着些许神秘的感觉,幽幽的说:“要杀她的,可不止我一人。”

    “什么意思?”这一下,太子建再次拧眉起来,他似乎并没有反应过来她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冉怜儿笑了起来,有些花枝招展的意思,一步步的踱步走近太子建的身边,“殿下,何苦在那冒牌货的身上浪费功夫呢?再说了,在这宫里想要什么温香软玉没有?您是堂堂储君,该是怜香惜玉的才是,刚才,可太粗鲁了!”

    她说着,伸出一只手,竟然是撩拨着殿下的衣襟,就连说话的语气都糯了三分。

    “你想做什么?”太子建更没料想到她的变化居然如此之大,在冉怜儿的手触碰到他的衣襟的时候,他本能的朝后一退,神色戒备。

    冉怜儿噗嗤一笑,“瞧你这样子,可比大王可爱多了。”她见太子建如此腼腆的样子,心中更是起意,“只要殿下答应妾身, 今日之事不要对任何人提起,妾身任殿下处置!”

    她走近去,在说完这话的时候,忽然一个人朝着太子建的身上挨了过去,身子软软的,更是有意无意的将双手搂在太子建的腰间。

    “无耻妇人。”太子建恼怒,伸出手便想要推开冉怜儿,他是怎么都没想到,这个冉怜儿竟然会为了自保而做出这种下作的举动。

    可是,太子建越是将冉怜儿给推开,她却像是巴上了似的,死不肯放手,“殿下年少英俊,本就不是大王那老态龙钟能比得上的?再说了,大王老了,哪里及得上殿下怜香惜玉!何不此番殿下干脆承了妾身之情,我也能帮殿下早日登上王位,如何?”

    “混账!”太子建一听到她的这话,暴怒了起来,也不管冉怜儿是否还巴在自己的身上,他一把推开了这个冉八子。

    “本宫也算阅人无数,却从没见过你这等鲜廉寡耻的妇人,本宫这就杀了你,替父王肃清后宫。”

    冉怜儿见美色对太子建无效,更听到他此刻说的这一番话,骤然有些惊慌了起来。

    正好在此时,她见到不远处有宫中侍卫巡逻至此的踪迹,她忽然有救星到了的感觉,踉跄着起身,慌乱的朝着那群侍卫的面前跑去。

    “殿下,殿下侮辱妾身不成,竟起杀心,大王……大王救命!”她一路朝着那些侍卫跑去,一路高声大喊。

    “可耻。”太子建更加没想到这个冉八子竟然是这等厚颜无耻的人,美色勾引不成,现在居然将这盆脏水反扣了过来。

    一怒之下,太子建也追了上去。

    此女,断然留不得!

    …………

    齐姬扶着孟嬴,她的手触碰到了她的手臂上,从身上流淌下来的鲜血顺着手臂流淌下来,触目惊心。

    齐姬本来是还想带着孟嬴朝着东宫那边的方向前去的,但是,孟嬴却是半途拉住了齐姬的手,“不用了,直接让我出宫。”

    她哪怕是死,也不想死在楚宫里面,只要出了宫,外面天高地阔的,她自在些。

    齐姬的心中,却是一直在回想着冉怜儿的那一番话,心中挣扎着不安,她犹豫的看着孟嬴,口不对心的说着,“可是,你的伤势严重,现在出宫的话……”

    孟嬴却是摇着头,“我宁可,死在宫外。”

    齐姬却是定定的看着孟嬴,在这一刻她也忽然害怕了起来。

    她知道冉怜儿对她所说的那一番话的意思,冉八子既想要保全自己,又想要置孟嬴于死地,所以她在危及的时候选择与齐姬联手。

    齐姬心中也明白,与冉八子联手的话,她的身份就万全了,楚王是绝对不敢去揭开她的身份的,只要孟嬴一死!

    只是,她下得了手吗?

    齐姬想。

    PS:下一章,与伍子胥的相逢,等了太久太久的重逢。呼呼,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