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一章 宫婢齐姬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28本章字数:2066字

    太子建的这个问题,可谓是齐姬的意料之中,但是……即便是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此时被太子建这么直接的问出来,她的心里终究还是难以接受自己的丈夫当面质问。

    “殿下,”她忽然站住了脚步,也不敢再上前去,刚才说到一半的话语,那喜悦也在这一瞬间戛然而止,她只是淡淡的问:“如果,我并非是秦国公主孟嬴的话,是否你连正眼都不会眼我一下?”她现在只想知道这一点。

    自嫁入楚国以来,她都能够若有似无的感受到太子建身上那种陌生之觉,两个人能够走到现在,也全凭这两国的联姻。

    倘若,自己没有这一层身份在,她不知道太子建是否会念在这么久以来,夫妻之间的感情而对自己另眼相看?

    然而,太子建却并不想回答这些问题,此时此刻萦绕在他心间的便是伍奢所说的那一番话,“到底,你是谁?”

    “殿下,”齐姬高喊一声出来,就连眼泪却也不由自主的在这一刻洋溢而出,太子建这般的咄咄逼人,她要如何直面他而言呢?

    “你当真以为我聋了瞎了不成?我乃是堂堂一国太子,难道就活该任由你这样蒙蔽,你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太子建也先声夺人,他不想去看此刻齐姬的楚楚可怜的模样,他只想要亲耳听到齐姬的承认。

    或者说,她哪怕是亲口否认也行,这件事情如若当真传扬出去的话,别说他颜面尽失,就是楚国也即将面对这件事情,天下皆知。

    齐姬在太子建的这些话说出来时候,无奈的勾唇笑了出来,声音带着莫名的凄楚,她知道的,太子建的心本来就不在自己的身上,他在意的只是真相。

    “我知道的,在公子夷今日进宫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件事情终究是瞒不住,是假的终究是假的,再怎么假装,再怎么催眠自己……我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少娘娘。”齐姬略带着嘲讽,就连这笑颜,在这一瞬间也像是一潭死水似的。

    在听见她这些话的时候,太子建的神情还是一动的,到底,她还是承认了,“果然是假的,谁给了你这包天的胆子,竟然假冒公主嫁入我东宫,你到底有何阴谋?”

    “有何阴谋你得回去质问你的父王,这一切……我也只是一个任人摆布的傀儡而已,这一步棋子本就是死棋,殿下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真正的公主也已经在你的帮助下出宫了,留在你身边的,只有宫婢齐姬。”她直接挑明了话说。

    “一派胡言,你现如今还想再狡辩什么?”太子建一怒,转身便要朝着宫外走去,这一件事……他定然要查个水落石出。

    原是他没有爱错人,只是娶错了人,那个之前一直想要出宫的宫女,她才是真正的孟嬴……

    为什么?

    这一切究竟是谁在幕后安排?

    眼见着太子建就要离去,齐姬心里清楚,只要太子建踏出这宫门一步,她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于是乎,在太子建跨步上前的时候,她也顾不得任何尊严了,干脆上前去,跪趴在了地上,双手却是死死的抓住了太子建的衣角,“殿下,难道你就真的这么狠心扔下妾身自生自灭吗?”

    她泪如雨下,心如刀绞,“好歹你我虽然夫妻之名是假,但夫妻之实却是真,孟嬴执意出宫,父王余费无极又处心积虑,你若是这么兴致动问的话,你可曾想过大王也会恼羞成怒的?”

    “你还想将这盆脏水扣到父王头上去?”太子建怒极了,随之一个转身,将原本紧紧抓住他的齐姬给甩开,转身朝着剑架那边走去,“苍”的一声利剑出鞘,直指齐姬。

    面对着剑锋这森森的寒光,齐姬的心也是跟着一起冰冷了,“你我夫妻之间,终究抵不过这一点虚名身份!”

    “你觉得,即便你我有夫妻之实,就该既往不咎,依旧被你蒙在鼓里吗?”太子建上前一步去,拽起了她胸前的衣襟,“我从不曾想过自己有朝一日,竟会娶回一个宫婢当我的妃子,你还有何颜面在此哭哭啼啼?”

    被太子建这么一扔,齐姬犹如无骨的般瘫软在地,但是,头顶上的这柄寒剑却是依旧冷光熠熠,却让她在此时镇定了下来,她叫了他一句,“殿下,你当真以为仅凭我一介宫婢就能策划这一起偷梁换柱的事情吗?”

    这句话,却是让太子建正视了起来,在这之前,伍奢还一直叮嘱着,千万要从齐姬的口中审问出这背后的主使究竟是谁!

    太子建强将怒气压制了下来,将手中的寒剑一收,“说,到底是谁指使?你的真实身份,又是什么?”

    齐姬抬眸看着他,“不管你信与不信,齐姬还是那一句话,指使这一件事情的就是你的父王,他令费无极在迎亲的途中使下了掉包计策,将我和公主分别以两顶鸾轿抬进楚宫……”

    “你至今还想污蔑我父王?”太子建忍无可忍。

    然而,齐姬却是信誓旦旦,“你却为何这么相信你父王?他本来就是一个荒淫无道的君王,如果不是他将儿媳霸占为自己后宫的美人的话,他需要这么遮遮掩掩吗?”

    “没有楚平王的授意,我一介宫婢,又如何能进得了这楚宫之中,费无极又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胆子?”齐姬一句句说得太子建的心里波澜壮阔,“难道……你觉得普天之下,谁还有这么大的胆子,不将你堂堂楚国的太子放在眼里?”

    说着,齐姬一边站了起来,一边走近了太子建的面前,她无奈的一笑,“除了你那父王,谁还干得出这种鲜廉寡耻的事情来,孟嬴……可是他的儿媳妇啊,偏偏,就被他藏在栖凤台那个地方,你这个太子算得了什么?”

    “住嘴。”太子建怒吼一声出来,但是接下来却是无止境的安静,他甚至是震惊得连一句反驳齐姬的话都说不出来,“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父王,父王怎么可能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齐姬冷声一笑,“恰恰,他就是这么禽兽不如。”