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六章 命定相逢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27本章字数:3093字

    有风吹过,撩动了两个女子的衣裙。

    孟嬴的身上有伤,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肯继续回这楚宫的,只是齐姬的心中计量,孟嬴却是怎么都不可能猜测得到的。

    此刻,孟嬴只将话说着,“让我出宫罢,是生是死,我当天命。”、

    可是,孟嬴此话说完,却是始终没见到齐姬搭话,她又再度连叫了齐姬几声,根本不知道她的这般踯躅是为了哪般?

    齐姬在犹豫之间,只听到孟嬴连叫了她许多声才听到,她仓促的回神,看着孟嬴,“公主,您……”

    兴许是身上的伤势,也兴许是孟嬴出宫心切,并没有去过多的在意齐姬的失神。

    她只说:“你送我出宫吧,趁着现在无人戒备。”她说着,看向了那边出宫的一行人,那行人的最后马车上,驮着一口箱子,也不知道是作何用处的?

    孟嬴指着那边的那口箱子,道:“将我藏身在此处,一并出宫得了。”说罢,孟嬴径自就要提步朝着那边走去。

    可是,齐姬却是在孟嬴抬步一走的时候,本能的反应之下,竟然是惶惶的抓住了孟嬴的衣袖,并不想让她就此离去的样子。

    她看着孟嬴,此刻别离近在咫尺,冉怜儿之前跟她说的那些话,却是越发的刺激着齐姬的心。

    冉怜儿何尝说错了?

    她这个公主的身份本来就是假的,在这楚宫之中只能够如履薄冰,更何况,等到孟嬴回到秦国的话,凤雀互换的阴谋即刻暴露,那时候……

    齐姬不敢再往下想去。

    可是,如果真相冉怜儿所说的那样,孟嬴就这么死了的话,她的身份将永远成谜,再没有人会威胁到她的存在,她……便是名正言顺的秦国公主,真真正正的楚国太子妃!

    她……何不狠心一把?

    想着,齐姬的心也随之颤抖了起来,一下之间竟然不知如何是好,憋得眼眶竟然是红红的,泪水也忍不住豆大豆大般的落下。

    孟嬴见到她这样,私以为她是因为不舍,当下心中也泛着酸楚,她伸出了手牵起了齐姬,“齐姬,你我姐妹一场,你既然选择留在太子的身边,我好自为之,但愿你俩……情坚如铁,他能为你扛起生死。”

    她的这话,话中有话。

    齐姬也惊诧的看着孟嬴,绝没想到孟嬴居然会说出此话。

    孟嬴继续说道:“你既能为他舍生死,他当为你平忧患,才对得起你这片情深,王后……好自珍重。”

    边说着的同时,孟嬴的手另外一只手却是一直捂着身上的伤口,鲜血从指尖的缝隙处流淌出来,这一丝丝的,看着触目惊心。

    齐姬也缓过神来,心里不知道如何是好,便匆匆的说了一句,“公主,你伤得这么重,现在要是出宫的话,难保路上颠簸,要是有所不慎的话……”

    “要是有所不慎的话,也是命中注定。”孟嬴打断了她的话,去意已决,只是苍白的脸上有着难忍的疼痛。

    这模样看在齐姬的眼中,心中又是不舍,却又有了另外的打算。逐渐的,她、的紧张放松了下来,缓缓的将手反握在孟嬴的手上,“公主,一切保重。”

    她说着,也将眼光望向了那口箱子的方向,心中在此刻已经有了打算了。

    何苦去听从冉怜儿的话,她如果真的对孟嬴下手了的话,此生必定抱着愧疚而过,再看孟嬴此刻伤重在身,她能否活着挨到秦国,都是一个未知数……

    在这一刻,齐姬只一咬牙,扶着孟嬴朝着那口箱子的方向走去。

    趁着这周边的人不注意,将那口箱子打开,再将孟嬴给藏身到那里面,站在那箱子的边上,齐姬只淡淡的道了一句,“公主,我已仁至义尽,往后的路,是生是死,怪不得齐姬了。”

    她说罢,便转身朝着东宫走回去,再没有一回头。

    箱子, 依旧无所动静的放在当处,直到看不到了齐姬的身影,从宫门外的检查完毕的士兵过来,命令了几声,便命人将这口箱子朝着宫门外推去。

    “快点,别耽误了将军押送工作。”为首叫唤的人声音格外嘹亮,剩下的人推着这箱子,再见从另外的方向,也有人朝着此处聚集,一口口偌大的箱子运送在一起,最终一并出宫去。

    等候在宫外的,是伍字军旗迎风招展,以伍子胥为首的一班士兵早已经等候在外了,看着这最后一批军资用度到位了,他高声一喝:“出发。”

    这一次前往河西之地换防,顺道押送军资,伍子胥须前往三月。

    高坐在马背上的将军身影,身上的铠甲映着日光,熠熠生辉,在这王旗之下,他意气风发。

    身后,那藏着孟嬴的那一口箱子,也一并出发。

    无数次的擦肩而过,本以为是此生无法再相见的遗憾,却怎么都无法抵挡得住这军旗之下,命中注定的相逢!

