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五章 远走高飞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28本章字数:3055字

    连日的缱绻,二人虽无天地高烛,却有海誓山盟,在这河西之地连续待了数月有余,直待孟嬴将身上的伤全部养好。

    在此期间,她为了在军中方便出入,一直身着男装的打扮,故而在军中逐渐有流言传出,伍将军与幕僚之间大有断袖之嫌。只不过,跟随在伍子胥身边的,几乎都是信得过的心腹,故而无人敢在他面前多嚼舌根。

    此事,久而久之也习以为常。

    直到将这边换防之事全部完毕之后,伍子胥这才启程,单独带着孟嬴回了一趟郢都。

    这一趟回郢都,两人的心情都是沉重的。

    于伍子胥而言,这一次是回去最后一次见老父亲的面,此后,他便要与孟嬴隐居山林,再不过问世事了,只是孟嬴的身份特殊,宫里一直在寻找她的踪迹,故而不能大张旗鼓,依旧是假扮作身边的年轻幕僚,跟随左右。

    于孟嬴而言,之前千里迢迢的从秦国远嫁楚国,却出了那样一桩丑闻。好不容易历经了千辛万苦离开了楚宫,离开了郢城,这一次又要再折返回去,心里自然是百味参杂。

    但是,比起自己心里的百味参杂,孟嬴更加在意的是伍子胥的心思。

    毕竟,这一次他是舍弃了前程锦绣,身家老父,决心与自己离开这喧嚣尘世的,此一遭再回郢城,想必心里也未必是好受的吧?

    就这样,两人一人一骑,一前一后,各自都怀着各自的心思,谁也不曾多言说一句。

    直到了前方郢城城门口,门口官兵巡视检查,巍巍城楼从远处看去的时候,大有气吞山河之势,真不愧楚国之繁盛。

    直到近了,待到接近城门的时候,伍子胥和孟嬴二人才翻身下马,牵着手中缰绳前行。

    门口巡查的官兵认得伍子胥,见到伍将军牵马前来,执戟作揖,“见过伍将军。”

    孟嬴低垂着头跟随在伍子胥的身后,默不作声,深怕自己的踪迹被人查出。

    伍子胥目光如炬,这才离开郢城多久时日,如今再次回到这郢城里来的时候,却见这郢城里面一拍风声鹤唳的模样,就连过往的百姓都必须经过一番盘查。

    伍子胥不禁心中存疑,他问这士兵,“我刚从河西之地回来,这才短短数月时间,怎么郢城之中却是这派景象?”

    士兵见伍子胥动问,不敢怠慢,“启禀将军,近来数月,郢城之中皆由费公子守城,似是在盘查,听说是宫中有人走失,大王震怒,下令追寻。”

    费公子,费无极之长子,费忤是也!

    “原来是这样。”伍子胥淡淡的一说,眼光却是不自觉的朝着身后的孟嬴瞥了一眼去,心里多少有了些许的计量。

    对于这士兵口中说的,宫里想要寻找的人,大概就是身后的孟嬴无疑了,却是没有想到,时隔数月,楚王居然还是对这事情耿耿于怀,一心想要查出美人的踪迹,这点倒是出乎了伍子胥的意料之外。

    所幸的是,这次带着孟嬴回郢城是经过了一番乔装打扮,倒不至于让人认出了端倪来。

    他将手一挥,“也罢!”反正,现在一切相安无事,他也无谓再多查探什么,他现在只想要将孟嬴先安顿好,再前往家中。

    缰绳一牵,他招呼着身后的孟嬴往郢城之中去,却是没想到,在刚进城的时候,前方便有高头骏马,竟是费忤巡视至此。

    远远的,一见到伍子胥的身影的时候,费忤那脸上不自然的抽了抽,随之下马走来,“伍将军好生闲情逸致啊,这郢城中如今风声鹤唳的,少了将军身影,更觉空虚啊!”

    伍家和费家同为太子少师,但是因为太子建不耻于费无极的谄媚心思,更是倚重伍家多些,故而两家暗中自然不对盘。

    如今,楚王将这城中巡防之事一并交到了费忤的手中,自然是眼高于顶,不将伍子胥看在眼中。

    “费公子贵人事忙,伍员自是无法相媲。”伍子胥看费忤这么前来,身后带着的人马自是不少,本就不想与这人有过多的交集。

    再加上此刻孟嬴还在自己的身后,他不便带着她一起冒险,想也不用想,费忤奉命巡查这郢城,无非就是寻找这个失踪的美人踪影。

    可是,却是在伍子胥牵着马要绕过费忤的身边的时候,身后孟嬴低垂着头一路跟随,却是在经过费忤的身侧之时。

    费忤将手中的马鞭一伸出,正好拦住了孟嬴的去路。

    “你想做什么?”伍子胥回首来,看到这情景的时候,沉声冷问。眼下这情形,最怕的就是她的身份被人拆穿,也不知道费忤这举动是何意思?

