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 岂能是真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28本章字数:3082字

    面对父亲的疑惑,伍子胥也是不能答出,但是,观看公子夷的神色,事出非常,恐怕并非是寻常小事,而且这事……关乎两国。

    “公子,究竟在宫里发生了什么事,大丈夫坦坦荡荡,何苦不能明言?”伍子胥率先开口问,与其再这么对峙下去,终究不可能有任何的结果的。

    公子夷瞥着他,“你与楚国太子建沆瀣一气,我如何能信你这坦荡之言?”公子夷已然气极,对这楚国之中的人皆都难以尽信,“更何况,我素来听闻你与这太子建交情匪浅,这宫婢之事,且看你等要欺瞒天下人到什么时候。”

    说着,公子夷急急的跟伍奢道了一句别之后,气冲冲的便转出这伍府,“待我回秦国,定要水落石出。”

    “公子暂且留步。”伍奢听闻这话,似乎并非稀疏之事,心知可能大事不妙,顿时朝着伍子胥喝了一声,“伍员,事关重大,还不速速留下公子细问端详?”

    伍子胥立刻明了,跨步上去阻挡下了公子夷的脚步,“公子暂且留步……”

    然而,公子夷去意如山,压根就不想再在这楚国再多待一刻,他睨着伍子胥,一言不发,随后却是将手一拨,将伍子胥挡在自己身前的手给推开,“多留无益。”

    今夜在这楚宫之中所有事情他都已经亲眼所见,公主并非是真正的公主,却不知道真正的孟嬴现在到底在哪里了。

    说不定,在这楚国之中已经遭遇不测。

    公子夷现在又孤身一人在这楚国,孤掌难鸣,他只能够尽快离开郢都,等回到了咸阳,一切再与父王商议决定,定然要给秦国和孟嬴讨回一个公道。

    伍子胥见拦挡不下公子夷的脚步,又见他行色匆匆,心急之下也顾不得礼仪了,直接出手去,与公子夷两人打将开来。

    风影来回,只见到将军身影时刻钳制住这白衣少年的孑然身影,毕竟乃久经沙场之人,公子夷根本不是对手,被伍子胥逼得退回到伍奢的身边之时,一脸忿忿,“你究竟还想作甚?”

    伍奢跨前一步,先行向公子夷赔罪,“小儿无礼,实乃无奈之举,还望公子看在老夫薄面,先进书房,将这今夜之事详细告知可否?”

    公子夷看着老师伍奢,心中原本的熊熊怒火,在此时竟然强行压抑了下去,回望了伍子胥一眼,愤愤一甩袖,便随着伍奢一同前往边上小径走去。

    到了书房门口的时候,伍奢心中隐约觉得今夜之事举足轻重,故而在伍子胥也跟随在身后的时候,伍奢便吩咐道:“你便守在这书房之外,无论是谁都不许近这百步之内。”

    “是,父亲。”伍子胥眼见着公子夷与父亲走进了书房里,将书房门给关上,而伍子胥则是紧贴着这书房的门口,死死的守卫着父亲的嘱咐。

    公子夷进了书房,伍奢请他坐下,他尚且无心一坐,只是就这样负手在身后,一副余怒为消的模样。

    伍奢上前一步,细细的打量着公子夷,这个少年之前曾受教于自己门下,秉性纯真,伍奢自然是再清楚不过的了,如今既然能让他一怒至此,想必这其中之事,也必然不会小的了。

    “公子,如今四下无人,何不将今夜之事尽数相告?”伍奢说道,一双老眼之中尽是狐疑的神色。

    究竟何事,任是伍奢怎么猜测,也是绝对猜测不出来的。

    房中的声音,依稀的能传出这门外,伍子胥奉命守在这里,自然也是听在耳中,莫说是伍奢了,伍子胥此时的心中也一如油浇的般,也急切的想要知道这东宫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公子夷盯着伍奢,这房中昏暗的烛火将他原本就不善的脸色,衬得是更加难看了起来。

    “这……”他启齿想要说的时候,一想到今夜在宫里那兴致冲冲,再到看到的是齐姬的那张脸的时候,便又不觉心中一怒,一甩袖,竟是再度闭口不语。

    伍奢见他这模样,也是急了,“公子,究竟是何等事情,竟然这般难以开口?”

    在伍奢上前一步追问的时候,公子夷心如火烧,一把抓起了伍奢的手腕,“老师,我敬重你之为人,却不耻于你这为之肝脑涂地的楚国之作为。我秦国竟然将公主下嫁于你大楚,就该善待,如今这宫中宫婢之事,莫要与我说,老师位高权重,全不知晓?”