    …………

    此时的宫中,波澜未平!

    冉怜儿一路高喊着太子建亵她未遂,便起了杀心,这一路朝着那些侍卫的方向紧扑过去,仓皇的模样,再加上身后太子建一路追赶过来,倒真像是她所说的那样,太子为了杀人灭口而追赶至此。

    “救命,快……快通报大王,殿下为掩饰罪行,欲杀人灭口!”冉八子仓皇的说着,最终整个人跌倒在地,正好倒在这群侍卫的面前。

    带头的侍卫长蹲身下去,扶起了倒在地上的八子,不敢怠慢,“八子,这……”他也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而迎面而来的太子殿下,更不是他所能的=惹得到的人。

    “让开,今日本宫必要杀了这贱人,再向王父负荆请罪。”他忿忿的说着,言下之意,竟是不许这侍卫拦他半步。

    侍卫却是不敢退让,却又不敢得罪了太子,“殿下赎罪,末将奉命巡防宫城,自然有责任保护宫里的每一个人,还往殿下息怒,有何纠纷,大王自有决断。”

    冉怜儿听到这侍卫的话,心知必定是有恃无恐,她站直了身躯,在这一刻竟然是哈哈大笑了起来,“芈建,你听清楚了没有,这楚国还是大王说了算,你还不是楚国的王,我看你能奈我何?”

    “到了大王跟前,我定要你身败名裂,永无翻身之日。”冉怜儿瞠大了双眼道,此时的狰狞,比起刚才在引诱太子建的时候,判若两人。

    这副模样的冉怜儿,只让太子建心中越发的愤恨难掩,他指着冉怜儿,“你这不知羞耻的妇人,先是意图杀人在前,被本宫识破,又色诱不成,如今竟然血口喷人,本宫就先杀了你,再由我王处置,绝无怨尤。”

    他只道从没见过像冉怜儿这般无羞无耻之人,这般颠倒黑白的能力竟然无人能及,太子建一生来坦坦荡荡,却不想今日被这一介女流给诬陷,这口气,如何吞之得下?

    侍卫见到太子建的怒意越发的旺盛,这冉怜儿却还是不顾一切的火上浇油,侍卫长也是头疼不已,在太子建冲将上来的时候,只能够将身跪在了他的面前,“请殿下息怒,待末将将此事禀报大王, 由大王定夺……”

    此时的太子建已然盛怒到了极点,又见到这冉怜儿这副骄人的面孔,怒意却是怎么都压制不住的升腾了起来。

    就在侍卫长朝着太子殿下跪下的那一刻,太子建也豁然伸出手来,在侍卫还没反应过来的那一刻,后知后觉才发现自己腰间的长剑早已经被太子抢走。

    这“苍”的一声利响,仿若响彻天穹,又仿佛冉怜儿的夺命之鸣,带着太子建的熊熊怒意,不止这侍卫长脸色大变,就连冉怜儿也神情骤然变得铁青。

    她转身就想跑,她知道以太子建此时的怒意,如若是侍卫长劝说不下他的话,他是真的敢杀了自己泄愤的。

    是以,冉怜儿只能转身尽快的逃跑,太子建跨步追上,身后那群侍卫一再追上去,此时的宫闱,一片大乱。

    只有冉怜儿,这一路更加的仓皇,夺命的人就在身后,她不敢有半刻的懈怠,一边跑着,依旧是一边的高喊:

    “芈,芈建,你敢杀我?我……我是大王亲封的八子,我是八子……我是八子,你杀不了我……你杀不了……”

    “啊……”

    随着这一声凄厉的叫唤声起,在这一刻,似乎所有的慌乱和嘈杂都在这一刻静止了,就连前前后后这一群人追赶的就脚步也顿时停止了下来。

    只见到长剑从冉怜儿的背后刺穿,穿透了心脏,从胸前透出剑锋,她依旧是难以置信的看着胸口上的这长剑,带着一滴滴的鲜红滴落下去。

    身后,那群一路追赶着的侍卫,在见到这一刻的时候,也全部都不敢再追上前一步了,只有那侍卫长,一副不好了的模样,忽然整个人无力的跪倒在了地上,嘴上无力的叫着,“太子……殿下!”

    这一切,似乎都像是凝固了似的,一动不动。

    只有冉怜儿那瞠大了的双眼,依旧还是无法置信眼前的这一切,她双唇还在颤抖着,依旧在宣示着她的资本。

    她断断续续的,依旧是那般的傲人姿态,“你,你……你不敢杀我,我,我是八子,我是……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