    孟嬴也是万般的紧张,拉住缰绳的手更是紧紧的拽着,手心都已经冒出了汗来。

    费忤依旧端坐在马上,斜觑着孟嬴,啧啧称奇,“倒从不曾听闻将军有圈养娈童之好,今日一见,却是肤白貌美,不逊女子之色啊!”

    话语之间,大有垂涎之色。

    想这费忤,仗着其父势力,骄奢淫逸之事没少干,这美色他更是其中好手,男风在其当时,也是鼎盛一时。

    伍子胥见这费忤眼中之垂涎,胸中一怒,他直接抽出这腰间龙渊宝剑,一弹而出,瞬间打落了费忤手中的马鞭。

    厉声警告着费忤,“手脚给我放干净些,否则,休怪我宝剑无情。”

    他还未必将费忤这中外强中干的草包放在眼中,更何况,这龙渊宝剑天生神剑,自有赫赫威风,费忤一下子马鞭被打落,即便是心中有万般的不甘,但是,却也惧于伍子胥此时之怒。

    “你,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我……我此时是奉大王之命盘查所有进出人等,你拿剑相逼,这是……不满大王吗?”费忤情急之下,将楚王也给搬了出来。

    “费忤,你奉命搜城便搜城,无谓给我扣上其他罪名,若敢再拦我的道,休要怪我。”伍子胥不屑于与这种小人多费唇舌,在说完这话的时候,将宝剑忿忿收起。

    随后,他招呼了身后的孟嬴一声,二人绕过了费忤,径自朝着城中方向走去。

    费忤自是吓出了一身冷汗,他与伍子胥这人不同,伍员善战沙场,下手狠戾,绝不容情的,而他只求一身安稳富贵,在伍子胥这等人面前,自是不敢强硬起来。

    只能等到伍子胥二人走得远些了,费忤才回过神来,为了挽回刚才的面子,“呸”的一声,朝着地面上吐了一口唾沫,“你真当你伍子胥是什么玩意了,我父亲深受大王倚重……”

    说着,费忤却是忽然停止下来了话题,“这今日的伍子胥,总觉得有些怪异。”

    寻思着,他却又将心思放在那个肤白貌美的少年身上去,“从未听说伍子胥有男风之好啊!”

    说罢,他赫然一个转身,又是一副跋扈的模样,“管他好不好,得罪了老子,扣也要扣一顶帽子在你头上。”随后,他将手一挥,喝令着身后的士兵跟上,“都跟我往伍家去,本公子倒要看看,伍子胥这回拿什么狂妄。”

    说罢,便风风火火的前去调集人马。

    …………

    却说伍子胥,在远离了这街市上的喧嚣,就着不远处寻找了一家偏僻的下榻处,将孟嬴暂且安顿下来。

    “齐姬,暂时就先委屈了你,等到我家中事情办完之后,就来这里与你会面。”他轻抚着她的容颜。

    即便是到了现在这一刻,他还尚且不知道孟嬴的真正身份,依旧是像当初在秦宫相遇之时的称呼。

    孟嬴颔首,“速去速回。”

    不知道怎么的,今日在城门口的事情,始终像是一块芥蒂横亘在心,让孟嬴觉得心事繁重。

    都已经时隔这么久了,楚王至今都还在令费忤全城盘查,如今她又这样冒险回到郢城里来,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伍子胥似乎是看出了她的顾虑,牵起了她的手,攥在手心之中,思量了好一会儿之后,才道:“你无需过多担心,如今你在我身边,即便是子胥豁出性命了,也定然会保你无恙,不会教你再回到那楚宫中去的。”

    孟嬴眼中但有泪光,淡淡勾起一抹笑颜,信任的点了一下头。

    伍子胥与她做了一番告别之后,让她不要外出,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这店里的小厮就行。

    随后,便自己赶往伍家去。

    孟嬴依旧是孤身坐在这窗边上,稍稍推开了窗子上的一道缝隙,只见到伍子胥的身影从院子之中走出去。

    那封神俊逸的男子,映在孟嬴的眼中,竟然是无比的落寞。

    她对着已然走出这客栈的伍子胥说道:“将军情深意重,孟嬴无不感怀,只是……如若你知道了我的真正身份不是齐姬的话,会否,也这般义无反顾?”

    这是孟嬴的顾忌,也是她至今都不敢告诉他实话的真正原因。

    毕竟,她是秦国公主,身上牵系的是两国的重任,她如果当真只是一介宫女倒还好说,伍子胥无需有太多家国的负担。

    但是,如果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就是秦国公主的话,他又会作何感想?

    依旧带着她,远走高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