    “何出此言?”伍奢心下一沉重,“公主远嫁我楚国,自是以国礼相待,更尊贵为东宫太子妃,公子此言,老夫不明。”

    “混账。”公子夷怒吼一声,将之前抓着伍奢的手一松,“那你且告诉我,现在在东宫之中位居太子妃之位的人,又是谁?我那孟嬴姑姑,又在何方?”

    此言一出,伍奢愣在了当处,竟然一时之间无法言语。

    然而,就连此时在这书房之外守候着的伍子胥,也在听闻此言的时候全身一僵,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心里亮起了一盏灯。

    莫名的,他想起了当时他凯旋归来,一身甲胄都未来得及卸下,仅只是为了赶回来参加太子建的婚礼,、可是……却在当时看到了宫门口处有两顶花轿。

    在当时,伍子胥的心中便多少有些存疑,但是,当时按照迎亲使费无极的话来说,是半路遇到强盗洗劫,为了确保公主的安全,故而用这障眼法而已。

    可是此时,伍子胥却是隐约的觉得当时这件事情,并非是像费无极所说的那样简单,难道真的说……宫里的那位太子妃,有问题?

    伍奢兀自在公子夷这话问出来之后,怔忡到现在,他讷讷的问:“孟嬴长公主,自然是在东宫!”

    此事,天下皆知,哪里还需要问的?

    但是,也在隐约之间,伍奢觉察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公子夷冷冷的一笑,“老师啊老师,你楚国竟然这般的大胆,忒大的胆子,如若不是我今夜悄然进宫一看究竟,哪里会知道,这宫里的太子妃,只是一介宫婢,真正的公主,却不知道在哪方?你楚国,究竟搞什么鬼,我姑姑……又在哪里?”

    他自小与孟嬴便感情深厚,如今却是怎么都不可能接受的这事实,更遑论不知道孟嬴此时在何处,生死未卜了。

    “宫里……”伍奢说着,但是,下话却是又不敢轻易言说出来,“不可能的,楚国断然不会做出这等事情,更何况,太子妃自迎亲当日到现在,也没什么其他的异常啊?”

    他实在是想不出来,这其中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到底是谁这般的大胆,竟然敢做出这等事。

    “我便这么跟你说吧,宫里那个太子妃,名唤齐姬。如若你不信我的话,就进宫去当面对峙一番,我想……你国的太子建若是知道自己娶的是一个宫婢,会是怎样一番场景?”

    伍奢无法言语了,只一双老眼看着公子夷。

    但看公子夷这般模样,又这般的生气,他乃孟嬴的亲侄儿,自是不可能认错人的了,既然如此……那便是捅破了天的大事啊!

    伍奢再也难以自持了,就连公子夷也无心再招呼了,连忙带着踉跄的模样朝着书房之外奔走出去,“立刻备轿,老夫要进宫,老夫要进宫……”

    远远的,都还能听到伍奢这颤颤巍巍的声音。

    然而,伍子胥却是没有跟随老父亲的脚步一同前去,而是依旧怔怔的站在这门就,手中却是紧紧的握着这龙渊宝剑的剑柄。

    只见到他这关节处已然握得泛白,可见内心之激动,他看着公子夷,却是咬牙切齿的挤出了这么一句话,“我且问你,你说这东宫里的太子妃,叫什么名字?”

    公子夷不明白伍子胥为何要这么问,但只严肃的看着他。

    “公主是假的,那么……”伍子胥并不在乎公子夷此刻的冷淡,他从门外听到那“齐姬”二字的时候,他全身血液都已经倒流了,心中却是在此时浮现出了一个倩影。

    那个拼了命的,从楚宫里逃出来的美人,她……不也说自己叫齐姬吗?

    “既然宫里的那个公主是假的,那么谁能告诉我,我所遇到的那个齐姬,又是谁?”伍子胥此刻的心就像是被一双铁掌紧紧的揪住一般,无法呼吸,更无法释然。

    公子夷听到伍子胥说的这话,心中自也多了几分狐疑,“你是说……你遇到过齐姬?宫里那个太子妃?”

    “并非宫中太子妃。”伍子胥兀自不肯去直视这个猜测,但是,眼前公子夷所透漏出来的话语,却是让他无法忽视此刻的狐疑。

    “那是何人?”公子夷在此刻竟然也是激动了起来,紧紧的拽住了伍子胥,这一刻,伍子胥毫无还手之意,任由公子夷厉声质问下去,“我姑姑如今生死不知,我见到的公主不是真的公主,你遇到的齐姬,又岂能是真的齐姬?”

    这一番话,也正是伍子胥此刻心里所想的。

    宫中的公主是假的,宫外的齐姬……又岂能是真的?

    公子夷忽然松开了拽住伍子胥的手,他道:“带我,见见你口中的那个齐姬。”

    有种直觉,此事应当就此大白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